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名家地理—探索傳統中國韻味
字體    

金三角留有國民黨殘軍6萬后代
金三角留有國民黨殘軍6萬后代
何青青      阅读简体中文版

其實,金三角成為東南亞、全世界以及聯合國關注的焦點,不僅是由于毒品、武裝販毒以及由此引發的槍炮如麻,血雨腥風,更重要的是由于國民黨殘軍的存在。如今58年過去了,蔣殘軍在金三角仍留下有6萬人的后代。殘軍及他們的后代為什么能在金三角生存下去?上述國家為何不將他們消滅或趕出去?

金三角緊靠緬甸、泰國、老撾的邊境。具體指的是緬東北的大其力、萬宏、果敢、興城、景棟、佤邦;泰北的清萊、清邁、清盛、米湄;老撾西北的會曬、孟賽、豐沙里、南塔,總面積五十萬平方公里。

過去金三角的鴉片非法生產占世界總量的百分之六十九。其實,金三角成為東南亞、全世界以及聯合國關注的焦點,不僅是由于毒品、武裝販毒以及由此引發的槍炮如麻,血雨腥風,更重要的是由于國民黨殘軍的存在。如今58年過去了,蔣殘軍在金三角仍留下有6萬人的后代。殘軍及他們的后代為什么能在金三角生存下去?上述國家為何不將他們消滅或趕出去?他們能占據一席之地生存下去,靠的是金錢收買還是美國的支持等等。帶著這些疑問,筆者先后十多次赴金三角,通過深入的采訪,揭開了這群無國籍流落異國的中國人的生存之謎。

困獸猶斗,殺出一條血路

1950年2月20日云南解放。也是在這一天,國民黨第8軍237師709團少將團長李國輝,率1000多名殘軍從我云南西盟佤山進入緬甸,隨行的還有第8軍軍長李彌的貼身副官鄧克保。在這之前的幾天,第8軍軍長李彌帶著幾個隨從已經逃到緬甸,經軍統特務的安排,李彌軍長被護送到泰國曼谷,再從曼谷飛往臺灣,被蔣介石招去商談組織“云南人民反共志愿軍”大計。李國輝,河南人,1910年生,行伍出身,中等個頭,在部隊威望甚高,能與士兵同甘共苦,作戰中身先士卒勇猛頑強;鄧克保,南京人,大學畢業,生于1924年,李彌軍長的貼身副官,李彌要鄧克保隨李國輝逃跑,是想讓他掌握這支部隊,在金三角建立反共基地,出境后聽候臺灣指令。李國輝、鄧克保商量,在緬甸絕對不要傷害老百姓,不準搶財物,強奸婦女,違者格殺勿論。

部隊戰戰兢兢在原始森林里穿行了兩天,沒有遇上老百姓,也沒有遇到緬甸政府軍。李國輝清楚,越是平靜的時候越危險,何況這是在異國他鄉。他不敢放松警惕,要偵察連開路,搜查前進。

第三天,部隊前進到一個平壩,地圖上叫小孟棒的地方。這時偵察連長吳成功慌慌張張跑過來向團長李國輝報告,前面寨子發現有數量不詳的武裝。李國輝命令吳成功抓2個俘虜,弄清情況后再決定去向。半個小時后,吳成功抓來2個俘虜。俘虜交待,他們是國民黨第26軍93師278團的逃緬殘軍,共有600多人,由副團長譚忠指揮。李國輝大喜過望,沒想到能在異國遇上自己的部隊,立即由2個兵帶路去見譚忠。

譚忠正為沒有領頭人,部隊該開往何處而發愁,當他一見到李國輝后,熱淚盈眶,兩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譚忠說,聽從將軍的指揮,何去何從由他定奪。李國輝想了想,覺得小孟棒附近有2000多人的村寨有糧食,加上解放軍不會追上來了,決定將兩支部隊組成一個正規團,就地侍命休整,待與臺灣取得聯系后,再決定去向。譚忠、鄧克保均表示同意。

