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第三十三章 毛林廬山決斗
第三十三章 毛林廬山決斗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三十三章 毛林廬山決斗
1970 年8 月下旬,中共中央在廬山召開九屆二中全會,到會253 人。
8 月19 日毛澤東上山,住在廬林一號—新修的別墅里。19、20、21 三天,他讀書休
息,是一種每臨大事有靜氣的姿態。
8 月20 日,林彪、葉群、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上山,林立果以軍委辦公廳“宋
秘書”的身份跟著。周恩來指定黃永勝留在北京“看家”,所以黃沒有來。在林彪的駐地,
架設了六條軍用專線指揮著全國軍隊,還有兩架云雀式直升飛機在山上待命。
周恩來 20 日下午上山。當晚擬就九屆二中全會議程,第二天向毛澤東、林彪提出報
告。
22 日,在毛澤東別墅的書房里召開政治局常委會。關于設國家主席問題,五個常委
除毛澤東外,林彪、周恩來、陳伯達都主張設,實現黨的主席和國家主席一元化,即在
形式上有一個國家元首。
周恩來說:“如果設國家主席,又避免毛主席在外事活動中過于勞累,今后在接見外
國使節等外交禮儀活動,可由國家主席授權其他國家領導人代理。”
康生說:“設國家主席,這是全黨全國人民的希望,我們在起草憲法草案時,也這么
希望,但又不敢違反主席關于不設國家主席的意見。處在這一矛盾中,我們感到壓力很
大。”
陳伯達說:“如果這次毛主席再担任國家主席,將對全國人民是一個極大的振奮和鼓
舞。”
林彪沒多說話,符合大家意見。
這樣,五個常委中除毛澤東本人外,其余四人都同意設國家主席,都同意毛再次出

任國家主席。其所以出現這樣一個局面,是因為毛四次公開講不設國家主席,他不當國
家主席,背后又布置林彪發起動議推薦他當國家主席,大家對毛澤東的真實意圖沒有摸
準。袁世凱就是在“兩推兩讓”后答應做皇帝的。
前章所引王兆軍在《誰殺了林彪?》一書中披露的林彪在“913”前夕曾對黃吳李邱
說的話,其實尚有下文。茲全引于此:
我告訴你們一個事實。廬山會議前,是毛澤東自己親口對我至少兩次說到,他不想
再當黨的主席了,要當國家主席,國際上走走,擴大中國的影響,并提醒我發起這個建
議。我是奉命做事。而且,你們知道,當時軍隊和中央黨政方面的很多領導,都對那些
秀才很反感。江青動員我,想和我結盟,推張春橋當總理。我看清了,如果張春橋當了
總理,以后江青就會當主席。我可以不接毛主席的班。但是我絕對不能在那樣一個女人
下工作。
這段話是理解撲朔迷離的廬山會議的關鍵。從九大閉幕式上毛澤東兩次推舉林彪當
主席團主席來看,毛澤東兩次與林彪個別交談說“不想再當黨的主席了,要當國家主席”,
是可信的。毛不當黨的主席了,自然是林彪當。所謂“可信”是說這個話確實說了,不
是說毛誠心禪讓;恰恰相反,這是毛誘使林彪犯“搶班奪權”錯誤的大陰謀、大陷阱。
當林彪“奉命做事”,帶頭發起建議設國家主席,毛主席當國家主席的時候,毛澤東判定
這是林彪個人野心的大暴露,林彪果然是要“搶班奪權”。搶哪個班?搶黨主席的班;奪
什么權?奪黨主席的權。毛澤東所看重的是黨主席和與此相連的軍委主席的權、不是那
個虛君元首國家主席的權。因為毛私下對林做過承諾,把黨的主席讓給林彪,自己“當
國家主席”,林彪堅持要毛當國家主席,就意味著逼他讓出黨主席的位置,毛澤東的雷霆
之怒起自這里。在廬山會議之后的南巡講話中,毛澤東說漏了嘴,泄露了天機。1971 年
8 月28 日毛澤東在長沙接見韋國清、丁盛、劉興元時說:
我看他們的地下活動、突然襲擊是有組織、有計劃、有綱領的。綱領就是“天才”
和要當主席,就是推翻二中全會議程和九大路線。
