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民初精神傳統文化歷史遊戲
字體    

擺攤賣游戲的蛋疼大學生
擺攤賣游戲的蛋疼大學生
網易游戲     阅读简体中文版

20140216181804364ab.jpg

“蛋疼大學生”、“潛伏于帝都某大學”、“做游戲自娛自樂”……微博上,有一個人這樣自我介紹。現實中的此人,胡子拉碴,戴著眼鏡,身材略胖,每天背著雙肩包往返于教室、圖書館、宿舍之間。他就是獨立游戲《Eddy紫》的開發者胡文谷,人稱“大谷”。


大谷對兩個孩子之間的對話記憶猶新,這讓他覺得,創造是一件比純粹的消費更有趣的事2012年4月初,北京奧林匹克森林公園羽毛球館舉辦了一場“賊船動漫同人展”。場內的同人作品販售區,有一張不起眼的桌子,桌上擺放著一摞游戲光盤,以及書簽、鼠標墊、表情徽章等游戲周邊,旁邊的易拉寶上寫著:“國人原創獨立游戲《Eddy紫》,策劃制作編劇美術程序音樂,一人完成。”這是《Eddy紫》紀念光盤的首發現場,兩天時間,大谷共售出數百張光盤。今年22歲的大谷是中國人民大學藝術管理專業大四學生,他對做游戲的興趣,可以追溯到小時候看的一則廣告——兩個孩子正在聊天,一個孩子說:我喜歡看動畫,我喜歡玩游戲;另一個孩子說,我喜歡做動畫,我喜歡做游戲。大谷已經記不清這是視頻工作站的廣告,還是高端臺式機的廣告,但他對這兩個孩子之間的對話記憶猶新。這讓他覺得,創造是一件比純粹的消費更有趣的事。大谷自幼接觸電腦。1995年3月5日的加拿大《多倫多明星報》刊登過一張題為“中國兒童開始使用計算機”的照片。照片中,一個胖嘟嘟的男孩,手指按鍵盤,開心地笑著。這個男孩就是兩歲的大谷。小學六年級,大谷報名參加“全國中小學電腦制作活動”,開始學習動畫制作。他創作的環保題材動畫《沙塵暴》雖然沒能在這次比賽中獲獎,但在兩次市級比賽中分獲二等獎和三等獎。從此,大谷對動畫的興趣一發不可收拾。他每年都會創作動畫作品,參加比賽,在全國及市級比賽中屢屢獲獎。高二時,他制作了一段五分鐘的動畫,講述一個男孩翻閱書籍、自學Flash、構思故事、創作動畫、參加比賽、獲獎受訪的經歷。這個男孩就是他自己,他將這段動畫取名為《興趣是個好老師》。游戲開發中經常遇到難題,幾天沒有頭緒,大谷的解決辦法是:“不會,就去學”動畫做久了,大谷不再滿足于這種只能以第三者角度觀看,而無法親身參與的表現形式,開始嘗試制作Flash游戲。初中,大谷開發了一款平臺跳躍游戲《水晶射手》,雖然畫面簡陋,但“五臟俱全”,有角色、職業、等級,有生命力、攻擊力、防御力,有道具、武器、絕招,玩家可以在商店購買武器,可以通過場景里的泉水補血,還有訓練模式、劇情動畫等選項。“一兩個系統單獨做很容易,把它們合在一起,還不能有bug,對初中生的我來說挺鍛煉的。”大谷說。中學期間,大谷總共制作了數十款小游戲,其中《小兵鐵鐵》耗時最久,花了一年時間。這款游戲包含有格斗和連擊等要素,但因操作性欠佳,游戲難度過高,做了兩關就放棄了。開發游戲的過程中,大谷經常遇到各種各樣的難題,有時候幾天沒有頭緒,一邊想辦法解決難題,一邊還要顧及學業。“最后都搞定了,也沒有太多值得說的,歸根到底一句話:不會,就去學。”課本上的知識,也被他活學活用在游戲開發中,例如,將三角函數應用于追蹤彈的程序。高中,大谷的學習成績徘徊在中游位置,好在父母比較開明,大谷自己也不以為意:“沒什么比中午在教室里,開著投影儀,和同學們一起玩自己做的游戲,更贊的了。”高考前,學習壓力驟增,游戲制作不得不暫停。不過休息時,他還是會繼續構思新游戲,然后在模擬試卷背面,把新游戲的人物設定勾勒出來。這款新游戲就是后來的《Eddy紫》。今年22歲的大谷是中國人大藝術管理專業大四學生,他對做游戲的興趣,可以追溯到小時候看的一則廣告。         中學期間,大谷制作了數十款小游戲。這款包含格斗和連擊要素的《小兵鐵鐵》耗時最久,花了一年時間。 


