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民初精神傳統文化歷史遊戲
字體    

楚云帆:被侮辱與被損害的游戲
楚云帆:被侮辱與被損害的游戲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原文:楚云帆

你是一名苦逼的游戲開發者。你和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建立了一家名為Playsaurus的游戲公司,一起用了2年的時間,在艱苦的環境下開發出了一款名為Cloudstone的社交游戲。在2年的時間里,你們都是憑借著對游戲的熱愛工作的,自然也沒有薪水,終于你們的游戲可以在Facebook、kongregate等社交游戲平臺上線了,并且媒體和玩家的評價都還不錯,你們的公司終于開始有了收入,一切似乎朝著好的方向發展了。

但是有一天,你在中國的一家社交網站——騰訊的朋友網上發現了一款和你們的游戲十分相似的游戲。不只是相似,那簡直就是你們的游戲的中文版——只有1/10不到的圖片素材被替換了,其他從核心系統到游戲中的圖標甚至背景圖片都絲毫未動。

楚云帆:被侮辱與被損害的游戲

你震驚了。

唯一欣慰的是,你看到這個社交網站上的用戶對這款游戲的評價也很高。但是這是自己的心血之作,如今卻被異國他鄉完全不認識的人肆無忌憚地挪用為其牟利,這是幾乎無法想象的事情。面對這種赤裸裸的強盜行徑,你會怎么辦?發起一個跨國的法律訴訟?道路漫長并且所耗不菲,作為一家成長中的小公司很難承受,更何況中國的知識產權保護傳聞也不是很得力。但是還能怎么樣呢?

一 、 被侮辱的

2012年8月17日,游戲開發者Fragsworth在歐美最大的用戶社區Reddit游戲版發表了一個帖子,名為《一家中國公司偷了我們的游戲(Some company in China stole my game)》,痛述了自己的原創游戲被騰訊旗下朋友網的一款游戲侵權一事。因為這次侵權的性質十分惡劣,朋友網上的這款名為《天空城與勇士》的游戲幾乎全盤照搬了Fragsworth所在的Playsaurus公司所開發《Cloudstone》這款游戲,兩款游戲除了語言版本之外有90%以上的相似度,因此引起了Reddit網友的激烈討論,很多網友都對這一事件發表了自己的看法,20小時后評論已經超過了3000條。

楚云帆:被侮辱與被損害的游戲

大部分Reddit的網友都對Fragsworth和其公司的處境表示支持,同時對惡劣山寨的這款游戲進行抨擊。由于這是一款騰訊朋友網的第三應用,因此作為平臺的騰訊也被一些網友攻擊,一名網友baconp甚至找到維基百科中關于騰訊的抄襲條目對其進行抨擊。后來baconp發現自己搞錯了批判對象,騰訊及朋友網只是類似Facebook的開放平臺服務提供者,這款游戲的實際開發者是合肥暴風動漫科技有限公司。于是,這家名不見經傳的游戲公司走上了風口浪尖之上。

合肥暴風動漫科技有限公司在當天對這一事件做出回應,稱其是一家游戲運營商,被指抄襲的這款《天空城與勇士》是一個小團隊開發后提交給其運營的,只是由于審核人員的疏忽沒有發現該產品全盤抄襲的事實,因此向Cloudstone團隊致歉,并稱將與Cloudstone團隊接洽談判代理事宜。之后暴風動漫更改了官方聲明,稱“愿意向Cloudstone團隊提供之前的全部運營數據,并將《天空城與勇士》之前獲得的全部分成后收入轉交Cloudstone團隊,以表達我方的歉意。”

合肥暴風動漫的這兩則聲明可以說是很好的危機公關,也讓Reddit的討論氛圍略有緩和。但是事實真如其所講的那樣嗎?

