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教育及人才培養
字體    

“錢學森之問”與“錢學森之痛”
“錢學森之問”與“錢學森之痛”
中國社會科學網      阅读简体中文版

 卓越的、偉大的科學家錢學森教授的離去,引起了全國人民深深的悲痛。錢老臨終前曾經多次提出一個問題:“為什么我們的學校里就培養不出杰出人才來?!”——言之諄諄,意之殷殷,正在引起國人的震驚與深思。

  錢老之問,看來是臨終前才向人們提出的。實際上,細讀錢老遺著后便知,這個問題在他自己的思想中早已提出,并且已經思考、醞釀了多年,甚至是憂思終生。而且,他自己也曾經探究到了一些可行的方略與答案,希望能夠付諸實施,為中華民族之振興與崛起做出自己的貢獻。

  上世紀八十年代,錢老已是古稀高齡。他在辛勤地忙碌于軍工、航天工作之余,又擠出時間,撰寫大量文章和書信,強烈呼吁要開展思維科學研究,加強思維科學教育。

  他認為:“我們要從迎接新技術革命,或迎接人類社會第五次產業革命的角度來認識這個問題。所以,我覺得研究思維科學確實是當務之急。”“思維科學的研究將孕育著一場新的科學革命,(它會)把人的知識、智力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這肯定又將是一場技術革命。”(錢學森:《關于思維科學》第129-163頁)。

  經過錢老艱辛地啟蒙、宣講、組織與動員,到了八十年代末期,我們全國已經形成了一個思維科學研究者的隊伍,出現了幾個專業研究機構和刊物,有許多高等院校增設了思維科學教研室和相關課程,各大報刊經常地刊發一些思維科學研究成果,出版了一批思維科學專著。由錢老親手主編的《關于思維科學》一書也在那一時期出版了。全國上下及大、中、小學里涌現出了一個學習、研究思維科學和創新教育的高潮。各地的師生們以及畢業生們的思想異常活躍、開放,科技創新如雨后春筍,呈現出一派可喜景象。與此同時,由錢老所倡導的關于人體科學的研究也取得了長足進展。

  令人十分痛心的是,到了上世紀九十年代,極少數人在氣功、人體特異功能的研究方面出現了一些偏激、狂熱、庸俗化的情況,后來又冒出來一個心懷叵測的、惡毒的“法輪功”。于是,兩、三個極左人士便在批判這類極端現象時,把錢老辛勤倡導的思維科學與人體科學也一股腦地歸并到“偽科學”的名下,將其掃地出門了。自此之后,在全國大、中學校里和社會上,再也聽不到這樣兩個名稱了。甚至于錢老本人也曾經在精神上受到了一些不正當的沖擊。

  錢老為國人、為民族,憂思多年,嘔心瀝血,精心培育,剛剛扶植起來的思維科學與人體科學,在一夜之間被無端砍掉,并被誣之為“偽科學”,這可能是他一生中最最難以接受的、最最難以忘卻的心中之痛……。還有許許多多忠誠的中國人、愛國華人,凡對這段史實略有所知的人,無不為此而痛。

  當然,錢老是無私的,他無所求,無所得,無所失,無一己之痛。他只是為自己摯愛終生的國家、民族而痛,為現在和未來的萬千學子而痛,為中華民族的億萬子孫們而痛。“錢學森之問”正是由“錢學森之痛”引發而生的。

  回顧歷史,古今中外常常有許多正確的、先進的思想、理論、見解、意見不能夠在當代被理解,被接受,甚至被斥之為異端,而在許多年后才被人們認識和接受下來。錢老關于思維科學、人體科學的研究、開創與論述,一定會在不遠的將來被人們所認識和接受的。

  言及此,我不能不提起我們溫家寶總理近幾年來關于思維問題的意見。2006年,溫總理在《同文學藝術家談心》中講道:“我一直要求自己用心思考,用心講話,用心做事,用心寫文章”。2007年,他在與上海同濟大學學生講話時又講道:“學生們在學習期間,知識要廣博,但是,必須善于獨立的思考和創新的思維”。后來,他又多次提出要“用心思考”、要“學會思考”這樣的意見。他所說的“用心思考”、“獨立思考”與“學會思考”,當然不是去冥思苦想,而是要學會科學地思考。——總理之所言與錢老之所論,真的是所見略同。

