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名家地理—探索傳統中國韻味
字體    

金三角美斯樂游記
金三角美斯樂游記
李運祥的專欄     阅读简体中文版

莊 子

美斯樂,泰文名Mae Salong,位于泰國北部,接近緬甸邊境,屬于“金三角”核心地帶之一。此地多山,氣候宜人,因原國民黨第五軍殘部駐扎在此而名聞遐爾。該部隊在八十年代歸順泰國后,美斯樂正式改名為"Santikhiri",意思是“和平之山”,泰國政府想借此樹立美斯樂的新形象。

一、初到美斯樂

99年7月,我舉家前往泰國北部游覽,美斯樂為必經行程。7月16日上午駕車從清邁沿107號公路往北出發,沿途邊走邊游覽,下午5點多,到達一個三岔路口,往右是主路1089號公路的延續,去Mai Chan和清萊,往左為1234號公路的起點,沒入山區,直達美斯樂。我們拐入1234號公路,公路不寬,柏油路面是新鋪好的,路邊有安全護欄。路上車輛不多,此地山巒重疊,形勢險峻。公路順山勢而行,不時出現近40度的陡坡,為此一般需掛在2檔上下坡,有時甚至得用1檔。一般的坡從車窗里看不見天,公路到了坡頂一個急彎順著懸崖邊緣直沖下去,我心里也有些緊張,夫人更在一旁嚇得大氣不敢出。

事不湊巧,此時下起了暴雨,天空一片漆黑,若在天黑前趕不到美斯樂,我們可就有大麻煩了。車子以20公里左右的速度冒著滂沱大雨行走,幸好雷陣雨半小時后就停了,天空放亮,滿目山巒疊翠。

前方終于見到幾幢小樓房和一大排空著的攤位,開到近前,左手赫然出現“段將軍茶店”的招牌。我們終于到了美斯樂。

作者站在美斯樂入
口處的“段將軍茶店”招牌下

段將軍指的是國民黨原第五軍軍長段希文中將。抗日戰爭時期他是國民黨93師的師長,國民黨1950年臨撤離云南時,被突擊提拔為第五軍的軍長。他率領15000人從云南撤入緬甸,盤踞緬甸邊境。后來緬甸政府改變了寬容國民黨軍隊的態度,經過多年的驅逐,終于于1961年將該部趕入泰國。60年代臺灣曾經在泰北組織了一次大撤兵,將留在泰國的大部分官兵接回臺灣,留下5000左右與臺灣遙相呼應,伺機反攻大陸。但后來形勢發生了眾所周知的轉變,臺灣當局回天乏力,這5000人就成為孤軍,永遠留在美斯樂了,最后歸順泰國。

此時是傍晚6點多,天還很亮,街上有三三倆倆的行人,我們進了緊靠段將軍茶店的段將軍山莊接待處,準備住下。服務員帶我們到達修在半山坡的山莊,現在不是旅游季節,十來幢房子(bungalow)全空著,我們感覺環境過于清凈、怕不安全,便決計再往鎮里探尋。

段將軍山莊的對面有銀行、還有一個規模較大的市場,這一帶屬于美斯樂鎮的新區,老區要繼續往前走一至二公里。1234號公路貫穿美斯樂,我們驅車穿過美斯樂鎮,到達鎮東頭的中央山莊旅社(Central Hills Hotel),見該旅社小而整潔,旁邊有商店、汽車站,從客房窗口可以望見遠處的青山和高度低于我們視線的白云,確是一個能看風景的房間(A Room with a View),便決定住下。

二、與店家攀談

安頓完畢,我們信步到旅館對面的小超市看看。超市在一棟二層樓的樓下,以三間打通的臨街屋子構成,樓上是住家。超市左手立著幾個冰箱,擺滿各種飲料和奶制品,右手是日用百貨和食品。中間靠門是收款臺,有三倆個客人在結帳,他們用與四川話相似的云南話對話,在異鄉聽到鄉音令我感到親切。我一直在尋找的、由國民黨軍后裔組成得中國人群體就在眼前了。