(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毛澤東傳》第1596 頁所公布的原始記錄)
“913”之后,當毛澤東審定準備下發的南巡講話稿時,親自把講話記錄中對林彪“要
當主席”的指控改成林彪欲“設國家主席”,有意混淆視聽。毛講話時,是講林彪要當國
家主席,但林彪在廬山講話并沒有表示出這樣的意向來,罪名不能成立。所以在審定記
錄稿時改成“綱領就是設國家主席,就是‘天才’”。這就引出一個新的問題來,為什么
周恩來、康生提議設國家主席沒事,林彪提議設國家主席就成了反黨綱領呢?因為毛沒
有對周、康許諾過要把黨主席讓給他們,自己去做國家主席。在毛澤東看來,周、康提
議設國家主席,讓他當國家主席,是善意的,沒有逼他交出黨主席位置的潛臺詞,而林
彪有這個潛臺詞,是惡意的,所以林彪就成了“急于奪權”的野心家了。毛澤東在1971
年11 月14 日在成都與張國華、梁興初、李大章談話時說:
那個司令部要我當國家主席是假,林當(黨的)主席是真。也有一些人是真心要我
當主席,和林彪不一樣。
(見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毛澤東傳》第1608 頁)

林彪認為,打倒劉少奇之后,九大把自己的名字寫入黨章,選舉主席團時毛在大庭
廣眾面前的動議,兩次向自己表示交班的談話,都是毛澤東真誠交班的表示。林彪倒不
是輕信,他認為毛在大躍進中餓死3750 萬人的滔天罪行,在文化大革命中與全黨搞翻。
毛應該比誰都明白:自己百年之后只有林彪壓得住臺,能穩得住局面。離開林彪的支持,
就沒有毛澤東一貫正確的歷史地位。他不相信毛澤東會耍他,會給他下套。當他看清了
矛盾陰謀詭計的時候,憤憤地對家人說:“你們不覺得他像個痞子嗎?太像了!如果我將
來輸給他,只會輸在我的痞子勁不夠上。”
據王兆軍在《誰殺了林彪?》一書第20 章記述,林彪確實不想當國家主席,而準備
當黨的主席。在廬山會議后毛澤東步步緊逼中,林彪對林立果說:
老虎,我告訴你一句話,你記住了:我治理不了這個國家,不要說現在千瘡百孔,
就是正常情況,我也不知道怎么管理國家、這樣大的國家,經濟、政治、文化和各種事
業,都是非常復雜的。我不喜歡行政事務,不喜歡交往,身體情況也不好,不能管理國
家,這就是我為什么覺得委屈的原因。我有自知之明,從來沒有想當什么國家主席。
我只懂得點軍事,對國家的統一、生產的發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有很大的熱情,
但是能力有限。我希望保持參與政治生活的權利,保障軍隊發揮正常作用,就行了。
前一段話不當國家主席,說得明明白白;后一段話,說要保證“國家的統一。。。。。。
保障軍隊發揮正常作用”,顯示了要壓臺,掌舵,當黨主席兼軍委主席的意思。林彪就是
準備這樣當接班人的。
葉群和林彪手下的將軍們對待林彪當國家主席是熱衷的,特別是葉群,是頗想領略
一下元首夫人的風光的。在他們看來,毛直接交班,由林出任黨的主席兼軍委主席更好,
如毛還想再干二年,林彪第一步出任國家主席是必爭的。他們認為,劉少奇原來是黨的
第一副主席和國家主席,林彪全力支持毛澤東打倒了劉少奇,這兩個職務都給他是理所
當然的,對他的安排不能低于原來的劉少奇。只是“親密戰友和接班人”,這是文學語言,
不是法律語言,是私人友誼,不是國家職務。要是出國訪問,人家怎么稱呼?“毛澤東
的親密戰友來了!”在不像話。林彪集團有一種受利用、受欺騙、受愚弄的感覺,對毛澤
東十分不滿。國家主席他們是要力爭到底的,一定要爭取到劉少奇原來的地位,并不多
要什么。他們估計到一定時候毛澤東會讓步的,汪東興3 月8 日的傳達(毛說“要設國
家主席由誰當好?現在看來要設國家主席只有林彪來當”)給了他們這樣的信心;然而,
他們估計錯了。
周恩來、陳伯達、康生三位常委在揣摩毛澤東的意圖方面都有過人的精明,他們不
