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第三十六章 請鄧小平當“軍師”
第三十六章 請鄧小平當“軍師”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三十六章 請鄧小平當“軍師”
1972 年1 月6 日,陳毅元帥患癌癥去世。因九大以后,陳毅只是中央委員,沒進政
治局,追悼會規格低,由李德生主持,葉劍英致悼詞。毛澤東和其他政治局委員不參加。
因此之故,宋慶齡副主席、西哈努克親王想以生前好友的身份參加也奈難同意。1 月10
日午飯后,毛澤東不睡午覺,煩躁不安。這天下午要開陳毅的追悼會。他想到了反對“二
月逆流”的那一場斗爭,為了江青,他與陳毅等元老們幾乎全部鬧翻了,還說過要和林
彪上山打游擊等過頭的話。如今林彪摔死了,歷史已對誰忠誰奸作出了結論,要挽回人
心,今天下午是個機會。轉念至此,他下令:“調車,我要去參加陳毅同志的追悼會。”
周恩來接到中央辦公廳的電話后,立即決定提升規格,通知所有在京的政治局委員、宋
慶齡副主席、西哈努克親王參加陳毅追悼會。
毛澤東這年 79 歲,身體一年不如一年了。林彪事件給了他精神上很大的打擊。臨時
要出門,秘書張玉鳳、護士長吳旭君幫助他換衣服。他下身穿一件薄毛褲,要給他套上
制服褲子,他嫌羅嗦,說:“不要換了,我在睡袍外面套件衣服就行。”結果就在睡袍外
面罩了件灰色中山服。張玉鳳和吳旭君怎么看也覺得出不了門,這像個什么樣子呢!就
又給他穿了件大衣,才算把睡袍蓋住了。然后,張玉鳳攙扶他上了那輛吉斯牌防彈轎車。
毛澤東進入八寶山殯儀館大休息室。周恩來、宋慶齡、葉劍英、李先念、徐向前、
聶榮臻等迎上前來向他問候;江青、康生、張春橋等也不得不來參加。西哈努克親王和
夫人受到特別邀請,是唯一的外賓。不一會兒,陳毅夫人張茜率四個子女晉見毛澤東。
毛澤東握住張茜的手。張茜淚如泉涌,努力控制感情,收住淚說:“主席您怎么也來了?”
毛澤東的意外出現,當然給死者增加了極大的哀榮,所以張茜有此一說。毛澤東也凄然
作哭靈狀(據一位細心的目擊者說,毛澤東一滴眼淚也沒掉下來),讓張茜坐在自己身邊,
說:“我也來悼念陳毅同志嘛!陳毅是個好同志。”張茜說:“陳毅不懂事,過去反對過毛
主席。。。。。。”毛澤東不讓她繼續說下去,接過話茬說:“不能這么說,也不能全怪他,他
是個好同志。”“陳毅對中國革命和世界革命是做出貢獻,立了大功的,這已經做了結論
了。”
毛澤東又與西哈努克親王交談。向他通報了林彪去年9 月13 日乘飛機叛國外逃,在
蒙古溫都爾汗摔死的簡要情況。又對著大家說:“林彪是反對我的,陳毅是支持我的。”“二
月逆流是陳老總他們反對林彪、陳伯達、王關戚,”又說:“鄧小平同志屬于人民內部矛
盾。”周恩來是何等的機敏,密囑張茜和孩子們,把“毛主席說鄧小平是人民內部矛盾的
話傳出去。”他知道,啟用鄧小平的時間不會很遠了。
追悼會仍由政治局候補委員,總政治部主任李德生主持,改由周恩來致悼詞。毛澤
東與大家一起向陳毅遺像三鞠躬。追悼會結束,周恩來等送,毛澤東上車,張茜攙扶毛
澤東走到車前。毛澤東下肢開始萎縮。邁了幾下竟上不去車。張玉鳳前去扶了一把才上
了車。
這時候的周恩來真是中國的擎天一柱。內政外交,還有亟待恢復的國民經濟,千鈞
重担都壓在他的身上。他的日益消瘦的身軀支撐著這個國家。送走尼克松回到北京,周
恩來又把主要精力轉到內政上來。1972 年初。,他在全國計劃會議上指出:“職工人數突

破了 5000 萬,工資總額突破了300 個億,糧食銷售量突破了800 億斤,這三個突破是個
警號,不注意解決就會出大問題。”要解決這些問題,管理這么大一個國家,他總要有幾
個助手啊!然而,副總理們、部長們,幾乎都被打倒或半打倒,不能工作了。誰能砥柱
中流,幫助他撐起這個局面呢?周恩來想起了鄧小平。他根據毛澤東在陳毅追悼會上說
過的話,開始為鄧小平出來工作創造條件。
鄧小平是 1969 年10 月20 日被流放到江西的,作為第二號“走資派”,林彪和江青
都想把他置于死地,但毛澤東不松口,連報紙上點名都不行,所以他們誰也動不了鄧小
