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深度觀察清末民初精神脈絡
字體    

聶榮臻臨終遺言說了什么?
聶榮臻臨終遺言說了什么?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臨終遺言令所有的人動容

  聶榮臻是唯物主義者,他深信自己將要去見馬克思了。要不,他怎么想到要作《臨別遺言》呢?

  其實,這也不是第一次,人們都說聶帥是福帥,革命幾十年,在戰場上沒受過傷;在白區搞地下工作沒被捕過。的確是福星高照。只是晚年疾病纏身,幾次重病折磨。1991年9月25日,專家們動員聶榮臻元帥到醫院接受治療,因為他的病比較嚴重,隨時都有進一步惡化的可能。萬一情況發生了,在醫院搶救也比較及時,他同意了。那天,清晨七點半鐘,他急著把兩位多年在身邊的秘書叫到身邊。他說:這次犯病不是好兆頭,可能一去了之,兩眼一閉萬事休。當然我還是想活下去,想看看為之奮斗幾十年的社會主義事業興旺發達的喜人景象。但是,我知道我的病情嚴重,不同以往,所以留下幾句話吧……

  在專家和醫務人員的精心治療和護理下,老帥轉危為安,大約住了兩個半月的醫院后,聶帥急于回家。醫院根據他的康復情況,只好答應了。聶帥非常高興,臨出院的前一天,把院領導和有關的同志都請到了病房來。老帥除了表示感謝外,主要談了如何加強301醫院的醫療力量,包括設備充實和更新問題,聶榮臻元帥看到301醫院的發展壯大很高興,301醫院的領導和醫務人員也都非常高興。

  聶榮臻元帥平時比較嚴肅,談話少,語言非常簡練,能用一個字表達出自己的意思時,絕不用兩個字。如果不用語言,只用一點表情就可溝通思想時,他愿傳神會意。這是他的作風。

  辦事時,他也喜歡干脆利索,準確無誤。所以工作人員總是嚴肅緊張,凡是老帥交辦的事,既雷厲風行又一絲不茍。不過,聶帥晚年的性格有些變化,精神好時,愿與工作人員聊天敘舊,無所不談。1992年2月12日他與秘書暢談起往事,他說,我已經93歲了,1922年在法國加入少年共產黨(因那時法國只有黨,沒有團,就叫少年共產主義者,我們翻譯成少年共產黨)。后來派李維漢同志回國聯系,陳獨秀說,不要叫少年共產黨,叫共產主義青年團好。我從那時入團,1923年轉為共產黨,算來已70年了。2月29日,他想起彭真,不知最近恢復得怎樣,就讓秘書電話問候,并轉告彭真:(1)大革命時期還健在的領導人只有四五個人了,請多保重。不能走時不要勉強走,可坐車讓人推著走。(2)自己的心臟病有好轉,但腸胃消化不好,謝謝彭真同志的關心。(3)自己已93歲,入黨70年,仍想爭取多活幾天,看看社會主義祖國的發展。(4)我一生,生而無憾,死而無恨。(5)現在出版東西太多,說長論短任人評說吧。

  1992年3月以來,聶榮臻元帥的病情不斷加重。4月初,中央和軍委的首長們不斷來人或電話詢問病情。醫生為了聶帥的健康,一律謝絕探視,限制很嚴。有的老同志來了想隔玻璃窗看一看,但因聶帥神志很清,必然引起他的激動,所以醫生還是不允許。4月12日,他自感情況嚴重,又一次把秘書叫到身邊。他說,我的心力衰竭,恐怕很難度過這一關……

  兩位老秘書都勸說,別激動,要安靜,專家們會有辦法的。聶榮臻說:“即使醫生想挽救,也很難搶救過來,因此趁頭腦還清醒寫幾句話,就叫做臨別遺言吧。”

  兩位老秘書聞聽此言,十分傷感。他們準備好錄音機,靜靜地守在他身邊,讓共和國最后一位元帥的最后的聲音,如實地留在世上:

  我已經93歲了,壽命也算是很長的。我入黨已70年,從未脫離過黨的崗位,始終為黨和人民的事業奮斗終生。我雖然對黨沒做過多大的貢獻,但黨交給我的任務都是堅決完成的。我堅信黨的改革開放政策,堅信走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是十分正確的。我非常贊同鄧小平同志視察南方時的重要談話。我很想多看一看幾十年為之奮斗的社會主義事業興旺發達的喜人形勢,也很想多聽一聽祖國科技事業振奮人心的好消息。現在行將歸去,臨別依依,好像有許多話還言猶未盡。總之,我衷心希望全黨同志在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同心協力群策群力。為建設繁榮昌盛的社會主義祖國而共同奮斗;同時也希望全軍同志在中央軍委的領導下,進一步鞏固國防,保衛和平;我希望海峽兩岸盡快統一。我希望全國科技工作者牢記科技興國的重任,努力攀登世界高科技的崇山峻嶺,為國爭光,為人類進步多做貢獻。