收款人是位約30歲左右的婦女,客人結完帳,我便上前用普通話與收款人攀談起來。她的普通話講得很好。她說旅館、超市以及旅館旁邊的一個小茶莊均是她們家所開,她有一個姐姐嫁到香港,一個妹妹在臺灣工作。最近放暑假,她們全部回來探親。

我問她大陸有親戚嗎?她說有。現在她家在云南還有很多親戚,她的父親以前在云南做鄉長,爺爺是黃浦軍校畢業,后來在臺灣軍界做事。她略帶自豪地說,“當時能逃出來的一般為軍官或是在地方上有一定地位者。親戚都抱怨當時國民黨軍隊沒有帶他們一起逃出來,留下的很多人因此受到沖擊、迫害,奶奶就是留在大陸被迫害至死。”

我自忖,建國以后國內搞了許多次運動,象她家這樣有國民黨背景的家庭是難逃厄運的。

這時過來一位60多歲的老大娘,與我們一起聊天。她是收款人的母親,我問她們還恨不恨大陸。老太太很得體地笑答“不恨,都是同胞嘛。”

段希文遺照

國民黨部隊在緬甸站不住腳,泰國政府竟允許這支外國部隊駐扎在自己的領土,這是很不尋常的。原來作為交換,國民黨軍愿意充當泰國政府的雇傭軍去清剿泰共游擊隊和泰老邊界的老撾共產黨(巴特寮)部隊。泰國士兵不是打仗的料,國民黨部隊雖然在大陸打了敗仗,但打泰共還是可以的,最后以1000余士兵生命的代價完成了清剿。據說段希文因部隊損失太大而抑郁成疾。93師因此在泰國有了可靠的棲身之處,美斯樂成了泰國的國中國,完全由這批逃難而來的中國人控制。為了生存,國民黨部隊種植起鴉片,并參與販毒。據1988年來過此地的人說,那時田邊還有吸食鴉片的茅屋,游客吸食每次10銖。后來泰國政府實施禁毒,鼓勵種植茶葉、水果等經濟作物替代罌粟。

在我與母女倆攀談時,我夫人帶著孩子被店家的家人人引導到旅館旁邊的茶店去喝茶了。出發前我們就聽說美斯樂的茶葉非常有名,它的品種是從臺灣引進的。在茶店里當班的是這家的三女兒,她在美斯樂讀完中學后,去臺灣讀了師范,現在臺灣一所學校作學前班老師,每年暑假回來探親,順便給家里做幫手。

她熱心地給我們介紹各種茶葉,并為我們表演茶道。她得意地介紹,美斯樂的茶葉種植很是成功,大量返銷臺灣市場,沖擊了臺灣本地的種茶業。美斯樂的茶葉中,以金萱茶為最好,可以反復沖12次。她的店里還有許多有趣的飲茶、品茶工具,其中的一種玻璃茶杯精致小巧,里面帶有一個活塞狀的過濾器,茶葉泡好后將活塞塞進茶杯,則茶葉被壓道杯底,不帶茶葉的茶水便可倒出。我平日飲茶不多,對茶道一竅不通,但還是被精致的茶具和表演吸引。我們在店里買了一些茶葉和幾只茶懷,準備回去后作禮品送人。

后來了解到美斯樂鎮的商店家家都賣茶葉,每家都樂意給顧客表演一番茶道,連擺攤的販子也備妥熱水瓶和茶杯,隨時為顧客泡茶品嘗。

三、美斯樂即景

 

擺攤的阿卡族大媽,照相要收費的。

第二天早上6點多,原計劃全家一起去逛早市,2歲的小兒子依然在熟睡,不宜驚動。我便起來獨自去逛。市場離旅館不遠,200米開外,爬上一個山坡即是,屬于老鎮的中心,據介紹,早市5、6點鐘開始、到7、8點鐘就結束,會有很多阿卡族的山民帶著新鮮的蔬菜、水果到早市來賣。

我到早市時已經7點左右,一些攤販在擺攤叫賣,但已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種熙熙攘攘的景象,好在攤販里面還有幾個身著許多頭飾的阿卡族大嫂大媽,其中的一位大媽,約四、五十歲,見我給她們拍了照,便向我伸出兩根手指,我不知何意,她說道“Yesip Baat"(泰語,20銖,約合0.5 美圓)。呵,山民不象我想象的那樣純樸了,以后得多個心眼,我掏出20銖給她。后來在街上我多次遇到那位阿卡族大媽在找游客拍照。