平。周恩來對于哪些人不能保,哪些人能保,保到什么分寸,和毛澤東的配合非常默契。
1969 年10 月18 日,周恩來親自給江西省革命委員會核心領導小組打電話,是辦公
室主任程惠遠接的。周恩來要江西安排鄧小平夫婦的住處和“鍛煉”的地方,并要他們
辦好了報告中央辦公廳主任汪東興,江西報上來的方案是將鄧小平安排在贛州。19 日周
恩來又在電話中明確指示:“贛州離南昌較遠,交通不便,而且又是山區,條件較差,將
鄧小平安排在贛州不妥,應在南昌市郊為宜。鄧小平的房子應該是一棟兩層樓的樓房,
樓上他們夫婦住,樓下工作人員住。最好是獨門獨院,又能散散步,又比較安全。”按照
總理指示,江西省革命委員會讓鄧小平住上南昌市郊望城崗原南昌步校校長的房子,二
層樓,獨家獨院。“鍛煉”就在新建縣拖拉機修配廠勞動。由省革委會保衛部長陳昌奉(毛
澤東長征時期的警衛員)親自管理,嚴格保密。看管他的秘書和警衛人員也都對鄧保持
著一定程度的尊敬。勞動活不重,只干半天,分配他當鉗工。年輕時留法勤工儉學,鄧
小平干過這個話,所以很熟練。工人們稱贊:“老鄧起碼有四五級工的水平。”勞動之余,
鄧小平可以讀讀書,散散步,在院子里侍弄蔬菜。夫人卓琳和繼母夏培根仍跟鄧小平生
活在一起,互相有個照應。雖然子女們受牽連跟著吃了不少苦,長子鄧樸方摔成殘廢,
但鄧小平的流放生活沒有造反派的批判揪斗和肉體摧殘,比起劉少奇、彭德懷、陶鑄來,
就有霄壤之別了。
《中共中央關于林彪叛國出逃的通知》,鄧小平是在新建拖拉機修配廠和工人們一起
聽的傳達。廠長羅明知道他耳背,叫他坐在前面,和縣工業局長坐在一起。鄧小平身板
挺直,兩手扶在大腿上,兩眼平視,眼睛會神,給他斟了一杯茶也沒顧上喝一口。回到
將軍樓住所,他對卓琳說了8 個字:“林彪不死,天理難容。”
1972 年8 月3 日,鄧小平給毛澤東寫了一封信,檢討了自己的錯誤,對中央關于林
彪事件的處理表示擁護。8 月14 日,毛澤東作了批示:
請總理閱后,交汪東興印發中央各同志。鄧小平同志所犯錯誤是嚴重的,但他應與
劉少奇加以區別。1、他在中央蘇區是捱整的,即鄧、毛、謝、古四個罪人之一,是所謂
毛派的頭子。整他的材料將《兩條路線》、《六大以來》兩書。出面整他的人是張聞天。2、
他沒歷史問題,即沒有投降過敵人。3、他協助劉伯承打仗時得力的,有戰功。除此之外,
進城后,也不是一件好事都沒有做的,例如率領代表團到莫斯科談判,他沒有屈服于蘇
修。這些事我過去也講過幾次,現在再說一遍。
8 月15 日,周恩來主持政治局會議傳達了毛澤東的批示。12 月18 日,周恩來致信
紀登奎、汪東興,要他們就鄧出來工作的問題提出相應的建議。紀、汪向周恩來提議,
鄧小平仍任國務院副總理。

1973 年3 月10 日,周恩來主持政治局會議,根據毛澤東的批示,作出了《關于恢復
鄧小平同志黨組織生活和國務院副總理職務的決定》,以中共中央文件發到全國縣團級以
上黨政軍各機關。這是鄧小平第二次被打倒后重登政治舞臺。
1973 年8 月24 日至28 日,中國共產黨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提前舉行。修改了九大
的黨章,修改黨章的報告是由40 歲的造反派頭頭王洪文念的。對林彪反黨集團作了組織
處理。鄧小平和其他老干部一起被選進中央委員會。
十大的中央領導機構組成人員如下:
中央委員會主席:毛澤東
中央委員會副主席:周恩來、王洪文、康生、葉劍英、李德生
中央政治局常委:毛澤東、王洪文、葉劍英、朱德、李德生、張春橋、周恩來、康
生、董必武
中央政治局委員:毛澤東、王洪文、韋國清、葉劍英、劉伯承、江青、朱德、許世
友、華國鋒、紀登奎、吳德、汪東興、陳永貴、陳錫聯、李先念、李德生、張春橋、周
恩來、姚文元、康生、董必武
政治局候補委員:吳桂賢、蘇振華、倪志福、賽福鼎
十大閉幕式上出現了一個尷尬場面。代表們起立鼓掌歡送偉大領袖退場,但毛澤東
怎么也站不起來了,叫兩個衛士上來架著主席出場,又怕冷了大家的心,造成人心黨心
的不穩定。面對如潮的掌聲,周恩來機警地解圍,說“偉大領袖毛主席要目送代表們退
場。”
