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深度觀察清末民初精神脈絡
字體    

鐵流:“黨國體制”與“芒果鬧劇” —往事一瞥
鐵流:“黨國體制”與“芒果鬧劇” —往事一瞥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鐵流:毛澤東主演玻璃罩里的'芒果'鬧劇(組圖)

 

1.jpg

文革期間毛澤東送給工宣隊的芒果(復制品)

 

】“黨國體制”是中世紀政教合一的體制。本來這個罪惡的反人類“體制”,早已被革命埋葬,可毛澤東又借用“革命”的名義,把它復活,還用馬列主義的支字片語,把它變成了“治國法寶”,給中華民族帶來了有史以來的最大的災難,必須否定。

這個空前絕后的“偉大體制”,是個無與倫比的罪惡體制。說它偉大,它可以把上萬上億人組織起來,表演同一個節目,唱一個同樣的歌,喊一句同樣的口號;給,甚而全國人民住同一樣的房、穿同一樣的衣、吃同一樣的飯,還可以在一夜之間把一個極其普通的水果,變成人人敬仰的“圣果”。說它罪惡,它可以把打家刼寨,放人放火,十惡不赦的強盜,塑造成舉世無雙的“英雄”,也可以把三世勤勞,五代積德的賢良,變成人人仇恨千夫所指的“壞蛋”;它還可以把舉國官員變成清一色的貪污腐敗份子。誰能做到?誰又能做到?

今天在中國無論在哪個地方的小灘上,都能買到一種從外國引進來一種水果--芒果,價值十分便宜,一些人根本不吃。可40多年前這東西是“圣果”,沒說吃到,看一眼便能成“仙”,摸一下即可入“佛”。但長于愚弄群眾,精于制造謊言的毛澤東,卻能在一夜之間把這個極其普通的水果,變成億萬人景仰崇拜的“圣果”。你相信嗎?歷史就留下了這一“偉大”的神話,讓我們穿越時空,回到那瘋狂的1968年……

2.jpg

3.jpg

河南某地迎接“毛主席送的芒果”

1968年的8月7日,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頭版頭條有這樣一個套紅的通欄標題:“最大關懷、最大信任、最大支持、最大鼓舞,我們的偉大領袖毛主席永遠和群眾心連心!毛主席把外國朋友贈送的珍貴禮物,轉送給首都工農兵毛澤東思想宣傳隊”

報道激情地寫道:“這不僅是對首都工農兵毛澤東思想宣傳隊的最大關懷,最大信任,最大支持,也是對正在以毛主席為首、林副主席為副的無產階級司令部領導下團結戰斗的、全國工人階級和廣大工農兵群眾的最大鼓舞,最大關懷,最大教育,最大鞭策!”

雖然用了這么多的“最”字,但是卻沒有點明人們最最關心的問題:毛贈送給首都工農毛澤東思想宣傳隊的珍貴禮物究竟是什么東西?原來是外國貴賓送給毛澤東的幾顆芒果,吃貫魚翅海參和珍饈美味的“毛偉人”,自然不喜吃這黃稀稀甜又甜的東西,順手給了首都工宣隊,于是這些芒果立刻身價百倍、千倍、萬倍,其貴重價值遠遠超過珍珠瑪垴,甚至翡翠鉆石,簡直是無價之寶的稀缺物質,勿說吃到這東西,聞一下也會升天。

為了說明這個問題,先來考證一下到底是哪位外國朋友送給“偉大毛主席”?原來是“偉大的社會主義歐州明燈”,阿爾巴尼亞人民共和國“偉大領袖霍查同志”,送給中國人民“偉大領袖毛主席”的。“兩個偉大的國家”,“兩個人民的領袖”,四個“偉大”加在一起,自然尾大于天,尾掃于地。可是“偉大領袖毛主席”不喜歡吃這洋芒果,便把它轉送給了“首都工農兵毛澤東思想宣傳隊”。于是在全國范圍內,很快掀起了一陣陣接送芒果的狂熱儀式。鑼鼔震天,鞭炮壓地,萬人空卷,人潮如蟻,感恩戴德,那勁仗勝過舊時接送皇帝,只差沒有三呼九叩,焚香明燭了。

1968年8月7日的《人民日報》新聞特寫是這樣報導的:“五日下午,當毛主席向首都工農毛澤東思想宣傳隊贈送芒果的特大喜訊傳到清華園的時候,人們立即聚集到偉大領袖毛主席贈送的禮物周圍,熱烈歡呼,縱情歌唱。他們熱淚盈眶,一遍又一遍衷心地祝愿我們最敬愛的偉大領袖毛主席萬壽無疆!萬壽無疆!萬壽無疆!他們紛紛向自己所在的單位打電話,傳頌這一特大喜訊,并且連夜舉行各種慶祝活動,冒雨到中南海報喜,向偉大領袖毛主席表達他們的赤膽忠心。”