進入緬甸后,電臺壞了,一直沒有同臺灣聯系上,李國輝命令趕快修復,他一直守在電臺旁。三天后電臺修好了,呼叫后臺灣有了信號,經報告后臺灣國防部終于回電。電文如下:李國輝,你部自謀出路。看過電報,李國輝仿佛從頭到腳被潑了盆冷水,心涼了。“自謀出路”意味著臺灣不管這支死里逃生的部隊了。跟隨蔣介石打了一輩子仗,出生入死,南征北戰,落到今天被拋棄的境地,李國輝悲觀到了極點。但他不能流露出來,他只將電報給鄧克保、譚忠看了,必須強打精神,組織部隊,否則在無后援,無百姓支持缺少糧食槍支彈藥的緬甸,一旦發生戰事,將死無葬身之地。李國輝急忙與鄧克保、譚忠秘密商量怎么辦。

三人商量決定馬上組織“中華民國反共復興部隊”,李國輝任總指揮兼709團團長,譚忠任副總指揮兼278團團長,鄧克保任副總指揮。總部就設在小孟棒。孟果鎮、孟研各駐守一個團。旗號一打出,他們馬上招兵買馬,收容游兵散勇,土匪惡霸,在兩個月內,很快將部隊擴充到3500人。李國輝立即讓部隊執行三大任務,一是開荒種地解決部隊吃飯問題,二是為毒犯子當保鏢,向老撾泰國邊境運送鴉片,收取巨額保護費,解決軍費來源,三是招新兵搞訓練,擴軍備戰。

臺灣不要殘軍,進攻云南也只不過是癡心妄想。那么李國輝為何要組織“反共復興部隊”呢?在他的眼里這只不過是個符號而已,是做給緬甸人看的,是生存的需要。緬甸過去是英國的殖民地,被英國占領了半個世紀,為了生存我為何就不能占領緬甸一塊土地?所以組織“反共復興部隊”只不過是個借口,借地盤、為了生存住下來才是真。可是李國輝的想法只不過是一廂情愿。

一天,華僑蒙振生慌慌張張跑來向李國輝報告:緬甸國防軍駐景棟的軍團,共15000人,在飛機大炮的助威下已經向殘軍包圍過來。其中緬甸一個團的兵力已經開進大其力,切斷了殘軍退往泰國的退路。李國輝大驚失色,剛剛建立起來的部隊難道就毀在自己手里嗎?不,必須留下來!思忖片刻,李國輝給緬甸駐大其力的緬軍司令坎丹信寫了封信,內容是:“反共復興部隊”與緬甸是朋友,決不會交戰,復興部隊在緬甸是借道,不久就會反攻回云南,誠望能在緬甸多呆一些日子。李國輝派出鄧克保為代表隨華僑蒙振生前往大其力與緬甸國防軍談判。

豈料,當鄧克保、蒙振生走進坎丹信司令員辦公室時,蒙振生當場被扣押,坎丹信接過鄧克保遞給的談判信,連看都沒看一眼,就撕得粉碎,丟在了廢紙簍里。坎丹信放鄧克保回去,要他轉告李國輝:限復興部隊十天之內全部放下武器,繳械投降,否則只有被殲滅。

戰爭迫在眉睫!無奈只有迎戰。李國輝當即作出部署:用一個營的兵力在小孟棒設伏,放緬軍進來,然后將他們全殲。緬軍打仗怕死,只要全殲他們一個營,也許就有了談判的籌碼,就會獲得居留權。其他部隊作好退入原始森林里打游擊的準備。

6月16日清早,緬軍6架轟炸機轟隆隆飛越在小孟棒上空,緊接著是輪番俯沖投彈。隨著震耳欲聾的炸彈聲響起,頓時火光沖天。緬軍飛機整整轟炸了四個小時,地面部隊還未進攻,殘軍設伏的一個營就被炸死165人。駐守孟果的278團,遭到了緬軍8門八一重炮和十挺機槍的瘋狂炮擊和掃射,而這些重武器,恰恰也是殘軍所沒有的,278團死傷50多人,各團紛紛向李國輝告急,這是李國輝所沒有料到的。他當即調整作戰部署,所有的部隊立即放棄陣地,退往小孟棒、孟果原始森林。