1973 年12 月12 人,毛澤東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八大軍區司令對調和鄧小平
參加軍委任總參謀長的建議。13、14 和15 日,毛澤東在周恩來、葉劍英、王洪文、張春
橋和準備委以重任的鄧小平陪同下,同北京、沈陽、濟南、武漢軍區負責人談話,批評
“政治局不議政,軍委不議軍、不議政。”他還說:“準備打仗!內戰外戰都來!我還可
以打幾仗。”“一打起來就可以分清,誰是真正愿意打的,誰是勾結外國人,希望自己做
皇帝的。”繼續含沙射影地敲打周恩來,意在告訴大軍區司令員們與周恩來保持距離。然
后又說:“我給你們請了個軍師,此人就是鄧小平。發個通知,當政治局委員,軍委委員,
總參謀長。他呢,有些人怕他,他是辦事比較果斷。他一生大概是三七開。你們的老上
司,我請回來了,不是我一個人請回來來的,是政治局請回來的。”他還談到:“朱德是
紅司令,整賀龍、羅瑞卿、楊成武、余立金、付崇碧都是林彪搞的。我是聽了林彪一面
之詞,所以我犯了錯誤。”
權為己有,恩自上出,雷霆雨露,收縱自如。這是封建帝王的統治術,也是毛澤東
的統治術。“劉鄧資產階級司令部”,他把劉少奇置于死地,把鄧小平保護下來,在鄧被
打倒7 年,嘗夠了無權之苦之后,又破格提升他,讓他重新進入權力中心。憑這兩條,
他認為鄧小平這次被起用,應該絕對忠于他,感恩懷德。在這種情況下,他又當面表示
對這次政治局工作的周恩來。對主持軍委工作的葉劍英不滿,把鄧小平稱為“軍師”,“軍
師”者,諸葛亮也,反襯出對鄧小平信任之專,期望之殷。鄧小平比周恩來年輕,身體
也好。毛澤東企圖讓周恩來淡出政治舞臺,把鄧小平改造成為第二個周恩來,能挑起治
國安民的担子,又有辮子可抓,甘心永遠當第二把手。他希望鄧小平能夠與江青合作,

他要依靠鄧小平治理這個國家。而把江青擺在鄧小平之上監國。換句話說,江青坐天下。
鄧小平治天下。這是鄧第二次復出後毛澤東的交班部署。
目前要整頓林彪統領多年的軍隊,尤其需要鄧小平的魄力和才干。大軍區司令,所
帶的兵。所管的地盤,都是一路諸侯。要有鄧小平這樣一個政治上和軍事上都強的人,
才壓得住,才統得起來。八大軍區中至少有三位(李德生、陳錫聯、楊得志)在劉(伯
承)鄧(小平)指揮下戰斗過。萬一出現反叛,鄧小平在調兵遣將應付危局上是游刃有
余的。像王洪文、張春橋是指揮不動軍隊的。那時身為軍委辦公會議成員的張春橋分管
海軍,但海軍司令員肖勁光根本不買他的帳,兩三個月也不向他匯報。有一次張春橋開
會批評海軍,批了一個上午,肖勁光一聲不吭,葉劍英也不發表意見,到了中午散會,
肖勁光徑直走到葉劍英面前告別,好像其他人根本不存在,這讓一旁的張春橋很是尷尬。
葉劍英當了大半輩子總參謀長,在調兵遣將方面也沒有鄧小平的優勢。老謀深算的毛澤
東確實是把鄧小平當做“秘密武器”,如今用上了,不僅他要代替林彪,而且他要代替周
恩來。
1973 年12 月22 日,周恩來起草了中共中央通知:“遵照偉大領袖毛主席的提議,中
央決定:鄧小平同志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參加中央領導工作,待十屆二中全會開會時追
認;鄧小平同志為中央軍委委員,參加軍委領導工作。”同日,中央軍委發布八大軍區司
令員對調的命令:
任命北京軍區司令員李德生為沈陽軍區司令員
任命沈陽軍區司令員陳錫聯為北京軍區司令員
任命南京軍區司令員許世友為廣州軍區司令員
任命廣州軍區司令員丁 盛為南京軍區司令員
任命濟南軍區司令員楊得志為武漢軍區司令員
任命武漢軍區司令員曾思玉為濟南軍區司令員
任命蘭州軍區司令員皮定均為福州軍區司令員
任命福州軍區司令員韓先楚為蘭州軍區司令員
毛澤東深知周恩來是他完成家天下布局的最大障礙。他要重用的兩個人,一個江青,
一個張春橋,都是叛徒。這件事情周恩來知道。真要把周恩來逼急了,使出這個殺手锏,
可以一舉粉碎“四人幫”,將毛置于政治上非常被動尷尬的地位。毛澤東無法向全黨交代,
搞了8 年文化大革命,害死和打倒那么多干部,他依靠的就是這兩個叛徒,最后還要讓
這兩個叛徒來接班,這是為什么?搞得不好,毛澤東要翻車。這就是毛澤東一方面施展