早市逛得差不多了,我看時間快到8點,便快步趕到附近的鄉公所。在泰國,政府部門一般在8點鐘要舉行升旗儀式,我見兩個小伙子在一個小伙房里忙著做早飯,問今天有沒有升旗,回答說有,我指著表說現在已經是8點10分了,其中的一位趕緊扔掉手中的菜勺,走近旗桿邊,匆匆將泰國國旗升起來。

四、段希文陵墓

回旅館吃完早飯,我們全家齊出動游覽,按照打聽好的路線,前去參觀段希文的陵墓,路很好找,一條山路穿過段將軍山莊,蜿蜒在山腰間前行500米左右即是。車到段將軍山莊,因怕山路不好走,夫人就帶孩子留在車上等我。

我獨自前行,到達可供汽車掉頭的一塊空地,左手邊上便是一座頗有氣派的亭閣。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亭子入口正中間的房檐下并排的兩塊匾額,上一塊較大,上書繁體字"愴懷曷極",現代漢語大概是"多么悲愴啊"之意。趨前細看,抬頭是"希公千古",落款為"雷雨田率全體同仁義民恭立";下一塊是“風范永存”,抬頭是“泰國云南會館創始人希公先賢千古”,落款為泰國云南會館。

拾階而上,先是一大塊2-3米見方的雙龍騰云浮雕,立在臺階之間,由鐵欄桿擋著,行人須沿浮雕兩邊繞行,才能進入一個三面無墻的亭子。

亭子中央放著一座大理石的棺木,其大小不亞于南京中山陵的孫中山棺木,棺木前端豎批“段將軍希文墓”幾個遒勁大字。橫批為泰文和英文的“The Tomb of Gen Duan",前方供奉著香爐、花瓶和水果。

棺木后面的墻上,段希文的黑白遺照端視著整個殿堂,下面貼著的一塊大理石板上是“捐助者芳名錄”,密密麻麻寫滿名字。整個靈堂布局可謂氣派不凡,竭盡哀榮。

靈堂邊擺有一張桌子,一穿著國民黨軍服的老頭正與三個小姑娘坐著聊天。我眼睛一亮、頓覺好奇,這種軍服我只在《南征北戰》等電影中見過。

我趨前近觀,見他那暗綠色的的軍裝看上去有點舊,但比較整齊。武裝帶上掛著軍用刺刀,左胸前佩有一個白條布名牌,上繡“黃家福”三個字。我面前站著的是活生生的國民黨兵啊。

見我打量他,老兵便熱情地與我打招呼,笑容可掬。他滿臉皺紋,老態龍鐘。一笑露出光光的牙床:牙齒已經掉光了。

我與他寒暄后,問,“這陵墓很有氣派呀。請問朝什么方向?”

“朝東而建。”

“是不是因為臺灣在東面?”我推測。

“是的。”

“那為什么不朝北建、光復大陸去呢?”我挪愉道。

老兵笑而不語。

我接著與老兵聊開。他很健談,就象打開了話匣子。他說他今年72歲,是段希文的警衛,15歲當兵就跟隨段希文,他身上掛著的軍刀原是美式卡賓槍上的刺刀,剛參軍時發到,一直保留至今。段希文于80年去世后他一直在這里守侯。那三個小姑娘有一個是他的干女兒,每星期來看望他一次。

他開始滔滔不絕地介紹起這里的情況。段希文80年去世,副官雷雨田接替。不久,便接受泰國政府的“招安”,國軍交出全部武器,泰國政府則發給他們公民證,為傷殘軍人和烈屬辦“榮民之家”,每人每月發放8000-13000銖(1元人民幣=4銖)不等的津貼。臺灣則停止供給。雷雨田原來是國民黨三軍里的總參謀,因與軍長不合,轉而投奔五軍的段希文,整個美斯樂的行政長官是段希文之子,由泰國政府任命。但實際的大事則是由雷雨田作主。

