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第四十章 毛死江囚
第四十章 毛死江囚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四十章 毛死江囚
1976 年9 月9 日0:10,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解放軍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要締
造者,偉大的革命家,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空想社會主義者毛澤東逝世。
喪儀是超級隆重的。11 日至17 日在人民大會堂舉行了7 天隆重的吊唁,30 萬群眾
瞻仰了毛澤東的遺容。18 日,首都百萬群眾在天安門廣場舉行極其隆重的追悼大會。大
會由王洪文主持,華國鋒致悼詞。廣大人民群眾行禮如儀,感情是復雜的。有一部分人
對毛迷信很深,他們接受了“奸臣禍國,皇上英名”的公式,許多人拭淚的場面是真實
的。就人民群眾中的大多數來說,對毛的敬畏多于愛戴但敬畏不是為了祈福,而是為了
免禍。文革初期最崇拜毛澤東的那些青年學生,那些紅衛兵小將們,南抄北打,東砸西
殺,為毛澤東打倒了一大批政敵—各級走資派,當年許諾他們當革命接班人,后來才知
道這個革命接班人的當法,不是到政府去做官,而是與那些成分不好的“狗崽子”一起
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這些青年人的心中充滿了被利用、被愚弄、被欺騙
的憤慨,“四五”運動(天安門事件)是他們覺醒的證明。天安門追悼會一結束,在返回
的路上,大多數人有一種輕松之感,好像參加完“十一”游行一樣,那感情同周恩來逝
世時是不可同日而語的。民心的向背由此可見。
追隨了毛澤東一輩子的廣大中高級干部開始覺醒。軍事學院院務部政委(正軍級)
董鐵城是“三八式”老干部,筆者的老上級,彼此能說過心話而不必担心被出賣。他對
“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怎么也轉不過彎子來,親口對我說:“黨內同志希望毛主席早
點走,他不死,國家沒有希望。‘四人幫’要上了臺,我們”
就準備上山打游擊。“他說這話時時嚴肅而沉重的。他說聯系的更高級的軍隊將領對”
四人幫“上臺應變計劃沒有問。我隱約感覺到”四人幫“真的上臺會有一場血戰。
那時軍隊中還流傳一首“槍桿詩”:
娘們秀才太猖狂,三起三落不應當。
誰敢殺我諸葛亮,老子打他三百槍。

“三起三落”、“諸葛亮”指的鄧小平、這首詩說是出自許世友將軍,我看是假托他
的名義。不管版權是否屬于他,這反映了軍隊的一種情緒—要跟“四人幫”動武的情緒。
一位網友在網上發表文章,講了親歷的一件事:
1976 年,我在合江縣城當工人,妻子在農村當中學教師。9 月10 日下午。我正在鄉
下家里聽廣播,突然,半導體收音機里傳來中共中央關于毛澤東逝世訃告。消息來的太
突然,我吃了一驚。我的鄰居,60 多歲的“三代老貧農”葉老太爺正在我家與妻子聊天、
我連忙告訴他這個消息。哪知他毫無反應,我以為他沒聽清楚,又重復一遍。他連臉也
不轉過來,一字一句地說:“毛澤東早就該死了!”
我嚇了一跳。當時我雖然對文革后毛澤東的一套做法相當不滿,但尚未達到盼望毛
澤東早點死去的地步。葉老太爺這種話,如果在城市,被人告發,會被定為現行反革命,
甚至可能被槍斃。我連忙說:“葉老太爺,話不能這么說,不過,毛主席死得太不是時候。”
我的言外之意是,國內這么亂,毛澤東驟然去世,不知中國會發生什么變化。
葉老太爺說:“新社會還不如爛政府(指解放前的國民黨政府),爛政府時期,我幫
地主當‘秋二’(雇工),遇到農忙季節,犁田耙田。栽秧打谷,東家要把酒肉送到田邊,
天熱了還給我打扇。現在的農業社,我三個兒子是全勞力,一年到頭做活路,連苞谷紅
苕都吃不飽。”我無言以對。
葉老太爺是地地道道的貧農,是共產黨在農村中的依靠力量。全家從未受過任何政
治運動的迫害。他家的生活在當時合江農村屬中等水平。他卻盼望毛澤東早死,為什么?
