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第三十二章 林彪志得意滿認真要接班
第三十二章 林彪志得意滿認真要接班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三十二章 林彪志得意滿認真要接班
1969 年4 月1 日,中共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在人民大會堂開幕。出席代表1512 人,
代表黨員2200 萬人。主席臺上左右兩派營壘分明。毛澤東、林彪居中,右首是周恩來、

董必武、劉伯承、朱德、陳云、李富春、陳毅、李先念、徐向前、聶榮臻、葉劍英;左
面是陳伯達、康生、江青、張春橋、姚文元、謝富治、黃永勝、吳法憲、葉群、汪東興、
溫玉成。按毛澤東的說法,陳毅等老革命家是“以右派代表的資格”出席會議。
開幕式上出現一個戲劇性場面。毛澤東出語驚人,他玩笑似的微笑著說:“我提議林
彪同志當主席團主席,大家同意不同意?”代表們發出會心的笑聲。林彪趕忙把嘴湊到
擴音器前大聲說:“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當主席團主席!”毛又說:“林彪同志當主席,我
當副主席,好不好?”林彪忙站起,笑著說:“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當主席團主席,大家
同意請舉手!”代表們笑著舉起手臂。林高喊:“通過!”掌聲如雷,“毛主席萬歲!”的口
號聲隨之而起。毛接著說:“他這個人啊,講客氣了。那就請林彪同志當主席團副主席,
贊成的請舉手。”代表們再次舉手,熱烈鼓掌。代表大會上主席團主席就是將要選出的中
央委員會主席,這是慣例。毛這個又似玩笑,又似正經的姿態,給與會者的印象是:充
分信任林彪,隨時準備讓出主席位置,交班給林彪。
林彪代表中央委員會作政治報告、
新黨章總綱明文規定:“林彪同志一貫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最忠誠、最堅定地
執行和捍衛毛澤東同志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林彪同志是毛澤東同志的親密戰友和接班
人。”這算是毛澤東對林彪支持他打倒劉少奇的報償。
過去一直說是江青積極主張把“林彪是毛澤東同志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寫入黨章,
最近披露的《林彪日記》說清了事實真相。1968 年3 月21 日,林彪記載:
總理送來黨章草案定稿,把我列為毛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寫入總綱。我心不安,
向總理提出:“是否不妥?誰提的?主席意見呢?”總理告知:“是主席親自提議的,有
指示。既然定了黨的副主席,當然是接主席的班,名正言順。”
婆娘來電恭賀我是主席唯一接班人,又表示:在任何情況下捍衛我,保衛我的一套!
話的主題還是要求安排她在軍隊担任高職。
把林彪是接班人寫進黨章,這是毛澤東和江青串演的的一出雙簧。在討論過程中,
根據毛的決定,江青積極鼓吹過是事實。據原中辦副主任張耀祠回憶:
1968 年10 月17 日,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討論黨章時,江青提出:“林彪同志很有無
產階級革命家的風度。”“他那樣謙虛,就應該寫在黨章上。”“作為接班人寫進黨章。”她
進一步強調說:“一定要寫!”1968 年10 月27 日討論黨章時,江青堅持要把林彪作為毛
主席接班人這一條寫進黨章。1969 年4 月中央討論修改黨章的會議上,江青說:“林彪的
名字還是要寫上。我們寫上了,可以使別人沒有覬覦之心,全國人民放心。”張春橋第一
個贊成,他說:“是這樣,寫在黨章上,這就放心了。”
(張耀祠:《回憶毛澤東》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1996 年9 月版第113-115 頁)
