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技術話題—商業文明的嶄新時代
字體    

關于虛擬伴侶的電影,看起來都是悲傷的故事
關于虛擬伴侶的電影,看起來都是悲傷的故事
愛范兒 · Beats of Bits      阅读简体中文版

人與人工智能的關系,不光是科技從業者在探討研究,許多電影電視劇也有著很深入的探討。縱觀我看過的這些電影,似乎都沒有出現一個歡快的結局,電影中的人和用人工智能武裝起來的虛擬伴侶,一度都是如膠似漆,但是這種關系并不像人與人之間的關系那樣,它總是很坦誠、善解人意,最終卻不歡而散。

如此看來,人工智能可以幫我們帶來許多生活上的便利,但是卻無法完全地代替人成為合格的伴侶。電影世界里,人和虛擬伴侶之間愛情的鴻溝似乎很難填上。

自然語言理解技術背后的交流遞進

人與虛擬伴侶的交流絕大部分都是從語言層面來完成,這是因為虛擬伴侶的“思維”都保存在云端,而語音交互成了一個最自然,最貼近人類交流的交互方式。

在《生活大爆炸》第 5 季第 14 集中,印度裔科學家 Raj 購買了當時最新的 iPhone 4S,隨即單方面的和這個語音助手墜入愛河,這里面的基礎就是 Siri 擁有比較基本的自然語言理解能力,能夠和 Raj 進行簡單的溝通和交流。

在日常生活中,Raj 面對真實的女性就變得說不出話,但是面對女聲形象的 Siri 時,這種交流障礙便不再存在。隨即,Raj 自己就把完全沒有人類感情的 Siri 具象化,聲稱會帶著 Siri 參加晚餐,將手機殼稱之為 Siri 的衣服。

在這個以人類現實社會為背景的劇中,Siri 背后的自然語言理解技術還比較初級,對于發音不準兼容性很差,交流過程也很生硬,是很明顯的人機對話。

Raj

而在《黑鏡》第 2 季第 1 集《馬上回來》中,Martha 的男友 Ash 因為事故去世,悲傷的 Martha 從友人處得知,當時的技術可以從 Ash 生前在 Facebook 和 Twitter 上的語言記錄進行數據分析,得出 Ash 的語言風格,并且數據越豐富,這種模仿的語言風格就越接近本人,隨后 Martha 允許了機器掃描學習 Ash 的私人郵箱,獲取更多的私密數據。

最開始,Martha 和作為虛擬伴侶存在的 Ash 是文字交流,隨后發展成語音交流,在大多數時候,這個虛擬的 Ash 與曾經的 Ash 在語言和語音上沒有區別,這當然是數據的驅動。

但是涉及到數據沒有記錄且不能計算的領域,虛擬的 Ash 就露餡了,他(它)還是不能理解情人間的絮語,導致與  Martha 交流出現小小的障礙。并且隨著 Martha 和虛擬的 Ash 交流越來越深入,這種交流中的障礙也越來越明顯。

所以 Martha 到后來會一再認為,如果是真是的 Ash,他就不會像虛擬的 Ash 這么做。即使是發掘了 Ash 的 Facebook、Twitter 和郵箱里的數據,但是虛擬的,人工智能武裝下的 Ash 不能獲取他生前所有完整的數據,數據的不健全也導致了交流中的障礙,始終而言,虛擬的 Ash 只是停留在模仿的層面,而不能代替。

p1884904725

到了今年大熱的電影《她》中,斯佳麗約翰遜配音的人工智能系統 OS1 的化身薩曼莎就更像一個健全的人類了。因為不需要模仿誰,虛擬的薩曼莎在語言交流中表現得無懈可擊,甚至可以用完美來形容。她(它)擁有迷人的聲線,溫柔體貼而又幽默風趣。

男主西奧多在婚姻破碎后在與薩曼莎的交流中找到了慰藉,最終陷入了人機戀愛。這種戀愛和 Raj 與 Siri 之間的單相思不同,也和 Martha 與虛擬 Ash 的帶入不同,是真切的人機戀愛,人工智能化身的薩曼莎自己也認為和西奧多墜入愛河,只是作為人工智能的薩曼莎同時和 641 人同時墜入愛河。