以前葉老太爺曾對我講,“三年困難時期”,鄧小平侄子鄧自立在宜賓地區當地委書記,
大搞劉少奇、鄧小平的“三自一包”(自留地、自由市場、自負盈虧、包產到戶),合江
才少餓死許多人。
葉老太爺代表了當時中國農村的多少農民?我不能回答,因為我沒有做過系統調查。
不過,據我觀察,他對毛澤東的看法至少代表了四川的相當一部分農民。
有一首民謠,入木三分地刻畫了毛澤東時代:
毛澤東時代面子好,世界窮國齊來朝。糧食給人做工事,自己百姓餓死了。
毛澤東時代工廠好,物資奇缺都要票。產品質次只求量,反正不怕賣不掉。
毛澤東時代工人好,飯碗鐵做砸不了。干多干少一個樣,誰敢動我一毫毛。
毛澤東時代農民好,種植計劃官管了。大寨工分大鍋飯,天天開會好睡覺。
毛澤東時代學生好,無法無天把反造。階級斗爭天天講,國家主席命難保。
毛澤東時代媒體好,黨的喉舌墻頭草。昨日最最敬愛的,今天口誅筆伐討。
毛澤東時代大家好,全國人民一個腦。主席揮手我前進,刀山火海往前跑。
家天下的交班部署是毛澤東露出了長長的封建尾巴。他的那些理論,諸如反修防修、
防止資本主義復辟、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等等都成了騙人的鬼話。他頭上那些耀眼
的光環,諸如最紅最紅的紅太陽、最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人民的大救星、偉大的領袖
等等也驟然黯淡下來。“八大”形成的人才濟濟陣容強大的領導班子忽然全不行了,政治

局常委全修了,政治局、書記處成員全修了,中央委員會 79%以上被打倒了。這樣毛澤
東的老婆和侄子才是最純正的馬克思主義者,才是夠資格的無產階級革命家。這就是十
年文化大革命斗來斗去所要達到的目的。人們看清這一切之后,深深失望,搖頭嘆息。
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都不能接受這樣一個結局。
追悼會一結束,尖銳的爭權斗爭就開始了。
關于接班的安排,毛澤東先后留下了三個名單,第一個名單明確江青是黨的主席,
后兩個名單又把毛遠新排在了第一位,把江青排在了第三位。究竟誰當第一把手,后黨
內就引起了紛爭。這就需要第一副主席華國鋒召開政治局會議推舉確定,江青還不能在
“先王”殯天之后立即就“女皇”位,仍由華國鋒主持中央工作。這就留下了變數。
毛澤東晚年多疑寡信,刻薄少恩。他沒有一個親密戰友,沒有一個可以“托孤”的
重臣。后黨集團內部首先發生了分裂。華國鋒、汪東興站出來在葉劍英為首的元老派的
支持下,于1976 年19 月6 日晚上秘密逮捕了江青、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以及毛遠
新,徹底粉碎了毛澤東復辟封建主義,搞家天下的圖謀。“四人幫”的被捕,標志著禍亂
全國的文化大革命的徹底失敗,標志著毛澤東時代的結束。
1977 年7 月16 日至21 日在北京召開中共十屆三中全會。會議公報指出,全會一致
通過《關于王洪文、張春橋、江青、姚文元反黨集團的決議》。根據黨章規定,全會一致
決議:
一、 永遠開除資產階級野心家、陰謀家、反革命兩面派、新生資產階級分子
王洪文的黨籍,撤銷其黨內外一切職務。
二、 永遠開除資產階級野心家、陰謀家、反革命兩面派、國民黨特務分子張
春橋的黨籍,撤銷其黨內外一切職務。
三、 永遠開除資產階級野心家、陰謀家、反革命兩面派、叛徒江青的黨籍,
撤銷其黨內外一切職務。
四、 永遠開除資產階級野心家、陰謀家、反革命兩面派、階級異己分子姚文
元的黨籍,撤銷其黨內外一切職務。
1980 年3 月17 日,剛剛担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胡耀邦在中南海勤政殿主持召開中央
書記處會議,討論審批林彪、江青集團的問題。最后確定,林彪、江青集團16 名主犯,
其中林彪、康生、謝富治、葉群、林立果、周宇馳六名已死,只列入起訴書,不審判。
出庭受審的是江青、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陳伯達、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
會作、江騰蛟十人。會議決定成立中央“兩案”審判指導委員會,統一領導“兩案”的
審判工作。確定彭真為中央“兩案”審判指導委員會主任,成員有中央書記處書記彭沖、