陰謀權術整治周恩來,一方面又總是留有轉圜的余地,不把事情做絕的原因。毛“拉鄧
排周”的策略是一廂情愿。早在鄧小平出來工作之處,1973 年4 月9 日鄧小平夫婦到玉
泉山看望周恩來時,周就對工作環境的險惡向鄧交了底,并告知鄧小平,張春橋是叛徒,
但主席不讓查。鄧小平從一開始就沒想和“四人幫”合作。
毛澤東想把鄧小平和“四人幫”捏住一起,但合作共事的局面一次又一次地被江青
破壞了。
1974 年4 月,聯合國將召開第六屆特別會議,這是國家元首或政府首腦的聚會,本
來應該周恩來出席的。外交部遵照毛澤東“跟線不跟人”的指示,越過周恩來。叫王海

容、唐聞生直接請示毛澤東。毛點名鄧小平出任中國代表團團長,并密囑王、唐,不要
說是他的意見,由外交部提名寫個報告送上來。意在觀察周恩來的反映。讓鄧小平去聯
合國亮相,是毛澤東向國內外發出的用鄧小平代替周恩來主政的信號。周恩來主持政治
局會議討論外交部報告時,江青跳出來反對,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附議,其他人保
持沉默。當周恩來得知鄧小平出席聯大會議是毛澤東的意圖后,積極在政治局做工作,
使外交部的報告中26 日得以通過。3 月27 日,毛澤東給江青寫信說:“鄧小平同志出國
是我的意見,你不要反對為好。”4 月6 日,鄧小平率中國代表團啟程時,周恩來下令組
織盛大的歡送儀式,并抱病到機場為鄧小平送行。
反對鄧出席聯大事件之后,又發生了風慶輪事件。事情的遠因要追溯到1964 年,為
了盡快發展遠洋運輸業,周恩來做出造船和買船同時并舉的決定,并得到毛澤東的同意。
1974 年9 月底,國產萬噸級貨輪風慶號試航歐洲成功歸來,姚文元在宣傳上大做文章,
并在新華社編的專供中央領導人參閱的《國內動態清樣》上發難,把周恩來的主張曲解
為“造船不如買船,買船不如租船”的“洋奴哲學”。江青寫下大段批語不指名批周,說:
這篇報道“引起我滿腔無產階級義憤!試問,交通部是不是毛主席、黨中央領導的中華
人民共和國的一個部?國務院是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機關。但是交通部確有少數崇洋媚
外、買辦資產階級思想的人專了我們的政。”“政治局對這個問題應該有個表態,而且應
該采取必要的措施。”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康生都表示“完全同意”江青的批示,
鄧小平只劃了個圈。10 月17 日,在王洪文主持的政治局會議上,江青逼鄧小平表態,并
提出要揪買辦資產階級的總后臺。鄧拍案而起,厲聲說:“這樣政治局還能合作?強加于
人,一定要贊成你的意見嗎?!”說罷憤然退場。這是鄧小平復出后第一次和江青公開沖
突、
散會后江青等連夜商量,決定派王洪文到長沙去告狀。18 月18 日,王洪文晉見在長
沙休養的毛澤東,說:“為風慶輪的事江青和鄧小平在會上發生爭吵,吵得很厲害。看來
鄧還是搞過去的‘造船不如買船,買船不如租船’那一套。鄧帶有那樣大的情緒,是與
最近醞釀總參謀長人選一事有關。北京大有廬山會議的味道。周恩來雖然有病,但晝夜
都忙著找人談話,經常去總理那里的有鄧小平、葉劍英、李先念等。他們來往這樣頻繁,
是和四屆人大的人事安排有關。”毛正期待著江青與鄧小平聯手將周恩來排除出局的局
面,這個江青,又一次破壞了他的安排,聽了王洪文話十分不悅,當下批評道:“這么搞
不好,要跟小平搞好團結。你回去要多找總理、劍英同志談,不要跟江青搞在一起,你
要注意她。”
經過兩天的考慮,毛澤東決定讓步,叫陪外賓來長沙的王海容、康生回京向周恩來、
王洪文傳達他的意見:
總理還是我們的總理。如果他身體可以,由他和洪文同志一起跟各方面商量,提出
一個人事安排的名單。鄧做第一副總理兼總長,這是葉的意見,我贊成照他的意見辦。
委員長一、二(注:指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和第一副委員長)再考慮。總之,方針要
團結,要安定。
