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第三十八章 “任四兇茍活,民祈速死;伍豪壯逝,民祝永生”
第三十八章 “任四兇茍活,民祈速死;伍豪壯逝,民祝永生”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三十八章 “任四兇茍活,民祈速死;伍豪壯逝,民祝永生”
1976 年1 月8 日9:57,人民的好總理周恩來同志逝世。官方宣布成立毛澤東、王
洪文、葉劍英、鄧小平、朱德等107 人組成的治喪委員會。9 日首都天安門、新華門、勞
動人民文化宮、外交部下半旗志哀。10 日和11 日,黨和國家領導人及首都各界群眾代表
一萬多人前往北京醫院向周恩來的遺體告別。
要求向總理遺體告別的北京市民有幾十萬。本來可以在中山公園、勞動人民文化宮
或人民大會堂舉行告別儀式。滿足人民的要求。當局有意要降低規格縮小影響。選在位
于東單的北京醫院告別廳一個狹小的場地。周恩來并不是在北京醫院去世的,安排在這
里舉行告別儀式毫無道理。11 日下午,周恩來的遺體由王洪文、汪東興、鄧穎超護送到
八寶山革命公墓火花時,從北京醫院到八寶山東西數十里的長安街上,出現了百萬群眾
哭靈送殯的場面。
要用一句話概括一下周恩來去世在中國黨政軍各級干部和億萬百姓心靈中引起的重
大震撼,筆者的答卷是:恩來去世,神州陸沉。筆者當時在京漢路火車的軟席包廂里。
那時乘車講級別,這個車廂都是地師級以上干部。9 日凌晨火車上的早間新聞一播放哀樂,
大家心頭一沉。周恩來逝世的消息一播出,整個車廂哭聲一片。那絕對是真情實感的自
然流露。總理走了,小平靠邊站了,國家怎么辦?人民怎么辦?這是大家的共同心聲。
車到漢口,在我出站坐上汽車前往軍區招待所的大街上,行人表情肅穆,有的流著淚,
或戴白花,或戴黑紗。一隊隊群眾,捧著周恩來畫像,捧著花圈,去參加追悼會。機關、
工廠、學校遍設靈堂。一家新華書店門口出示告白“總理畫像售完,請到別處購買。”
預告 15 日下午黨和國家領導人以及首都各界群眾代表將在人民大會堂舉行追悼會。
毛澤東是否出席周恩來的追悼會成為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矚目的焦點。
周恩來去世后,有 40 名軍隊高級將領給毛澤東寫信,要求和盼望主席出席追悼會,
哪怕到場一下。毛澤東看了信說:
老帥、老將軍對總理愛得很深,是為總理委屈、抱不平,是在借題促我反思文化大
革命。
(據張玉鳳提供的資料)
后來政治局討論毛是否出席的問題,葉劍英、鄧小平、李先念、朱德表態,請主席
出席;華國鋒、陳錫聯、吳德、紀登奎、王洪文、姚文元表態,請主席酌情;江青、張
春橋、汪東興表態,反對主席出席。毛澤東最后拍板時圈了華國鋒等人的意見。對由誰
主持追悼會的爭論,毛說:“爭什么?還是由總理的親密戰友加同志主持好。”據這次會
議的參加者姚文元解釋,“親密戰友加同志”指的是鄧小平、毛“抬鄧壓周”,封鄧小平
為毛派的代表,一路提拔。就是想把鄧小平爭取過來,為己所用,輔佐江青坐天下、由
于鄧小平對文化大革命不認同,堅持為百姓不為君王。反對毛澤東搞家天下。還是成了
周恩來的“親密戰友加同志”,從此不再是“毛派的代表”。這是毛澤東政治生涯中的一
大敗筆。他只好用自己不出席追悼會的辦法表示他對周恩來的嫉恨,并為日后批周埋下
伏筆。