這件事可評可點。

第一、 九大黨章對林彪的毛澤東接班人地位的法定,首先是對毛澤東終身主
席地位的法定,毛澤東用曲筆在黨章中載明,他這個主席要當到老死。
第二、 毛澤東想以此換取林彪集團對江青后黨的支持,特別是換取林彪對江
青進入權力中心—政治局常委的支持。
4 月24 日舉行選舉。到會代表1510 人,毛澤東獲全票,周恩來獲1509 票。林彪為
了表示不能和毛平起平坐,與葉群投了自己的反對票,獲1508 票。江青盤算,減去丈夫
和自己的兩票,應得1508 票,實得1502 票,少了6 票,一定是林彪和黃、吳、葉、李、
邱沒投自己的票。后經秘密查票,果然如是。從此對林彪、葉群心結日深。
九大共選出 179 名中央委員和109 名中央候補委員。在這279 人中,八屆中委、候
補中委繼續當選的只有53 人,占九屆中委、候補中委總數的19%,許多功勛卓著的領導
人被淘汰了,大量造反派頭頭突擊入黨涌入中央委員會。
據陳伯達獄中自述:“在黨的九屆一中全會后,1969 年4 月30 日,主席請了總理、
林彪、康生、謝富治和我,討論文化大革命還要進行多久。總理講了經濟停滯、社會無
政府主義、大批干部被打倒等問題。主席聽著,有時用鉛筆記著。林彪講:‘同意總理意
見。要發展經濟,發展國防,整肅社會派別、山頭。’我也講了:‘毛主席革命路線已經
取得徹底勝利,要發展經濟,團結大多數。’主席怕(文革)結束,他講:‘斗批改還剛
起步,斗爭還有反復,徹底勝利?還要不要革命?看來,今天我又是少數。’康生、謝富
治當即表態,站在主席一邊。當時氣氛很沉悶。總理說:‘我對主席的教導,主席思想的
學習,領會還是很差,要認真總結檢討,否則,在工作上會犯大錯誤,還迷惑著。’主席
講:‘總理,檢討不要勉強,黨內有不同觀點,有不同立場,我不驚奇。’他說著就朝屋
外走,散步去了。原定和主席的晚餐也取消了。”
在毛澤東心目中,文化大革命是接班人這個“接力棒”的傳遞過程,林彪只是第一
棒,要一棒一棒地傳遞到江青手里,“革命”才算完成。到那時候經濟建設問題才能提上
日程。但這回林彪沒跟上主席,認認真真地想接班,剛把第一棒拿到手,就想讓運動停
下來。所以九大進行當中,后黨與林彪集團的斗爭,實際是毛澤東與林彪的斗爭就開始
了。江青那樣賣力地吹捧林彪,是希望林彪投桃報李,提名江青為政治局常委,但林彪
沒有這樣做,只提名黃永勝為常委,江青找自己出頭大鬧,黃永勝當常委她也得當。毛
澤東是不允許林彪在常委中有兩票的。最后拍板,兩個都不當。政治局常委由毛澤東、
林彪、周恩來、陳伯達、康生五人組成。中央政治局委員21 名:毛澤東、林彪;以下按
中文簡體字姓氏筆畫為序:葉群、葉劍英、劉伯承、江青、朱德、許世友、陳伯達、陳
錫聯、李先念、李作鵬、吳法憲、張春橋、邱會作、周恩來、姚文元、康生、黃永勝、
董必武、謝富治。
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四名:紀登奎、李雪峰、李德生、汪東興。
九大以后,毛澤東要親自摸一摸林彪的底,看他能否與后黨合作,保毛家的江山,
為此,他帶上張春橋,打破他從不看望下屬的慣例,親自到林彪的蘇州別墅看望林彪。
寒暄過后,毛澤東單刀直入:“我年紀大了,你身體也不好,你以后準備把班交給誰?”
林彪竟一時語塞。

短暫的沉默后毛澤東又說:“你看小張(張春橋)怎么樣?”這句最重要的話林彪沒
有聽懂。這句話背后的意思是:“你看江青怎么樣?”毛澤東拿張春橋說事,是想讓林彪
推薦江青。
林彪繞山繞水地說:“還是要靠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這
些從小就跟著主席干革命的人,要防止小資產階級掌權。”(此事見《晚年周恩來》,高文
謙著,香港明鏡出版社第276 頁)
這是毛澤東與林彪政治上分道揚鑣的轉折點。近來一些學者進一步研究“913”事件,
認為是毛澤東逼走了林彪,許多事實是可以成立的,可以討論的;但真理再向前多走一
步,哪怕是向同一方向多走一小步,就會變成謬誤。我指的是不能給林彪平反,這個案
不能翻。從大躍進到文化大革命,林彪是助毛為虐的罪人。毛與林的斗爭是兩個封建派
系的矛盾,有成敗,無是非,延續毛姓王朝與建立林姓王朝均非中國人民之福,林彪反