原國民黨兵警衛不準結婚,老兵黃家福至55歲才娶一苗族人,生一兒一女,女兒13歲、兒子14歲了。他不是殘疾軍人,享受不到泰國方面給的津貼,而臺灣也不再提供任何東西,現在每月沒有收入。黃家福認為雷雨田不是自己的長官,所以他不關心弟兄們。現在還剩100多名國民黨老兵,生活沒有著落,經常有人病死或老死,弄得老兵連乞丐都不如。

“怎么連乞丐都不如?”我問,心想真有點聳人聽聞。

黃家福答道“我們每月沒有收入,要想出去討飯,雷雨田不讓,怕敗壞名聲。你說我們老兵怎么辦?”老頭的情緒有些激動。

原來如此。我聽后頗為同情。

“你們以前打回去過嗎?”

老兵說,“50年代,段希文的部隊曾一度攻占云南邊陲,打到西雙版納,因無后勤補給,守不住,只好后撤。以后改變戰術,每月兩次各部隊輪番騷擾云南”。

有意思,我問“共軍厲害嗎?”

“厲害。”黃德福說,“我們尤其害怕共軍養的大狼狗。這些狼狗是專門對付偷襲的國軍,它們一條狗咬住槍、另外的狗則咬住手腳,楞是將我們的弟兄拖走活捉。現在想起來還有些后怕。”

"那你們怎么會跑到泰國來的?”我問。

“50年代末,緬甸政府開始趕我們走,但是緬甸正規軍打不過我們,后來緬甸就請南斯拉夫助戰,國軍招架不住,主動撤入泰國境內了。”

“什么什么?緬甸請南斯拉夫派部隊來打你們?!”我連忙打斷他,這我可從來沒聽說過。

“是的。緬甸政府請來南斯拉夫的炮兵助戰,非常厲害,他們一次50顆炮彈齊發,有次序地落入我們的陣地。很難招架。

“有一次,緬甸政府軍一大早便派來飛機轟炸山頭的國軍陣地,國軍全部躲入防空洞,飛機狂轟濫炸一番后,炮兵又是對我們一通炮轟,將駐守的山頭削掉了一層土,接著緬甸的步兵開始向山頭的國軍沖鋒。那時,國軍前面是緬甸大軍壓境,后面是泰國邊防軍在看熱鬧,就等著潰退的國軍越界繳械投降。我們情況非常危急。當地的許多華人哭喊道‘完了,我們中國人完了。’”老兵一臉悲壯相。

“那后來呢?”我追問。

“就在緬甸步兵快要沖到山頭陣地時,突然,弟兄們從防空洞里跳將出來,一陣掃射、拼殺,緬甸軍隊紛紛潰退下山。在附近山頭觀戰的山民個個鼓掌稱快。”老頭又露出笑容。

這故事情節聽起來好熟悉啊。對了,我們從小就聽到過許多戰斗故事。我忽然起了這個可笑的聯想。

我又轉了個話題,問“聽說大毒梟昆沙與國軍關系密切,是嗎?”

黃家福說:“你看墻上的‘捐助者芳名錄’,排在第一位的那個張奇夫就是昆沙,50年代,國民黨部隊撤入緬甸時,坤沙當時是緬甸邊境的一個地方官,他為國民黨兵接濟糧草,段希文則回贈各種新式武器,各取所需、互通有無。

“60年代,因招架不住緬甸軍隊的連續攻擊,我們主動撤入泰國,坤沙為段希文挑選了易守難攻、氣候宜人的美斯樂。坤沙自己的人馬則盤踞在附近的馬辛疊(Hin Taek),與美斯樂遙相呼應。昆沙的販毒馬隊對泰國邊境一帶非常熟悉,自己有部隊,兩邊的政府管不了他。”

原來如此。雖然昆沙曾一度因販毒利益與93師鬧翻臉,但他還是給段希文捐錢建墓。

我問黃家福:“你恨不恨大陸?”

“不恨,是命運安排我要遭此一劫,而且已經這么多年了,我老了,認命了。”

“為什么不去臺灣呢?”我問。

“我臺灣什么人都沒有,去了也是白搭,不想去臺灣。希望老了能夠葉落歸根。我有兩個妹妹在云南,有通信聯系,但沒有錢則無法回去,要是段將軍在世,他會給我們老兵路費的。” 老人嘆息道。

“現在臺灣許多人要鬧獨立,你有何感想?”