在籌組四屆人大之初,關于人事安排毛澤東交代王洪文負責,出任組織工作小組長,
沒有明確周恩來繼續担任總理,只是叫張玉鳳直接通知王洪文,鄧小平出任第一副總理。
王洪文告周恩來插手四屆人大的人事安排后,毛不僅沒有追究,反而親切地說“總理還

是我們的總理”,而且叫周名正言順地過問人事安排,這是一個策略上的退卻。
另一方面,毛澤東又有意壓一壓江青。1974 年11 月12 日,江青給毛寫信,推薦謝
靜宜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喬冠華當副總理,遲群當教育部長,毛在信上批示:“不要多
露面,不要批文件;不要由你組閣(當后臺老板),要做老夫人,不要做紅娘。你積怨甚
多,要團結多數。至囑。人貴有自知之明。又及。”
不久,江青又叫王海容向毛澤東轉達她的意見,讓王洪文當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排
在朱德、董必武后面,一旦兩位元老謝世,王洪文就可以出任委員長。毛對王海容說:“江
青有野心,她想讓王洪文但委員長,她自己做黨的主席。”這句話后來成為粉碎“四人幫”
的理論依據。
在官方發表的文本中,“要做老夫人,不要做紅娘。”10 個字被刪去了。這句話毛澤
東講過兩次。第一次是1956 年在最高國務會議上發表《關于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講
話》,他說:“現在唱紅娘的是周總理,我好比那個老夫人,必要時出來扭一扭,扭多了
觀眾就煩了。”這個話正式發表時也被刪掉了。毛和周恩來的關系,是唱了大半輩子《拷
紅》。
現在告訴江青,就是要江青善養人望,團結多數,少露面,不要爭國務院和人大的
位子,你的位子是老夫人—在幕后大權在握的中共主席。毛澤東的傳位計劃實在說不出
口,因為這和他標榜的馬克思主義、為人民服務、解放全人類等等相差太遠。于是只好
正話反說,“江青有野心,她想叫王洪文當委員長,她自己做黨的主席。”叫王海容去散
布,叫大員們去領悟。發現野心家而不除掉,就是要人們反話正聽。對內告訴江青,“要
做老夫人”,對外告訴追隨者們,江青“做黨的主席”。
1974 年12 月23 日,周恩來、王洪文到長沙向嗎的報告四屆人大籌備工作情況。23、
24、25 和27 日,匯報了四次,毛澤東有許多重要指示。26 日周恩來與毛澤東單獨談話。
這是周毛之間一次重要攤牌、周談到江青、張春橋歷史上都是叛徒,毛表示已經知道了。
周恩來不掌握確鑿的證據,是不敢碰江青、張春橋的,特別是毛澤東已經表露要讓江青
做黨的主席的時候。這個重大歷史關節點,官方公布的唯一史料是《周恩來年譜》下卷
第688 頁:“毛澤東還表示,他已經知道有關江青、張春橋有嚴重政治歷史問題的情況。”
這次攤牌,達成了一種妥協:毛滿足了周的要求,保證四屆人大國務院領導權沒有落入
“四人幫”手中;周滿足了毛的要求,對江青、張春橋的歷史問題保持緘默。
1975 年1 月5 日,中共中央發出一號文件,任命鄧小平為中央軍委副主席兼任中國
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任命張春橋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毛澤東知道張春橋
是叛徒還作此任命,說明他要捂蓋子。如果江青、張春橋一倒,文化大革命所依靠的幾
乎都是壞蛋,文化大革命的正確性和必要性就更加令人生疑了。
1 月8 日至10 日,毛澤東托周恩來主持中共十屆二中全會,根據毛澤東的提議,選
舉鄧小平為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同時批準李德生關于免去他所担任的中
共中央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要求。李德生在一次介紹領導人時把江青放在了老帥
的后面,被江青大罵一頓,受到免職處分。這是警告朝野,一個黨中央的副主席對江青
稍有不敬就得免職,誰若敢提她的歷史問題小心腦袋!