對江青后黨臨朝固然是對的,但他要培養林立果為接班人,這個小朝廷如果建立,中國
就會淪為北朝鮮,會是更厲害的法西斯專政。站在人民的立場,站在反對任何家天下的
民主憲政的立場,林彪集團被粉碎,是清除了中國走向民主憲政的一大障礙,既消除了
建立林氏王朝的可能性,又削弱了延續毛氏王朝的可能性,這對中國走向改革開放,走
向民主憲政是有利的。
全國奪權以后,林彪集團的勢力大大地膨脹了。在全國29 個省市自治區的一、二把
手中林彪派系的占了16 人。在大軍區正副職中有54 人出身于四野系統。九大的中央委
員和候補委員中四野的也占相當大的比重。毛澤東掩藏很深的心機是建立毛家王朝,他
最終的接班人是江青。林彪只是“二傳手”,從劉少奇手里把球搶過來,他的任務就完成
了。林彪沒有看清這一點,九大以后不是為建立毛氏王朝保駕護航,而是認真地要接班,
立刻成了毛澤東建立家天下的巨大障礙。毛澤東為把第二個接班人拉下馬的斗爭開始了。
林彪卻渾然不覺。聽說毛澤東 1965 年曾重上井岡山,并填《水調歌頭》,他也要步
偉大領袖的后塵。林彪要用重上井岡山的壯舉,振奮自己的擁護者,平息黨內外對他孱
弱的身體的議論和猜測。他對隨行的親信說:“毛主席批二月逆流時說:‘你們可以把王
明請回來,把張國燾請回來,當你們的領袖。我和林彪同志重上井岡山,我們重新搞革
命。’我要讓天下人知道,我還可以翻山越嶺,還可以領兵作戰。”
1969 年8 月下旬的一天,林彪帶著葉群、吳法憲、林立果和100 多名工作人員、警
衛人員,分乘兩架“子爵號”專機和一架“伊爾18”飛機抵達江西省樟樹機場,江西省
革命委員會主任,江西省軍區司令員程世清帶著警衛部隊和一大批服務人員前來迎接。
次日換乘“安-24”型小飛機在吉安機場降落。然后,乘汽車上山。葉群下令,從北京空
運林、葉的專車到吉安這是兩輛美造卡迪萊克高級轎車,林彪那一輛大一些,葉群的一
輛小一點。后面是十幾輛轎車、吉普、卡車組成的龐大車隊。
上山后,在井岡山賓館下榻。人心情一好。身體就好。這時林彪也不怕風了,也不
怕水了。連日在各處尋蹤懷舊。他看了黃洋界,看了步云山,看了七溪嶺,看了和毛澤
東第一次談話的攀龍書院。想想在井岡山的斗爭,自己是朱毛麾下的主要戰將、在前四
次反圍剿作戰中,嶄露頭角,軍界成名。在朱毛發生分歧的時候,堅決擁毛反朱,成為

毛澤東的頭號親信將領。井岡山時代唯一的遺憾是不該給毛寫那封“套磁”的信。本來
是拜年的話,本來是虛心求教的意思,引出毛澤東那樣一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
大議論。給自己在歷史上留下一個疵點。將來如果接了班,當了領袖,在歷史上懷疑過
星火燎原,也就是政治上曾動搖過,起碼是一度不那么堅定。這個“一貫正確”怎么說?!
這個案必須翻過來。他想好了,在季后賽賓館召見了一位隨來的清客,此人姓朱名彥,
是葉群物色找來在帥府幫忙的,主要是教葉群寫毛筆字,講解詩詞格律,幫她改詩,也
奉命替她作詩。
朱彥 40 多歲,頗具文人氣質。這是第一次見林彪,他有點緊張。林彪起身握手,以
禮相待。然后就回顧井岡山的斗爭,講紅軍怎樣由小到大,由弱到強,他特別愛講第四
次反圍剿,那是他的得意之筆。大約講了20 分鐘,林彪疲勞了,握手送客。朱彥惶惑不
解,這次副統帥召見,給我講了這么多,是要我做什么呢?他去請教葉群,葉群這才把
題點透,是請他代作一首詩或詞什么的。毛主席1965 年重上井岡山有《滿江紅》一首,
林副主席也應該有一首類似的作品傳世。葉群強調說:“1929 年末,林彪同志給主席寫信,
是反映別人懷疑紅旗能打得多久,主席誤會了,把林彪同志也說在里面了。你想,林彪
同志打仗那么堅決,怎么會懷疑星火燎原呢?”朱彥這才明白了這次跟著上山的艱巨任
務。
朱彥冥思苦想,幾乎寢食俱廢,用了三、四天的時間交給葉群幾首詞。葉群展卷吟
誦,還能上口,基本滿意,又作了一些推敲修改,就定稿了、原詞如下:
西江月
一、
繁茂三灣竹樹,蒼茫五哨云煙。
井岡搏斗憶當年,喚起人間巨變。
二、
紅日光彌宇宙,戰旗涌作重洋。
工農億萬志昂揚,誓把頑敵埋葬。
三、
四十年前舊地,萬千往事縈懷。
英雄烈士起蒿萊,生死艱難度外。
四、
志壯堅信馬列,豈疑星火燎原?