老頭頓時忿忿不平:“那個李登輝騙取了蔣總統的信任,我們這些老兵都不喜歡他。臺灣本來就是中國的。”

在一個中國問題上,共產黨和老國民黨難得有共同的立場。

這時來了一個4-5人的旅游團,一看便知是臺灣來的。老人與導游互致問候,看來是老熟人了。一位游客見一身戎裝的老兵,便好奇地問:“國軍還用這種軍服嗎?”另一位同來的游客回答:“幾年前我在成功嶺服役時還穿,現在改用迷彩服了。”

我看聊得差不多了,就往功德箱塞了一張100銖的紙幣,與老人告辭。我剛走沒多會兒,這些后來的幾個臺灣游客也趕上我了,他們的參觀算是點個卯而已。

國民黨老兵是活的歷史見證,實在是難得一見,我下山找到正在等候的夫人和孩子,又帶他們專程上山看了陵墓和老兵。

五、蔣家寨小學

美斯樂蔣家寨華興小學

可能是旅途疲勞,下午午覺醒來已經快5點了,剛下完一場雨,我獨自到美斯樂附近的一個寨子---蔣家寨走了一趟。蔣家寨是一個漢族與阿卡族混居的山寨,這里的漢族是當年國民黨部隊的后裔。住房沿寨中小路而建,草房或竹樓是阿卡族的房子,磚瓦房是漢人的房子。許多磚瓦房由臺灣贊助,一般門邊掛一個牌子,上寫某某人捐建。蔣家寨不太大,在寨子的盡頭有兩幢房子圍成一個小小的廣場,路口邊上立著一塊石頭牌子,上書“美斯樂蔣家寨華興小學”。

我進了學校,兩棟平房比較簡易,左手的房子墻上貼著“禮義廉恥”的座右銘,引起了我的注意,行文如下:





































這 "禮義廉恥”原來是這個定義,講的是做人的道理,頗有玩味之處,我還是第一次讀到。

我呆了一會便走出學校,正好此時來了一位渾身濕淋淋的小女孩,便用泰文“Sawasdee Krap"與她打招呼,她以泰文作答。我試探著問她會不會講中文,她說“會講。”我們便用中文攀談起來。她去山上打草回來,淋了雨,今年13歲,是阿卡族,這里大多數的學生是信基督教的阿卡族人。她漢語講得非常流利,帶有臺灣口音,她說她有兩個哥哥在曼谷打工,長大后也想出去,不想留在寨子里。


六、茶敘

回到旅館,準備帶家人再出來走走。旅館茶店里已經坐著幾個人在喝茶聊天,還是那位從臺灣來過暑假的茶店女主人,熱情邀我們一同喝茶。我欣然答應。其她幾人是店主的鄰居,每天這個時候都要茶聚。她們很想知道我的感受,我便談了陵墓遇到老兵的事。我說這里的老兵真不容易。旅店主人不以為然地說,當年歸順泰國時,臺灣方面曾一次性給每位國民黨老兵發放20萬銖(當時約合8000美圓)的現金,故生活還是有著落的。旅店主人記不得“黃家福”這個名字,只知那老兵的綽號是“黃包車”,他生性隨和,愛夸夸其談,是本地小有名氣的人物。

她說她的父親非常疼現仍在云南的弟弟,常常接濟她的這個叔叔。她這一代對大陸的感情不如其父輩。在臺灣時,很喜歡看大陸的電視劇,如《三國演義》、《雍正王朝》。大陸在奧運會上得金牌,她們一樣感到自豪。

關于臺灣對美斯樂孤軍子弟的政策,她說以前這里的學生中學畢業后,可以有獎學金到臺灣升學深造,辦理臺灣身份證很容易。但現在臺灣已經改變政策,美斯樂人要辦理臺灣身份證非常困難,即使是去臺灣升學,也必須通過對這里的學生來說是很難的入學考試,而且學完后必須回美斯樂,不能留在臺灣。