顧毛四次“不設不當”的講話,而堅持“要設要當”,自有其內心的根據和道理。
還有毛的近臣汪東興,上層官員把他看作是老佛爺跟前的“李蓮英”,是毛澤東真實
意向的晴雨表。他也摸錯了脈,成為“要設要當”的急先鋒。
為了誘敵深入,為了讓林彪集團陷入被動困難的境地,毛澤東把四個常委和最貼近
的心腹都耍了。他表面上說“不設不當”,背后又說“要設要當”,大家都認為他的真實
意圖是“要設要當”,要經過幾推幾讓,“迫于”全黨和全國人民的擁戴才不得已而屈就

之,于是就有了后面的一幕。
據陳伯達回憶,大會之前,林彪單獨和毛澤東進行了很長時間的談話。談話以后,
葉群給吳法憲打了個電話:“開會前,林總同毛主席談話,向毛主席報告了討論憲法草案
時你同張春橋的爭論。林總說,想就這個問題講幾句話。毛主席說,你可以講,但不要
點名。”
林彪在講話前,仍然認為江青推舉張春橋當總理,她想當黨的主席,是加強對個人
野心,不是毛澤東的意圖。有分寸地打擊一下張春橋是符合毛的意圖的。自己的接班人
地位是不可動搖的。這是林彪走錯棋路的根源。
1970 年8 月23 日下午3 點,中共九屆二中全會在廬山人民劇場開幕。毛澤東主持會
議。林彪首先講話。這是一種典型的打著紅旗反紅旗的斗爭方式。毛澤東在討論九大新
黨章時勾掉了“天才地、創造性地、全面地”三個副詞,主席的偉大謙虛,林彪不能反
對;但在修改憲法時張春橋公然反對將三個副詞寫進憲法,吳法憲跟他拍了桌子。今日
講天才,批張春橋,就是重申自己的權威,是和毛澤東暗中較勁,又使他不便公開反對。
林彪說:“我們說毛主席是天才,我還是堅持這個觀點。”然后重申:“毛澤東同志是當代
最偉大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毛澤東同志天才地、創造性地、全面地繼承、捍衛和發展
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根據明著說不當,暗中又說當地曖昧態度,在設國家主席問題上林
彪也說得比較曖昧:“這個憲法草案,表現出這樣一個特點,就是肯定毛主席的偉大領袖、
國家元首、最高統帥的地位,肯定毛澤東思想作為全國人民的指導思想,這一點非常重
要,非常重要,是憲法的靈魂。”林彪想說的是:毛澤東當國家元首(國家主席)是憲法
的靈魂,如果沒有這一條,應該寫上。
林彪講完,康生說:“我完全同意,完全擁護林副主席的講話。在要毛主席當國家主
席,林副主席當國家副主席的問題上,所以意見都是一致的。如果主席不當國家主席,
那么請林副主席當國家主席(注:康說了這個話而沒有被追究,是因為毛也說過)。如果
主席、林副主席都不當國家主席,那么,國家主席這一章就不設了。”毛澤東沒有吭氣,
他在靜觀事態的發展,考慮對策。
8 月24 日早晨,葉群將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找到一起,傳達了林彪的四點意見:
1、對林總的講話要表態擁護,堅持天才地觀點;2、堅持設國家主席,讓毛主席當國家
主席;3、可以串聯空軍、海軍、總后的一些中央委員發言,注意不要點名;4、把主要
矛頭對準眼鏡蛇(注:給張春橋起的外號),不要擴大打擊面,張的后臺就是江青,但在
發言中半個字也不準涉及江青。
24 日上午8 時。根據吳法憲等人的提議,全體與會人員在禮堂聽林彪講話錄音。由
汪東興主持,周恩來、陳伯達、康生都參加了。錄音播放兩遍,11 點半才散會。下午,
各組討論林彪講話。葉群到處散布,林彪同志的講話時經過毛主席同意的。
陳伯達在華北組說:“林副主席說,這次憲法中肯定毛主席的偉大領袖、國家元首、
最高統帥的地位,肯定毛澤東思想作為全國人民的指導思想,這一點非常重要。寫上這
一條是經過很多斗爭的,可以說是斗爭的結果。現在竟然有人胡說,毛澤東同志天才地、