動手能力強,但文化課一塌糊涂的女孩,成為了改造對象——游戲以此影射中國的教育體制2010年6月,高考結束后的第二周,大谷把正在構思的這款新游戲的主角畫了出來:一個圓臉女孩,紫色頭發,紫色眼瞳,紫色上衣,紫色短裙。大谷將她取名為“Eddy”。“Eddy”是一個喜歡睡覺、翻書、園藝、搜集物品的純真孤獨的失憶女孩,她的真實身份是“渦旋衛”。癡迷賽博朋克和世界末日的大谷為游戲設定了一個獨特的世界觀:母神肅清人類文明,創造新的能量態生命,建立新秩序。但母神不能摧毀自己的創造物,為了鎮壓他們的叛亂,母神創造了一個結合能量態生命與人類特點的新種族——“渦旋衛”。《Eddy紫》的第二個角色,是一個名為“老大方”的Boss,靈感源于“老大哥”。大谷平時酷愛閱讀,喬治·奧威爾的《一九八四》更是讀過多遍。書中的“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這句政治口號,成為“老大方”的臺詞,而擊敗“老大方”的獎勵物品,就是一本《一九八四》。大谷還借游戲影射中國的教育體制。“Eddy”成長于孤兒院,孤兒院每月有一次“月考”,“月考”不及格者會成為實驗素材,被“領養”出去,接受改造。動手能力很強,但文化課一塌糊涂的“Eddy”,便成為了改造對象。游戲的配樂由大谷自己創作、自己演奏,工具是家里的一臺電鋼琴。沒有專業的編曲設備和錄音設備,他就用Windows自帶的錄音機軟件錄制音樂。Windows錄音機每次只能錄一分鐘,彈奏時,他請同學或父母幫忙,在電腦前點擊錄音按鈕。大谷總共為游戲創作了30首原創音樂,這也成為《Eddy紫》的一大賣點。自己的游戲得到玩家的認可和反饋,那種感覺“就像是和大家一起創造了一個世界”原計劃半年完成的游戲,隨著想法越來越多,最終歷時近兩年才完成。每次增加新內容,大谷都會更新至ACFun、Bilibili等動漫迷聚集的地方。他還為游戲建立了QQ群、貼吧,以便聽取玩家意見。起初,《Eddy紫》的跳躍方式被設定為一段跳,游戲的整體難度也偏高。在玩家的建議下,大谷將一段跳改為二段跳,并降低了游戲難度。游戲的世界觀設定及美術風格,擁有強烈的個人風格,因此獲得不少玩家的青睞。這些熱心玩家自發將游戲轉至網站、論壇、微博上,向身邊朋友推薦。他們還為游戲創作同人插畫、同人音樂、同人小說,大谷的同學“陳悶雷”寫的一篇側傳小說《研究員日志》,長達數萬字。“一個虛擬人物能夠像真人那樣獲得生命,離不開這樣的玩家。《Eddy紫》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的游戲,它是所有玩家共同創作的世界。我很感謝他們。”大谷說。開發《Eddy紫》的過程中,他還結識了一群志趣相投的獨立游戲開發者,有高中生,有大學生,也有上班族。他們給予他很多幫助,尤其是《微觀戰爭》的開發者范芃和陳智龍。這兩款游戲彼此致敬,《微觀戰爭》中有大谷制作的《Eddy紫》地圖,《Eddy紫》的隱藏房間內可以找到《微觀戰爭》的蟻族指揮官英雄。大谷喜歡這種互幫互助的氛圍,擅長音樂的他有時也會協助其他獨立游戲開發者創作音樂,例如《Uncle Go!》的作者梁健鋒。2012年4月及7月,《Eddy紫》紀念光盤分別在“賊船動漫同人展”和“成都同人祭”現場發售,售出三四百套。光盤中,除游戲本體外,還有原創音樂、世界觀設定、插圖、七個歷史版本,以及大谷制作的另四款游戲——《水晶射手》、《孤城雙雄2》、《七日御 v1.2》、《ICHTUS v0.1》。很多熱心玩家自發將《Eddy紫》轉至網站、論壇、微博上,向身邊朋友推薦,還創作了各種同人作品。         2013年,中國人民大學藝術學院“五·四”主題音樂會上,大谷現場演奏了“東方”同人音樂《幻視之夜》。 