可是,已經晚了。緬甸國防軍已派出10000人的搜山部隊把守各路口搜山,防止殘軍退入原始森林。李國輝所部邊打邊退,到了下午黃昏還是沒能進入原始森林,因為小孟棒是李國輝的大本營,緬軍封鎖更嚴,部署的兵力更多,而譚忠所部到了下午已經安全退入原始森林。

天黑下來后,李國輝命令不準開槍,全團官兵上剌刀,手持大刀殺開一條血路,退入原始森林。緬軍盡管把守很嚴,可一到天黑就一個個蹲在地上休息,他們原來準備,只要殘軍一開槍,他們就會以百倍的火力還擊。李國輝手持大刀沖了上去砍下了一個緬軍戰士的頭,總指揮一帶頭,殘軍一個個沖在前,揮舞大刀,一路沖殺,在消滅了緬軍一個連100多人后,殺開了一條血路,深夜12時,殘軍全部進入原始森林。

三國控訴,臺灣撤回部分部隊

殘軍退至森林里后,緬甸國防軍迅速占領了小孟棒、孟果、孟研,同時緊追不放,仍然派出10000多兵力搜山,同時另外派10000多兵力把守森林里的出口,企圖將復興部隊趕出森林里全部消滅。李國輝知道,殘軍缺少重武器,激戰一天后,所剩的子彈也不多了,正面不能與緬甸國防軍硬打,必須偷襲。李國輝命令,每天在原始森林里與緬軍周旋,待拖累他們后,再實施反擊。

殘軍在森林里與緬軍周旋了12天后,緬軍10000多人的搜山部隊被拖得疲憊不堪,腳步明顯放慢。李國輝及時調整布置,跳出包圍圈,6月28日,決定向緬軍發起反攻。其反攻兵力是:由709團副團長張復生任前敵總指揮,278團沈鳴鑄的一個營担任防衛,709團董享恒營長和陳良營長率領2個營,担任攻擊孟果的任務,因為緬軍東線的團司令部就設在孟果。孟果雖小,但戰略位置十分重要,如果奪取孟果,就能隨時撤回泰國,使緬甸10000多人的搜山部隊失去作用。李國輝緊緊握住營長董享恒的手說:“這一仗關系到復興部隊的生死存亡,我等著你們的好消息!”接著李國輝同全營400多個弟兄一一握手,把他們送到樹林邊。

董享恒營長率領全營400多弟兄經過一夜奔襲140里,拂曉前悄悄潛伏在孟果鎮口的小樹林里,四個殘軍摸上去,干掉2個哨兵。殘軍如餓虎下山,沖進了鎮里。一番激戰,打死緬軍32人,奪回了孟果。天亮,緬軍2個團3000余人圍了過來,將孟果團團圍住。緬軍先是用炮轟,接著沖鋒,結果緬軍的大炮十分厲害使殘軍傷亡慘重,副營長王忠明身中兩槍身亡,一連楊促堂連長、七連連長、九連連長相繼戰死。張復生副團長清醒地意識到殘軍所以慘敗是因為沒有重武器。他立即組織50人的敢死隊,決心消滅緬軍炮兵。

深夜,營長董享恒帶領敢死隊悄悄撤出陣地,向后山進發。午夜,突然下起大雨,天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天助殘軍。敢死隊摸入了緬軍炮兵陣地,首先用剌刀殺死十多個緬軍,然后俘虜205人,繳獲十尊大炮,大獲全勝。天亮,十尊八一重炮一齊向緬軍開炮,緬軍做夢也沒想到殘軍還有火炮,頓時被打得潰不成軍,紛紛敗退。殘軍又重新奪回了小孟棒。有了大炮開路,殘軍為了報一箭之仇,李國輝重新組織力量,下令進攻大其力,經過一天的激戰,殘軍攻入了這座當時就有30000余人的重要城市。

這場歷時40天的戰爭,緬甸國防軍犧牲1500人,受傷3000余人,被俘302人。殘軍被打死408人,傷602人,殘軍大獲全勝。本來,緬軍可以重新組織力量繼續圍剿攻擊殘軍,但從戰爭的角度分析,緬軍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國人不尚武,且信仰佛教,軍隊許多年都難得遇到一次戰爭,他們怕被俘的戰士遭殺害。老百姓紛紛向政府和國防軍提出:馬上與殘軍談判,釋放俘虜。