1 月12 日,毛澤東說:
為什么要我參加總理的追悼會?我還有不參加的權力嘛!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是
誰送給總理的?我和這個馬克思主義的總理,就斗爭了不少于十次,不要勉強,建議其
他政治局同志都參加。總理是反對我搞文化大革命的;有一批,不是小批,還是老的,
都聽他的;擁護我,高呼我萬歲,是無奈的、這點我和總理的鴻溝是沒法彌補的。
(根據張玉鳳提供的材
料)
在鄧小平致的悼詞中,對周恩來蓋棺定論的評價是:“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偉大
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杰出的共產主義戰士、中國人民久經考驗的卓越的黨和國家領導人”。
悼詞中原來有“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被毛澤東勾掉了。在共產主義的神廟里,“偉大
的馬克思主義者”是最高規格的謚號,只有沒有犯過路線錯誤、一貫正確如毛澤東者才
能當此殊榮。對此群眾硬是不服,因為毛澤東犯的錯誤比誰都大。后來在清明節悼念總
理時,群眾對周恩來的第一個謚號就是“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
谷牧在一篇懷念周恩來的文章中對周公的歷史貢獻有公正的評價,是悼詞之外的悼
詞:
在向四化進軍的征途上,黨和人民不會忘記周總理,不會忘記這位為人民共和國的
誕生出生入死、履建豐功的人,不會忘記這位在三年困難時期指揮若定、力挽狂瀾的人,
不會忘記這位在“文革”動亂極其復雜的歷史情況下,竭盡全部精力,發揮高超才智。
力使新中國航船免遭沉沒的人,不會忘記這位把整個身心都獻給共產主義事業,與人民
群眾甘苦與共,心心相印的好總理。
周恩來死后聲譽鵲起,成為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抵制毛澤東家天下的陰謀,反對江
青后黨接班,堅持民主共和的斗爭旗幟。
就在周恩來追悼會的前一天,“四人幫”不顧全黨全軍全國人民痛悼周總理的感情,
在《人民日報》頭版頭條通欄發表《大批判帶來大變化》的文章,強奸民意,硬說全國
人民最關心的是“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給教育戰線帶來的大變化。長期以來,宣傳報
道的主旋律是和民心對著干。1 月13 日一天之內,姚文元三次給新華社下達指示:“不要
因為刊登悼念總理的活動把日常抓革命促生產的報道擠掉了”,還指示說“這幾天報紙登
唁電數量太多,太集中”,并具體指示以后唁電版面往后放。人們對壓低總理喪事的宣傳
規格不滿。心中的怒火淤積著。
3 月5 日,上海《文匯報》在刊載新華社一篇通稿時,刪掉了周恩來關于學習雷鋒的
題詞;在3 月25 日自編的一篇新聞稿中說:“黨內那個走資派要把被打倒的至今不肯悔
改的走資派扶上臺。”人們一看,一箭雙雕,要把死去的周恩來和活著的鄧小平都打成“走
資派”,人民的憤怒像火山一樣爆發了。《文匯報》數日之內接到抗議電話1000 多次。抗
議信件、電報421 件。這一事件成了“反昏君,頌賢相”的“四五”運動的導火線。為
捍衛周恩來的一世英名,全國各大城市陸續發生群眾自發地抬著周恩來巨幅畫像的示威
游行。