創造性地、全面地繼承、捍衛和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提高到一個

嶄新的階段,這些話是一種諷刺。有人利用毛主席的謙虛,妄圖貶低毛澤東思想。”
陳伯達講完,主持會議的華北組組長李雪峰說:“現在請東興同志發言。”
汪東興雖然不是常委,但他身份特殊,大家認為他的話最能表示毛澤東的真實意向,
都洗耳恭聽。只聽他說:“我完全擁護林副主席的重要講話,完全同意剛才伯達同志的發
言。我代表中央辦公廳和8341 部隊堅決要求設國家主席,建議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當
國家主席。剛才伯達同志講的情況是非常嚴重的。我們黨內還有這樣的野心家,他們還
在巧妙地反對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這是沒有劉少奇的劉少奇路線,是劉少奇反動路線
的代理人。根據我們中央辦公廳機關和部隊的意見,熱烈希望林副主席担任國家副主席。
華北組的人覺得這下摸準了毛澤東的“龍脈”,原來他屢屢說不當國家主席是“偉大
的謙虛”,于是調子一個比一個高,對毛勸進,對反對的人要“千刀萬剮”,后來就產生
了華北組二號簡報,結尾是這樣說的:
大家熱烈擁護林副主席昨天發表的非常重要、非常好、語重心長的講話。認為林副
主席的計劃,對這次九屆二中全會具有極大的指導意義。大家聽了陳伯達同志、汪東興
同志在小組的發言,感到對林副主席講話的理解大大加深了。特別是知道我們黨內,竟
然有人妄圖否認偉大領袖毛主席是當代最偉大的天才,表示了最大、最強烈的憤慨,認
為在經過了四年文化大革命的今天,黨內還有這種思想反動的人,情況是嚴重的。這種
人就是野心家、陰謀家,是極端的反動分子,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分子,是沒有劉少奇
的劉少奇反動路線的代理人,是帝修反的走狗,是壞蛋,應該揪出來示眾,應該開除黨
籍,應該斗倒斗臭,應該千刀萬剮。全黨共誅之,全國共討之、大家衷心贊成在憲法上
恢復國家主席一章,憲法第二條增加毛主席是國家主席,林副主席是國家副主席。
葉群在中南組說:“林彪同志在很多會議上都講了毛主席說最偉大的天才。說毛主席
比馬克思、列寧知道得多,懂得多。難道這些觀點要收回嗎?堅決不收回,刀擱在脖子
上也不收回。”李作鵬補充說:“本來林副主席一貫宣傳毛澤東思想是有偉大功績的,黨
章也是肯定了的,可是有人在憲法中反對提林副主席。所以黨內有股風,是什么風?是
反馬列主義的風,是反毛主席的風,是反林副主席的風。這股風不能往下吹。有的人想
往下吹。”
吳法憲秘密串連空軍的中央委員王維國、陳勵耘等要堅持設國家主席的觀點。他自
己在西南組說:“這次討論修改憲法中有人竟說毛主席天才地、創造性地、全面地繼承、
捍衛和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是個諷刺。我聽了氣得發抖。這是八屆十一中全會就肯
定下來的,林副主席《再版前言》中肯定下來的,怎么能不寫?不承認,就是推翻八屆
十一中全會決議,推翻了林副主席的《再版前言》。”
邱會作在西北組發言說:“林副主席說毛主席是天才,毛澤東思想全面地繼承和發展
了馬克思列寧主義、這次他仍然堅持這個觀點。為什么在文化大革命勝利、二中全會還
講這個問題?一定是有人反對這種說法,有人說天才地、創造性地、全面地繼承、捍衛
和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是一種諷刺,就是把矛頭指向毛主席、林副主席。”
這幾個人一講,各組就哄起來了。華北組二號簡報一發下去,群情激憤,要揪那個

反對毛主席是天才的人。
陳伯達正在觀山景,汪東興過來找他,惶恐不安地說:“我碰上江青了,她說我們的
發言是跟她分道揚鑣,這是怎么回事?”