7月28日,緬甸國防軍派來一個少將揣著照會來到李國輝的指揮部談判。照會的內容是:體諒殘軍的困境,為維護緬甸主權,只要殘軍釋放俘虜,離開大其力和公路沿線,將允許殘軍居住。先前,緬甸軍已經釋放了被扣押的殘軍談判代表蒙振生。殘軍有了立足之地,當即按照會上所說,李國輝釋放了全部俘虜,撤回新占領的城市,回到小孟棒、孟撤、孟果一帶重新安營扎寨堅守了下來。

殘軍大敗緬甸國防軍的消息,不脛而走,震動了緬甸、泰國、老撾。各國記者紛紛前往泰國的夜柿,要求進入大其力采訪殘軍,有的干脆扮演成邊民喬裝打扮后找到殘軍了解戰事,有的以華僑尋找中國親人的身份挖空心思打聽消息。傾刻間《國民黨殘軍大敗緬甸國防軍》《李國輝將軍是個戰神》《殘軍的敢死隊全殲緬軍炮團》等等報道,在《曼谷日報》《新加坡早報》等各大媒體刊登出來,將全世界的眼球都吸引到了金三角。

當蔣介石看到《曼谷日報》報道殘軍大敗緬甸國防軍的消息后,興奮不已,馬上傳李彌來蔣介石的辦公室。幾個月前,當李彌向蔣介石自薦回金三角時,蔣介石拒絕了。蔣介石認為1000多殘軍逃入金三角,成不了氣候,反攻大陸不現實,不想再浪費軍力,因此,讓國防部回電,要李國輝所部自謀出路。如今見殘軍竟然打敗了緬甸國防軍,他頓時來了精神,認為組建“云南人民****救國軍”的時機已經成熟。蔣介石當即命令李彌返回金三角,組建“云南救國軍”,任命李彌為總指揮,恢復對金三角殘軍供給。

很快,李彌返回了金三角。隨即臺灣與美國取得聯系,美國派出軍事顧問到金三角對殘軍進行訓練,并每月給20萬美元支持。不久,蔣介石又派出他的侍衛總長柳元麟中將赴金三角,領導殘軍,擴大隊伍。到了1953年,李彌組織的“云南****救國軍游擊總部”成立,下轄3個軍區、3個軍、20個縱隊,總兵力達35000人。李彌還在緬甸孟撤修建了軍用飛機場,用于運送兵力和各種武器彈藥。

游擊總部成立后,殘軍除用一部分兵力騷擾我云南邊境外,其主要精力用于販毒護毒。一次殘軍組織1000多人,護衛26700公斤鴉片從緬甸永弄啟程,向300公里外的老撾班廣進發,殘軍想通過老撾再由國際武裝毒販子將毒品銷往世界各地。老撾陸軍司令拉迪功將軍接到情報后憤怒了,為了捍衛主權,他調集T—28戰斗機和精銳的第二空降營。當天上午11時殘軍的護毒武裝進入老撾時,拉迪功將軍命令空軍出動戰斗機,將殘軍消滅在老撾境內。空降營出動6架戰斗機不停地對殘軍攻擊、轟炸,激戰一天,消滅殘軍500多人,繳獲鴉片26700公斤。

隨即,從1953年至1962年,老撾聯合緬甸、泰國政府不斷向聯合國提出抗議,要求臺灣當局撤回殘軍。蔣介石迫于聯合國的壓力,聯合國每作出一次要求臺灣當局撤回殘軍的決議,蔣介石就撤走幾千人,至1962年6月,殘軍共撤走20000余人回臺灣。

圍而不打,泰國向殘軍提出生存條件

1960年殘軍的“云南反共救國軍”改了番號,對外稱為“云南人民反共志愿軍”,李彌撤回臺灣,柳元麟任總指揮。1961年3月6日,已任“反共志愿軍”副總指揮兼第5軍軍長的段希文,接到命令要他率領部隊到孟撤機場,準備撤回臺灣。結果,當他帶領士兵在機場等待時,又接到蔣介石的急電:留下來堅守,準備反攻大陸。這樣,他和他的第5軍又留了下來。實際上他的第5軍也只有3000多人。