二、 謊言與真相

《天空城與勇士》是朋友網開放平臺的第三方應用,而國內開放平臺的主要作用就是為游戲開發團隊提供游戲接入服務,對于中小游戲團隊來講有很大的幫助,作為開放平臺的提供者也會收取一定比例的分成費用。《天空城與勇士》的開發團隊完全可以自己就很方便地將游戲接入到包括朋友網在內的開放平臺上,為什么要大費周章地找一家“運營公司”呢?不僅讓流程變得更加煩瑣,也不能拿到朋友網給出的分成費用,在開放平臺接入中可以說很少出現。

通過搜索我們可以發現這家位于安徽合肥的游戲公司成立于2009年,主要業務就是游戲開發。而除了《天空城與勇士》之外,這家公司“運營”的游戲還包括《粉紅糖果屋》和《彈珠風暴》,后一款游戲目前已經無法在Qzone上搜索到所以無從了解游戲的全貌,但無獨有偶的是在Qzone和朋友上運營的《粉紅糖果屋》的主要元素都是“借鑒”自Facebook上的著名社交游戲《Candy Crush Saga》。一家公司“運營”的兩款游戲都是抄襲之作,難道真的只是巧合?

通過網絡和社交媒體上一些蛛絲馬跡我們可以看出,合肥暴風動漫科技有限公司似乎并不是一家單獨運營的公司,它和合肥樂堂動漫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兩家公司的辦公地點都位于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71號科茂大廈5層,而在一些公司員工的社交平臺信息上也能看到兩家公司的密切關系,甚至可以推斷二者實際上只是掛著兩個公司名字的同一家公司。

楚云帆:被侮辱與被損害的游戲

在一名員工的微博上,提到《怪物又來了》,《粉紅糖果屋》和《彈珠風暴》三款游戲是同一公司推出的,后兩者公開信息顯示為合肥暴風。在其同日另一條微博上也提到了《天空城與勇士》。

楚云帆:被侮辱與被損害的游戲

《怪物又來了》的應用提供者顯示為合肥樂堂

即便兩家公司并不是一家,我們也可以認為合肥暴風動漫在聲明中所宣稱的“這款天空城游戲是國內一個小團隊開發后提交其運營”這一說法極為可疑,只是推卸責任的一個手段,可以將之等同于政府機關常用的“臨時工干的”的托詞。不過其之后發表的“愿意向Cloudstone團隊提供之前的全部運營數據,并將《天空城與勇士》之前獲得的全部分成后收入轉交Cloudstone團隊”的聲明如果能夠完全兌現也是一種誠意的表示,只是希望今后能夠杜絕這種惡劣的山寨行為。

三、  被損害的

不過道歉并不能彌補中國游戲制作所受到的損害。無論批判對象為哪家公司,在外界的稱呼都是“中國的游戲制作公司”。在Reddit的回帖之中,一些同樣受到國產游戲抄襲的游戲制作人紛紛現身說法,為這個帖子增加了更多的熱度。其中一名國外的HTML5引擎的開發者稱一家中國工作室盜取了其開發的HTML5游戲引擎銷售盈利,而自己在聯系了對方網站的服務器提供商后也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原作者官網:http://impactjs.com/ 山寨網站:http://www.kilofox.net/)

楚云帆:被侮辱與被損害的游戲

這些山寨程度幾乎可以說是匪夷所思的侵權事件著實讓中國的游戲制作業的國際形象承受了巨大的傷害。雖然在此之前,中國游戲制作業已經有不少污名在身,比如在幾年之前,專門生產山寨游戲機并為生產山寨游戲的深圳南晶科技就曾在歐美主機游戲的論壇引起了激烈的討論,其所山寨的FC游戲產品的視頻(http://video.sina.com.cn/v/b/15713595-1399467215.html)也一度在國內被玩家圍觀(南晶科技山寨的游戲機產品可以見此頁面http://sznanjing.en.made-in-china.com/)。