輝煌勝利喜開顏,斗志不容稍減。
這四首《西江月》雖是朱彥作的,但應由林彪負政治上的責任。后來,葉群又請作
曲家杰夫譜了曲,邱會作附庸風騷,練毛筆字,就“恭錄育蓉同志《西江月》”。
回到北京,林彪為了取悅毛澤東,叫秘書將這幾首詞謄錄清楚送進了中南海。毛澤
東展卷一看,是林彪作的,他瀏覽兩遍,略作沉吟,拿紅鉛筆在“志壯堅信馬列,豈疑
星火燎原”兩句下面,劃了兩條粗杠,批道:“這是歷史公案,不要再翻了。”后來問江

青:“林彪長進了,會作詩了。這幾首詞是他寫的嗎?”江青莞爾一笑:“林彪懂什么對
仗平仄呀!葉群找了一些清客,教她練字作詩。這幾首詞準是請人代作的。”附庸風雅也
就罷了,又翻騰歷史舊賬干什么?1948 年編輯出版《毛澤東選集》時,他聽說要把批評
他那封信收進去,趕緊打了個電報來,要求刪掉他的名字,為了照顧他的情緒,采納了
他的意見;如今干脆提出反駁,志壯堅信馬列,豈疑星火燎原?”毛澤東說:“林彪要樹
立一貫正確的形象。他一貫正確,我對他的批評就錯了。”林彪東施效顰。非但沒有給毛
澤東留下好的印象,反而在毛心中結下一個疙瘩,但他隱忍未發。
1969 年3 月2 日中蘇邊防軍在珍寶島發生武裝沖突,中蘇交惡,大戰有一觸即發之
勢。毛澤東發出了“要準備打仗”的號召。六月下旬至七月上旬,召開了“三北”(按:
東北、西北、華北)地區作戰會議。8 月27 日,中央做出成立全國性人民防空領導小組
和各省、市、自治區人民防空領導小組的決定,在全國大中城市組織群眾“深挖洞”,準
備防空,戰備費用比上年猛增34%。9 月上旬召開全軍戰備工作會議。9 月26 日,毛澤
東批示:“軍隊不要松勁”。次日林彪則提出“用打仗的觀點觀察一切,檢查一切,落實
一切。”林彪認真地把打仗的問題提上了議事日程。他調整指揮機構,將解放戰爭時期的
老作戰科長閻仲川調任總參作戰部長。國慶前后,戰爭的空氣愈來愈濃。9 月22 日,周
恩來在全軍戰備工作會議上講形勢,談到10 月20 日中蘇準備進行副外長級會談。10 月
15 日中央政治局開會研究蘇軍動向,得到情報說,蘇聯同意舉行副外長級會談是個煙幕,
蘇軍內部有人主張對中國進行核打擊。黨中央討論決定,在10 月20 日前,必須將在京
的中央黨政軍主要領導人(包括受審查的)疏散到外地安置,毛澤東到武漢,林彪到蘇
州,只留周恩來在北京坐鎮。劉少奇、鄧小平、陶鑄、朱德、陳毅等,都是在這種背景
下被疏散出京的。許多文章、回憶錄把這次疏散和林彪的“第一號通令”聯系起來,認
為是林彪迫害老同志,這是不確切的,從下面林彪口述命令的原文中可以看出,純屬軍
事行動,沒有迫害老同志的內容。
林彪 10 月17 日被疏散到蘇州。同是疏散,待遇不同,林彪仍住在豪華的南園別墅
里。第二天(18 日)下午,他讓秘書張云生給總參謀長黃永勝打了個電話,口授六條內
容,原文如下:
(1) 兩天來,美帝、蘇修等有許多異常情況,蘇修的所謂代表團預定明(19)
日來京,我們必須百倍提高警惕,防止蘇修搞欺騙,尤其19、20、21 日應特別注
意。
(2) 各軍區特別是三北軍區,對重型武器如坦克、飛機、大炮,要立即疏
散隱蔽。
(3) 沿海各軍區也應加強戰備,防美帝、蘇修可能突然襲擊,不要麻痹大
意。
(4) 迅速抓緊布置反坦克武器生產,如40 火箭筒、反坦克炮等(包括82
無后坐力反坦克炮)。
(5) 組織精干的指揮班子,進入戰時指揮。
(6) 各級要加強首長值班,及時掌握情況。
