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體驗人情冷暖,學會永不放棄
字體    

24歲黑戶女子四處碰壁的生活
24歲黑戶女子四處碰壁的生活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今年24歲的周至縣女子唐玲生下來就被打上了“黑戶”的烙印,她被認為是游離在社會之外的“影子”;她的下一代被稱為“黑二代”;她肩上所承受的一切沉重包袱,只因那一張輕薄的“戶口紙”。4年,1460天,她先后多次奔波派出所辦理戶口,都被各種理由拒絕,從零星希望到失望到最終的徹底絕望,唐玲的“黑戶漂白之路”曲折艱辛,“黑戶”是她多年來難以逾越的大山,更是她目前生活難以承受之重。4年,1460天,她懷揣著證明不離身,住酒店、找工作、買車票……隨時準備著向人們證明她的真實身份,因為她是眾人皆知的“黑戶”,沒有身份證。(《三秦都市報》05-27)

 

據報載,唐玲講述自己成為“黑戶”的遭遇,下面是記者的采訪記錄,筆者歸納為五個方面進行思考。

一、她出生一個家暴頻繁的家庭,父親沒有給他辦戶口。據記者的采訪,1991年唐玲出生在一個重組家庭中。父親長期的家暴成為她至今揮之不去的噩夢。唐玲張開嘴指著牙洞對記者說,這是2009年她因不同意父親的媒妁之言,被父親打掉了一顆牙齒。唐玲6歲那年,母親鄧彩萍(音)再也承受不了父親的家暴,帶著她一路“逃亡”,離開了她的出生地——陜西省周至縣九峰鎮耿西村。半年后,唐玲被父親找到,將她強行帶回,此時母親也已改嫁。初二肄業后,唐玲因檔案問題發現自己從出生起就沒有戶口,而父親卻不去給她辦理,也就是那一年,她輟學走上打工之路。18歲,因不同意父親包辦的婚姻,被父親關起來用木棍打。對父親的恐懼,對這個家的絕望,使她連夜逃離了這個家。

二、一紙戶口卡住了她,讓她的人生四處“碰壁”。據記者的采訪,離家后,為了生存,唐玲四處打工。然而對她來說靠勞動賺錢也是一種奢望。打工單位需要出具身份證,唐玲卻沒有。長這么大,她第一次感覺在這個社會上只是一個“影子”,她沒有社會保障,不能正常地工作,甚至連住宿也不能正常辦理。能向招聘單位出示的就是那7張皺巴巴的證明,而那個令她望而卻步的家,更不敢再邁進一步。轉眼到了2010年,經朋友介紹,唐玲躲過火車票檢查,來到新疆喀什某磚廠工作,并認識了現在的丈夫。2011年,唐玲為了結婚,回家懇求父親為她辦戶口,遭到父親的拒絕,并將其趕出家門。從那之后,唐玲再也不敢回家。即便如此,她還是會隔幾天打電話關心父親的身體,每每都在父親的罵聲中傷心地結束通話。“從此我就走上了父母的老路,當初父母沒有領證同居時有了我,而現在我不敢奢望婚紗,在男友老家擺了幾桌酒席后便和男友住在了一起。作為女孩,結婚是人生大事,我也想穿婚紗,想風風光光地在親友的祝福聲中,走向婚姻的殿堂,可就是因為‘黑戶’……”唐玲邊說邊抹眼淚。

三、7張證明證明不了唐玲是唐玲。據記者的采訪,截至今年5月22日,唐玲已經按照辦理戶口的相關要求,開具了7張身份證明。拿著這7張證明,4年來,她多次奔波周至縣九峰派出所,卻四處碰壁,這7張證明始終證明不了唐玲就是唐玲。唐玲說,2011年,為了戶口的問題,她第一次來到周至縣公安局九峰派出所,派出所的副所長楊毅超告訴她,需要有村委會出具證明她身份的證明和學校證明,才可以申請辦理戶口。得到這一消息,唐玲高興極了,當她拿著兩張開好的證明再次來到派出所時,被告知需要對其身份進行調查,而這一調查,就遙遙無期,再無音信了。2012年,她和母親鄧彩萍再次來到九峰派出所求助。副所長楊毅超以“時間長忘記調查”為由,將母女兩人的事情安排給所里管戶籍的民警寇文朝,而寇文朝以“時間太長辦不成”為由拒絕給她辦理戶口。