最高人民法院院長江華、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黃火青、公安部部長趙蒼壁、中紀委書
記王鶴壽。
1979 年2 月,彭真獲得平反后,担任了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委員會主任,七月又當
選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彭真認為,“文化大革命”的發生,主要是因為沒有法制,
要防止“文化大革命”的再度發生,就要制定法律。因此,他復出后僅三個月,就主持
起草了《刑法》、《刑事訴訟法》、《人民法院組織法》等七部法律,是“;‘案”審判有了

法律上的依據。
彭真調閱了對林彪、江青集團的起訴書后其他材料后,認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經過深思熟慮,他在1980 年3 月底的中央書記處討論“兩案”審判方案的會議上提出:
我們是審理罪行的,路線問題我們管不著,公、檢、法沒有資格審查黨的路線問題,也
不應過問這件事。他認為林彪、“四人幫”的犯罪和黨犯錯誤,是兩個性質不同的事情,
罪行和錯誤要分開,決不能審判黨的錯誤。據原公安部副部長凌云回憶,彭真曾多次找
他到家里談話,強調要把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罪行同黨的路線錯誤分開。路線錯誤
是黨犯的錯誤,不能審《我的一張大字報》、九大決議等問題。
這就是說,由于政治上的需要,毛澤東的旗幟表面上不能倒,不能丟,但又要讓千
千萬萬受害者和中國人民出一出十年的惡氣,讓毛澤東的威信掃地以盡,從今以后再沒
有阻止改革開放和左右黨的路線政策的影響力。要達到這個目的,審判毛的未亡人江青,
讓江青代毛受過是最妙的辦法。這表現了中國人民的智慧和中國政治的矯情.京劇里有一
出戲叫《打龍袍》,是說皇帝犯了錯誤,但不能責罚皇帝,用打他的衣服來代替。這次審
判是演出現代版的《打龍袍》。幕后的中共中央領導人,臺前的審判官,臺下的階下囚,
旁聽席上的文革受害者們,大家心照不宣,都知道是這么回事,但又都激昂慷慨地堅決
否認說不是這么回事。
根據彭真提出的指導思想,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屆常務委員會第
16 次會議,于1980 年9 月29 日決定:
一、 成立最高人民檢察院特別檢察廳;
二、 成立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審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主犯。
任命最高人民法院院長江華兼特別法庭庭長,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伍修權、最高
人民法院副院長曾漢周、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副主任黃玉昆為副庭長;任命最高人民檢
察院檢察長黃火青兼任特別檢察廳廳長,特別檢察廳對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等進行檢
察起訴。
公元1980 年11 月20 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歷史上,是值得大書一筆,永志史冊
的日子。這天下午3 時,在北京正義路7 號,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開庭公審林彪、江
青反革命集團案。這是九億人們的審判、歷史的審判、正義的審判。
這是全國人民期望已久的一天。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時辰
一到,一定要報。這是中國人篤信的格言。為了等待這一天,中國人民走過了心驚膽戰、
苦難艱險的十年,付出了沉重而巨大的代價。而這一天終于來到了。
法庭莊嚴肅穆,審判臺灰色幕布中央高懸的特大國徽,天安門上方的五顆金星閃耀
著耀眼的光輝,使人感到今天的國徽特別神圣而威嚴。
來自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和中共中央機關、中央國家機關、人民團體、民主黨派