段希文,云南宣良縣大渡口村人,1949年任國民黨205師少將師長兼武漢衛戍區司令。他愛兵,有實戰經驗,深得云南籍殘軍愛戴。他與總指揮柳元麟矛盾較深,柳元麟向蔣介石狀告段希文不聽指揮,反攻大陸不力,拉山頭,特別是收買云南籍殘軍。因此,在段希文被留下來后,臺灣開始中斷段希文所部的軍餉。段希文知道,他不是蔣介石的嫡系,到臺灣也不會有出路,因此他留下來后,再也不聽臺灣和柳元麟的指揮,他要與3000多云南籍官兵共存亡,不再去作無謂的犧牲——反攻大陸,他要自謀生存之路。在一個黑得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段希文避開大其力,繞開夜柿,在樹林里穿行四天到達了泰國清萊省的美斯樂。

美斯樂距泰老邊境線不遠,偏僻閉塞,更重要的是地形險要,易守難攻,這里是泰國的傈僳族居住區,寨民居住在山腰。段希文命令,與傈僳族打成一片,為他們做好事隨鄉入俗,將營房蓋在陡峭的山坡上,建在遮天蔽日的樹林里。

殘軍竄入泰國的消息很快傳到了泰國國防部官員的耳里。泰國軍方吸取緬甸軍隊的教訓,不敢對殘軍輕舉妄動,担心久攻不下,造成被動,于是采取久圍不攻的辦法,試圖拖垮殘軍。

這期間,蔣介石仍做著反攻大陸的夢,對于段希文這樣一支有戰斗力的部隊脫離臺灣的領導于心不甘。1969年元月16日,蔣經國來到泰國,了解殘軍實情。柳元麟來到曼谷一賓館如實相告蔣經國:自從段希文遷移美斯樂后,第3軍的李文煥軍長也率兵進入泰國的唐窩與段希文來往密切,蔣經國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收編他們。接著臺灣易瑾、夏超等高級將領來到段希文住處商談補給和接受臺灣整編的問題。易瑾提出,要兵不要官,老弱病殘一律不要,軍官需要重新調整,整編后由易瑾、夏超任正副指揮官。段希文和李文煥軍長當場拒絕整編。

1970年元月16日,臺灣安全局局長周中鋒和情報局局長葉翔再次來到泰北,把段希文、李文煥叫到清萊府密談,壓他們接受改編。段希文嘲笑道:“臺灣不發給我們軍餉,不供給槍支彈藥,你們還要來管我們?你們太不知趣了,你們以為這是在臺灣?還像20多年以前隨便發號施令?記住,這里可是金三角!我們再也不會相信你們,不會相信國民黨!”周中鋒、葉翔只得悻悻而去。

臺灣高層人物頻頻來往泰國接見殘軍,引起了泰國軍方的高度關注。泰國政府担心殘軍發展壯大,立即召開緊急會議商討對殘軍處置問題。1970年2月4日,泰國國防部作出決定:請殘軍出兵,攻打叭當反政府游擊隊,如果收復叭當,殘軍將被編為“泰北民眾自衛隊”,成為受泰國軍方領導的民兵,不繳殘軍的槍支,允許他們在美斯樂長期居住。

叭當屬清萊省府昌孔縣的一個村子,四周是高聳入云的山峰,左邊為昌孔縣,過了湄公河就是老撾,有一腳跨兩國之稱。叭當地勢極為險要,山路曲折坎坷,樹木遮天,從縣城到叭當一直是爬山。反政府游擊隊有1000多人的武裝。泰國軍方圍剿過二十多年,動用飛機大炮也沒有將他們消滅。更為嚴重的是,最近反政府游擊隊襲擊昌孔縣城,將縣長綁架押走,并誘捕了清萊省的省長,打死保護省長的警察局長。泰國全國一片嘩然,稱軍方無能,為此軍方最高統帥部決定要殘軍打反政府游擊隊,打下來后將給殘軍居住權。泰國最高統帥部派堅塞少將來美期樂與段希文商談。段希文見打下叭當就能結束二十多年漂泊流浪的生活,為了殘軍,為了子孫后代,他答應接受任務。段希文提出唯一要求是這場戰斗自始自終必須由殘軍指揮,不能由泰國軍方指揮。堅塞將軍答應了他的要求。堅塞提出要多長時間拿下叭當,一個月時間夠了嗎?段希文答復,只需要一個星期就夠了。堅塞大吃一驚,搖了搖頭,根本就不相信。