1968年夏,“文化大革命”經過奪“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的權,及“造反派”互相反復奪權,全國陷入了兩派嚴重對立階段,武斗步步升級,已經到了難以控制的局面。為了控制混亂局面,毛澤東向全國所有單位派出了“毛澤東思想工人宣傳隊”,簡稱“工宣隊”。“工宣隊”實際上到各單位掌控運動,成了所在單位最高權力的指揮中心。

駐清華大學的工宣隊是由各個單位的代表所組成,他們主要來自北京新華印刷廠、針織總廠,二七機車車輛廠、南口機車車輛機械廠、北京化工三廠、北郊木材廠的工人,于是這些人也同時向“自己所在的單位”報了喜。當工人們向自己所在單位報喜之后,單位的領導和同事千言萬語匯成了一句話:把芒果拿回來讓我們親眼看一看毛主席送給咱工人階級的芒果。所以由解放軍領導做主,工人們將“一籃芒果”分了若干份,各自帶回原單位頂禮膜拜,而決不會把芒果留在資產階級成堆的清華園。這也是為什么一些材料中說毛送了“一顆”或“兩顆”芒果給工人階級的原因。

當這些芒果被帶回本單位之后,人們激動的心情過后,很快地遇到了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毛主席的芒果只有這么幾顆,誰吃誰不吃?也沒有人敢吃。怎樣解決這個棘手問題,當時工宣隊領導(實際上是中央警衛團)就做了兩個決定:第一將鮮芒果打蠟,盡量延長壽命,存放在本單位瞻仰;第二,立刻請北京輕工系統的技術人員按照鮮芒果的大小、外觀、形狀、氣味研制塑料仿真芒果,轉送全國工人階級分享眼福。

于是仿真芒果放在玻璃罩內。玻璃罩上寫著:“敬祝偉大領袖毛主席萬壽無疆——紀念偉大的領袖毛主席向首都工農毛澤東思想宣傳隊贈送的珍貴禮物——芒果,一九六八年八月五日(復制品)。”此外,芒果還成為像章、宣傳畫的題材。這樣,轉贈芒果的熱風席卷了神州大地。

長春游行,四川游行,上海游行,南京游行,全國大中城市的工宣代表們把蠟制的芒果放到玻璃鏡框內,再莊嚴端放在大型的絲絨臺座上,然后一大群人抬著簇擁著,敲鑼打鼔,載歌載舞,成千上萬人手擎紅寶書,胸掛毛頭像,浩浩蕩蕩,高舉紅旗,歡呼雀躍,尾隨其后。口號喊得震天響,忠字舞跳得走火入魔,那場面真正壯觀啊!有的人還瘋狂得暈倒。好在隊伍里有白衣戰士,暈倒一個掄救一個。

留在北京工廠的那幾顆鮮芒果沒人敢吃,只能供大家贍仰。一份文革回憶錄說:當汪東興把芒果分給北京各廠的工人代表,其中也包括北京針織總廠。工廠的工人們舉行了一個盛大的歡迎芒果儀式,然后把芒果用蠟封起來保存,以便傳給后世子孫。芒果被供奉在大廳的一個壇上,工人們排隊一一前往鞠躬致敬。可惜工人們的知識有限,沒有人知道該在蠟封前將芒果消毒,所以沒幾天后芒果就開始腐爛。革委會將蠟弄掉,剝皮,然后用一大鍋水煮芒果肉,再舉行一個儀式,工人們排成一隊,每人都喝了一口芒果煮過的水。于是這個已經腐爛的芒果水成了“圣水”,喝到“圣水”的工人舍不得吞下去,含在口里帶回家讓全家人品嘗。

當“黨國體制”把一個人被神圣化,他贈送的禮物也會被神圣化。為了政冶的需要,首都“工宣隊”把那批芒果及復制品分贈給全國各省、市、自治區“工宣隊”,再由他們轉贈給各地、州、市。但傳到最下面最基層時,已經無法復制蠟芒果的本事和能力了,只得將蠟芒果攝成照片,送到所轄各縣、市,于是一連串想不到的故亊發生了。