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的880 名旁聽代表分別在一樓和二樓的旁聽席上就坐,其中有:劉少
奇夫人王光美、彭德懷夫人浦安修、賀龍夫人薛明、羅瑞卿夫人郝治平,還有許多遭受

江青迫害的 30 年代文藝界人士。王光美回憶說,1967 年夏,劉少奇曾說過:“破壞憲法
的人,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他的這個信念終于實現了;受盡迫害的賀龍多次向薛明說
過:“林彪、康生、江青等,不是好人,他們沒有好下場。”今天他的預言也應驗了。當
時傳抄一首《好了歌》據說是趙樸初所作,頗能反映人們的心情,今照錄如下:
好了歌--《紅樓夢舊曲新編》
受審公堂,當年趾氣揚;今日惶惶,曾醉歌舞場;橫行十年露鋒芒,柵欄今卻在鐵
窗上。說什么人正紅、屁正香,為何炎日又降霜?昨日四人聚謀藏密室,今朝萬民聲討
遍城鄉,鋼滿箱,帽滿箱,到處扣人人遭殃;整人嫌人命太長,哪知自己歸來喪。巧偽
裝,原是叛徒裝賢良。厭膏粱,聽不見怨言在城街巷。因嫌紗帽小,致使鐵枷扛;能繞
三寸舌,卻斷九廻腸。亂哄哄你吹我捧鬧登場,反誣他人野心狼。甚荒唐,撕下來只有
一層馬列外衣裳。
本書作者釋:毛澤東曾批評江青開兩個公司,鋼鐵公司和帽子公司,到處整人。
法庭人員均已入席,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兼特別法庭庭長江華坐在審判席前排中央,
他的右邊是副庭長伍修權、曾漢周、黃玉昆,后邊是特別法庭全體審判員,他們都身著
藏青色毛料制服。坐在左側的,是出庭支持公審的最高人民檢察院特別檢察廳廳長黃火
青,副廳長喻屏、史進前,后面是特別檢察廳的全體檢察員,他們均身穿灰色毛料制服。
審判席兩邊分別是法庭書記員席和辯護人席。四名身著藍色新制服,身材魁梧的法警分
列兩旁。
今天出庭的辯護律師是:甘雨霖、韓學章、張思之、王舜華、王克昌。
下午 2:56,書記員郭志文向庭長江華報告:“特別檢察廳廳長、副廳長、檢察員現
已到庭支持公訴。本案辯護人已到庭。本案被告人江青、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陳
伯達、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江騰蛟現已傳喚到法庭候審室候審。”
下午三時整,一陣急促的電鈴聲響過,法庭強光燈齊放,光明耀眼,法庭一片肅穆。
庭長江華威嚴地宣布:“現在開庭!”
十名主犯被押進被告席上的鐵欄里,左起:張春橋、陳伯達、王洪文、姚文元、江
青、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江騰蛟。江青恰在正中。
下午 3:18,計劃庭長宣布宣讀起訴書。
法庭上下一片肅靜,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兼特別檢察廳廳長黃火青,副廳長史進
前交替宣讀了長達兩萬多字的起訴書,列舉了林彪、江青這兩個反革命集團的四大罪狀
48 條罪行。
起訴書宣讀完畢,庭長江華宣布:對本案的十名被告人,將由第一審判庭和第二審
判庭分別進行審理。第一審判庭在公安部禮堂審判江青反革命集團,包括江青、張春橋、
姚文元、王洪文、陳伯達五名罪犯;第二審判庭在空軍俱樂部(現空軍學院)審判林彪
反革命集團,包括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江騰蛟五名罪犯。

庭長江華在法庭上宣讀了《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規則》,告知他們:被告在庭審過
程中,必須聽取法庭指揮,不得違反法庭規則。被告人有辯護權和最后陳述權。
1980 年12 月23 日,第一審判庭開庭繼續審問江青誣陷迫害老干部的罪行。
法庭出示江青犯罪的證據,幻燈放映了幾張照片:一位老干部頭上戴著60 斤重的鐵
帽子,胸前掛著寫有“彭真死黨”的牌子,跪在地上,正在任人凌辱毆打—這是在批斗
張霖之。
法庭陳述說:張霖之是位紅軍時期的老革命,1929 年參加中國共產黨,原任煤炭工
業部部長、中共八屆中央候補委員、第一、二、三屆全國人大代表。1966 年12 月14 日,
江青在人民大會堂接見北京大專院校群眾組織代表時,誣陷他是“彭真的死黨”。張霖之