  溫總理在上述那一次《同文學藝術家談心》中第一次披露了“錢學森之問”的內容,以后又講過多次。他還同時引用了恩格斯的一段名言。恩格斯在評價歐洲文藝復興運動時說過:“這是一次人類從來沒有經歷過的、最偉大的、進步的變革,是一個需要巨人而且產生了巨人的時代。”這些巨人有什么特征呢?恩格斯又同時指出:他們都是一些“——在思維能力、熱情和性格方面、在多才多藝和學識淵博方面的巨人。”(《馬克思恩格斯選集》3卷,第445頁)請看,恩格斯在評價歐洲文藝復興時首先關注的是這時所產生的許多“巨人”,在描述這些巨人的特征時,首先贊揚的是他們的“思維能力”。——這同我們錢老的意見相比較,何其相近乃爾!

  他們一致地認為,一個偉人之偉、巨人之巨,并不在于其身高八尺或才富五斗,而在于其具備有一種超乎常人的科學思維能力。愛因斯坦和許多大科學家也都講過這樣的話。

  錢老本來是一位功勛卓著的自然科學家。但是,他最關心的卻是我們國家、民族的前程。因而他非常關注教育科學和思維科學。甚至于他還曾經到中學里去聽課。他發表過評論、改進我國教育工作的專題論文。他最欣賞的學校是美國加州理工學院。臨終前,他曾熱情地向身邊人員夸耀說:“在加州理工學院中,創新的學風彌漫整個校園,可以說整個學校的一個精神就是創新。在這里,你必須想別人沒有想到的東西,說別人沒有說過的話。……所以,我到加州理工學院后,一下子腦子就開了竅,……讓我大開眼界。”(詳見《人民日報》2009年11月5日)

  這使我們聯想到了另一些學校。英國的面積很小,但是他們的劍橋大學竟然培養出了82位諾獎獲得者。香港和臺灣,雖然都只有很少幾所大學,卻都能夠在近幾十年中培養出諾貝爾獎金得主。而我們有幾千所大學,卻至今沒有實現零的突破 。近幾十年來,有多位國外華人榮登諾貝爾獎的紅榜,卻都與我們的大學無緣。——這個事實不僅令錢老難以瞑目,也讓我國教育界、知識界眾多的愛國赤子們惶恐不安。

  尤其可悲的是,幾十年來的各種政治運動已經在中國人民的心靈中留下了深深的創痛。時至今日,每逢出現一些極左的呼喊時,總是會具有很大的殺傷力、震懾力,讓人們望而生畏,退避三舍。由錢老憂思多年、辛勤培育起來的思維科學,僅僅由于兩三個不學無術的空手道人胡亂喊叫一番,就能夠被打倒在地。而且,現在已經過去了十年之久,雖經眾多仁人志士千呼萬喚,依然不能夠洗雪沉冤,恢復尊嚴,進入高校的圣殿。——這不僅是錢老難以釋懷的隱痛和疑問,也讓很多關心國是的中國人常常陷入深深的悲痛與不安之中。

  因此,我們現在應該做的最重要、最容易、最切實可行的工作 就是要在各高等院校中恢復和加強思維科學的教學與研究 ,在中小學校里開展創新教育。早在25年前,錢老就說這是“當務之急”,現在更應是急中之急了。而且,這也是溫總理所說的“要學會思考”的必由之路。

  關于思維科學的研究與教育,錢老從來沒有說這就是培養杰出人才的獨木橋或唯一條件。但是,這的確是一個最重要的、不可缺少的條件。前輩的許多人沒有學習研究過思維科學,卻也能夠成就為杰出人才。他們是在自己的苦苦摸索中,走過許多彎路,才尋找到科學思維的規律并付之于實踐的。而思維科學的目標則是要總結前輩巨人的經驗,探討、傳授科學思維的規律,讓億萬青少年們少走彎路,從小就養成科學思維、創新思維的習慣,更快地成才、通向巨人之路。——誠如魯迅所說:讓我們“救救孩子”吧!

  現在,“錢學森之問”與“錢學森之痛”正在引起我國各級領導人和全國人民深刻的思考。許多人都有一種被刺痛、被震驚的感覺。人們衷心地希望,它應該能夠成為一個推力和引擎,推動我們教育、科學界的領導人和有志之士,正視現狀,認真調研,尋求答案,付諸實踐,盡快地培養出很多的杰出人才,加速中華民族的振興!

  ——到那時,我們將會聽到從天堂里傳來的朗朗笑聲!

  (作者系天津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2015-06-02 23:3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