七、結束語

泰國的華人很多,但是一支完整的中國部隊逃入泰國最后完全被收留為泰國公民,則是絕無僅有。這里的老百姓似乎已經不計較以前的恩怨,更關心眼前和未來的生活。此次泰北游,雖是走馬看花,但也是大開眼界,美斯樂的所見所聞,難以忘懷。

附記:

金三角美斯樂旅游介紹

  1. 景點 ¨

    • 段希文陵墓:陵墓為亭閣狀,大理石棺木可與南京中山陵的棺木媲美,在靈墓墻上捐助者芳名錄下,很容易找到排列第一位的張其夫,也就是臭名昭著的毒梟坤沙。陵墓最大的特色應該是每天風雨無阻來此守候的國民黨老兵。他已經72歲,依然身著軍裝,隨時準備給游客講述這里的一切。陵墓位于半山腰,順著段將軍山莊中間的小路上山,前行約500米即是,陵墓前有一小廣場可供車輛掉頭。 ¨

    • 早市:早市早上5、6點鐘開始,到8點鐘左右結束。附近的阿卡族山民帶著自己的新鮮蔬菜、水果和山貨到早市擺攤。人群中間夾雜著許多穿著傳統制服的山民,構成獨特的景觀。早市屬美斯樂老鎮區的中心,臨近鄉公所。穿過Shin Sane Guest House邊上的門樓即是。 ¨

    • 佛塔:佛塔位于鎮邊上的山頭,看起來不遠,但是必須繞行很長一段路才能到達。道路入口在美斯樂鎮入口處段將軍茶店前面。去佛塔的路以及佛塔本身似乎是新修的,由兩幢建筑物構成,除了有氣派外,該塔本身沒有什么特別之處,但從這里可眺望美斯樂鎮以及附近山頭的全景。 ¨

    • 榮民之家:為傷殘軍人俱樂部,該居民點現有十幾戶軍烈屬,活動室兼會客室的墻上貼滿許多宣傳標語和介紹,常有幾個閑人在里面坐著。活動室邊上是一所小學。榮民之家的位置有點獨立于美斯樂,在去佛塔的路上,值得一看。 ¨

    • 蔣家寨:蔣家寨是國民黨后裔與阿卡族混居的山寨,從住房上可以看出他們的區別。磚瓦房一般是漢人的,幾乎每幢房子前面掛有"XX人捐建"的小牌子;而竹樓或木房則是阿卡人的住家。一條小路穿過寨子,靠近寨子盡頭有一所小學,路邊立著"美斯樂蔣家寨華興小學"的石碑,是由臺灣民間捐建的。小學不大,只有兩幢平房,中間有一個小廣場,墻上貼的"禮義廉恥"座右銘以及其它一些公告值得一看。雖然學校為漢人而辦,但學生大部分是信奉基督教的阿卡族人,"有教無類"嘛。

  2. 土特產茶葉、鮮菇。值得一提的是茶葉,政府實行禁毒后,這里開始改種茶葉、水果、咖啡等作物。從臺灣引進的茶葉在這里種植得非常成功,已經對臺灣市場造成沖擊。

  3. 住宿美斯樂有許多旅館。檔次較高的有段將軍山莊,它的客房是由十幾幢分散在山腰間的平房組成。鎮東頭的中央山莊旅社房間干凈、從窗戶可以看到優美的山區風光。早市旁邊的Shin Sane Guest House則是美斯樂唯一一家由阿卡族人經營的旅社,盡管簡陋,但資格老、名氣大,有許多背負背包的西方學生游客光顧。

  4. 交通

    • ¨

    • 距正南的清邁240公里。駕車從清邁沿107號公路出發往北,在Fang (房)縣以遠,同一公路改名為1089號公路,直至1234號三岔口,左轉彎約20公里即到美斯樂。 ¨

    • 距東南的清萊80公里。駕車從清萊出發沿110號公路往北,至Mai Chan前左轉彎,入1089號公路,至1234號公路三岔口,右轉入1234號公路順行約20公里即是。

參觀美斯樂,除了幾個景點外,它的人文氣氛同樣吸引人。隨便找個上了年紀的人,都能與你用中文愉快地交談。老百姓對游客友好,愿意與人談論美斯樂的過去。對大陸來的人似乎只有好奇,看不出有敵意。

 

2015-05-25 23:0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