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名家地理—探索傳統中國韻味
字體    

金三角,那支沒有祖國的軍隊什么時候回家?
金三角,那支沒有祖國的軍隊什么時候回家?
天狼孤星的專欄     阅读简体中文版

1950年,原隸屬國民黨第8軍的九十三師,在湖南元江戰役戰敗之后,首領李彌退往臺灣,將手下的將士丟下不管,一個人跑了。其中,93師一路敗退南下,從廣西,逐漸退到了緬甸和泰國、老撾的交界處,才安頓下來。后來歷盡千辛萬苦才逃脫追殺,進入了緬甸的領土。在逃跑中,93師和另外一個團、一個師的殘部,將不愿意投降共軍的7千名士兵和家屬帶到了異國的土地上。

但是,緬甸政府不想接納他們,于是戰爭開始了。并且打敗了緬甸軍隊。終于在金三角站穩了腳跟。李彌一看自己的殘兵居然在金三角站住了腳跟,并且打贏了緬甸政府軍,馬上跑出來說——我的軍隊在中國邊界取得了勝利,這里是反攻大陸的基礎,然后四處找外援。李彌想在蔣介石那里要資本,留駐云南的第8軍殘部正好證明自己的作用。開始,國軍攻勢迅猛,連奪4個縣城。但后來在3個解放軍師的包圍下,終于落敗,再次退回緬甸。此時的緬甸軍已經和印度達成了協議,決定由印度出兵協助緬甸軍趕走國民黨殘兵。但國軍還是取得了最后的勝利,但也是慘勝。也徹底在中緬邊界站住了,后來聯合國決議,國民黨余部撤往臺灣,李彌要求將老弱病殘撤走,主力留下。但也再沒有力量可以反攻大陸了,他們想回大陸,但政府不答應。就這樣,在金三角有了一只沒有祖國的軍隊……后來,為了生存,就以坤沙和張蘇宗為首開始種植鴉片。

后來,連年的戰亂,沒有補給,國軍和緬共還有支緬分隊的共軍將士開始集體在金三角地區種植鴉片,形成了現在世界最大的毒品生產加工基地!進入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之后,中美蜜月時期,留守滇緬邊區的93師的老兵大多已經成為花甲之年了。他們向祖國提出,希望回到自己的祖國,畢竟50年前的那場戰爭,已經成為過去了……但是,不知道處于什么原因,大陸政府拒絕了他們的要求,他們只有再次轉而請求留居緬甸,但緬甸以上次你們拒絕為由拒絕了他們的申請。

終于,留守滇緬邊區近40年的93師官兵,成了一只沒有祖國的軍隊…

后來,部分被打敗的軍隊退往泰國邊境,泰國軍隊當時因為內部問題,盡管政府不允許外國軍隊駐扎在國境內,但為了鎮壓泰緬邊境地帶的游擊隊,泰國留下了飄零異鄉的93師。戰爭過去之后,這些國民黨殘部只能定居在泰北山區。雖然曾為政府出過力,但幾經更迭的泰國政府并沒有給這個特殊的群體合法身份。如今,大部分93師殘部后裔還是生活在“山上”,散居在泰國北部清萊府、清邁府的各山村里。

今天的他們依舊年年歲歲思念著故土,思念著他們靈魂的“根”!

回來吧!九十三師的弟兄們!你們是中華民族不可缺少的一員!

——六十多年過去了,還有什么冤仇化解不了呢?

(在網上剛剛找到另一篇)

 金三角北起中緬邊境,西到薩爾溫江,南至泰國清邁、清萊山區,東抵湄公河老撾叢林,像一個倒置的大三角,面積20萬平方公里。作為全球毒品重要的生產基地,這里聞名遐耳。但在金三角民俗村的入口,我們竟然看到這樣沉痛的呼聲:


 一群被刻意遺忘的中國人。

 

 

 他們在異域戰勝,仍是天地不容;

 他們在異域戰敗,只有死路一條;

 他們在異域戰死,與草木同朽。

 這樣的文字會是紀念毒梟的嗎?這塊糾纏在泰國、緬甸、中國,老撾的地區,除了毒品,還有什么遠在我們的視線之外?