陳伯達滿有底氣地說:“建議毛主席當國家主席,是天經地義的正確,不要怕。張春
橋就是靠著江青的支持,才不把林總放在眼里,他就是野心家、陰謀家。你放心,毛主
席不會只要老婆,不要親密戰友和接班人的,這也是大局。”
汪東興連連點頭說:“不管發生什么事情,反正我是跟著毛主席和林副主席走的。”
這時陳汪仍認為,毛林是不可分的,林彪的接班人地位是不可動搖的,毛澤東寧可
拋棄老婆,也不好拋棄接班人。文化大革命的亂局,毛澤東之后只有林彪能壓得住臺。
像毛那樣深謀遠慮的大政治家,在大局問題上是不會犯糊涂的;再加上毛澤東對江青小
打小鬧的批評,更加深了人們這樣的認識。人們萬萬沒有想到,毛澤東內心深處,是要
把班交給江青,林彪只是個“二傳手”,他的任務是把權杖從劉少奇手里奪過來,傳給江
青,當林彪攥著權杖不肯交的時候,毛澤東親自出面逼林彪交出來;當然,他不會直接
把權杖傳給江青,他要再找一個“二傳手”,一個他認為能在他殯天以后,自覺自愿地把
權杖傳給江青,把加強推上主席寶座的人,一個弱一些的二、三流政治家,繞來繞去,
幾經曲折,他找到了華國鋒。毛澤東既要搞“家天下”,又要不担“家天下”的罵名。此
是后話。
我們仍然回到廬山、江青一看要揪出張春橋“千刀萬剮”,急了。25 日上午,她帶著
張春姚文元去見毛澤東,進入別墅就喊:“主席!不得了哇,他們要揪人!”
25 日下午,毛澤東找林彪個別談話,林彪在葉群的陪同之下來到廬林一號。一進門
葉群被擋住了,只讓林彪一個人進入毛澤東的書房。毛澤東滿臉嚴肅,開門見山:“林彪
同志,我一上山就說,要把這次會議開成團結勝利的會,不要開成分裂失敗的會。這兩
天,氣氛不對頭嘛!”
“主席,出什么問題了?”林彪故作驚訝。
“陳伯達帶頭,一是堅持設國家主席,二是堅持天才論。鼓動一些人,蒙騙一些人
起哄,大有把廬山炸平,停止地球轉動之勢。他們把廬山炸平,我也不當國家主席,我
勸你也別當。”
“我原來主張設國家主席,是讓主席當,不是我想當。”
“我知道你和陳伯達在天才問題上觀點是一致的。但是你們兩個情況不一樣,他是
混入共產黨內的反共分子,我今天跟你打個招呼,要好他保持距離,劃清界限。”
“好,我向軍隊的幾個中央委員打打招呼。”
毛澤東故意將這場斗爭說成是陳伯達與張春橋的斗爭,假裝公允,把陳伯達拋出來

到同時,又對林彪說:“張春橋這個人再看他兩年,兩年以后我不干了,交給你處理。”(高
文謙:《晚年周恩來》,香港明鏡出版社第300 頁)這個兩年以后交班的許諾把林彪暫時
穩住了。
毛澤東又找周、陳、康談話,他一票否定了四票,眾常委又都同意不設國家主席了。
然后,召開政治局常委擴大會(各組組長都參加)。沒有多余的話,沒有花絮和插曲,
毛澤東嚴肅地宣布了三條:
第一、 立即休會,停止討論林彪同志在開幕式上的講話;
第二、 收回華北組第二號簡報;
第三、 不要揪人,要按九大精神團結起來。陳伯達在華北組的發言是違背九
大精神的。
會議一個急轉彎。毛澤東當然清楚發難掛帥的人是林彪,但他穩住林彪,拿陳伯達
開刀。一方面是因為陳伯達原來是他的馴服工具,如今他的船還沒有“漏”,陳伯達改投
新主,意味著林彪的行情看漲,他要把這種頹勢扳回來;另一方面,林彪在他的別墅里
架設六條電話專線,指揮著全國的軍隊,兩架云雀式直升機在山上待命,不能一下子把
林彪逼急了。
毛澤東穩住林彪以后,為防萬一,他又把政治局委員、南京軍區司令員許世友召去
談話。據說一見面,毛澤東把手放在許世友的手上說:“你摸摸,我的手是涼的(意思是
沒有發燒,不是說胡話)。我只能當導演,不能當演員。你回去做工作,不要選我做國家
主席。”當然,還說了些別的,許世友將軍不會傳達。
8 月26 日至30 日,各小組暫停開會,讓與會者看戲看電影,游覽廬山。
8 月26、27 日,周恩來、康生連續同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談話,要他們做檢討。