在北京由于不許各單位設靈堂祭奠。人民群眾發現天安門廣場人民英雄紀念碑是最
好的祭奠場所。3 月19 日,朝陽區牛坊小學的學生在紀念碑前獻上了第一個悼念周總理
的花圈,隨著越聚越多,鋪天蓋地,成了花圈山,還出現各種各樣的詩文悼詞,貼在紀
念碑上。執勤人員奉命每天清理撤走花圈,引起群眾不滿,輪流派人看守自己的花圈。4
月2 日,北京重型機械廠工人們做了一個搬不動、撕不壞的鋼花圈。用起重機送到天安
門廣場、中國科學院109 工廠職工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南面豎起四塊鋼鐵做的巨大詩牌:“紅
心已結勝利果”、“碧血再開革命花”、“倘有妖魔噴毒火”、“自有擒魔打鬼人”。矛頭直指
“四人幫”。
4 月4 日是清明節。市政府當局宣布要移風易俗,不許紀念,等于是火上澆油、這一
天到天安門廣場的人數達到二百萬人次。上午7 點。青云儀器廠職工分四路縱隊,共一
千多人。抬著34 個花圈,從西單來到天安門廣場,繞場一周,舉行隆重的悼念儀式。
曙光電機廠 300 多名工人,浩浩蕩蕩地開過來了。
北大、清華、人大的學生隊伍開過來了。
中國科學院的隊伍開過來了。
國家機關干部隊伍開過來了。
人民解放軍第二炮兵后勤部也送來了花圈。
朋友,如果您對“歷史潮流”、“人心向背”這些抽象的政治概念缺少具體的、感性
的認識,就請看看這堵不住、截不斷的人流吧!這就是“歷史潮流”!這就是“民心向背”!
人民的抗議使毛澤東認識到“反周國必亂!”打消了批周恩來的念頭。據公安局統計,那
天在紀念碑前獻花圈2073 個,單位1400 多個、詩詞、悼詞、小字報不計其數,有48 起
是“惡毒攻擊主席、中央的。”
詩詞中的上乘之作以陳明遠的作品為代表。陳明遠幼時學詩,得到郭沫若、田漢的
指點,有詩壇神童的美譽。其作品19 首,因氣派宏大,格調卓絕,文革初期被誤認為是
毛主席未發表的詩詞在群眾中輾轉傳抄。被打成“偽造”毛主席詩詞的現行反革命分子。
天安門傳抄張貼他的詩詞幾十首(當然未署名),現錄其《沁園春》、《總理魂》以饗讀者。
沁園春 清明祭總理一首
春涌回聲。三虎總理,萬淚縱橫。集崗蘭廬菊,斑斑帶雨;1 銀花鐵蕊,耿耿含晶。
2 海角天涯,朝思暮悼,億眾凝目望碑亭。灰云漫,亦難遮偉跡,正大光明。
驚濤直上黃庭,3 君可見,江山意不平?任四兇茍活,民祈速死;伍豪壯逝,民祝永
生。民望崇山,民心洪水,誰敢欺凌誰敢輕?傳花信,指殷紅遍野,堪慰英靈!
原注釋:
1“崗蘭廬菊”,指井岡山之蘭,廬山之菊。“崗蘭”高潔清香,是朱德和周總理共同

喜愛的花;“廬菊”傲霜耐寒,象征彭德懷的高尚品格。
2“銀花鐵蕊”,當時群眾獻的花圈,多為紙花或絹花,也有工人們用金屬做的花圈。
3“黃庭”,《云笈七簽》云:“黃者中央之色也,庭者四方之中也。”
這首詞的后半闕,是給毛澤東下的戰書。譯成白話文就是:坐在黃庭上的人,你是
否知道天下人義憤難平?你所保護信任的四人幫,人民咒他(她)們早死;你所嫉恨迫
害的周恩來,在老百姓心中永生。民心如載舟覆舟的洪水,誰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玷污總
理的英名,將被席卷以去。看來是“驚濤直上黃庭”,天安門二百萬群眾的呼聲毛澤東聽
到了,所以才有“反周國必亂”的指示,使四人幫策劃的批周陰謀胎死腹中。
陳明遠有律詩八首,在群眾中傳抄,引起強烈共鳴,成為“四五”運動的先聲。
總理魂(八首)

天下安危系此身,伍豪海量敵千人。一生吐哺歸完璧,九死回旗阻逆輪。1
墓表山川誰敢詆?碑文星月莫能焚。從今更愛在華土,處處皆存總理魂!

臨沒難忘地母恩,里程終始天安門。弱冠去國惟懷夏,引劍橫眉誓護春。
黃埔亂云楊浦夏,梅園驟雨棗園晨。血花盡灑天涯路,處處皆存總理魂!