在被關押的33 天中,據有記錄可查的逼供、審問就多達52 次。1967 年1 月21 日,張霖
之被迫戴著鐵帽子,舉著牌子,在北京礦業學院校園內外游斗。晚上又遭刑訊,身上被
打傷30 多處,頭部被打露出骨頭,當夜就含冤慘死。
誰都知道毛劉決裂最后攤牌時的爭論,劉少奇問:“誰是走資派?”毛澤東答:“張
霖之就是。”是毛澤東“欽點”,使張霖之成為紅衛兵第一批沖擊對象,最后被活活打死。
江青是在忠實執行毛澤東的指示,正如她自己所說:“我是毛澤東的一條狗,他叫我咬誰
我咬誰。”
如今只追究走狗的責任,不追究那個發縱指令的人的責任,顯然有失公道。
當指控江青有反黨奪權的野心,攻擊毛澤東指定的接班人華國鋒時,江青高聲叫板,
把全場的目光都吸引到自己身上:“我要告訴你們一件事。”她對靜下來的法庭宣布:“那
天晚上毛主席給華國鋒寫‘你辦事,我放心。’的話,”她環顧四周,她的眼鏡成了法庭
中照相機的焦點。“這不是毛主席給華國鋒寫的全部內容,至少還寫了六個字:‘有問題,
找江青’。”結果,法庭大亂。江青在混亂中冷笑:“我無法無天。”陣陣鈴聲中,江青再
一次被拖出法庭,但旁聽席上的人們鼓起掌來。這掌聲是真心的喝彩,因為江青揭露了
一個最重要的真相:毛澤東指定的接班人是她而不是華國鋒,華國鋒只是一個有事向女
皇請示的辦事的大臣。先王對華國鋒辦事放心,不是華想怎么辦就怎么辦,是得請示江
青,按江青的指示辦,他才放心。這時姚文元作為主犯。張玉鳳作為證人都在場,如果
他(她)們把毛最后擬定的要江青當黨主席的政治局常委名單公布出來,就把毛澤東的
家天下的身后布局徹底揭穿了。
起訴書中以《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召集的部隊文藝工作座談會紀要》為罪證,證
明林、江勾結,好像毛澤東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是林彪心血來潮委托江青搞了這么個
文件。《紀要》的主題是“專政論”說什么“在文化戰線上存在著兩條路線的尖銳斗爭”;
“文藝界在建國后。。。。。。被一條與毛主席思想相對立的反黨反社會主義的黑線專了我們
的政,這條黑線就是資產階級文藝思想、現代修正主義的文藝思想和所謂三十年代文藝
相結合。”1967 年第九期《紅旗》雜志發表社論《兩個根本對立的文件》,說《紀要》是
“無產階級司令部發出的革命號令,它號召無產階級革命派和廣大群眾,開展無產階級
文化大革命。”《紀要》的貫徹執行禍及整個思想文化領域,造成了災難性的惡果。林彪、
“四人幫”把《紀要》作為他們在文藝界大搞法西斯專政的理論根據,打著所謂批判“文

藝黑線”的旗號,任意把香花打成毒草,誣陷、迫害、揪斗所謂“黑線人物”。全國文藝
界受害的人數無法計算,僅文化部及直屬單位就有26000 多人被誣陷;禍及教育界,建
國17 年來教育戰線的成就也被全盤否定了,僅教育部所屬單位和17 個省、市受誣陷、
迫害的教師就有142000 多人。
事實真相是:這個文件經過毛澤東審閱三次,親筆修改11 處,加了“林彪同志委托”
六個字,文件的名稱原來是《江青同志召集的部隊文藝工作座談會紀要》,這樣一改,文
件的分量就提上去了。經毛批準認可,作為中發(66)211 號文件,于1966 年4 月10
日發至縣團級。
起訴書指控江青、康生勾結迫害八屆中共中央委員會。說1968 年中共召開八屆十二
中全會前夕,江青、康生等為了實現篡黨奪權的罪惡目的,從組織入手,對中共中央委
員、中央監察委員、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政協常委會委員的名單逐一進行了審查,
把其中許多人誣陷為“叛徒”、“特務”、“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不對!毛澤東在本屆十
二中全會上給劉少奇做叛徒、內工賊的結論,永遠開除出黨。如果按照民主程序辦事,
八屆中央委員會肯定通不過,這才需要先對中央委員會動大手術,使其中的多數人不能
到會,換上新選的革委會主任和造反派頭頭濫竽充數,以便毛澤東為所欲為。不是江青
和康生,是毛澤東要給八屆中央委員會大換血,江康只是執行者。

1968 年7 月21 日,康生親筆寫給江青親啟的信中寫道:“送上你要的名單。”江青這
時是個普通黨員,九級干部(相當于司局級),康生是把她當作皇帝的代表—皇后來伺候
的。沒有毛澤東的指示。她(他)們倆敢辦這種摧毀中國共產黨的大事?