1970年2月10日,是進攻叭當的時間。在這之前,段希文已作了周密的部署,其作戰部署并沒有讓堅塞將軍知道,他只要堅塞跟在指揮所看殘軍是如何指揮打仗的。正面,段希文組織600名戰士,先用炮轟炸山頭,敲鑼打鼓,吹沖鋒號前進。堅塞見段希文用的與泰國軍方進攻叭當戰役戰術相同,大聲吼了起來:“你這是拿戰士的性命在開玩笑,肯定失敗!”段希文笑了笑:“請按我們訂的君子協議行事,你只看不許指揮。”堅塞只好嘆氣。

果然不出堅塞所料,當天進攻了一個上午殘軍已犧牲15人,30人受傷,而殘軍只前進到半山腰。堅塞坐不住了,他再次建議段希文改變戰術,改為側面進攻,以減少傷亡。段希文仍沒有聽堅塞的,他用望遠鏡從指揮所里觀察進攻的部隊,又不時地走到地圖前看一看,戰斗打到下午黃昏,部隊不但沒有前進,反而又犧牲了10人,50人受傷,而段希文還在指揮殘軍前進,不許后退。直到天黑下來,他才命令殘軍停止前進,但仍命令不停地用迫擊炮向游擊隊的陣地開炮。

第二天天剛亮,段希文發起沖鋒號,殘軍一個營一股勁往上沖,奇怪的是游擊隊除了有零星槍聲還擊外,并沒有密集的槍炮聲。到了上午10時,傳來令堅塞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的消息:殘軍已收復叭當!共打死反政府游擊隊356人,俘虜708人,殘軍共陣亡78人,另有360人受傷。

原來,段希文正面佯攻是假,真正的秘密武器是:段希文派出200人的敢死隊,從湄公河上用繩索攀登上懸崖,深夜悄悄摸進了游擊隊的陣地,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僅用2天時間就結束了戰斗。收復叭當,震動了泰國,泰國王陛下親自頒給段希文將軍一枚勛章,對受傷陣亡的將士家屬發給撫恤金和泰國公民證,對殘軍發給居住證。經泰國政府批準將殘軍改為“泰北山區民眾自衛隊”,段希文將軍任總指揮官,李文煥將軍任副指揮官。

260條性命,換來公民證

當美期樂的殘軍獲得泰國居住權成了合法公民,并分了田土之后,臺灣當局竟慌了手腳,他們担心殘軍被泰國收買,會影響國軍聲譽,被外界罵臺灣無情無義,于是急忙派出中央情報局局長葉翔赴金三角,會見段希文、李文煥。葉翔對段希文說馬上恢復補給,望不要接受泰國的補給,有什么困難臺灣都會解決的。段希文直言相告:“一切都晚了,我們苦了幾十年誰管過我們?你拿什么東西來證明臺灣管過我們的死活?換句話說,我們反攻大陸二十多年,死了不少人?你們給了我們什么撫恤金,一分錢也沒有,軍餉也扣發了!你走,我們不想見到臺灣來的人!”

1980年6月18日,殘軍的靈魂段希文因心臟病突發身亡,時年69歲。段希文一死,由五軍參謀長雷雨田出任總指揮官,李文煥仍為副指揮官。

雷雨田,云南建水納溪村人,在滇軍中歷任排長、連長等職,是段希文的老部下,他有指揮能力,與戰士能同甘共苦。

雷雨田剛担任總指揮官就接到泰國軍方的緊急命令:要他派兵攻打考牙山反政府游擊隊。這是泰國境內最后一支反政府武裝,也是泰國的心頭之患。考牙山是泰國境內的大山脈,面積廣闊,橫亙在曼谷到清邁的火車鐵路之間。考牙山有800多人的反政府武裝游擊隊,他們修筑了堅固的配套工事,大有將泰國攔腰斬斷之勢,泰國軍隊先后數次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出動20000多人的兵力圍剿,均告失敗。這次泰國政府許諾,只要殘軍攻下考牙山,殘軍包括他們的幾萬后代將全部成為泰國的合法公民,可以自由進入清邁、曼谷等地。雷雨田為了后代接受了攻打考牙山的任務。