貴州省甕安縣是1967年3月19日由“左派”率先奪“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的權的,1968年6月12日,貴州省革委和黔南州革委、“工宣隊”支持在野“造反派”進行反奪權,受壓者一下子變成了掌權者;而原先的掌權派一下子又變成了在野派。無論哪一派都聲稱自己最忠于毛,都攻擊對方“反毛澤東思想”,都認為自己才有權接受賜予的芒果。黔南州“工宣隊”從都勻市送芒果到甕安縣的那天,縣里的兩派各組織了數千人齊集縣體育場。事前,雙方都作了一些準備,除國旗、戰斗隊隊旗、巨幅毛像外,得力干將們還扛著棍棒、鋤柄等武斗器械,有的還在鋤柄的較粗那一端釘上若干鐵釘,好像《水滸》中霹靂火秦明使用的“狼牙棒”似的。在野派沒有行政權,乃采取先行一步的辦法,趁掌權派隊伍尾大不掉之機,迅速抄近路往南去接芒果。但他們代表不了縣革委,州“工宣隊”當然不能將芒果予之,結果無功而返。他們返回途中在縣城南三公里處的富水田一帶與掌權派的大隊人馬遭遇,雙方劍拔弩張,殺氣騰騰,一場武斗眼看就要爆發。但雙方都是以多人抬著兩米多高的巨幅毛像為先導,“毛主席”成了各自隊伍的前鋒,誰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沖撞毛像,誰也不敢當著“欽差”的面,承担“反對偉大領袖毛主席”的罪名。

州里護送芒果的“欽差”當然只認“縣革委”,掌權一方自然接到了芒果,縣革委主任把芒果接到手里,我們立即簇擁而上,既是護衛,又是搶先上前感受毛的恩情與光輝。定睛一看,原來是一張由精致相框嵌著的芒果照片。

掌權派要在縣體育場開隆重的迎接芒果的大會。主席臺的唯一桌子上供著那張芒果照片,兩排長椅八字形分擺于主席臺的兩邊,當時縣革委的頭目們分坐其上。大會還未開始,一在野派的干將躍上主席臺來搶奪芒果照片。會場出現騷動,雙方就要開打起來,好在掌權派人多勢眾,頭頭們也不想圍打對方擴大事端,于是大會也不敢再開下去了,數千人簇擁著“芒果”匆匆回到“縣革委”所在的原縣政府大樓里。當晚,我們組織人到照相館監督,要照相館將芒果照片翻拍放大,沖洗出48張,又組織七八個木匠連夜趕制48個相框;縣革委又組織大小頭目分帶48組“工宣隊”,第二天將再翻拍的模糊不清灰蒙蒙的芒果照片分送到全縣48個公社(相當于鄉)去,讓毛的恩情惠及全縣的每一個角落。其中一組“工宣隊”護著一張芒果照片來到草壙區太平公社,太平公社的社員(農民)居然也是兩派,在太平公社管委會門口分站兩堆,怒目相視,高呼著“毛主席萬歲”、“祝毛主席萬壽無疆”、“誓死捍衛毛主席的革命路線”等口號,都聲稱自己最忠于毛主席,最有權得到毛主席的恩賜。好在農民離“權”的距離更遠,也并未真要為這張照片而打起來。“工宣隊”說了些“貧下中農是一家”、“要一碗水端平”之類的安撫話,事態就平息下去了。據說當年在四川雅安漢源縣富林鎮有個叫韓光第的老牙醫,看見玻璃罩里的金芒果,順口說了句“芒果像一條紅薯,沒什么看頭,有什么稀罕的”大實話。結果專政機關以“惡毒攻擊”的罪名逮捕之,一年多后竟被判處死刑。

過去的一切,都已成為歷史。賜芒果這樣的花絮,寫史書的是不會將其寫進去的,但那確實是歷史,是中國,是中華民族的羞辱史。現在想起來、說起來,真叫愚蠢至極!可是那時的人們就是這么瘋狂愚蠢?究其原窮其本,乃馬列主義“黨國體制”所致。沒有這個罪惡的體制,毛澤東也“英明偉大”不起來。可是這個歷史真相至今被掩蓋,劉云山才敢公然說:“馬列主義的祖宗不能丟”。不丟,意味著他們還想再次搞愚民的“芒果熱”。因為有這樣的混帳王八,何愁中國沒有這樣造神的土埌?更何況“黨國體制”固若金湯,劉云山似的人物何處不是。中國,我總是恐懼。

4.jpg

 首都工農毛澤東思想宣傳隊二團六營北京儀器廠印制的金芒果宣傳畫

5.jpg

印制的金芒果

注:所用資料與照片來自“百度”搜索。

6.jpg 

2015-05-25 23:0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