遍野哀鴻微夜聞,倩誰拂曉凈煙塵。長沙火海淚焦跡,重慶刀山血透痕。
心展虹橋嚴鐵石,目隨云席掃妖氣。群情滿仰春歸日,處處皆存總理魂!

鐵斧叢林開混沌,紡車窯洞紡經綸。拼將赤縣天將亮,定使黃河浪不混。
手執鋼鐵銅粹美,汗揮水庫水甘醇,山川錦繡誰描繪?處處皆存總理魂!

革命前驅晝夜奔,笑贏敵手譽如神。御仇爭寸干喉舌,援友傳戈衛當唇。
名共國名揚宇宙,志同眾志劈乾坤。環球仰慕真君子,處處皆存總理魂!

手植青苗深扎根,足追紅跡勉兒孫。慣教孺子開門笑,頻對奸人怒眉嗔。
未現宏圖三代恨,無名金字億民尊。百年所樹待林立,處處皆存總理魂!2

五岳巍峨烈士墳,一聲總理淚紛紛。血溶國脈連心跳,靈入民身暖體溫。
廣場披襟何坦蕩,豐碑挺骨益堅貞。熏風化雨頌無盡,處處皆存總理魂!

衣未戎裝真赤軍,筆無遺囑壯詩文。畢生風韻注川海,終古征程耀火云。
曾喚小名公笑永,常懷巨影我心沉。此生誓獻中華土,處處皆存總理魂!3
1 “九死回旗”:《三國演義》載:諸葛亮死后,蜀軍秘不發喪,撤回川中時仍高舉
諸葛旗號,嚇退司馬懿大軍。今民眾高舉周恩來旗幟,成功地阻止了江青后黨臨朝。
2“無名金字”,人民英雄紀念碑主文為周恩來書寫。
3 周總理生前見過陳明遠,親切地叫他“小遠子”。
廣大群眾的詩文,直白犀利,直刺四人幫。

其中有一首《向總理請示》:
黃浦江上有座橋,江橋腐朽已動搖。
江橋搖(暗指江青、張春橋、姚文元),眼看要垮掉。
請示總理,是拆還是燒?
有題名《贈某女士》的新詩,直指江青:
某女士真猖狂,
妄想當女皇,
給你鏡子照一照,
看你是個啥模樣!
糾集一小撮,興奮又作浪;欺上瞞下跳得歡,好景終不長。
也有直批毛澤東的詩詞:
中國已不是過去的中國,
人民也不是愚不可及;
秦始皇的封建社會已一去不復返了,
我們要的是真正的社會主義!
毛澤東自詡為中國唯一的馬克思主義者,劉少奇被打倒了,鄧小平是正在走的“走
資派”,朱德是“老機”,陳云“一貫右傾”。林彪成了“叛徒、賣國賊”,連周恩來都不
是,七個常委六個被他打倒或半打倒,剩下自己唯我獨左,可人民群眾不認同,認為他
搞的是“秦始皇的封建社會”,是假社會主義。在毛澤東家天下的布局日益明顯的時候,
人們終于明白,成天叫嚷“防止資本主義復辟”,原來他要搞封建主義復辟!
首鋼工人李鐵華在天安門廣場發表演說,歌頌周總理,批判“四人幫”。北京鐵路分
局工人王海力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前展示血書:“誓死保衛周總理的英名不受玷污!”群眾
中還傳唱一首歌曲:“人民的總理人民愛;人民的總理愛人民;總理和人民同甘苦,人民
和總理心連心。”
悼念周總理,聲討“四人幫”的斗爭是全國性的。南京、武漢、杭州、太原、西安、
鄭州、洛陽、天津、合肥、成都、廣州、蘭州、銀川、昆明、貴陽、撫順、上海以及青
海、西藏都出現了群眾性的自發斗爭。
3 月28 日深夜,安徽師范大學一位學生,蕪湖一中的一位教師和蕪湖縫紉機廠的一
位工人,用“黨的兒女”署名,在蕪湖市安徽師大附中墻壁上刷出三條大標語:
周總理革命精神萬歲!
砍頭不要緊,只要主意真。今日思總理,熱血更沸騰!
小平小平,為黨為民。何罪之有?遭此不幸!
還有三條沒貼完,就被當做罪證把他們抓起來了。后三條更厲害:

全黨全軍團結起來,保住鄧小平同志,挽救我們偉大的黨,挽救我們偉大的中華民
族!
春橋春橋,放屁造謠,誣陷總理,罪責難逃!
江青!江青!毒蛇妖精,殘害忠良,禍國殃民!
4 月4 日晚,王洪文主持中央政治局開會,討論天安門廣場群眾悼念治理活動是什么
性質的問題?認定:“性質是清楚的,就是反革命搞的事件。”決定“在全國揭露敵人的
陰謀,發動群眾追查政治謠言,立即清理天安門廣場的花圈和標語,抓反革命。”“四人
幫”認定“鄧小平是右傾翻案風的總后臺。”在討論撤銷鄧小平一切職務時,葉劍英不表
態,朱德離開了會場。在討論開除鄧小平黨籍時,葉劍英起身說:“開除?把我也一起開
除吧!”說罷就離開了會場。李先念不表態。華國鋒、陳錫聯、吳德、紀登奎提出:“要
請示毛主席。”毛遠新向毛澤東匯報了天安門情況和政治局的處理意見。張玉鳳在場。據
張披露,毛說:
是炮打我,是對總理的緬懷,是對江、張的聲討,是對翻案主帥下臺抱不平,總之
要推翻文化大革命。
據張玉鳳回憶:
主席常在會議戰爭年代的生活已逝、犧牲的戰友時,感到凄涼。主席常把毛遠新、
我叫到身邊,說:“小毛(遠新)、小張(玉鳳),我能交得了心。我死后,可能不出一年,
長了不出三、四年,會有翻天覆地。民心、軍心,我看不在(我們)這邊。你們要信!”
對此,毛遠新也有記錄資料。
反周批鄧,毛澤東萬萬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后果。他太迷信自己權威了,太迷信自
己的威信了。“913”事件后,是因為他倚周用鄧,全黨繼續擁護他,全軍繼續擁護他,
人民繼續擁護他。當他拋棄這兩個人要把班交給江青的時候,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都跟
他翻了臉。
毛澤東決心一意孤行到底,批準鎮壓在天安門前表達民意的群眾。
4 月5 日下午6 點25 分,天安門廣場高音喇叭反復播送北京市革命委員會主任吳德
的講話,宣布:“在天安門廣場有壞人進行破壞搗亂,進行反革命破壞活動。”動員群眾
離開,“不要上當。”晚9:35,衛戍部隊五個營、公安干警3000 人、民兵10000 人,對
尚未撤離的群眾大打出手,當場逮捕38 人,“四五”前后共逮捕388 人,收走花圈,刷
掉了大小字報。
4 月7 日上午8:05-9:15,毛澤東躺在病榻上聽取民意在匯報。根據毛遠新的手記,
毛澤東指示:“開除鄧的一切職務,保留黨籍,以觀后效。”“華國鋒任總理。”后又補充
說:“兼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毛的這些指示,需要政治局在形式上通過一下才合乎
組織原則。他特別叮囑,不叫鄧小平、葉劍英、蘇振華參加會議,以保證決議一致通過。
由此可見,毛雖沉疴在身,但頭腦清醒,大事絕不含糊。有人說對天安門事件的處理,
是“中央作出的一系列錯誤決定”,讓重病的毛“負責顯然是不合適的。”這是為尊者幃
過。4 月7 日晚上,中央政治局開會“一致”通過了《關于華國鋒任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