吳法憲27 日晚報告了林彪。林彪說:“你又沒有錯,不要做檢討。”
8 月29 日,毛澤東指示林彪主持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陳伯達、吳法憲做第一次檢
討。陳伯達已亂了方寸,不知如何檢討是好。他這個檢討是康生幫助寫的,因為他的口
音難懂,是由周恩來代讀的。其要點是:24 日在華北組作了煽動性發言;不聽毛主席的
話,堅持要設國家主席;歪曲林副主席講話,引起大家思想混亂;亂講天才,亂編語錄。
吳法憲則強調上了陳伯達的當,把一切推給陳伯達,保護林彪和葉群。
8 月31 日黃永勝上山,立即召集軍委辦事組幾員大將開會。
葉群流著淚對黃永勝說:“你不知道,這幾天的日子可難過了。多虧你晚來,沒有卷
進去。”她又轉頭對吳法憲說:“你犯錯誤不要緊,還有林彪和黃永勝嘛!只要不牽涉他
們二人就好辦。林總在主席那邊說話了,你的職務不會動。”
林立果還打電話給北京的周宇馳,讓他代表林家去慰問吳法憲的夫人。

8 月31 日,毛澤東寫了《我的一點意見》,繼續保林打陳,表明毛澤東政治斗爭手腕
的高超。他說:
這個材料(注:指陳伯達編的恩格斯、列寧、毛澤東論天才的幾條語錄)是陳伯達
同志搞的,欺騙了不少同志。第一,這里沒有馬克思的話。第二,只找了恩格斯一句話,
而《路易·波拿巴特政變記》這部書不是馬克思的主要著作。第三,找了列寧的有五條。
其中第五條說,已有經過考驗,受過專門訓練和長期教育,并且彼此能夠很好地互相配
合的領袖,這里列舉了四個條件。別人且不論,就在我們中央委員會的同志來說,夠條
件的不很多。例如我跟陳伯達這位天才理論家之間,共事30 多年,在一些重大問題上就
從來沒有配合過,更不要說很好的配合,僅舉三次廬山會議為例。第一次,他跑到彭德
懷那里去了。第二次,討論工業六十條,據他自己說,上山幾天就下山了,也不知道他
為什么原因下山,下山之后跑到什么地方去了。這一次,他可配合得好了,采取突然襲
擊,煽風點火,唯恐天下不亂,大有炸平廬山,停止地球轉動之勢。我這些話,無非是
形容我們的天才理論家的心(是什么心我不知道,大概是良心吧,可決不是野心)的廣
大而已。至于無產階級的天下是否會亂,廬山能否炸平,地球是否停轉,我看大概不會
吧。上過廬山的一位古人說:“杞人無事憂天傾”,我們不要學那位杞國人。
最后關于我的話,肯定幫不了他多少忙。我是說主要地不是由于人們的天才,而是
由于人們的社會實踐。我同林彪同志交換過意見,我們兩人一致認為,這個歷史家和哲
學家爭論不休的問題,即通常所說的,是英雄創造歷史,還是奴隸們創造歷史,人的知
識(才能也屬于知識范疇)是先天就有的,還是后天才有的,是唯心論的先驗論還是唯
物論的反映論,我們只能站在馬列主義的立場上,而決不能跟陳伯達的謠言和詭辯混在
一起。同時我們兩人還認為,這個馬克思主義的認識論問題,我們自己還有繼續研究,
并不認為事情已經研究完結。希望同志們同我們一道采取這種態度,團結起來,爭取更
大的勝利,不要上號稱懂得馬克思,而實際上根本不懂馬克思那樣一些人的當。
毛澤東這一番宏論,固然都是馬克思主義辯證唯物論的大道理。但我們要問毛澤東:
您早干什么去了?林彪鼓吹天才論,謠言和詭辯橫行,于今十年矣!這十年,毛澤東靠
天才論支持,靠謠言和詭辯,壓服了全黨和全國人民。“三面紅旗”禍國殃民,餓死3755
萬人,硬叫全國人民高呼“三面紅旗萬歲!萬萬歲!”該糾“左”時他反右,否定了實事
求是的原則,制造了一個“劉鄧資產階級司令部”,制造了17 年的修正主義路線,制造
了所謂“文藝黑線”、“教育黑線”、體育“黑線”等等,罪在全黨,只有領袖是完人,毫
無道理地打倒和整死那么多忠心耿耿的各級領導干部,那么多熱愛國家、擁護共產黨,