1 月13 日至18 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屆第一次會議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周恩來
抱病作了最后一次《政府工作報告》,重申“在本世紀內,全面實現工業、農業、國防和
科學技術的現代化,使我國國民經濟走在世界前列”的宏偉目標,會議選舉朱德繼續担
任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委員長,選舉董必武、宋慶齡、康生、劉伯承、吳德、韋國清、
賽福鼎、郭沫若、徐向前、聶榮臻、陳云、譚震林、李井泉、張鼎臣、蔡暢、烏蘭夫、
阿沛·阿旺晉美、周建人、許德珩、胡厥文、李素文、姚連蔚為副委員長;任命周恩來
繼續担任國務院總理,任命鄧小平、張春橋、李先念、陳錫聯、紀登奎、華國鋒、陳永
貴、吳桂賢、王震、余秋里、谷牧、孫健為國務院副總理。
鄧小平出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務院第一副總理、中央軍委副主席兼總參謀長。在
黨政軍滿朝文武中,毛澤東把鄧擺在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
1975 年2 月1 日,周恩來在醫院主持了國務院常務會議,除12 位副總理外,還請中
央軍委副主席葉劍英、中國科學院院長郭沫若列席。明確了副總理的分工。然后,擴大
國務院各部委負責人參加,傳達毛澤東對鄧小平“人才難得,政治思想強”的評語,并
宣布:“將來這樣的會,請小平同志主持。”
2 月2 日,周恩來寫信給毛澤東,報告了副總理的分工,其中說道:“鄧小平:主管
外事,在周恩來總理治病療養期間,代理總理主持會議和呈批主要文件。”毛澤東圈閱了
這封信。
鄧小平受命于危難之際,九年文化大革命,又把國民經濟推到了崩潰的邊緣。1975
年3 月5 日,鄧小平在省市自治區黨委主管工業的書記會議上講話:
現在有一個大局,全黨要多講。大局是什么?三屆人大和四屆人大是政府工作報告,
都講了發展我國國民經濟的兩步設想:第一步到1980 年,建成一個獨立的比較完整工業
體系和國民經濟體系;第二步到20 世紀末,也就是說從現在算起還有25 年時間,把我
國建設成為具有現代農業、現代工業、現代國防和現代科學技術的社會主義強國。全黨
全國都要為這個偉大的目標而奮斗,這就是大局。
鄧小平復出以后。他舉什么旗?走什么路?全黨全軍全國人民都在翹首以待。毛澤
東在觀察他,周恩來也在觀察他;“四人幫”和造反派在觀察他,老干部和黨內的民主派
也在觀察他。。以上這段話是鄧小平的施政綱領。請讀者注意,鄧小平的大局不是“反修
防修”,也不是“批林批孔”;既不是“防止資本主義復辟”,又不是“堅持法家路線”,
他的大局是發展生產力。實現四化。他所根據的不是“最高指示”,而是周恩來的政府工
作報告。自從劉少奇被打倒以后,周恩來就是堅持八大路線的代表人物。如今周恩來病
重不起了,鄧小平接過了接力棒,成為堅持八大路線的代表人物。鄧小平在會上一講,
在座的領導干部聽了耳順心服,覺得國家有救了,不抓生產,成天研究儒家法家,全國
人民非喝西北風不可!經過九年折騰,全黨全軍全國人民認識到:只有周恩來、鄧小平
所堅持、所代表的務實的社會主義建設路線才能救中國;毛澤東所堅持、所代表的空想
社會主義路線,誤國誤民,害國害民,所謂“反修防修”,所謂“防止資本主義復辟”,
都是掛羊頭賣狗肉,為后黨篡黨奪權制造輿論。這是后來一舉粉碎“四人幫”的思想基
礎。

當時的國民經濟,百業待理,百廢待興。鄧小平說:“毛主席要求把國民經濟搞上去。
分析的結果,當前國民經濟的薄弱環節是鐵路。鐵路運輸問題不解決,生產部署統統打
亂,整個計劃就會落空。所以中央下決心要解決這個問題。今天就要發出《中共中央關
于加強鐵路工作的決定》。”這個決定就是1975 年3 月5 日發出的中共中央九號文件。
