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林:蒙娜麗莎之美的思辯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3.jpg

美國《科學》上留有哈佛醫學院神經生物學家瑪格麗特·利文斯通的研究成果:與其說蒙娜麗莎的神秘微笑與繪畫技巧有關,倒不如說它與眼睛的錯位有關。作為研究視成像的專家,她認為蒙娜麗莎之美——笑容時隱時現完全是觀察者視線在其臉上游動而產生的結果。

 

達芬奇的不朽之作《蒙娜麗莎》的神奇已經困惑了世人500多年——當你我走近她時,她在平和無語地望著人間;當你我遠離她時,她卻笑了!為什么?難道真正的原因就是在作品誕生后的500多年后如利文斯通所言?如果真的這樣,為什么其他藝術家迄今仍創作不出若此的不朽?即使是復制也只能得原作的仿佛而已。

 

大道同,殊途歸。農工牧商漁等領域中的有所成就者在運用著各自不同的方式來贏得人生的“位置”;換言,同樣的方式適用于你卻于我無利。這實在是人生的必然而非偶然,白話如下:億萬富豪未必見得在內蘊上勝過鄉村野夫;同樣一幅山水,同樣的積墨法,黃賓虹先生的筆下就渾厚華茲、意境幽深;同樣一幅花卉,同樣的濃墨重彩,齊白石先生的筆下就大俗大雅、耐人尋味。這一切如同蒙娜麗莎之美在困惑著人們。

 

問題究竟出在哪里?蒙娜麗莎之美,不僅在“一城一池”、不僅在精摹細描、不僅在技法高妙……它更在玄之又玄的整體氣息!我想,《蒙娜麗莎》里面一定隱貯著達芬奇的于藝術、于人生、于宇宙的萬千感悟,達芬奇某一時刻、時段的“心”就居住在《蒙娜麗莎》。于是,蒙娜麗莎之美捕捉住了瞬間,同時把瞬間變成了永恒!當瞬間與永恒共存,這是一種多么偉大的自如幻化!神之手也于此無能為力,只有達芬奇才能做到;也只有這樣,才能詮釋鴻蒙之中的唯一性。


世間很復雜也很簡單,之如蒙娜麗莎的美——細節的真正把握將會決定最終的“大局”。

 


中國劉曉林的博客 2015-05-29 22:22:11

[新一篇] 劉曉林:儒家心學與佛家禪宗(稿)

[舊一篇] 梁京:錢學森的遺憾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