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技術的天空 溫和的思緒
字體    

一位俄羅斯程序員移民美國的故事
一位俄羅斯程序員移民美國的故事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原文出處: Ilya Semin   譯文出處:臘八粥

我搬到美國已經 7 年了。

我熱愛這個國家。在我搬來這里以后,我生命中很多大事也是在這里發生的,我真的感激這個國家給我的機會。

當我講述關于我是怎樣移民到美國的故事時,很多人覺得這非常有趣,因此我決定在這里分享一下。

美國夢

雖然我總是想成為一名企業家,那時候我開始學習美國移民法——結果顯示沒有這種情況,比如企業家簽證(除了 EB-5,不過你需要約一百萬)。我非常吃驚。當我還是小孩子時,我就讀過所有這方面的故事、觀看過所有關于人們來到美國創辦他們自己公司的電影。我猜測,那時候的法律與現在不同……

不管如何,我不得不找到另一種移民的方法。

華盛頓的夏天

首先,我決定在 2005 年暑期來美國。有一個名叫 Work and Travel 的項目,允許外國學生在暑期來美國工作。我用了 8 個月搜索并最終找到了一份位于華盛頓特區的游泳池管理公司的 offer。差不多所有的俄羅斯孩子在早期的孩提時代都知道怎樣游泳,因此這對我而言就不是問題,我得到了一份救生員的工作,每小時 7.25 美元,在六月份,我來到了華盛頓。雖然我說著英語,但是沒有人聽懂我、我也聽不懂別人說的話。我不得不把頭一個晚上花在機場,因為我的航班太晚了,實習公司的辦公室已經關門了。我口袋里只有 600 美元,我不想把這些錢花在旅館里。我能在機場找到一個足以舒服的長椅,甚至在第二天上班之前還能睡上一覺。在美國土地上度過的第一天,就不太容易。

第二天,我開始了為期三天的救生員訓練,之后我就開始工作了。現在回頭看看,我覺得對于要學習英語的國外學生來說,當一名救生員可能是最好的工作了。我在華盛頓西南的一家受資助的公寓游泳池上班,一周七天。每天租戶來找我,談論所有最近的新聞或分享他們的故事。到了暑期結束,我的英語就流利了。我還學會了很多俚語——在華盛頓附近,有很多年輕人,他們能夠真正地教我。我多次受到威脅,揚言要殺掉我,因為我不允許他們的朋友進入游泳池,只有租戶才能進入。事實上,這不僅僅是一份理想工作,而且還讓我買到了食物、學會了英語。

大部分時光里,游泳池沒有太多事情發生,我開始大量閱讀。首先,我閱讀了主題關于移民美國的所有論壇和博客。結果顯示對我而言,唯一的合法移民方法就是通過雇傭。我還意識到,為了讓我得到一份「真正的」工作,我多多少少需要從其他國外學生中脫穎而出,我開始備戰 Zend 資格認證。在九月份我回到家里,我很快通過了考試,成為了俄羅斯第一名 PHP 認證工程師。我更新了簡歷,我開始尋找「真正的美國工作」。

找工作

找工作是殘酷的。我用全部時間工作、學習以及找工作。和明顯,我能夠依靠的唯一條件就是實習生。我收到了很多反饋,但是當人們弄明白我當時在莫斯科時,就禮貌地拒絕了我的申請。幾個月后,我收到了波士頓一家小公司的 offer,但是我婉拒了,因為:1)每小時只有 8 美元;2)我不想搬入波士頓。我收到了邁阿密另一份工作的 offer,這是我真正想去的地方,但是過了一段時間,發現這是個騙局,因此我改變了對波士頓那份 offer 的主意,在 2006 年 5 月,我來到了波士頓,我的「職業的」美國職業生涯開始了。

第一個實習生

工作不錯。在科普利廣場的一間狹小辦公室里,只有我和公司的創始人。我很快就證明了自己,成為公司有價值的資產。我記得第一天下班時,我完成了第一項任務時,老板有多么驚奇,他覺得這會花費我數周時間。整個夏天我都拼命工作,以致于在暑期結束時,我能夠要求再次回來,這是為了下一年的一份「真正的」工作。我的計劃進展得很好。我的老板對我印象不錯,我收到了一份遠程工作,這對我非常好。到了莫斯科,我開始白天學習、晚上工作。波士頓和莫斯科之間的 8 小時的時差讓這變得簡單。我還收到了漲薪,每小時 10 美元,比我的大部分大學同學要多。

H-1b 的企圖

在 2007 年 3 月,我第一次請求老板申請一份工作簽證。對于不熟悉 H-1b 的人來說:只有雇主能夠申請、且一年只有一次機會(在 4 月份)。每年會有一些針對 H-1b 簽證發放的限制,不幸的是,那年經濟真的不錯,有太多人申請這種類型的簽證。政府決定拋硬幣篩選申請人(簡直像買彩票),我落選了。好吧,我在下一個暑期又回到了波士頓,工作了 3 個月。薪水增加到了每小時 12 美元——還不錯!