楚云帆:被侮辱與被損害的游戲

2009年中,國產動作網游《獵刃》的視頻出現在日本2ch論壇和Nico視頻網上,被日本游戲玩家瘋狂批判。這款游戲在最初的宣傳視頻中和日本的國民游戲《怪物獵人》幾乎如出一轍,裝備形象、怪物形象、游戲系統甚至背景音樂都極其相似,只是將UI界面進行了優化調整,山寨程度和此次對Cloudstone的侵權也不遑多讓。

隨著網頁游戲在國外推廣的增多,國產網頁游戲在海外淘金的同時也留下了很多負面的評價,比如因色情營銷和抄襲“文明”系列元素而被國外媒體批評的《Evony》、因全盤抄襲《魔獸世界》而被暴雪發函下架的《World of Lordcraft》最后都被證實為中國制造。在近年最流行的手機游戲開發領域,國內游戲開發者的抄襲行為也是經常可見,比如國內玩家中流行的《求合體》就是全盤抄襲《Triple Town》的作品,此前由國人開發登錄北美iOS免費應用第一名的《Pyramid Run》則是最為流行的逃脫游戲《Temple Run》的完全山寨版。

楚云帆:被侮辱與被損害的游戲

這些山寨行為對于國內游戲制作業的整體形象有著巨大的傷害,對于堅持原創開發的游戲制作者們也極不公平。不過游戲也只是中國社會全民山寨的一個縮影,從服裝到制造業,從汽車到手機,從文學創作到電影與音樂,山寨行為充斥著社會的各個角落,也給中國的國際形象帶來了巨大的傷害。2009年BBC的著名汽車節目Top Gear便曾來到中國,回顧中國汽車的“山寨史”,近年奧運期間也有某國奧運代表購買中國制造的山寨耐克運動服的新聞,都讓人啼笑皆非。

四、 平臺的責任

當然,游戲的抄襲也并不算是中國獨有的現象,在國外主要體現在社交游戲和手機游戲的領域。包括社交游戲巨頭Zynga在內,很多游戲公司都有被起訴抄襲的經歷。以Zynga為例,從早期的Mafia Wars、Café World到今年的Dream Heights,很多游戲都受到過抄襲的指責甚至起訴,其中不少起案例都以庭外和解結束。2010年SF周刊曾經采訪一名zynga的雇員談到了Zynga首席執行官Mark Pincus的游戲制作哲學:“復制(競爭對手的作品)直到達到他們的規模”,頗被業界所詬病。

在社交游戲和手機游戲開發領域,這種現象十分普遍。而面對日漸泛濫的抄襲現象,國外包括iOS、android等應用商店和Facebook等開放平臺也經常開展打擊行為,比如蘋果公司在今年2月便曾將知名獨立開發者Anton Sinelnikov推出的多個涉嫌抄襲的違規應用下架,包括涉嫌抄襲植物大戰僵尸的Plant vs. Zombie、抄襲憤怒小鳥的Angry Ninja Birds和抄襲Temple Run的Temple Jump,這些應用不僅在名字和系統設計上和原版游戲接近,甚至連圖標都只是略做修改。

楚云帆:被侮辱與被損害的游戲楚云帆:被侮辱與被損害的游戲

除了全盤抄襲單款游戲的游戲之外,也會有如《Cut The Birds》這樣融合了《憤怒的小鳥》與《水果忍者》等多款游戲主要元素的應用,性質也十分惡劣,因此有效的處罚機制十分必要。《Cut The Birds》曾經一度登上過應用商店的免費榜榜首,不過后來因山寨程度過高被蘋果要求修改重新發布的版本成績便一落千丈,表明了平臺監督規范的必要性。

當然作為平臺提供者想要完全杜絕抄襲和山寨應用并不現實,因此需要針對類似的案例制定出一套更為清晰的規則,在收到關于侵權山寨的投訴后根據規則迅速應對,創造一個健康透明的管理體系。對于主體元素相似度達到一定比例的山寨應用的的處罚機制可以先發警告要求清除山寨元素,否則便從平臺下架。平臺的投訴渠道應該不僅限于開發者也應該包括玩家,畢竟很多山寨國外游戲的作品很難被原作者發現,而玩家也需要一個渠道向平臺提供者報告其平臺上產品的違規行為。