 一段拍攝近二十年的紀錄片成為我們瀏覽金三角民俗風情村的開始。

 

 

 1949年,最后一次國共和談破裂,蔣介石敗退至臺灣,那些無法跟隨至臺灣的國民黨部隊就成了殘軍,遺留在大陸,或被收編改造,或自行解散,或被消滅。 大部分殘軍的命運大抵如此,唯一的例外就成了歷史和世界的異數,開始締造金三角的傳奇。坤沙和毒品的崛起就從此開始。

 難道整個金 三角民俗村就是用來紀念毒裊的嗎?我們正疑惑著,導游出現了:“請大家跟我來。”穿過一個小門,一座典雅的回廊便出現在我們面前,白墻黑瓦,帶著清淡的江 南氣息,迥然不同于泰式民居。沿著回廊,整齊張貼著一幅幅圖片,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三位偉人,孫中山、毛**、蔣介石。

 于是,在這個不足百米的回廊里,我們重游了歷史,重新審視我們上一輩甚至上上一輩的過去,在導游的記述中,我們共同追憶戰火紛飛的年代,也掀開金三角的面紗。

 國軍 孤軍

 國軍93師就是國民黨戰敗后的唯一例外。1950年,元江戰役后,國民黨兩支殘軍輾轉來到緬甸,1600人合并為中華民國復興部隊93師。他們修好電臺,跟剛剛逃到臺灣省的國民黨聯系,得到的回答是自行解決出路。聞此訊息,全軍慟哭。國軍開始殘軍的生存歷程。

 即使是殘軍,他們也讓緬甸政府頭痛了二十年。緬甸政府在與這支殘軍幾次作戰敗下陣來后,向聯合國控訴:“他們是一支擁有美式先進裝備,有著十年軍閥混戰,八年抗曰戰爭,五年內戰經驗的部隊。”僅憑這樣的戰爭經驗,緬甸政府的雇傭軍團怎么打得過呢?

 

 導游復述這一段歷史的時候,我們哈哈大笑。笑聲中不乏同為華夏兒女的驕傲--盡管我們談的是戰爭,談的是一段遠離我們生活的殘酷年代。

 但這段殘軍的輝煌戰績的開始,僅僅因為要“自行解決出路”,解決生存與溫飽的問題。

 1950年,為了生存,他們為當地販運鴉片的馬幫護商。三千人馬獨自面對緬甸政府一萬二千人大軍。

 1952年春節,緬甸政府重金雇來原英屬印度國際軍團,發起旱季風暴。這次攻勢雙方共計投入兵力十萬人,也是迄今為止金三角最大的戰事。殘軍中,許多士兵未死于雇傭軍,卻死于國民黨督戰隊。此時,金三角開始武裝販毒。

 1961年春,緬軍發起湄公河之春戰役,意欲徹底消滅心腹之患。來勢兇猛,孤軍由此分裂至金三角周邊國家和地區,成為殘軍。

歷數這些大大小小的戰役時,我們不禁沉默了。民俗村前的銘刻又浮上眼前。

 

 他們在異域戰勝,仍是天地不容:因為他們踏上了一條不歸路,無法投奔大陸,又無法轉向臺灣,更無法被當地政府所容納。

 他們在異域戰敗,只有死路一條:怎能不死呢?前有追兵,后已無退路。除了看似更英勇的死之外,他們還能選擇更光榮的活嗎?

 他們在異域戰死,與草木同朽:他們已是一群被遺忘的中國人,無名無姓,不被紀念地在他鄉化為灰燼。

 孤軍 殘軍

介紹到這里,我們已經笑不出來了。這里的每一幅圖片看起來都是這么親切而沉痛,憂傷而血脈相連。限于時間,導游在他迅速的講解中并沒有告訴我們從孤軍到 殘軍的歷史。在國內,我查到鄧賢先生所著《流浪金三角》,這本書成為我整理這篇游記的最主要資料來源,并且了解到從93師成為殘軍的后續故事。

在湄公河之春戰役后,由于聯合國壓力,部分孤軍被召回臺灣,余下的各部分則成為殘軍開始在金三角的悲慘存亡。

 

