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九泉之下的劉文學會看到這一幕嗎?
九泉之下的劉文學會看到這一幕嗎?
博客中國 / 天狼孤星     阅读简体中文版

    渠江水長又長,一個紅星閃閃亮,少年英雄劉文學……”這首曾經被傳唱的歌謠說的就是新中國第一個少年英雄劉文學。

19591118日晚,四川省合川縣(今屬重慶市)渠嘉鄉雙江村的孩子劉文學幫助隊里干活回來,發現地主王榮學偷摘集體的海椒,他毫不猶豫地沖上前去阻止,王榮學的收買和威脅,絲毫沒有動搖劉文學保護集體利益的決心,他不顧個人安危,與壞人展開了搏斗,終因年幼力薄,被王活活掐死,犧牲時年僅14歲。

案發后不久,兇手王榮學便落入法網,19591121日,王親筆寫下了坦白書;1122日,合川縣公安局發布逮捕證將其逮捕;1960年,合川縣人民法院依法判處罪犯王榮學死刑,當場執行。

劉文學的事跡和名字,傳遍中國大江南北,當年全國少兒開展了“學習劉文學,做黨的好孩子”的活動; 198310月,國家民政部先后批準劉文學為革命烈士。——以上出自百度百科詞典

 

劉文學的事跡是我在小學二年級語文課本上學到的,當時,懵懂無知的我們心里充滿了對“萬惡的地主”的無限仇恨,對劉文學勇于維護集體辣椒的“英雄行為”感到無限欽佩。記得當年我們的語文老師朗讀這篇課文時語調時而慷慨激昂,時而咬牙切齒,給同學們留下深刻印象!——相信此后幾年,如果遇到類似現象,我也會奮不顧身地沖上前去,與兇殘歹毒的地主搏斗,哪怕獻出自己幼小的生命!

今天想來,真是太幼稚了!

其實,劉文學值得同情,難道那個地主王榮學不值得同情嗎?

試想,一個40來歲的中年人,去偷幾把辣椒,在今天,大不了實在算不上偷,需要的話,誰家地里摘幾個還能上綱上線?根本扯不到“偷”這個字眼上來!但在當時,王榮學為了堵住這個14歲孩子的嘴,甘愿拿出一塊錢——那時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可被仇恨教育灌輸得沒有思考能力的孩子“義正辭嚴”地回絕了這個中年人低三下四的哀求,堅決要向上匯報!

恐懼之下,王榮學選擇了暴力扼殺,雖然費盡吃奶的力氣(14歲的劉文學體力已近成年),冒著殺頭的危險,他為什么這樣做?

只有一條,被劉文學檢舉的結果與死也差不哪里去!因為,他的身份上被烙上一個深深的標記——惡霸地主。那些貧下中農偷再多也注定是“人民內部矛盾”,可以忽略不計的!唯獨對他,一定會被“鎮壓”!不然,何至于為一把辣椒就殺人!擱如今,你愛怎么告你怎么告,能把我怎么滴?

我們有理由相信,當時的劉文學倘使真的舉報成功,身為地主的王榮學下場一定十分凄慘!說不定,連死都不如!

下面我們看看土改之后地主的悲慘下場吧:

1948年,中共規定"將土改中的打擊面規定在新解放區農民總戶數的8%、農民總人口10%"。按這個比例算,土改中就要打出3000多萬個階級敵人。后來中共確定把打擊面縮小到3%,不包括富農。以當年3億農民參加土改計算,至少也要斗爭出900萬個階級敵人。

廣東海洋大學一位教師對蘇南土改的調查發現,蘇南2742個鄉中,有200多個發生了亂斗亂打。據當時中共蘇南區農村工作委員會的原始記錄,一共有218個人被打、被吊、被迫下跪或者被剝光衣服。

各種調查顯示,當年土改工作隊的干部普遍存在鼓勵農民打人的情況。土改隊干部親自上陣打人的情況也并不少見。

更嚴重的是,土改時有大量的人死亡。前新華社社長穆青195062日在《內部參考》中報道說,河南土改運動中一個多月即發生逼死人命案件40余起。蘭封縣瓜營區在20天里逼死7個人。