在科學、文化、教育事業上做出杰出貢獻的知識分子,他們有什么錯?有什么罪?所羅
織的罪名,是不是謠言?是不是詭辯?毛澤東知道,人民對林彪鼓吹這一套早就厭倦了,
不僅是厭倦,是一種厭惡的逆反心理,如今他高揚辯證唯物主義的旗幟反對天才論,當
然是得人心的,說出了大家多年想說而不敢說的話。這樣,毛澤東先從縱容天才論中得
到好處,后從反對天才論中得到好處;既享受個人崇拜的成果,又成為反對個人崇拜的
哲人,真所謂左右逢源,爐火純青,搞政治搞到這個份兒上,手段當然是極高的,但他
沒有想到,既今是而昨非,人們必然要把過去十年的事情翻過來,此是后話。
9 月6 日,九屆二中全會閉幕。陳伯達被隔離審查。

下山以后,毛澤東把汪東興樹立為檢討后繼續受到信任和重用的樣板,威逼和誘導
葉群、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檢討,進而威逼和誘導林彪檢討。
9 月末的一天,毛澤東派汪東興去毛家灣現身說法,臨行前交代:“和他好好談一談,
爭取讓林彪寫出檢查來,只要他能認識他的錯誤,我還是歡迎他的。這個檢查要聯系歷
史上的錯誤,不要讓人家說他是一貫正確的,其實并不是嘛。”汪東興硬著頭皮進了毛家
灣。
林彪正看錄像,葉群陪著。
汪東興一臉忠順的樣子,足將進而趔趄,嘴將言而囁嚅。葉群起立讓座。
“我們誰也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麻煩。怎么辦呢?”汪東興沉重地開口。
“汪主任,這不是我們找麻煩,是江青、張春橋他們搗亂。我聽說主席對你的檢查
比較滿意,是嗎?”
“閉嘴,葉群!聽東興講。”林彪這一吼,汪東興也不講了。
林彪起身在地毯上踱步,轉了兩圈才說:“現在我已經無法和黃總長他們保持聯系了,
其中包括和你的聯系,為的是又怕江青、張春橋他們在主席面前告黑狀。我經常收到一
些來自各地的揭發材料和原始證據,都是他們的丑聞。我無法想像,為什么主席會聽他
們的讒言!東興同志,你說呢。”
汪東興說:“我也無法解釋這個問題。不過我想在這種形勢下,林副主席為了主動,
還是向主席寫個檢查比較好些。”
林彪雙目放著寒光,直射汪東興:“怎么,你是想讓我授人以柄嗎?是你個人關心我
還是有人派你來當說客的?”
汪東興窘迫無言。
林彪接著說:“我要寫了檢查,主席馬上批發全黨,那就等于我在全黨全軍全國人民
面前承認了我的所謂‘錯誤’。不!我不會上那幾個筆桿子的當,我沒有什么錯誤,我也
不會違心地寫什么檢查。”
“那我們該怎么收場呢?老這么僵著不是個辦法。”汪東興說。
“這是毛主席考慮的事,我不能回答這個問題。我和葉群以及軍委辦事組的同志都
在接受審查。我們的歷史是無可懷疑的。一切讓主席決定吧,我從來相信他的領導和英
明果斷。”
林彪像打仗下了最后決心一樣,坐在沙發上再也不說話。汪東興訕訕告辭,葉群送
客。

林彪是軍事家的性格,只有勝敗,沒有折中、妥協。回想解放戰爭初期,他和彭真
在戰略方針上發生分歧,彭真是政治局委員、書記處候補書記、東北局書記、東北民主
聯軍政治委員,自己雖是司令員,但黨內只是個中央委員,東北局領導層大多數唯彭真
的馬首是瞻,彭真背后還有劉少奇的支持。最后拿到毛澤東那里去裁決,毛力排眾議,
改組東北局和東北民主聯軍的領導,讓林彪担任東北局書記、東北民主聯軍總司令兼政
治委員,彭真降格為東北局副書記和東北民主聯軍副政治委員。建國以后,罷譚政,撤
羅瑞卿,誰跟我林彪唱反調誰倒霉。江青算什么?張春橋算什么?靠娘們、秀才能鎮得
住全黨全軍全國人民對文化大革命淘淘反對的洪流嗎?能封住人們的嘴不翻騰餓死幾千
萬人的老賬嗎?只有靠我林彪,靠我的四野,沒有我林彪的支持就沒有文化大革命,就
沒有你毛澤東今天至高無上的地位。他越想越覺得陳伯達的話是對的:毛澤東不能只有
老婆不要接班人。