 其中一支組織了雇傭軍,打算幫助老撾政府圍剿反政府武裝。誰知老撾左中右三方坐下來談判,他們把槍口對準了雇傭軍……

 另一主要將領加入坤沙的販毒組織撣邦革命軍,并把它訓練成了一支現代化軍隊,他們擁有飛機和導彈,一度主宰了全球60百分號、金三角80百分號的海洛因交易。之后經歷大大小小多次戰役,直至1996年,隨著坤沙和張蘇泉雙雙向緬甸政府投降,坤沙時代結束。

 另外一支由李文煥的第三軍和段希文的第五軍,拖兒帶女,九死一生,到達泰國北部龍帕山脈原始森林邊上一個山谷安營扎寨,并把這里命名為美斯樂,意為和平村。隨著坤沙的投降,他們也成為最后一支殘軍。

 我們所參觀的金三角民俗風情村其實就是“美斯樂”的縮影。參觀完回廊及其后的毒品室、槍彈庫、牢房、死囚室之后,我們看到了他們的簡陋不堪的居所--它 的簡陋程度已經超越了所有我們關于貧困的想象。面對他們曾經的貧困,他們已經改善的現狀或許可以說明一二。在民俗村展示室的后面,就是這個民俗村所有美斯 樂難民們的居所,在一百多平米的高腳屋里,據介紹居住著一百多位難民。

 美斯樂--和平村

 面對這樣的貧困,我們驚呆了。這也才明白為什么這位身材瘦小的導游,提到段希文將軍和“美斯樂”時,會有那么多的激情和崇敬,他甚至以張學良將軍作比段希文將軍,是段將軍讓他們得以擺脫毒品,昂首做人,并在難民的身份下保留身為中國人的氣節。

 

 金三角地區無法種植糧食,在販毒和輯毒中,流落到泰國的最后一支殘軍,面對艱難的生存環境,毅然選擇清貧而高尚的生存。他們與泰國政府協商,為泰國政府攻打平剿內亂,以獲得國籍。

1979年,他們被征召作為敢死隊攻帕當峰。五百老兵出征,只有一半生還,而且還身負重傷。

 1980年旱季,泰國政府急召漢人自衛隊。東拼西湊的漢人八百老弱病殘兵,戰勝叛軍游擊隊。但為了搶奪戰果,泰國黑虎師向突擊隊開槍,然后又用飛機轟炸,突擊隊大多慘死,只有少數人逃生。 就這樣,這支驍勇善戰的隊伍經過三十年浮沉后灰飛煙滅。

 直至近三十年后,鄧賢先生不記辛勞艱險,重探金三角,這樣的歷史,這群人的命運才得以在他的著作流浪金三角中重新浮現在世人面前。但由于題材敏感,這本書在國內并沒有讓更多讀者知曉。

 在民俗村里,我們所聽到的殘軍故事的結尾是:這支隊伍的后人一部分獲得泰國國籍,另一部分則以難民身份生存在美斯樂。

 關于美斯樂的現狀,我們的導游并沒有說什么,我只能從其他人的記述文字中獲得一些端倪。

 

 在輕傷磊落的博客中,這樣記述著導游的話語:“我們沒有國籍,只有難民證,永遠不能離開那個山頭。只有隨身攜帶表明路線的‘移動證’與‘打工證’才可以下山在這里辦一個展覽來謀生,還不能離開這個展覽區,一出大門泰國警察就可以抓我們!”

 所有的童話故事都有一個美麗的結局:從此王子與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美斯樂的故事什么時候才能有幸福的結局?

 后記

 游覽結束,導游讓我們坐下喝點茶。茶香濃郁,但沒有人落座,門口的旅游車正等待我們趕赴下一個景點。匆匆閑談了幾句,導游說:他是東北人。但是同為東北 人的游客已無法從他的言談中找到東北人的痕跡了。泰國現在會說華文的人越來越多,僅從外表,他們與會說華文的泰人并無差別,但是他們的心卻朝向中國。據 說,在金三角地區,在美斯樂,北方,是所有墳墓唯一的朝向。那里,有他們偉大的祖國。

殘軍不知道政治。只知道只有祖國統一,繁榮富強,他們才能有出路。

 

這是記在金三角民俗村最后的一句標語。

標語的左面是中國人民共和國國旗,右面是國民黨黨旗。

 

2015-05-25 23:0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