當晚7 時左右,張云生照林彪口述記錄向北京的黃永勝電話傳達。黃永勝和作戰部
長閻仲川研究后,關于抓緊軍工生產,不普遍下達。只向有關單位下達。其余內容向全
軍下達。下達時。閻仲川將林彪的指示定名為“林副主席第一號命令”,令前指作戰組的

參謀向全軍下達。閻仲川定的這個名字給林彪幫了一個很大的倒忙。如果樸樸實實傳達
林彪指示也許什么事情也沒有。當葉群以“電話記錄傳閱件”向毛澤東、周恩來等報告
時,住在武漢東湖的毛澤東閱后面色陰沉,一根火柴把文件燒掉了。毛澤東沒有否定或
撤銷這個命令,而是用這種奇特的方式,分寸適當地表達了他的不滿,
這個信息傳回蘇州,林彪惶恐不安數日、他想起1967 年6 月,有個軍區請示一個連
的調動問題自己都沒有擅自做主,請示了主席才定下來。這回調動千軍萬馬,竟然一個
電話就捅下去了,太草率,太不謹慎了。當日(19 日)他就寫了內容相同的兩張條幅,
一幅掛在自己起居室的墻上,另一個送給葉群:
悠悠萬事,唯此為大,克己復禮。
書贈葉群同志
育容 1969 年10 月19 日
林彪這里突出“克己復禮”的意思,是時刻提醒自己要保持對毛澤東的謙恭和尊敬,
不可越位,不可擅權。后來“批林批孔”中那些批判“克己復禮”的文章,是隔靴搔癢,
言不及義。
林立果在戰備中也有突出表現。林立果1967 年畢業于北京大學物理系,有一定的科
技知識和動手能力。他曾在一個連隊里用兩個小時教會戰士開坦克,受到林彪的表揚。
在空軍他搞過一些科研項目。他參與設計了一種小型噴氣殲擊機,讓江西飛機廠試制,
當時沒搞成。后來經改進搞成了,制造出來的第一架,保存在中國航空博物館內。林立
果還組織研制過小型天線,防飛機撞山器,穿云指示器等。他還讓人把張家口北面的黃
陽山劈去一半,對著莫斯科方向裝上雷達兵部研制的新式雷達,據說蘇聯一發射洲際導
彈這部雷達就能馬上發現目標。1969 年10 月,林彪將這一方案親批“呈主席閱”。這一
工程尚未完成,就使毛澤東高興不已,專門寫了批示,夸獎林立果是敢想敢干的小將,
還接見了他,與他一起合影。毛澤東對林立果的恩寵轟動了空軍。
1969 年10 月2 日,林彪在毛家灣召見吳法憲,二人有這樣一段對話:
林:我請你來,是問問老虎的事。他在空軍表現怎么樣?群眾反映怎么樣?
吳:很好,很好,他在空軍很受大家擁護。他經常傳達您的指示,把您的指示運用
的空軍。他在空軍我們就可以經常聽到您的指示,這對空軍建設有很大意義。
林:空軍是一個新軍種,全世界都在發展空軍。所以,我腦子里經常研究空軍的問
題,特別是空軍的作戰訓練問題。
吳:這是我們空軍的幸福,空軍的光榮。
林:因此,我依靠老虎給我了解情況,匯報問題,這也是幫助你們空軍搞好建設。
吳:是的,是的,有立果同志在空軍,就等于林副主席在空軍,我們就有了依靠。
林:我的意見嘛,為了更好地了解空軍的作戰情況,戰術問題,可以讓林立果兼任
作戰部副部長,這樣就可以向你們提一些有益的意見。
吳:很好,很好。我完全擁護林立果同志任空軍司令部作戰部副部長,并兼任空軍
司令部辦公室副主任。
林:也可以嘛。我兒子、女兒都在空軍工作,你要放心,他們都是為了扶持你這個
司令員,他們不會挖你的墻角的。豆豆在空軍報社就沒有寫過你的大字報。

吳:十分感謝林副主席對我們空軍的關懷,對我的栽培,把兒子、女兒都放到空軍
工作,林豆豆我們也準備提升為《空軍報》的副總編輯。
林:為了培養她,這樣做也可以,邊做邊學嘛!