在廣東省,省委書記處書記古大存在東江地區調查以后報告說,亂打亂吊發展得很普遍,自殺現象很嚴重,追挖底財顯得混亂。干部有寧左勿右思想:"打死地主100、死不了一個雇貧農,就不要緊。"

陶鑄到廣東之后,廣東土改的形勢隨后發生重大變化,濫殺情況嚴重,每個鄉要定出殺地主的指標計劃。前廣東省副省長楊立在《帶刺的紅玫瑰—古大存沉冤錄》一書中透露,1953年春季,廣東省西部地區的土改中有1156人自殺。當時廣東省流行的口號是:"村村流血,戶戶斗爭。"據估計,殺人達幾十萬。而這些被殺的人,沒有一個屬于"罪大惡極,不殺不能平民憤"的人。

據評論說:"在土改中殺地主幾乎就是按比例,按名額來完成任務,完全不問青紅皂白。"

據有關專家保守估計,當年的土改殺死了200"地主分子"一位美國學者甚至估計有多達450萬人在土改中死亡。

 

在建國前后的土地改革中,地主土地被無償收回,家產被沒收,很多人被“鎮壓”,他們的子女及后代永遠背上一個“地主”的名聲,在“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的年代里,這個黑色血統無疑讓一個家庭的所有成員的生命中蒙上一層陰影,他們無法升學,無法當兵,無法從政,在一個“人民當家作主”的年代里,變成了“反動者”,從“人民”的稱號中剔除出去,淪為社會的渣滓,在全社會的歧視目光中戰戰兢兢地生存,任人侮辱,任人毆打,任人謾罵……他們看不到生活的陽光,看不到五彩的春天,看不到明天的希望……他們的身體與靈魂無時無刻不生活在屈辱之中,那無邊的恐懼牢牢嵌在他們的心靈最深處。

其實,這些地主遠非我們宣傳中的“周扒皮”與“劉文彩”,他們大都是經過幾代人的辛勤努力、省吃儉用才積累下來的一些地產,畢竟在漫長的年代里,中國農民形成了特有的渴望擁有土地的樸素心理,這些財產來得多是堂堂正正。相反,大多的窮人多是好逸惡勞之人,他們喜歡吃喝嫖賭,即便萬貫家財,也揮霍不了多久,很快會淪為赤貧!——要知道,傳統的農村,“做了壞事天打五雷轟”,“老天爺看著吶”這類思想在人們頭腦中根深蒂固,因此真正的為富不仁者少之又少!

并且他們大多見過世面,受過一定程度的教育,比較有教養,真遇到鄉里鄉親有了困難,多會慷慨布施,“為后代積德”嘛!他們通常是農村秩序的維護者,時人稱他們為“鄉紳”,他們是標準的農村精英!

可惜,這類精英在后來的中國社會中幾乎全軍覆沒!

再后來,他們和其他同樣命運的人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黑五類!——地、富、反、壞、右(即地主、富農、反革命分子、壞分子、右派分子)

“黑五類”最担心的一個詞是“運動”,他們有天然的嗅覺,一有運動的風吹草動,便知大禍臨頭,但逃是逃不出去的,哪個地方不是紅血統們的天下呢?出村都要開個證明,這幫子黑鬼,誰又給開證明呢?從土地改革,到鎮壓反革命,再到三反五反,到反右,不忘記階級斗爭,憶苦思甜運動,再到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無一不是這類飽受欺凌的人群的夢魘!熬過去的,撿得一條命,更多的是“自絕于人民”或“鎮壓”的下場!可以說,王榮學不勒死劉文學,他僅憑偷一把辣椒,也可能被槍斃!不然,他不會冒著天大的風險干這樣傻事情!