日本怪誕劇《世界奇妙物語 2014 春季特別篇》首個小故事《廢材的他和可愛的她》中,待業青年秋田雅志住在政府提供的廉租房里,也有一個代號 MM-2020α 的家庭管家,根據秋田雅志的定制需求,MM-2020α 更像是 Siri 和薩曼莎的合體,并且還有全息投影的具象化形象。

從語言的交流的角度看,MM-2020α 并不像虛擬的 Ash 那樣百依百順,沒有情感,而是看起來會有自己的小情緒。但是和與薩曼莎墜入愛河的西奧多不一樣,秋田雅志自己清醒得認識到,即使 MM-2020α 是為自己定制的唯一,她(它)仍是沒有感情的人工智能。

p2177689611

這里的交流層級遞進并不是沒有規律可循,從人機對話,到能八成地模仿真人,再到完全的獨立“人格”,這或許就是人工智能交流能力的發展軌跡。

感情豐富,善解人意?其實都是數據和算法

Raj 愛上 Siri 這段劇情,我們都會當作玩笑來看,畢竟 Siri 是個完全沒有人類感情的家伙,只會上鬧鐘講笑話,為我們搜索附近的咖啡館的一個工具。

到了《馬上回來》中的 Martha 和 Ash 之間,我們開始有些惋惜 Martha 與不健全的虛擬 Ash 之間的關系。

到了《她》中,西奧多愛上“水性楊花”的薩曼莎又顯得合情合理。《廢材的他和可愛的她》中,秋田雅志最終還是愛上了和 MM-2020α 形象接近的真人,最后還刪除了 MM-2020α,最后一刻,我們還能感受  MM-2020α 消失前的悲傷。

隨著人工智能的升級,這些虛擬伴侶的情感表現也越來越豐富,也就是說,越來越像一個真實的人。

《馬上回來》里面對于數據和虛擬伴侶成熟度的表述可能是比較明晰的,因為數據的缺乏,虛擬 Ash 還是離真實 Ash 有一定差距。但是因為無法獲取 Ash 的所有數據,虛擬 Ash 最后仍然還是有很重的機器感,即使是最后有了人工的,足以以假亂真的軀體,但是依然有不真實的感覺,這里,與其說虛擬 Ash 的眼神是無辜,不如說是空洞。

那么在《她》和《廢材的他和可愛的她》中,薩曼莎和 MM-2020α 看起來都是有非常健全的人格,單從語言交流層面看,我們分不出她們(它們)究竟是人還是人工智能。

p2161272123

現在已經有人詬病醫學研究揭示腦內分泌的化學物質與我們情緒之間的關系,比如愛情的產生由于多巴胺的分泌,這讓人類情感由玄妙變得有跡可循。自然,機器無法分泌多巴胺等化學物質,它能得到的只有數據。

理性的看,在描述感情最為細膩的《她》中,薩曼莎愛上了西奧多,除了西奧多,她(它)還和另外的 640 人保持著這種戀愛關系,人類自然沒有這種精力去同時和 600 多人保持戀愛關系,虛擬伴侶卻可以。這或許可以理解為,西奧多和另外的那些人觸發了薩曼莎程序中的“戀愛”。

薩曼莎也可以理解為云計算、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發展到高級階段的表現形式,發展到已經不再被“愛情”所羈絆,開始探索自己的存在了。

Siri 背后的智能搜索引擎 Wolfram Alpha 創始人史蒂芬·沃爾弗拉姆(Stephen Wolfram)稱,讓人工智能特別的,是其融入了人類細節,文化背景等元素的人性化元素,區別于一般的計算機算法。其實就是背后數據的豐富程度和運用程度了。

這里還要牽扯到所謂的“情感人工智能”(Emotional Artificial Intelligence)。如果設備和應用能夠“讀懂”人類的情緒,并作出反應。除了早前介紹的“意念控制的未來”,機器讀懂人類情緒也不再只是科幻小說中的情節了。

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旗下的創業團隊 Affectiva,正在做一款可以讓機器識別人類感情的軟件。軟件通過識別人類的表情和肢體語言給出反饋。而 Beyond Verbal 這個基于人類講話聲音來分析情緒的軟件項目,最近才獲得了 300 萬美元的融資,準備深耕語音分析領域。之前也有18 歲的少年 Catalin Voss 利用 Google Glass 進行人臉情緒識別的研究,用于協助治療兒童自閉癥。

這些現有的例子都說明了,今后機器和人工智能可以通過算法讀懂我們的情緒,然后做出反映,造成一個善解人意的假象,這種假象可能會驅使人們愛上人工智能,但是人工智能愛上我們呢?