這家咖啡館成為兩人共同開發游戲的根據地,大谷負責編程、作曲,王雅坤負責美術大谷雖粗通繪畫,但畢竟業余,為了做出更有表現力的作品,他開始尋找美術合作。大一下學期,一次公共課上,他無意間看見旁邊一個女孩的速寫本,對她的素描功底頗為贊賞。女孩名叫王雅坤,就讀于同一學院的不同專業,學的是平面設計。王雅坤平時也愛玩游戲,女生偏愛的《仙劍奇俠傳》、《模擬人生》,男生偏愛的《紅色警戒》、《魔獸爭霸》,她都玩過。兩人約在中國人民大學校園內的一家名叫“水穿石”的咖啡館碰面,大谷帶著剛剛獲得全國大學生計算機大賽游戲設計項目二等獎的《七日御》和《Eddy紫》兩款游戲,前去赴約。王雅坤試玩了《Eddy紫》,得知這款游戲是由大谷獨自完成時,很驚訝。之后,這家咖啡館成為兩人共同開發游戲的根據地。大谷負責編程、作曲,王雅坤負責美術,玩法設計由兩人一起“頭腦風暴”,各自提議,擇優選擇。最初合作的游戲架構不大,工作量并不算多,每周只要兩三天即可完成。大二,由于選修課較多,兩人有時候抽不出時間碰頭,便利用每周的電腦課,在課堂上邊商量邊做。一次,老師終于按捺不住,走到他倆身邊,怒氣沖沖地說:“你們怎么每節課都坐在一起玩游戲?”得知他們是在做游戲而非玩游戲后,老師也來了興趣,表示愿意提供技術支持。“做游戲的時候,要時刻問自己,是否還有樂趣?時刻想著,自己當初為什么要做游戲”2012年4月,大二下學期,大谷和王雅坤合作完成第一款游戲《Losing Weight》。主角是一個名叫“Fat Fat”的男孩,因吃垃圾食品而變胖,被女友拋棄。玩家需要收集健康食品,幫他實現減肥愿望。一年后,兩人合作完成第二款游戲《ICHTUS》。人類因環境污染而滅絕,城市被海水淹沒。大海中出現變異生物,并漂浮著死去生物的尸體。玩家需要協助居住于深海的美人魚進行調查,使大海恢復如初。這兩款游戲,分別獲得第五屆和第六屆中國大學生計算機設計大賽游戲設計項目一等獎。游戲的場景和角色設定——天真可愛的胖男孩、滿口獠牙的漢堡、形狀各異的海洋生物——均由王雅坤創作。兩年的合作,也讓大谷明白了一個道理:一個人做游戲并不一定效率最高。雖然他仍然喜歡獨自做游戲,但一個高契合度的團隊,確實能夠更快速地創作出優秀作品。如今,大谷正在構思一款戰棋類游戲,以《Eddy紫》的世界觀為基礎,場景設定于南極。戰后,人類幾乎毀滅殆盡,只留下一群流離失所的士兵。故事圍繞這群士兵展開。以往開發的多為橫版過關類游戲,對他來說,戰棋類游戲是一次全新的挑戰——“怎么做出靠譜的尋路算法?怎么精簡大地圖程序,提高運行效率?怎么做出有挑戰性的AI?怎么保持游戲的平衡性?”在獨立游戲開發這條路上,今年22歲的大谷,還有很多難題需要解決。王雅坤與大谷合作開發的兩款游戲,分獲第五屆、第六屆中國大學生計算機設計大賽游戲設計項目第一名。       2013年11月,靈游坊前的合影。從左至右:梁其偉、大谷、“IN星球”站長彭必濤、游戲策劃林啟健。 
即將大學畢業的大谷正在申請美國一所大學的游戲相關專業,他希望畢業后去國外深造。王雅坤被保研至清華大學美術學院信息藝術設計系,除了與大谷合作游戲外,她平時還會兼職做一些游戲場景、游戲人物設計的美術外包,寒暑假期間去游戲公司實習。“做完一款游戲后,看著文件夾里的幾百張圖片,才發現原來自己下了這么多功夫,但也沒覺得多累。做自己喜歡的事,再辛苦都不會感到厭煩。”王雅坤說。“有人說過,你做游戲的時候,要時刻問自己:是否還有樂趣?心中的那把火是否還在燃燒?有些人做著做著沒樂趣了,那就沒法堅持下去了。你得時刻想著,自己當初為什么要做游戲。”大谷說。

2015-05-25 22:5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