重新讀讀北京大興縣文革時如何屠殺這些黑五類的吧:

 818日,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接見了這些老紅衛兵。宋任窮的女兒宋彬彬給毛澤東戴上了紅衛兵袖章。毛澤東問宋叫什么名字,是不是文質彬彬的彬,說了一句要武嘛,宋因此改名為宋要武“818”以后,紅衛兵名聲大振。愚昧、偏見加上無限制的權力,使他們已經具有野獸般的性情、滅絕天良的心靈。所謂的抄家,往往要沒收和毀壞所有財產,即使是孤寡老人,家里的一切也都要搶走,連碗筷、被褥都不剩。而且,抄家還要伴隨著打人,更是手段殘忍至極。抄家時最常見的項目是”“陰陽頭,尤其見了婦女更難放過。說是,其實是連剃帶薅,有時甚至干脆就是一把一把地薅,連頭皮都給撕下來。街上常見到耷拉著粉紅頭皮、淌著鮮血的老人,還在被游街。更殘忍的,還要給頭,就是用濃鹼水往傷口上澆。 
      
東四一帶有一家是資本家紅衛兵把老夫婦打到半死,又強迫兒子去打,上中學的兒子用啞鈴砸碎了父親的頭,自己也瘋了。 
      
把人活活打死是司空見慣的事,在沙灘街上,一群男紅衛兵用鐵鏈、皮帶把一個老太太打得動彈不得,一個女紅衛兵又在她的肚子上蹦來蹦去,直到把老太太活活踩死。 
       8
25日,北京市崇文區欖桿市一帶,發生了一件所謂階級報復事件。一位不堪忍受虐待的姓李的房產主,據說用菜刀威脅了看押他的紅衛兵。這個房產主被打死。這一事件立刻經過渲染傳遍了各個學校的紅衛兵組織,正在尋釁的小將們哪里肯放過,數千名身著軍裝、手持兇器的打手們乘著公交專車匯集到出事的街道,在這一帶血洗了七天,無數人慘遭毒打,許多人死于非命。這就是震驚北京的欄桿市事件 
      
這次活動中,在崇文門附近一個地主婆的家(孤身一人的寡婦),強迫附近居民每戶拿來一暖瓶開水,從她脖領灌下去,直到肉已經熟了。幾天后,扔在屋里的尸體上爬滿了蛆。 
      1966
8月下旬,北京市區有數千人被紅衛兵活活打死。并且這股殺人邪氣迅速輻射流傳到了北京郊區各縣,包括大興縣。 

  提起三十幾年前大辛莊黑五類的遭遇,韓夫人還記憶猶新。她說,當時殺人的方法五花八門,有用棍棒打的、有用鍘刀鍘的、有用繩子勒的,對嬰幼兒更殘忍,踩住一條腿,劈另一條腿,硬是把人撕成兩半兒。 
    
屠殺行動是經過精心策劃的,各處方法都相似。先把要殺的人集中關起來,再一個個叫出去,出去一個殺一個,而被關的人并不知情,直到殺光為止。有的大隊干得很隱秘,行兇的都是那些積極分子,第二天早上出工,許多社員發現來干活的人突然少了,才知道一夜間死了那么多人。 
    
中心大隊的貧協主席,一人用鍘刀鍘了十六個人,自己也緊張得癱倒了。鍘死的人都塞進一口深井里,直到井快塞滿了。黎明大隊把殺死的人埋在村北的一片葦塘里。后來,干脆把活人就往葦塘拖,用繩子套在脖子上,連拖帶勒,到了葦塘人也就斷氣了。靠近公社的大隊,好幾個都把黑五類殺絕了。 

 還有一幕讓每個讀者想哭:大興縣活埋地富反壞右時,一位祖母抱著幼年的孫兒站立在坑中,四周有人揮揪填土,飛揚的塵土 瞇住了祖孫的眼睛。孫兒說:奶奶,瞇眼。奶奶平靜地說:孩子,一會就不瞇了。當泥土填到胸部時,祖孫二人死去。死得靜悄悄,連泥土都不曾蠕動一下

 

燦爛的陽光下,他們心安理得地做著遠比日本和德國法西斯更為兇殘、更為惡毒的事情!淪為沒有人性的野獸!

——這哪里是人,這是不折不扣的殺人狂!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魔!

請記住,這是一個民族的罪惡,永遠不為后世原諒的罪行!

九泉之下的劉文學,看到這一切了嗎?他能想到這些嗎?

2015-05-25 23:0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