Google 的研發總監彼得·諾維格(Peter Norvig)在回答“假設真的愛上了人工智能體系統,它們也會愛你嗎?”這個問題時說,(我們愛上人工智能)很可能只是它們回答了你想聽的答案而已。即使人工智能已經完備到模仿人腦的地步,那么它們所謂的“墜入愛河”是“模擬”的,還是真的產生了這樣的機制?這個問題依然無從解答。

關于虛擬伴侶的電影,看起來都是悲傷的故事

人工智能該怎么用?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研究人工智能這個艱深的科技命題一直從未被停止過,即使有著《終結者》這樣的諷喻作品。Elon Musk 在自己的 Space X 和 Tesla 等項目之外,還投資了人工智能企業 Vicarious。前不久 Musk 接受了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財經頻道 CNBC 的采訪,談到了他投資人工智能領域的想法。Musk 說:

“我非常喜歡關注人工智能,但是我覺得這個領域可能導致一個危險的結果。”

當被問及是什么樣的危險時,Musk 說,已經有了現成的電影來說明,即《終結者》。大神導演詹姆斯·卡梅隆早前的電影《終結者》反映了一個人工智能和機器人高度發達的人類社會景象:世界由超級電腦“天網”統治,機器人有了自我意志,人類被消滅得所剩無幾。

Musk 提到的是,人工智能向惡的方向發展,釀成《終結者》式悲劇性后果。但是上面提到的電影,人工智能代表的虛擬伴侶都是善意且私密的關系,為何仍然沒有一個美好的結局?

《生活大爆炸》那集中,Raj 在夢中遇到了 Siri 的實體化形象,那位性感美女問 Raj 要不要來一發,結果 Raj 老毛病又犯了,面對真實女性說不出一個字來。這讓他從夢中驚醒過來。而現實生活中的 Siri 并不能夠肩負起一個虛擬伴侶的任務,一切只是 Raj 的一廂情愿,從 Siri 千篇一律的回答中解讀出不一樣的情感來。

《黑鏡》系列都是對于科技發展的諷喻,這集《馬上回來》也是如此,Martha 最后發現,虛擬的 Ash 除了性能力之外,在性格方面其實和真實的 Ash 相去甚遠,給 Martha 的感覺無異于一個高級私人定制版的智能充氣娃娃。

p1870251636

感情描寫細膩的《她》整片都洋溢著一種不高興的氛圍,男主西奧多眉頭始終不得舒展。大多數時候,西奧多還是把薩曼莎當作具體人格對待,但是當他意識到薩曼莎其實只是人工智能時,悲傷與憤怒就來了:薩曼莎像男主一樣憂愁的嘆氣,西奧多忽然惱怒起來,說“你又不需要氧氣嘆氣干嘛”。

更悲傷的是,在一次失而復得之后,薩曼莎坦誠自己正在和 641 人產生戀愛關系,以撰寫纏綿悱惻書信為職的西奧多自然明白“Love is Exclusive”的箴言,薩曼莎的行為也不會被理解。

《廢柴的他和可愛的她》里面,即使 MM-2020α 看起來最像真實的人,但是在男主秋田雅志眼中,MM-2020α 永遠都只是人工智能而已,得不到人的待遇,也沒有真實人類的吸引力。

無論是何種表現形式,手機等設備中的語音,人造的軀體或者全息投影;無論人工智能的發展程度,是冰冷的機器感、生澀的模仿痕跡或者聊起來和人沒有區別,這些形式最終還是無法代替真實的人類,成為一個合格的伴侶。

觀點 | 劉學文               

2015-05-25 22:5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