10 月8 日毛澤東給林彪寫了一封短信,令人高深莫測地說:“秋風又起,保重身體。”
林彪以退為進,10 月12 日給毛澤東信:“我深感在路線上,思想上跟不上主席教導,不
能適應革命形勢的發展。。。。。。不適合再做主席的接班人。請主席酌定,我完全擁護主席
的決定。”
毛看完后又回一信:“此議不妥,黨章的規定,黨的決定,我不能違反。你我在路線
上,在大是大非的原則問題上,還是基本一致的。”毛的策略是先穩住林彪先剪羽翼,把
軍委辦事組幾個人搞倒搞臭。
林彪和陳伯達對毛澤東都做了過高的估計,以為他無論如何不會糊涂到搞家天下,
傳位給江青。他們錯了。毛澤東打擊削弱林彪集團,就是要為江青后黨臨朝掃清道路。
11 月6 日經毛澤東批準,中共中央下發了《關于成立中央組織宣傳組的決定》。“中央組
織宣傳組設組長一人,由康生担任。設組員若干人,由江青、張春橋、姚文元、紀登奎、
李德生担任,中央組織宣傳組管轄中央組織部、中央黨校、人民日報、紅旗雜志、新華
總社、中央廣播事業局、光明日報、中央編譯局的工作,以及中央劃歸該組管轄單位的
工作。”康生這個組長是掛名的,紀登奎、李德生都有數個軍政要職在身,列為組員是個
陪襯,中央組織宣傳大權實際落在江青手中。這個組織,是九大后撤銷的中央文革的借
尸還魂,是中央書記處的雛形,是與軍委辦事組相對抗的“中央辦事組”。
11 月16 日,這個“中央辦事組”起草了《中共中央關于傳達陳伯達反黨問題的指示》,
經毛澤東批準發出,在全黨開展“批陳整風”運動。從此,反對天才論在全黨公開化。
毛澤東對林彪集團的斗爭,他自己總結的高招是“甩石頭,摻沙子,挖墻腳。”在葉
群、吳法憲等人的檢討上批示:通報全黨,這是“甩石頭”;派非四野的紀登奎、張才千
參加軍委辦事組,是所謂“摻沙子”;改組北京軍區領導班子,將司令員鄭維山,第一政
委李雪峰撤職,任命李德生為北京軍區司令員,謝富治為第一政委,紀登奎為第二政委,
這是“挖墻角”。
1971 年2 月20 日,軍委辦事組對毛澤東批評軍委座談會不批陳的問題寫了檢討報告,
毛在這個報告上批示:“你們幾個同志,在批陳的問題上為什么老是被動?不推一下,就
動不起來。這個問題應該好好想一想,采取步驟,變被動為主動。”批陳是個幌子,實際

上是要他們揭發批判林彪。
4 月15 日至29 日,批陳整風匯報會在北京召開,中央、地方和軍隊負責人共99 人
出席。會議由周恩來主持。主要解決黃永勝、吳法憲、葉群、李作鵬、邱會作的問題。
林彪19 日回到北京,葉群給吳法憲打電話:“聽說你們過不了關,林總回來坐鎮,必要
時他要出來講話。”
29 日毛澤東授權周恩來做會議結論,基調是:“在廬山會議及其前后,軍委辦事組五
位同志在政治上犯了方向路線錯誤,在組織上犯了宗派主義錯誤;但錯誤的性質還是人
民內部的問題,同反共分子陳伯達的性質根本不同。”
毛澤東逼迫林彪檢討的目的仍未達到。林彪給毛寫過一封信,不是檢討,是講條件。
據說這封信是新調來的秘書王煥禮寫的。林彪認為他和毛澤東還是有共同利益的,這就
是鞏固文化大革命的成果。他勸毛10 年內對他的人,不撤職,不殺頭,可保十年不亂。
葉群認為毛不可能接受這樣的條件,所以沒讓發。林彪覺得自己有理,是奉命行事,一
而再、再而三地提出要和毛見面,當面把事情說說清楚。毛自知理虧,像當年對付高崗
一樣,就是不見。為了穩住林彪,毛叫江青于6 月9 日為林彪拍攝了大幅學習毛著的免
冠像,登在1971 年七、八合刊的《人民畫報》和《解放軍畫報》封面上,作者署名“峻
嶺”。向林彪暗示:盡管“批陳整風”沸沸揚揚,黃吳葉李邱做了檢討,但到此為止,不
會動搖你的接班人地位。同時也在全黨全軍全國人民面前表明毛林之間親密無間,掩蓋
上層深刻的政治危機。

2015-06-02 23:3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