名單中中共八屆中央委員,候補中央委員有88 名被分別誣陷為“特務”、“叛徒”、“里
通外國分子”、“反黨分子”。名單中,列入“靠邊站的尚未列入專案的”7 名和“有錯誤
的或歷史要考查的”29 名,絕大多數也先后受到康生、江青等人的誣陷、迫害,占中央
委員、候補中央委員193 名中的70%左右。他們是:劉少奇、朱德、陳云、鄧小平、彭
真、陳毅、彭德懷、賀龍、李先念、譚震林、李井泉、陶鑄、徐向前、聶榮臻、葉劍英、
烏蘭夫、張聞天、陸定一、薄一波、宋任窮、王稼祥、羅瑞卿、劉寧一、劉瀾濤、楊尚
昆、胡喬木、王任重、肖勁光、粟裕、蕭克、陳少敏、王震、曾山、歐陽欽、王樹聲、
王恩茂、鄧華、鄧子恢、譚政、劉曉、李維漢、楊秀峰、張際春、程子華、伍修權、錢
瑛、王從吾、馬明芳、李葆華、許光達、林鐵、鄭維三、徐海東、蕭華、胡耀邦、習仲
勛、安子文、呂正操、張經武、廖承志、葉飛、楊獻珍、張鼎丞、舒同、潘自立、楊勇、
黃火青、陳漫遠、蘇振華、馮白駒、范文瀾、李堅真、高克林、鐘期光、江華、李志民、
楊成武、章漢夫、帥孟奇、劉仁、萬毅、周揚、徐子榮、劉瀾波、奎璧、歐夢覺、朱德
海、張啟龍、馬文瑞、王世泰、廖漢生、洪學智、章蘊、徐冰、廖魯言、宋時輪、周桓、
陳丕顯、趙建民、錢俊瑞、蔣南翔、韓光、李昌、王鶴壽、趙毅敏、孔原、張蘇、楊一
辰、趙伯平、張愛萍、姚依林、汪鋒、方毅、王尚榮、劉震、張勁夫、李詰伯、廖志高、
譚啟龍、張仲良、張平化,共123 名。
打倒 123 名中央委員,居然說是背著毛澤東干的,這可能嗎?