這次談話之后,1969 年10 月17 日,空軍司令吳法憲、政委王輝球簽署了空軍(69)
政干字第94 號命令,任命23 歲的林立果為空軍司令部辦公室副主任兼作戰部副部長(大
區首長的任命權最高到副師)。第二天下午,吳法憲向空軍司令部副參謀長兼辦公室主任
王飛和空軍司令部辦公室副主任周宇馳宣布這一命令,并說:“林立果同志是來自最革命
的家庭,他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最好,最有創造性和發展性。作為林副主席的接班人,
我們要無條件地學習林立果同志,無條件地服從林立果同志。空軍的一切立果都可以調
動,空軍的一切林立果都可以指揮。”與此同時,林立衡也被任命為《空軍報》副主編。
這時,毛澤東的侄子毛遠新已經官至沈陽軍區副司令員和遼寧省革命委員會副主任,林
彪、葉群心里不平衡。急于把兒子推上政治舞臺。為了確立兒子的地位和形象,1970 年
7 月23 日,林彪親自出面,帶上兒子和幾員大將去國防科委審查某工廠。在事先安排好
的夾道歡迎儀式上,林彪居中,黃永勝在林彪右側,林立果在林彪左側,吳法憲;李作
鵬、邱會作等依次往下排列,拍了照片,攝制了錄像,在軍內廣泛宣傳。
1970 年7 月31 日,在周宇馳,劉沛豐的“幫助”下,林立果在空軍直屬機關作了一
個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講用報告,報告分五部分,約7 萬字。第一部分是中國一定要富
強;第二部分是活學活用毛主席著作;第三部分是社會主義的政治和經濟;第四部分是
空軍作戰使用方面的幾個問題;第五部分是調查研究的體會。許多觀點和材料是從為林
彪準備的“九大”報告素材中移植過來的,所以聽起來挺唬人。林立果口沫橫飛,從上
午講到下午,一共講了7 個多小時。
講完后,吳法憲說:“林立果同志這個講用報告,是我們空軍放了一顆政治衛星,林
立果同志是一個偉大的天才。是第三代接班人的杰出代表。”
主持會議的空軍副參謀長王飛說:“吳司令一向很欣賞林立果同志的天才。吳司令說,
空軍的一切都可以由立果同志調動,空軍的一切都可以由立果同志指揮。立果同志在行
政上不是我的上級,但他政治上強,是林副主席的代言人,在政治上是我的上級、認識
一個領袖不容易。林立果同志具有領袖的條件,現在認識了,就要跟一輩子,風吹浪打
不回頭。”
辦公室主任周宇馳說:“立果同志的講用報告是馬列主義的第四個里程碑(注:第一
個里程碑是馬克思主義,第二個里程碑是列寧主義,第三個里程碑是毛澤東思想,的事
個里程碑就是林立果這個報告)”。“立果同志是全才、帥才、超群之才、是第三代接班人。”
會后將林立果報告印制了 70 多萬冊,在軍內廣為散發,適值空軍召開三代會(學習
毛主席著作代表大會、四好連隊代表大會、五好戰士代表大會),有5000 多人參加,又
把林立果講話的錄音拿到會上反復播放。
兩天后,活用報告錄音帶送到了毛家灣。林彪聽了以后非常高興,連連夸獎:“思想
像我的,語言像我的,連聲音都像我的。”

有人向毛澤東報告了空軍大捧林立果并附林立果的講用報告。
毛澤東把江青、康生、張春橋叫到自己的書房,讓他們傳閱這些材料。大家都瀏覽
了一遍,毛澤東才說:“你們看到了吧?人家已經開始吹上了,我還沒有死呢。林彪同志
身體不好。有點迫不及待地準備自己的接班人了。一個二十幾歲的娃娃,被捧為超天才,
這不是我們這個黨的天然領袖嗎?講天才,名曰樹我,實際是想樹自己的兒子。這就是
我那個接班人哪!”
康生說:“這個林彪,怎么能夠允許底下的同志這么搞呢!昏了,昏了,已經昏了頭
腦了。”
江青說:“我看這是想建立自己的家天下,這和封建皇帝傳宗接代有什么不同?”
毛澤東吸了一口煙說:“哪有什么天才,無非是聰明一點罷了。一個人只要腳踏實地
接受教育,參加變革社會的實踐,多積累一些經驗,多吸取一些教訓,就會逐步地成長
起來。當初林彪說我天才地、創造性地、全面地繼承、捍衛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我就
對那三個副詞表示了不同的意見。黨的九大刪去了那三個副詞,就是要逐步糾正林彪的
錯誤,可是他還要繼續這么講,不但用到我的頭上,連他的兒子也成了天才了,而且是
超天才!”
張春橋說:“關于這個問題,是否要和林副主席打個招呼?”