周恩來、鄧小平選任萬里為鐵道部長。萬里所面對的鐵路形勢是嚴峻的。造反派攔
截火車,中斷運輸,制造事故,哄搶物資,挑起武斗,停工停產,猖狂極了。1974 年至
1975 年度發生重大交通事故750 多起,比文革前增加了8.5 倍。全國20 個路局都不能完
成運輸計劃。非遇盤根錯節無以別利器。萬里是不是“利器”,這次整頓鐵路是一個嚴峻
的考驗。他率領工作組先到了徐州。徐州造反派不是那么好惹的,用停工停產迎接他。
刷出大標語:“萬里不倒,火車不跑!”有鄧小平撐腰,萬里豁出去了。在做了大量說服
教育工作仍不奏效時,他下令抓了挑動武斗、煽動停工停產的造反派頭頭,召開10 萬人
大會公審。結果,萬里沒有倒,徐州這個聯結東西南北的交通樞紐被打通了,火車跑起
來了。然后他又到太原、鄭州、長沙等路局,反復宣傳中央九號文件,批判派性,解放
干部,號召廣大職工講大局,講團結,講紀律,對壞頭頭堅決打擊,逮捕法辦。經過兩
個月的整頓,全國鐵路形勢改觀,嚴重堵塞地段全部疏通,全國20 個路局除南昌路局外,
都超額完成了國家運輸計劃,列車正點率大大提高。
鄧小平上臺,第一板斧劈到鐵路上,鐵路通了。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無比振奮。“這
個老鄧,聽說他有本事,以前沒看出來,這下看出來了。整頓這個亂局,非他莫屬。”這
是筆者當時聽到的街談巷議。
1975 年1 月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后,由鄧小平代行總理職權,對鐵路的整頓初
見成效,人民進一步看清了誰是治世之能臣,誰是亂世之奸賊,鄧小平一出場就壓住了
中央文革的風頭,使江青后黨感到嫉妒、惱怒甚至恐懼。經過一陣密謀策劃,他們舉起
了反對經驗主義的旗幟,開始反攻了。
3 月1 日,張春橋在全軍各大單位政治部主任座談會上提出現在的主要危險是“經驗
主義”的問題。他說:“很多問題理論上不搞清楚。政策上就要發生錯誤,思想上的錯誤
就會變成政治上的錯誤,使資本主義大泛濫。”同日,姚文元的文章《論林彪反黨集團的
社會基礎》在《紅旗》第三期發表,借批林彪影射現實,說“主要危險是經驗主義”。4
月1 日,張春橋的文章《論對資產階級的全面專政》在《紅旗》第四期發表,江青在4
月5 日的講話中點明:“春橋同志的文章還有一個重點,黨內現在的最大的危險不是教條
主義而是經驗主義。”從延安整風以來,周恩來成為經驗主義的代表,中層以上的干部都
知道,批經驗主義,就是要批周恩來。上海《解放日報》擴大了批判對象,著文說:“他
們輕視理論學習。醉心于無原則的實際主義,滿足沒有遠見的事務主義,以自己的局部
經驗,指揮一切。”這就把鄧小平領導廣大務實派對國民經濟的治理整頓全批在里面了。
江青后黨批判經驗主義,矛頭所向主要是反對鄧小平的整頓。
4 月18 日毛澤東會見金日成,鄧小平陪同在座。毛澤東是這樣介紹鄧小平的:
我不談政治,由他來跟你談,此人叫鄧小平。他會打仗,還會反修正主義,紅衛兵
整他,現在無事了,我們要他,

會見過后,鄧小平利用向毛澤東匯報工作的機會談到,自3 月以來,江青等同志大
反“經驗主義”,直率地表示不同意關于“經驗主義”是當前主要危險的提法。毛澤東表
示,同意鄧小平的意見。
1975 年5 月3 日深夜,毛澤東在他的書房召開政治局會議,進一步抬鄧貶周;兼有
批評江青的內容,給足了鄧小平面子,要江青團結鄧小平。
他指著周恩來的鼻子說:
你一個,朱德一個,還有別人,主要是林彪、彭德懷。我講恩來、朱德不夠,沒有
林彪、彭德懷沒有力量。林彪寫了短促突擊,稱贊華夫(注:即李德)文章,反對鄧、
毛、謝、古。
他又指著鄧小平說:
鄧是你,毛是毛澤東,謝是謝唯俊,古是古柏。其他的人都犧牲了。我只見過你一
面,你就是毛派的代表。
毛接著說:
要安定,要團結。無論什么問題,無論經驗主義也好,教條主義也好,都是修正馬
列主義,都要用教育的方法。
不要分裂,要團結,要搞馬列主義,不要搞修正主義;要團結,不要分裂;要光明
正大,不要搞陰謀詭計。不要搞“四人幫”,你們不要搞了,為什么搞呀?為什么不和200