會第一副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的決議》和《關于撤銷鄧小平黨內外一切職
務的決議》。
《決議》在 4 月8 日《人民日報》上公布。人心硬是不服。12 日報社收到署名“一
個現場工人民兵”的群眾來信,寄回8 日的《人民日報》,在決議和社論旁批著:“令人
震驚!黨報墮落了!成為一小撮法西斯野心家的傳聲筒!”并建議:“從今日起改為:法
西斯機關黨報!打倒野心家、陰謀家江、張、姚!”廣州半導體材料廠青年工人辛辛寫信
給《人民日報》:“支持鄧小平!打倒張春橋!打倒姚文元!打倒江青!”北京部隊某部副
營長王勤,聽完廣播寫了一張小字報,貼在營房附近十字路口一顆白楊樹上:“鄧副主席
是我們的貼心人!向天安門廣場的英雄們學習!”
當局為了壯膽,下令北京和各省省會,組織大規模游行,表示擁護兩個決議。
6 月15 日,毛澤東在病情加重的情況下,召見江青、華國鋒、王洪文、張春橋、姚
文元、汪東興、王海容等人,說了如下一番話:
人生70 古來稀,我80 多了,人老總想后事,中國有句古話叫蓋棺定論,我雖未蓋
棺也快了吧,總可以定論了吧?我一生干了兩件事,一是與蔣介石斗了那么幾十年,把
他趕到那么幾個海島上去了,抗戰八年,把日本人請回老家去了。打進北京,總算進了
紫禁城,的這些事持異議的人不多,只有那么幾個人,在我耳邊嘰嘰喳喳。無非是讓我
及早收回那幾個海島罷了。另一件事你們都知道,就是發動文化大革命。這事擁護的人
不多,反對的人不少。這兩件事沒有完,這筆遺產得交給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不成就
動蕩中交,搞不好就血雨腥風了,你們怎么辦?只有天知道。
毛澤東說這話的時候,頭腦非常清醒。他回顧、總結了自己的一生,說干了兩件事,
一件是打敗蔣介石,趕走日本;一件是發動文化大革命。這就是說,從1949 年到1965
年,17 年建國他沒有插手,什么事也沒管,什么事也沒干。從“三大改造”到大躍進,
餓死3755 萬人,損失1200 個億,把17 年代一切錯誤、責任全部推給劉少奇。這個大的
歷史框架,文革之初他就想好了,一以貫之,一直堅持到最后。他希望后人這樣寫他的
歷史。
實事求是地說,在 1953 年以后,毛澤東推行了一條以空想社會主義為特征的“左”
傾錯誤路線。這條錯誤路線比歷史上的“立三”路線、“王明路線”危害大得多,那只是
局部的革命失敗,丟掉幾個縣的革命根據地,損失了幾萬部隊,而毛的錯誤路線的后果
是3755 萬人被餓死。一個將解放人民、服務人民、造福人民掛在嘴邊的黨的領袖,犯下
如此罪行,拒不認錯,拒不引咎辭職,反而發動文化大革命,將不同意他胡來,抵制過
他,對他提過不同意見,約占80%以上的正直的共產黨員撤職、打倒甚至斗死、害死,
這與王明路線的“殘酷斗爭,無情打擊”比較起來,要殘酷多少倍,無情多少倍!如果
沒有毛澤東的“左”傾錯誤路線的干擾乃至取得主導地位,他真的退居二線,垂拱而治,
沒有1953 年對劉少奇“確立新民主主義社會秩序”的批判,沒有1955 年批鄧子恢的“小
腳女人”,沒有1958 年反周恩來的右傾,沒有公社化和三年大躍進,沒有廬山會議反對
彭德懷右傾機會主義的斗爭,決不會造成餓死3755 萬人的空前絕后的大慘案。毛澤東驅
使中國共產黨人和中國人民跟著他胡折騰四分之一世紀。到1978 年又回到新民主主義,
中國的社會主義建設這才走上了民主社會主義的軌道。建設時期黨的正確路線的代表應

該是堅持黨的“八大”路線的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陳云,心中的改革開放是這條
正確路線的繼承和發展。

2015-06-02 23:3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