毛澤東說:“首先是你們把好關,要帶領宣傳我的這些思想;其次,是和林彪同志打
招呼,這個招呼在九大期間討論黨章的時候已經打過了,現在是需要在更大更廣的范圍
內解決這個問題的時候了。”
林彪知道了毛澤東說的那番話,對葉群說:“毛主席搞的這些名堂,我看是受了江青、
張春橋的蠱惑。江青早就說不要那樣宣傳了,影響不好。什么影響不好?無非是打倒劉
少奇了,用不著這些輿論了。但取消了這些輿論,中國馬上就會亂。”
聽林彪這么一說,葉群心中又有底了,她繼續忙碌兒女的婚事。葉群重男輕女,主
要精力放在給林立果找對象上,最后選中了張寧。
林彪對毛,以“大擁,大順”為總訣。毛澤東實在抓不住林彪反毛的把柄。經過多
日思考,毛澤東決定布設一個陷阱,作為打擊和削弱林彪集團的突破口。
1970 年3 月8 日,毛澤東提出召開四屆人大和修改憲法的意見,據吳法憲口述:
70 年3 月8 日。主席在武漢派汪東興回京傳達準備召開四屆人大的意見。主席的意
見大意是:要開四屆人大,選舉國家領導人,修改憲法。政治局要立即著手做準備工作。
國家機構究竟設不設國家主席要考慮,要設國家主席由誰當好?現在看來要設國家主席
只有林彪來當,但我的意見是不設為好。傳達完后,來不及討論,早早地散會了。葉群、
黃永勝和我跑到汪東興家里,又問了一遍。汪東興又這樣說,還是這幾句。葉群很高興。
記得那次汪東興還請我們吃地瓜。

(《訪問吳法憲談話記錄。1983 年11 月18 至25 日》)
汪東興在他的回憶錄中,把上面那段話簡略為“3 月7 日毛主席要我馬上回北京傳達
他的意見:在憲法中不專設國家主席一節,堅決表示他不再當國家主席。”官方正史也都
如是說。隱瞞了“現在看來要設國家主席只有林彪來當”這句關鍵的話。因為有了這句
話,才引出林彪的三條意見來。這是一塊斗牛士的紅布。逼得林彪非表態不可。
汪東興傳達的毛澤東關于修憲和國體的意見確使林彪為了難。毛的意見包括兩個要
點:1、設國家主席只有林彪來當;2、我的意見是不設為好。林彪要不表態就等于默認
自己有資格出任國家主席;他要同意不設國家主席,又與毛澤東在這之前跟他達成的君
子協定相悖。據頗知林彪集團內幕的大陸報告文學作家王兆軍在《誰殺了林彪?》一書
中披露,林彪在“913”前夕曾對黃吳李邱說:
我告訴你們一個事實。廬山會議前,是毛澤東自己親口對我至少兩次說到,他不想
再當黨的主席了,要當國家主席,國際上走走,擴大中國的影響,并提醒我發起這個建
議。我是奉命做事。
4 月11 日,在蘇州休養的林彪被毛澤東的“紅布”撩撥,一反“不建言”的方針,
口授三條意見由秘書于運深記錄,并電話報告中央政治局:
一、 關于這次人大國家主席的問題,林彪同志仍然建議由毛主席担任。這樣
做對黨內、黨外、國內國外人民的心理狀態適合。否則,不適合人民的心理狀態。
二、 關于副主席問題,林彪同志認為可設可不設,可多設可少設,關系都不
大。
三、 林彪同志認為,他自己不宜担任副主席的職務。
這就是后來被毛澤東稱之為“反黨政治綱領”的設國家主席的意見。
4 月12 日,毛澤東在中央政治局轉達林彪意見的報告上批示:“我不能再做此事,此
議不妥。”
4 月下旬,毛澤東在政治局會議上當著林彪和黃、吳、李、邱的面明確表示:“我不
當國家主席,也不設國家主席。孫權勸曹操當皇帝,曹操說,孫權是要把他放在火爐上
烤。我勸你們不要把我當曹操,你們也不要做孫權。”
林彪的親信更感興趣的是汪東興后來隱瞞了的毛澤東那句話:“要設國家主席由誰當
好?現在看來要設國家主席只有林彪來當。”他們積極鼓吹讓毛澤東當國家主席,想用勸
進的辦法換毛澤東一句話:我不當,讓林彪同志當吧。但毛澤東不再說這句話、斗牛的
紅布只能顯一次,顯多了會被牛撞倒的。
7 月中旬,葉群對吳法憲說:“如果不設國家主席,林彪怎么辦?往哪里擺?”在憲
法修改委員會上,出現了對立的兩種意見:吳法憲主張設國家主席,張春橋主張不設。
在憲法修改委員會張春橋成了反對設國家主席的代表,毛澤東叫他充當斗牛士的角色。
拿到毛澤東那里裁決,毛說:“設國家主席,那是形式,不要因人設事。”這是毛澤東第

四次明確表態。
后來在憲法修改委員會,林彪的人不好再提設國家主席公然和毛澤東唱對臺戲,改
在三個副詞問題上大做文章,迂回進攻。又掉進了毛澤東布設的“天才論”的陷阱。修
改憲法,康生是原則抓總。具體條文的斟酌推敲落在了張春橋身上。一開始就遇到一個
大難題,在憲法總綱里對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的評價,要不要寫上三個副詞?如果寫上,
毛澤東不會同意;不寫上,林彪那邊不好交代。張和康反復權衡,還是要聽毛澤東的,
就沒有寫三個副詞。8 月13 日子懷仁堂討論憲法修改稿,吳法憲拍了桌子,說張春橋否
認毛主席是天才,“利用毛主席的偉大謙虛,貶低毛澤東思想。”林彪得知說:“吳胖子放
炮放得好!”