多個中央委員搞團結?搞少數人不好,歷來不好。這次犯錯誤,還是自我批評。
我看問題不大,不要小題大做,但有問題要講明白。上半年解決不了,下半年解決;
今年解決不了,明年解決;明年解決不了,后年解決。我看批經驗主義的人,自己就是
經驗主義。我看江青是一個小小的經驗主義者。
毛澤東指示政治局對犯錯誤者進行批評,因為涉及到江青,主持中央工作的王洪文
拖著不辦。直至5 月27 日,毛澤東指示鄧小平主持召開了政治局會議,批評以江青為首
的“四人幫”。從此王洪文不再主持中央日常工作,改由鄧小平主持。
毛澤東給足了鄧小平面子,很有點“托孤”的意思。他期待著“我敬你一尺,你敬
我一仗”的回報,期待著鄧小平與江青聯手接管這個黨、這支軍隊、這個國家,期待鄧
小平永遠甘當第二把手,把江青扶上主席的寶座。他讓江青以“呂后”之尊到寬街鄧府
談心認錯,就是要請鄧小平做當代的“蕭何”。江青屈尊造訪沒有達到預期的目的。鄧小
平沒有迎客,也沒有送客,拒絕做江青的“蕭何”。
1975 年5 月8 日至29 日,鄧小平主持召開了十七省市自治區和十一個大鋼鐵廠及國

務院有關部門負責人參加的鋼鐵座談會、鄧小平在李先念陪同下一進會場,與會者都站
起來,在前排的負責人都準備和昔日的總書記握手,只見鄧小平嚴肅地說:“不拉手了,
等鋼鐵生產搞上去再拉手。”大家一看這架勢,這回是真要抓生產了。萬里在會上介紹了
整頓鐵路的經驗。鄧小平兩次發表講話。在29 日的計劃中,鄧小平提出了與“四人幫”
作斗爭的著名口號“三項指示為綱”。他說:“毛澤東最近三條重要指示,一條是關于理
論問題的指示,要反修防修,再一條是關于安定團結的指示,還有一條把國民經濟搞上
去,這就是我們今后一個時期各項工作的綱。這三條重要的指示,是互相聯系,不能分
割的,一條都不能忘記。”這當然是所謂“打著紅旗反紅旗”,科學的說法應該是在毛澤
東堅持錯誤主張的情況下,有選擇地執行毛的錯誤主張中的正確部分。在當時“四人幫”
正在大批“唯生產力論”,提出以生產建設為中心是不可能的。“三項指示為綱”,在鄧小
平心目中,把國民經濟搞上去才是綱,其余都是目;后來毛澤東號召批鄧,提出“什么
三項指示為綱,階級斗爭是綱,其余都是目。”恰恰說明鄧和毛是兩條路線,互不能容,
調和是不行的,掩蓋也是不行的。
6 月24 日至7 月15 日,葉劍英和鄧小平主持召開中央軍委擴大會議。7 月14 日,
鄧小平在會上講話,提出軍隊要整頓要抓五個字:腫、散、驕、奢、惰。所謂“腫”是
臃腫、龐大要減人;“散”是不統一,派性,有山頭主義;“驕”是驕傲;“奢”是奢侈;
“惰”是懶惰,軍隊領導班子,要解決“軟班子、懶班子、散班子的問題。”鄧小平抓工
作像個高明的針灸大夫,每一針都點在了穴位上。會后把各大單位領導班子作了調整,
把一些追隨“四人幫”鬧派性的人調開。葉劍英還和各大單位的一、二把手談話,據一
些當事人回憶:“葉帥說,毛主席說現在有個四人幫,你們要注意警惕,穩定部隊,把部
隊掌握好。”他還說:“你們要注意,現在有人到處送書、送材料、寫信,把部隊思想搞
亂了,你們要抵制。”毛去世后,軍隊不分裂,同仇敵愾對付“四人幫”,這次會議打下
了思想基礎和組織基礎。
經過鄧小平大刀闊斧幾個月的整頓,1975 年上半年經濟形勢明顯好轉。10 月17 日
中央轉發國務院《關于今年上半年工業生產情況的報告》指出:“三個月來,工業生產和
交通運輸一個月比一個月好。原油、原煤、發電量、化肥、水泥、內燃機、紙及紙板、
鐵路貨運量等,五、六月份創造了歷史上月產的最高水平。軍工生產情況也比較好。”“全
國工業總產值,上半年完成全年計劃的47.4%。”“上半年,全國財政收入完成全年計劃
的43%,收支平衡,略有結余。”鄧小平治國安邦的魄力為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所信服。

2015-06-02 23:3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