泰國國防軍派出二個團配合6000名殘軍圍剿。此時的殘軍已經青黃不接,1950年進入金三角的殘軍,如今都已50多歲了,第二代殘軍雖然只有二三十歲,但他們缺少實戰經驗。最后,從第一代、第二代殘軍中挑選出500名精兵強將,組織突擊隊,并決定由3軍師長陳茂修担任指揮官,5軍的師長楊維綱担任前敵指揮官。

總攻時間定于1981年2月16日,泰國軍方命令殘軍出動6000人担任預備隊,由泰國國防軍的兩個團担任主攻。實際上泰國軍方是想搶頭功,他們對殘軍只派500人參加,極為不滿。這500人中年紀大的50多歲,小的十七八歲,而且穿的軍裝破爛不堪,泰方打心眼里看不起,今非昔比,因為殘軍再也不是10年前打叭當的那些人了。担任前敵指揮官的楊維綱師長只對泰國指揮部的軍長差松說:“我只有一個要求,既然我方担任預備隊,你就不要管我軍在什么地方集結,你們需要我軍時,只要下命令,我軍就會及時到達指定位置。”軍長差松笑了笑不以為然:“在一般情況下,我只會命令你部給我們的運送彈藥和抬傷員。”

同泰軍交涉過后,師長楊維綱知道,在關鍵時刻,泰國軍方一定會請他們出征的,于是陳茂修、楊維綱兩個師長,在泰國兩個團發起攻擊后,經過周密偵察,率領500名突擊隊員迂回,在萬山叢中日夜急行軍,十天后終于悄悄潛入考牙山的后面。

泰國的兩個團,在巨炮和10架轟炸機的掩護下不停地轟炸掃射,部隊節節挺進,六天后打到距考牙山峰10公里的地方。眼看勝利在望了,卻突然被反政府游擊隊隱藏在山洞中的機槍,五七無后座力炮,六○迫擊炮交織成的火力網阻住,當場犧牲86人。指揮部命令飛機轟炸山峰,結果炸彈大都丟在了溝里,沒有發揮作用。又堅持攻打了二天,泰國軍隊還是沒有前進一步,反而又有犧牲。眼看由泰國主攻團拿下考牙山的計劃已落空,差松軍長只好發出命令:陳茂修,我命令你部向考牙山主峰攻擊前進!

陳茂修、楊維綱接到命令,由楊維綱領先從考牙山后面,兵分兩路,發起攻擊。此時差松軍長用步話機詢問陳茂修怎么沒見他們的部隊從側面攻擊前進。陳茂修答復,我們已經到達考牙山主峰,正與游擊隊展開激戰。差松軍長并沒有完全相信,氣憤地說:“如果慌報軍情,我將按軍法處置你!”

反政府游擊隊進行了頑強抵抗,他們寸土必守,經過三天浴血奮戰,殘軍突擊隊已戰死100多人,才前進到營寨。楊維綱打紅了眼,他手提卡賓槍,打著赤膊,一直沖在最危險地方。見師長沖在最前面,殘軍戰士大受鼓舞,越打越猛,3月8日晚上終于攻下了反政府游擊隊指揮部的考牙山,殘軍共打死游擊隊350人,俘虜206人。殘軍共戰死260人。

收復考牙山,讓泰國最高統帥部深受感動,當殘軍乘運輸機返回清邁時,清邁省府特別為殘軍舉行一個盛大歡迎會。

隨即“泰北山區民眾自衛隊”逐步被解散,武器被上交,殘軍全部成為泰國的合法公民。自1992年,這支無國籍流浪金三角的中國人包括他們的后代共60000余人,全部成為了泰國的公民,如今他們生活在泰國的美斯樂以及老撾、緬甸的邊境線上,開荒種地,種茶葉,種水果,有的開展旅游業,過上了自食其力的生活。

2015-05-25 23:0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