13 日晚上和14 日下午。葉群分別打電話給陳伯達和黃永勝,要他們分別準備關于天
才和“四個偉大”的語錄。他們想揪出張春橋,掃清設國家主席的障礙。
陳伯達本來就屬于后黨。江青要打倒陶鑄,他出了力。毛澤東一方面承認了打倒陶
鑄的既成事實,一方面又批陳伯達是“一個常委打倒另一個常委”,嚇得陳伯達要自殺;
1967 年毛澤東追究《紅旗》第12 期社論(揪軍內一小撮問題),江青把他拋了出去,他
差點又吃了安眠藥。經過這兩件事,他覺得江青跟毛太危險,早晚是林彪的天下。就悄
悄改換門庭,和江青拉開了距離。和林彪掛鉤。葉群得知老夫子想吃螃蟹,就派秘書把
空運來的大閘蟹給送一簍子去。正如葉群所說:“螃蟹里面有政治。”果然把陳伯達拉住。
所以林彪這邊是兩個常委了。
1970 年“81”建軍節“兩報一刊”(注:《人民日報》、《解放軍報》和《紅旗》雜志)
聯合社論是陳伯達起草的。幾句關鍵的話是這樣表述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是我們偉大領
袖毛主席親自締造和領導的,林副主席親自指揮的”。討論中張春橋說:“我幾次聽毛主
席說過,難道締造者就不能指揮了嗎?把締造者排除在指揮之外,是哪家的規定?”他
和姚文元改成了這樣:“中國人民解放軍是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親自締造和領導的,毛主
席和林副主席親自指揮的中國人民解放軍”。
7 月25 日,政治局討論這篇社論的送審稿。陳伯達發言:“過去,我們都是這樣提:
‘人民解放軍是毛主席親自締造的、毛主席的親密戰友林副主席直接指揮的人民軍隊’,
怎么現在突然改變了字樣,會在人民群眾中產生極大的誤會和混亂。為了不產生負面影
響,我主張還是回到原來的提法中去。我的文章初稿中沒有這樣的話,現在又要加上這
樣的字句,容易在國外產生巨大的后果,好像我們國內有發生什么內部矛盾了。”
張春橋針鋒相對:“不能改。現在的提法比以前的流行提法,實際上是更科學、更準
確,僅僅把林副主席作為指揮者并不科學呀,難道毛主席沒有指揮權嗎?”
會上展開了激烈的爭論。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支持陳伯達,康生、姚文元支持
張春橋,別人都不表態,周恩來不好決斷,讓張春橋寫個報告,請主席拍板。
7 月29 日,周恩來和黃永勝陪外賓到了上海,到別墅看望毛澤東。一見汪東興就問:
“報告批了沒有?”汪東興說:“還沒有圈閱,你們直接問主席吧。”到了毛的書房,周
提起社論送審稿的事,毛很不高興地問汪東興:“我不是讓你把這件事辦好嗎,你怎么沒

辦?”汪說:“兩種意見,你到底贊成哪一種?你沒有說清楚,我怎么敢畫圈呢!”毛還
不想攤牌,說了個模棱兩不可的意見:“兩種意見我都不贊成,締造者不能指揮,能行嗎?
締造者也不光是我,還有很多人嘛。”汪東興不知怎么聽出了毛的傾向性意見,當著毛澤
東、周恩來、黃永勝的面,把“毛澤東和”四個字刪去,恢復了陳伯達初稿的提法。
周恩來回到北京,把圈閱件給了張春橋,并介紹了當時的情況。張春橋跟江青說:“汪
東興怎么能這樣替主席畫圈呢?他這不是明白無誤地支持陳伯達嗎!”江青說:“我早就
看出來了,汪東興是在給自己留后路。”對這件事,陳伯達很得意,軍委辦事組的人捧他,
他也覺得為林的幕府立了一功。上廬山開會之前,勁頭更足了。毛澤東故意退讓一步,
壓一下張春橋,是要誘敵深入,讓林彪一伙發起足以導致全軍覆沒的更大的進攻。

2015-06-02 23:3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