在 2008 年 3 月,我們再次申請 H-1b 簽證。同樣的一幕發生了:太多的人,買彩票,幸運沒有降臨到我頭上,真的讓人沮喪。我認為,H1-b 簽證最讓人沮喪的地方在于,如果你缺乏運氣,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到下一年。又一次在波士頓度過了夏天,然后返回到莫斯科。

搬到波士頓

同時,在 2008 年,我完成了計算機科學碩士學位,拿到了為期一年的 J-1 「實習生」簽證。由于我未能拿到 2008 年的 H-1b 簽證,我不得不為 2009 年做個規劃。問題是,即使運氣在 2009 年青睞我了,H-1b 簽證生效時間卻在 10 月份,而我的 J-1 簽證在 5 月份就過期了,因此我不得不在此期間拿到另一個簽證。

巴布森學院

對我來說,最可行的選擇就是拿到 F-1 「全日制學生」簽證,不過我不得不去學點兒什么。我不想再學習計算機科學了,因此我問自己:我想學習什么?答案對我相當清晰了。我想成為一名企業家,因此我想學習企業管理。最讓我驚奇的是,美國最好的企業管理大學就位于波士頓地區。它不是哈佛或麻省理工。巴布森學院完全引領企業管理排名好多年了,因此我決定必須上那個學校。我用幾個月時間準備企業管理研究生入學考試(GMAT)。基本上我投入了工作之外的所有時間。雖然數學課程對我來說相對容易,但英語是硬傷,某些地方只是無法理解。然而,我考試得了 660 分,足以進入巴布森學院。我決定申請他們的夜校工商管理碩士課程,既然我負担不起這么多學費,我就計劃用我的薪水支付學費。我找老板加工資,但是他說「他負担不起」。另一方面,對我而言,每年 $25K 的薪水真的難以支付每個學分 1,100 美元的費用(我需要 60 個學分才能畢業)。我還沒有資格申請學生貸款,因此我使用了我畢生的積蓄,在很多地方省錢以支付學費。回頭看看,我真的很開心做出了這個選擇——我從巴布森學院畢業了,零貸款,不過,這是艱難的兩年,它完全值得。就這樣,在 2009 年 1 月,我在巴布森學院上了第一節課,我的美國夢翻開了新的篇章。

H-1b

在 2009 年 4 月,我最終得到了好消息——我的 H-1b 簽證最終通過了!即使我不能輕易地改變雇主,我也有了一些條件,因此我開始找工作。我只用了幾周就得到了一份 offer,我接受了。新工作距離巴布森學院只有 5 分鐘的路程,年薪達到了 $35K——比目前的薪水高出了40%。我仍然記得那天,我不得不對我的老板說,我要換工作了。他對我非常和藹,我知道公司需要我,因此我的離職算是重大打擊。我向老板解釋了我離開的原因,還有我對公司和薪水的所有不滿,他說,“Ilya,如果你有問題,你應該說出來。你只是沉默,從來不向我提起。我希望你能早點兒告訴我”。多年以后我對這場談話仍然記憶猶新,我學到了教訓:如果你對某些事情不開心——就大聲說出來。

在 H-1b 階段盯著一家公司?孩子,步子不要邁太大

讓我吃驚的是,甚至拿到了 H-1b 簽證,我也不能創辦自己的公司。我咨詢了一些律師,他們都對我說,如果我在美國組成一家公司,將帶來麻煩。這真讓人沮喪。我不理解美國政府為什么不允許這樣。畢竟,小企業在所有美國崗位里的占比高達 60%-80%。為什么政府禁止有人創辦自己的公司呢?我沒有答案,開始考慮我的選擇。我需要拿到綠卡,但是對我而言,唯一的方法就是要求我的雇主申請。問題在于,大多數雇主根本不會得到什么好處。當你有 H-1b 簽證時,他們能夠支付你很低的薪水(我就是極好的例子),并且你找到另一份工作的機會也很低。當我得到機會時,工作真的非常努力——我要求我當時的老板去申請我的綠卡。他們說“沒問題,以后再說”。我試著得到一個明確的時間,但是沒有。因此,當諾基亞的一名招聘人員聯系我時,我立即接了電話。在當時,諾基亞之于俄羅斯,就像 Google 之于美國。我們是用著諾基亞成長的(我想我媽媽還有一臺諾基亞)。況且,他們給我提供的年薪是 $75K,外加 $5K 的學費補助。夢想成真了。

諾基亞

我開始在諾基亞上班之后,我對拿到綠卡抱有全部希望。我們啟動了流程,并經過了一些階段,但是諾基亞真的衰落了。經歷了幾輪裁員,我的綠卡進程也被取消了。拿到職業移民綠卡的整個思路是,雇主說他們找不到美國人來填補這個職位。很明顯,當一家公司有了這些裁員之后,這就真的難以通過了。

我開始認真地思考搬到加拿大或澳大利亞,人們可以根據某些資格就可得到永久居住身份,比如教育、英語技能、經驗等。我很容易就得到了足夠的積分,并立即搬到那里。

offer,offer!