毛澤東晚年心地陰暗,虛偽狡詐,既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既要把壞事做絕,又
希望萬古流芳。封建王朝老皇帝要傳位,廢立之爭往往引起流血沖突,但這局限在宮廷

范圍內,與百姓無干。毛澤東要廢劉少奇,立江青或毛遠新,這么簡單的事,他把它搞
得比春秋戰國還要復雜。他要以革命的名義搞帝制,實在說不出口,說出來也名不正言
不順。所以用一篇一篇的革命理論,一次一次的“偉大戰略部署”,一場一場的政治運動,
一套一套的陰謀詭計,把自己的真實意圖隱藏起來,把全黨全軍和十億人民“運動”起
來,暈頭轉向地跟著他走,妄圖達到他的不可告人的目的。我們不能永遠為尊者諱過,
時至今日,應該實事求是地承認,林彪、江青、兩個反革命集團是在毛澤東的卵翼下生
成和發展起來的。特別是江青后黨,一個婆娘幾個秀才,沒有毛澤東在后面撐著,怎么
會有摧毀全黨搞亂全國的能量?!江青在與公訴人江文對簿公堂時有驚人之論。江青說:
“你們說林彪、江青集團,不對,林彪是一個集團,包括陳伯達。我、康老、張、姚、
王是一個集團。林彪集團的頭子是林彪,我們這個集團的頭子不是我,是毛主席。”“黨
內有許多事只是你們這些人不知道罷了,你們清楚,在那個年代,共產黨做了那些讓你
們抱怨的事,你們把什么都推到我身上。天啊,我好像是個創造奇跡、三頭六臂的巨人。
我只是黨的一個領導人。我是站在毛主席一邊的!逮捕我,審判我,就是詆毀毛澤東主
席!”江青在文化大革命中的言論100%都是信口雌黃,胡說八道,只有這幾句是實事求
是的,是說明了事實真相的。盤踞金字塔頂端作威作福,破壞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
等各級領導干部,愚弄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的,不止是那四個人,而是“五人幫”,幫主
就是毛澤東。
經過兩個月零五天的審理,1981 年1 月25 日,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宣布了如下判
決:判處江青、張春橋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判處姚文元有期徒刑
20 年,剝奪政治權利5 年;判處王洪文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判處陳伯達有期
徒刑18 年,剝奪政治權利5 年;判處黃永勝有期徒刑18 年,剝奪政治權利6 年;判處
我發現有期徒刑17 年,剝奪政治權利6 年;判處李作鵬有期徒刑17 年,剝奪政治權利6
年;判處邱會作有期徒刑16 年,剝奪政治權利5 年;判處江騰蛟有期徒刑18 年,剝奪
政治權利5 年。
從此,江青開始了漫長的、永無出頭之日的牢獄生活。江青在秦城監獄呆的地方就
是彭真多年住過的牢房。讓毛澤東的未亡人活著,就是為了羞辱那個躺在紀念堂水晶棺
里的毛澤東,讓她償還毛澤東所欠下的罄竹難書的孽債。
1989 年11 月,中央領導層決定,允許江青過軟禁生活。中共中央辦公廳為她在酒仙
橋附近找了一棟兩層小樓,并有護士陪同一起居住。這一安排,是為了加強每周一次到
公安醫院接受治療。
1991 年3 月15 日,江青在北京酒仙橋的住處高燒不退,因而被送進公安醫院。與其
他病人一樣,江青要填寫住院單。這次,她寫的名字是“李潤青”,表示她對毛澤東的懷
念。“李”是江青的本姓,“潤”是毛澤東早期使用的字,“青”則是江青的“青”。
5 月13 日,她在一張《人民日報》的頭版上潦草地寫著:“歷史上值得紀念的一天。”
25 年前的今天,文化大革命中的1966 年5 天13 日,政治局召開會議,在毛澤東的提議
下,江青被任命為中央文革小組的領導人。她叱咤風云地登上了歷史舞臺,權勢,榮耀,
享受,風光無限。如今,江青的健康每況愈下,被捕已經12 個年頭過去了。從前的支持
者依然沒有任何令人鼓舞的消息,自己也依然沒有任何可能重登政治舞臺的跡象。今昔
的反差使她氣憤、悲哀、絕望。5 月14 日凌晨1:30,護士離開江青的臥室。將近三點

的時候,江青從臥室來到衛生間。她用幾個手帕結成了一個繩套,栓在浴盆上方的鐵架