不過在國內,因為語言關系很多山寨國外游戲的產品并不能被原作者及時發現,即便有媒體報道也很少有平臺對山寨游戲進行處罚。2010年中的時候國外游戲媒體曾經報道過開心網上的《開心莊園》明顯山寨Zynga的《Farmville》,開心網上的這款游戲從界面設置、工具欄甚至很多道具圖標幾乎都和《Farmville》一致,最大的不同可能就是《開心莊園》加入了一些中國元素如撲扇等,不過這款游戲迄今仍然在開心網上運營。而在《Cloudstone》山寨事件所關系的騰訊旗下的幾個社交平臺上,類似的山寨應用也是不勝枚舉,很多明顯山寨的作品如Qzone上抄襲《Triple Town》的《兔子來了》被玩家指出后也一直運營至今。

楚云帆:被侮辱與被損害的游戲

不僅如此,騰訊自己為社交平臺開發的游戲也不乏山寨制作,今年騰訊發布的塔防戰爭網頁游戲《部落守衛戰》便被發現其從玩法到地圖設計很多方面都是山寨去年著名的塔防游戲《Kingdom Rush》,去年深圳第七大道公司創始人兼COO孟書萱也曾在微博上指責騰訊新游《TNT》抄襲第七大道所開發的《彈彈堂》原畫,而對此類事件騰訊一直沒有回應,只是默默地將山寨行為進行到底。在這種企業文化的熏陶下,第三方應用上出現的山寨行為就顯得有些小巫見大巫了。

楚云帆:被侮辱與被損害的游戲

后記:

自從2010年元旦寫完Evony的這篇文章之后,我其實很少用游戲道德潔癖來在游戲評論文章中進行針砭,包括今年E3、Chinajoy期間寫的兩篇博客都希望自己能盡量客觀、理性地來看待國內游戲行業存在的一些問題。不過這次的事情已經完全超出底線范圍,所以不得不又寫一篇。我不想揮舞道德大棒,只是想說如果行業不能自律和自我凈化,那么無論每年創造多高的收益,中國的游戲行業在外界來看永遠是爆發戶,得不到想要的尊重(當然大部分人只想賺錢,并不需要這個)。

尤其隨著這兩年新興的網頁游戲、社交游戲市場的發展,行業的人員更加良莠不齊,侵權山寨盜圖之類的行為更是家常便飯。在賺快錢的心態下,雖然一些公司獲利了,但是整個游戲行業被攪得烏煙瘴氣,行業在社會上的評價和在外界(包括國外)的口碑與形象都越發受損。要讓這種情況得到遏制,需要行業的自律,也需要媒體和玩家的凈化。而不客氣地說,在這個過程中,國內的游戲媒體幾乎都沒有發揮應該有的凈化作用。

隨著網絡游戲市場的發展與擴大,國內的游戲媒體逐漸地淪為游戲廠商的代言人,媒體公信力日漸喪失。另一方面,和網絡游戲廠商一樣,媒體人員的從業素質也越發良莠不齊,有獨立報道能力的編輯記者也日漸稀少,敢于讓記者放言的媒體也越來越少,致使游戲媒體的媒體屬性逐漸減弱。

作為游戲媒體的一員,個人雖然無力改變這種現狀,但是卻可以代表自己偶爾批判一下。即便如此,在國內這種有奶就是娘的環境下,無論你的言論多么政治正確,大部分的抄襲者和山寨者們也都不會有任何的反思。但是就像我前天在微博反思的那樣:即便做到最好最終你也只能改變一小部分人,但是總比什么都沒改變要強。

2015-06-06 09:4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