既然在諾基亞拿到綠卡的可能性接近于零了,我不得不考慮轉入另一家公司。所有的技術企業家想去哪里?當然是硅谷。那時候我從巴布森學院畢業,獲得了 MBA,因此沒有什么把我羈絆在波士頓了。

有個朋友給我介紹了硅谷的一些公司,我在 2011 年 9 月來到了舊金山,3 天里進行了 6 次面試。我回到波士頓時,郵箱里有 4 份 offer。哇!在當時我沒有意識到在舊金山海灣地區找到一名開發者有多難,因此我收到這些 offer 時,真的很激動。我做了一番考量,既然我的最終目標是變成一名企業家,于是我決定加入給我 offer 的、最小的公司。公司叫做 Torbit,我是繼兩位創始人之后的第一名員工。經過一些郵件的往來,我接受了這份 offer。我常常假想,如果我接受了其它公司的一份 offer,今天會是什么情景——實際上我在很多真正優秀的公司面試過,包括:

  • Pinterest(我認為想法很糟糕)

  • Optimizely

  • Slideshare (被 LinkedIn 收購了)

  • Credit Karma (偉大的產品,我自己也用)

  • Elacarte

加州寶貝

在 2011 年 10 月,妻子和我收拾行裝,全程驅車穿越美國。旅途棒極了,我們經過美國總統山和黃石國家公園的北線,這的確是我們曾經有過的、最好的旅行之一。在 11 月 1 號,我開始在 Torbit 上班,打一開始我就非常清楚,我需要一張綠卡。再一次地,努力工作,盡量證明自己。再一次地,沒有什么事情真的發生。公司優先考慮的事情很明顯是不同的。我開始和創始人做多次溝通,我覺得我比 CTO 知道得更多,我們幾乎每天都有沖突。有部分肯定是我的錯,但是回頭看,我只是不適合呆在那里。我想退出,但是我不能——根據 H-1b 的條款,你不能退出——你不得不找到下一份工作,而我厭倦了找工作。

抽簽移民簽證【注1】

那時候,我得到了我的綠卡……抽中了簽。確實有一個「抽簽移民簽證」項目,給你一次機會,僅僅通過抽簽就能贏得一個綠卡。你的機會是根據你出生的國家,我的機會總是有大約 1.2%。即使我每年申請,我真的從來不敢想會抽中。但是,它就是抽中了!

我們的面試定在了 4 月 26 號(周四),我們期望能夠通過。面試是在早上,我準備面試之后去工作,然后給創始人發通知。結果沒有那么容易。我妻子的申請通過了,而我卡在了「背景調查」,因此我不得不至少等待數周。倒霉!我真的厭惡我的工作,我想離職,但是我不能這樣做。因此,外部給了我幫助。周五,兩位創始人邀請我和他們出去散步,我生命中第一次,被開除了!現在覺得沒什么,當時我就傻了。我沒有綠卡,我被開除了。這意味著我只有 30 天去找下一份工作、或者拿到我的綠卡,否則,我就違反了 H-1b 簽證的條款。然而,我沒有開始找新工作。在 2012 年 4 月 28 號,Datanyze【注2】的前幾行代碼被寫好了,我不想在意其它事情。兩周后,我們得到了綠卡,一切趨向于剛剛好。

反思

幾年之后,Datanyze 交了更多的稅,我能夠掙我的薪水,雇傭了 30 多個人,繼續穩步增長。如果你問,我愿意修改美國移民制度的哪個地方,那就是推出某種企業家簽證。我知道成百上千、或許成千上萬像我這樣的人正打算在美國創辦他們的公司、雇人、交稅、驅動經濟,但是他們不像我這么幸運,因此他們都是在國外做的。我真希望這種狀況有一天能得以改變,正如我在開頭提到的,美國對我而言,一直都是全世界的企業家來實現他們夢想的一個國家,但是我覺得目前的移民制度肯定不適合這種情況。

  • 注1:多元化移民簽證(Diversity Immigrant Visa,簡稱DV),又稱抽簽移民簽證或綠卡抽獎(Visa Lottery),是美國政府每年基于《移民與國籍法》(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第203(c)條的規定為特定國家所舉辦的活動,吸引合資格申請人移民美國,在當地生活和工作,每年名額為50,000人。

  • 注2:Datanyze 是作者創辦的公司。

2015-06-06 09:5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