四、派出所6次承諾調查卻杳無音信。據記者的采訪,唐玲流著淚說:2013年兒子出生,為了兒子能上戶口,不再惡性循環,我再次來到九峰派出所,卻依然遭到了拒絕。四處碰壁,到處遭白眼,每次從派出所哭著出來我都對生活失望透頂。那時候的我,已經接近崩潰了。兒子出生后身體不好,沒有戶口就沒有醫保,高昂的醫藥費讓我們這個本來貧困的家庭更加無力承受。”2014年,走投無路的她來到周至縣公安局信訪辦,工作人員告訴了她補辦戶口需要的一切手續和流程。“開好證明給當地派出所,派出所上報后,我們公安局就會受理。”信訪辦工作人員說。就是這一次信訪讓她內心的希望又重新燃起。2015年3月她拿著7張證明來到派出所,請求派出所民警為她補辦戶口,被告知需要時間對其身份進行調查,而這一調查又一次變得杳無音信。半個月后,唐玲實在等不了了,她第6次來派出所,被告知還沒有去調查,也沒有做筆錄,辦不了戶口。截至2015年4月,派出所6次承諾對其身份進行調查,但每次都是不了了之。

五、為跑戶口已花費上萬。據記者的采訪,可能是因為生活壓力大的緣故,45歲的鄧彩萍滿臉滄桑,布滿歲月的痕跡。記者和她就唐玲的戶口問題進行溝通時,她無助地說:“我是在山溝里長大的農家女,當時年齡小,什么也不懂就和她爸同居并有了唐玲。唐玲5歲時,我跟他爸感情破裂,我就改嫁了。4年來,為了給孩子上戶口,我陪唐玲跑了不知道多少路,想了不知道多少辦法,前后花了1萬多塊錢,但始終沒辦成,還受到派出所有些人的謾罵,我是徹底絕望了。后來現在的丈夫說幫忙辦戶口,但派出所要1.5萬元,我拿不出啊,唐玲更是沒有辦法拿出來,只希望這次你們的介入能給娃辦上戶口,這樣我的心就踏實了,也就沒有遺憾了。”

從上面的5個視角,可以看到什么樣的社會現實呢?筆者在此談談個人的一些看法。

一個不負責任的父親,給孩子落下魔咒般痛苦的人生經歷。這位父親的家暴,致妻離子散,家庭破碎。

當地的戶籍管理部門為何6次承諾調查卻杳無音信?這是讓人深思的。筆者在此推想,如果這位姑娘有一位深諳世故,有點小錢的父親,也許早就把事情辦好了。但是,材料在上交之后,一直沒有人幫姑娘去做背后的事情,也即是疏通關節,打通人脈。一個孤苦無依的女孩才有如此被人遺忘的遭遇。

姑娘“為跑戶口已花費上萬”暴露了什么呢?法律明確規定:公民入戶不用交費,即使花錢也是幾元的工本費。但她花了“上萬元”,從此可以看到,中國的一些管籍管理部門的“庭院深深”!


新浪網友評論:


“偉大領袖”的許多發明創造如今都被認為是不合時宜的了,大多都已被淘汰,唯獨戶籍制度卻一直保留至今。因為這事關政權合法性和現行制度的合法性。


上淘寶能淘到真的身份證,淘到什么名就是什么名,比黑戶強啊!何必求派出所那胖孫子!

 

戶籍管理模式不改,此類情況還會繼續發生。支持博主觀點。


為什么上個戶口這么難,使這位姑娘寸步難行!公安局是為人民服務的啊。建議取消戶口制度,取消戶口本,以身份證(智能信息芯片,儲存持證人的重要信息資料)就能走遍中國,辦理所有事務。


政府不能不作為,黑戶是社會問題。


警察:你這種情況嘛……需要證明:你就是你自己!


心酸,悲哀。真不如偷渡到米國,7年就入籍拿到藍卡了。


寧彩臣:小倩,嫁給我吧!
聶小倩:彩臣哥哥,感謝你一片真心實,愿意成全我。但我還是怕,我沒有身份證,到時候我們的婚姻就不合法了,我可不愿背個“非法同居”的不良名聲哩!
寧彩臣:別怕,我到派出給你補辦個身份證。
派出所:寧彩臣同志,你的材料不齊,還缺個出生證明……
寧彩臣:小倩,你是在哪里出生的呀?我們去補開一張出生證明吧……
聶小倩:我的出生?那還是上輩子的事,到哪去開證明哪……
寧彩臣:那……那……那我找李總理去!


沒戶口難道就不具備人權?


中國人在中國的土地上落不上戶口,活生生的人就站在眼前,還需要什么證明呢?這不又是一起如何證明”你媽是你媽“活生生的事例嗎?這類全球罕見的怪事,為何全出在特色的社會主義中國呢?

2015-05-29 22:2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