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林:藝術離不開心學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19300001350556132162108552178_s.jpg

我常常這樣想:隨著人類的發展,心學會變得越來越稀缺。時至今日,我的這一主觀之見似乎在不斷被證實著。我們對聰明的重視超出了智慧,對技法的重視超過了法理,對外在表象的重視超過了內在蘊藏——總之,中得心源已蛻化為空洞的口號。bbs.duzhe.com# O  N4 n; d+ k# _% N: _/ W2 q
bbs.duzhe.com, k0 q$ M3 j# l" I
心實則是人腦,它思考萬物的地方。腦之所以被稱之為心,這實在是反映了人類對宇宙認識時的偏頗,同時也印證了我們的認識也無法跳出階段性的制約。“心”(人腦、思維)的存在使得人更加象人,時刻在與自然發生著密切的聯系。道以或模糊或精確的各類方式通過“心”傳遞給你我。心學是什么?無論是孟子還是“二程”,無論是陸九淵還是“朱王”,它們的本質無不在強調我們生命本體潛能的高度挖掘而已。文學論

壇,文章閱讀,情感文章,生活,人生,藝術,美文故事,散文欣賞,攝影,讀書5 `/ ~9 R- {/ f5 {1 I) a3 ]6 [$ B
《讀者》雜志官方論壇 讀者出版集團期刊論壇原創純文學論壇,優秀文章支付稿費,包含詩歌,小說,散文,雜文,隨筆,學生作文,校園作品,笑話,幽默故事,精美圖片,書評,音樂,攝影的綜合性文學天地,《讀者》為讀者提供的網上家園!" W, g  \% v3 k: T$ R2 u9 K
人類的所有學問離開了心學將無所依附,藝術作“感性”學問的代表更是如此。“吾心即是宇宙”顯然是偏頗之詞,但它確實道出了人之為人的獨立性。而作為人這一活物而言,它又是最大限度與宇宙“對話”的重要方式。心學會使得你我的靈魂深出對生命的本質無限深化。中國藝術界大多持或繼承或創新的非此即彼式的固執的割裂之論,事實上呢?繼承很重要,但你我要明白為什么繼承?因為齊白石老人、徐悲鴻先生這樣畫,你我就這樣畫嗎?林散之、于右任先生這樣寫,你我就這樣寫嗎?他們的表達根源在哪?這是我們需要弄懂的關鍵所在!創新也很重要,但更多的時候你我將創新作為一種“精神動力”來看更為可取。創新在一切領域會變得越來越難,因為人的思維演化決定了人創造的事物日趨完備;包括創新再內的事物無不受制于“道”,任何大化之境無不是帶著腳鐐跳舞的結果——或緊或松罷了!


各個領域的出類拔萃者都是思想的活躍者,離開了思想的藝術將是再現的、精細的描摹、荒率的發泄而已。思想從何而來?心!獨一無二、千奇百怪、感性與理性共存的心。藝術離不開心學,之如我們自身沒有了心(大腦)就不能稱之為人一樣。

 


中國劉曉林的博客 2015-05-29 22:22:13

[新一篇] 劉曉林:論藝術風格

[舊一篇] 劉曉林:儒家心學與佛家禪宗(稿)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