上,將被子和枕頭墊在腳下,以便將頭伸進手帕打成的繩套里,接著又踢開墊腳的被子
等物。。。。。。3:30,一名護士進來,發現她已兩腳懸空吊死在鐵架上。其他的護士和醫
生聞訊趕來,但已經太晚了。這位差一點成了中國女皇的毛澤東的妻子,在她77 歲的時
候離開了被她搗亂了十年的中國。當天下午,李納得到了消息,來到醫院簽署了死亡通
知書。李納不同意舉行任何形式的葬禮。三天以后的5 月18 日,江青的遺體被火化了。
李納沒有在場,江青或毛澤東的任何親屬都沒有到場。官方發表了公告,全文如下:
新華社北京6 月4 日電:本社記者獲悉,“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主犯江青,在
保外就醫期間于1991 年5 月14 日凌晨,在北京她居住地自殺身亡。江青在1981 年1 月
被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1983 年1 月改
判無期徒刑,1984 年5 月4 日保外就醫。
關于文化大革命動亂十年造成的生命和財產的損失,在1978 年12 月13 日中共中央
工作會議閉幕式上,中共中央副主席葉劍英透露了一個數字:
文化大革命死了 2000 萬人,整了1 億人,浪費了8000 億人民幣。
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是毛澤東暴力社會主義的惡性發展,大躍進三年,全國有 3755
萬人被活活餓死。損失約1200 億元。文革十年,照葉劍英的說法,整了一億人,死了2000
萬人。浪費了8000 億人民幣,如果再加上李先念(1977 年12 月20 日在全國計劃會議上)
說的國民收入損失5000 億,浪費和減收共計13000 億人民幣,從新中國成立到1976 年
毛澤東去世,沒有內戰,沒有重大自然災害,非正常死亡者在5755 萬人以上,經濟損失
14200 億元。近30 年國家基本建設投資總額為6500 億元,兩次大折騰的損失,是我國前
30 年基建投資總額的兩倍多。就是說,本來可以用于建設國家和改善人民生活的寶貴資
金,有三分之二以上被毛澤東折騰掉了。這就是毛澤東以階級斗爭為綱治理國家的總成
績單。
1992 年春,香港《鏡報》報道,北京市某宣傳機構進行了一次民意調查,采用問卷
筆答方法,讓被調查者寫出自己最尊敬的十位領導人,按照獲選票高低排出的前十位是:
一、 周恩來,獲選率100%;
二、 鄧小平,獲選率97%;
三、 鄧穎超,獲選率90%;
四、 劉少奇,獲選率88%;
五、 朱德,獲選率84%;
六、 萬里,獲選率835;
七、 胡耀邦,獲選率80%;
八、 楊尚昆,獲選率78%;
九、 江澤民,獲選率76%;
十、 彭真,獲選率72%
答卷中提到毛澤東的不到2%,看到這里,筆者心中有些茫然,甚至覺得難以置信。
怎么?文革中地動山搖地被億萬人民三呼“萬歲”的毛澤東,在人們心目中的威望竟跌

落得這么慘么?然而這是事實。細思之,也在情理之中。在大躍進運動中,毛澤東視人
民為芻狗;在文化大革命中,毛澤東以全黨為敵人,犯了滔天大罪,民心黨心的變化是
必然的。回想文革十年,興師動眾,開動全國的輿論工具,輔以鋪天蓋地的大字報,要
把劉少奇、鄧小平批倒批臭,永世不得翻身。結果呢,歷史才過去了15 年,文革中被打
倒的兩個最大的“走資派”,鄧小平獲選率97%,劉少奇獲選率88%,大批判的幕后主持
者毛澤東獲選率不到1%。正是:一時是非在于力,千古是非在于理。劉少奇臨終前說:
“好在歷史是人民寫的。”信哉斯言。人民既已覺醒,繼續把毛澤東的肖像懸掛在天安門,
繼續把毛澤東的遺體作為神物供奉在紀念堂,就有些落后于群眾了,應作妥善處置,使
我們的國家徹底從毛澤東的陰影中走出來。
這次民意測驗有一點值得注意。人民群眾是把共產黨和毛澤東作了區別的。并沒有
因為毛澤東威信驟降動搖了對共產黨的信任。選出來的前十位最受尊敬的領導人,還都
是共產黨人。這就告訴我們一個真理,不要把共產黨執政的合法性寄托在維護毛澤東錯
誤的基點上,改正了毛澤東的錯誤,共產黨才有執政的合法性,改正得越多,合法性越
大,全部改正了。走民主社會主義道路,就有了全部合法性。

2015-06-02 23:3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