  秘書們悲痛地連連點頭。老帥的遺言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他還對家人、對專家、對醫護人員和多年在身邊工作的同志提出了自己的希望。

  聶榮臻元帥說“遺言”時,雖然精力不夠,有些氣喘,時斷時續地談,但政治家的氣概、偉大的胸懷溢于言表。在場的家人和秘書都哭了,而老人家卻勸大家不要悲傷難過,這是自然規律,遲早總有這一天!

  5月14日,是聶榮臻元帥一生中最后的一天。這天,他和往常一樣,很早就醒來。他用慈祥的眼睛和醫護人員交流,他用低微清晰的語音同人們談話。

  上午,他照例聽秘書讀報。先讀了《人民日報》的新聞,又讀了《參考消息》上的國際新聞。

  聽到報上有消息說,前幾天一場喜雨,使北方的干旱有明顯的緩解,小麥長勢喜人。聶榮臻元帥很高興,說:“這就好了。”

 

就在這天,聶榮臻元帥的家鄉四川省江津縣來人,在北京開會,他們請在京的江津的同志對家鄉如何進一步改革開放,跟上全國發展的大好形勢,提出意見和建議,聶帥的女兒聶力也參加了會。聶力回到家就來到老人的床邊,老人忙問:“會開完了?”

  “開完了。人們提了不少好的建議。”

  “是要改革,要開放,要不江津就不能發展。”

  聶力告訴父親,江津的同志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正在設法縮小這些差距。

  “是嘛,我們江津有一種特產——米花糖。糖是不錯,可是我們的包裝上不去,三四十年一貫制。日本人就比較注意包裝、裝潢。要打出去,就要有所改進。”

  聶榮臻元帥說這些話的時候情緒很高。

  聶力說:“他們也注意到了這一點。”

  說到養育他的故鄉,聶榮臻元帥和許多老人一樣,總有一種深厚的眷戀之情。

  晚上,兩位秘書照例要到他的床前看看,老帥一見面就問:

  “軍事文選的編輯、出版工作進展得怎么樣了?”

  秘書回答說:“正準備排印。”

  聶榮臻元帥又說:“那幾篇文章是否收進去了?”

  他指的是有關“八一”南昌起義、紅軍創建時期的文章,前些天秘書曾把復印件給他看過。

  “都收進去了。”他點點頭,又問:“什么時候出版?”

  “出版社的同志講,八一節前一定出版。請您放心。”

  “這就好!”

  說完,他臉上浮現出滿意的笑容。晚上9點半鐘,老帥看了看鐘說:“你們去休息吧!”

  隨后,他又催促老伴和女兒都去休息。

  老帥活動很有規律,每晚10點鐘,他要睡眠,入睡后便有鼾聲。可是這天,他入睡不久就發生了呼吸困難,緊接著是心力衰竭。雖然醫生及時搶救,正像老人所料,也未能挽救過來。創建共和國的最后一位老帥就這樣安詳地離去了!

  聶榮臻元帥,您知道嗎,黨和國家領導人在您彌留之際和聞聽噩耗時,都趕到您的床前。他們一一和您告別。就連有病在身的彭真同志,本已睡覺,也立即起身,從郊外趕到您的身邊,撫摸著您的手,老淚縱橫……

  1992年5月28日,聶榮臻元帥的遺體在北京西郊八寶山革命公墓火化后,一部分骨灰就撒埋在公墓一棵蒼翠的柏樹下,以慰他生平愛松柏,喜其不畏嚴寒,傲然屹立的英雄氣概。樹旁豎立著一塊漢白玉的標石,正面刻著聶帥80歲時自題的“喜松柏之氣概,念四化之早成”的詩句。背面刻著“聶榮臻同志骨灰撒放處”的說明,以供人們憑吊。另一部分骨灰護送到西北戈壁灘上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十試驗訓練基地,安放在這有意義的大漠中,以表示他對全國科技工作者的厚愛和對我國科技事業發展所寄予的殷切期望。在烈士陵園里,江澤民總書記親題:“聶榮臻同志永遠和我們在一起”,碑文大字金光閃閃,永照神州大地。聶榮臻元帥的偉大業績、偉大精神將與中華民族永世共在!

2015-05-25 23:0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