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春秋茶館 - 古典韻味,時事評論,每天清新的思考
字體    

臺國民黨鐵娘子洪秀柱發表霸氣演講馬英九聽了無言以對
臺國民黨鐵娘子洪秀柱發表霸氣演講馬英九聽了無言以對
觀察者網     阅读简体中文版

6月10日,參與國民黨2016“大選”初選的臺當局“立法院副院長”洪秀柱赴國民黨中常會發表政見。而現場洪秀柱的演講霸氣側漏,一些觀察者網讀者在觀網文章下留言稱馬英九真應該來聽聽洪秀柱的講話。


為什么本黨現在是完全執政的執政黨,但我們卻居然得妥協委屈得只像個在野黨呢?


臺灣民主化的過程,逐漸把我們的民主價值變成了與大陸十三億人民對抗的工具,而不再是我們爭取十三億民心的憑借……


我在想我們是不是總在不該模糊的地方模糊了,在不該妥協的地方妥協了,也在不該姑息的地方姑息了,更在不該放棄的地方放棄了呢?而它的原因是甚么?是不是我們的中心思想沒有了?


當臺獨的聲音假民主之名而泛濫時,本黨對抗的論述與政策是不是總顯得虛弱無力呢?一頂“賣臺”的帽子,彷佛輕易地就把本黨壓垮了,讓我們只要一提到相關問題就瞻前顧后。而在民進黨不斷制造麻煩,拆毀和平基礎時,我們是不是因為憂讒畏譏,就自我設限,不敢將兩岸穩定的道路往前再推得更寬廣?


以下就是洪秀柱演講全文:


0.jpg

洪秀柱赴國民黨中常會說明政見


洪秀柱于中常會參選理念之說明全文如下:


郝副主席、黃副主席、各位中常委、以及在座各位先進同志:


大家好!感謝今天中常會能夠給我發言的機會。在各位同志面前,既然是一家人,我想我就沒有顧忌地與大家談一下真心話,也向各位報告我這次參選的心路歷程,以及我希望為臺灣確立一條甚么樣的道路。


這段日子以來,圍繞于我參選的許多揣測,乃至許多惡意編造的流言謊話,我表示遺憾,但我不再做任何響應,我只重申我清清白白與參選到底的決心。我認為,本黨的初選應該是辯證路線的方向,而非權位的算計;本黨屬于廣大人民的,無論是初選或是未來的大選,本黨要開大門、走大路,才能得到人心。


我今天是帶著沉痛的心情,來到常會會場。從去年三月以來,本黨就面臨了艱困局面,在一場近乎雪崩式的挫敗后,作為一位從政同志,我陷入了深沉的自責之中。我幾乎每天都在自問,為什么我們的兢兢業業,居然換來了這樣的結果?


國民黨大敗那一夜,我看到支持者的冷漠,這比淚水更令人心痛!


我在想我們是不是總在不該模糊的地方模糊了,在不該妥協的地方妥協了,也在不該姑息的地方姑息了,更在不該放棄的地方放棄了呢?而它的原因是甚么?是不是我們的中心思想沒有了?我們的黨德、黨魂也都渙散了呢?


我們一起捫心自問,我們是不是在“國家定位”上模糊了?試問我們還有沒有追求更高和平的勇氣,還有沒有奮斗犧牲的精神,還有沒有“救國”的理想?還是只想著守住偏安一隅的現狀,讓本黨變成了一只在溫水中沉迷的青蛙?


為什么本黨現在是完全執政的執政黨,但我們卻居然得妥協委屈得只像個在野黨呢?


在此,我并無意指責任何人,作為本黨權力結構中的一員,黨成為這種狀況,我應該也有無可逃避的責任。我只是在想:我們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媚俗取巧,因循猶疑”呢?為什么變成沒有勇氣堅持正確道路的弱者呢?這些年來,我們彷佛都只活在對手所設定的框架里,在一些“國家定位”等基本原則上,與黨的中心思想上,我們早就怯懦地喪失了話語權,而只能拾人牙慧、(拿香跟拜),難道這是一個創建國家的泱泱大黨應有的作為嗎?


以民主來說,民主當然是本黨應走的道路,也是本黨建國的精神。可是臺灣民主化的過程,逐漸把我們的民主價值變成了與大陸十三億人民對抗的工具,而不再是我們爭取十三億民心的憑借;當民主變成民粹斗爭的工具,可以癱瘓應有的民主程序時,本黨可曾堅定地對抗這股逆流?


當臺獨的聲音假民主之名而泛濫時,本黨對抗的論述與政策是不是總顯得虛弱無力呢?一頂“賣臺”的帽子,彷佛輕易地就把本黨壓垮了,讓我們只要一提到相關問題就瞻前顧后。而在民進黨不斷制造麻煩,拆毀和平基礎時,我們是不是因為憂讒畏譏,就自我設限,不敢將兩岸穩定的道路往前再推得更寬廣?


其實,本黨一直有一條清晰路線,也遠比我們的對手更能盱衡局勢變化,引領國家。但我們膽怯了,因為怕被扣帽子,也因為對自己沒信心,讓我們不敢堅持、不斷退卻,退到了讓人民開始懷疑我們領導國家的能力與意志,也讓人民懷疑我們的路線是不是模糊了!


如果各位先進問我,我到底有甚么贏的策略?我可以明白地告訴各位,我沒有顯赫的資歷,沒有很廣的人脈,我沒錢沒勢,但是我卻有根據本黨一貫的路線,進一步發展出來的正確道路,我有無畏的勇氣,絕對敢負責任、明確地說出來。這也就是說“依道不依勢,依志不依力”,眾志成城、團結于正確道路上,這就是我的贏的策略。


在這道路的區隔上,民進黨的第一張神主牌就是“臺獨”,這么些年,他們雖以各種方式遮遮掩掩,但他們分離主義的走向是一致的。這一個分離主義的走向將為我們帶來“安全上的威脅、發展上的鎖國、經濟上的停滯與社會上的仇恨”,也就是“民粹橫行,民生凋敝”,我在此鄭重告訴各位,委曲求全是沒有用的,我們必須毅然扛起這個責任。


所以當民進黨假裝以維持現狀包藏臺獨意識時,我們要以兩岸和平協議的簽署,來確保兩岸的和平、臺灣的安全與國際空間的開拓。所以當民進黨以錯誤的政策方向而將導致“鎖國”時,我們應該以我們所創造的和平架構帶來的開放空間,爭取加入TPP、RCEP等區域經濟合作組織,并以自由經濟貿易區的設置,教育市場的開放,吸納全球精英,為臺灣發展注入全新的活力。


我們主張修改相關法令,讓臺灣的制度與國際接軌,減少制度障礙,讓臺灣市場重回國際選項之中,重獲國際青睞。同時也要運用由兩岸和平所開創的和平紅利,引進國際資金,讓臺灣充分發揮地緣的優勢,創造就業機會,把餅做大,并在經濟充分發展,民眾財富不斷累積的條件下,再進一步以財稅手段來真正實現分配正義。


當民進黨透過民粹手段不斷挑起社會仇恨的時候,我們要以堅定而不媚俗的政策,推動“福國利民”的理想。就像民進黨的第二張神主牌“反核”,民進黨以各種民粹手段推動所謂的“非核家園”。我們當然也了解核能運用上的可能危險,但我們不能把一個明明是選擇題的問題,簡化成了是非題。如果要說核能危險,難道碳排放沒有危險?所以我們要采取兼顧民生需求與環境保護的能源政策,不能輕易被民粹所裹脅。我們明確主張能源政策的順序應該是:1、增加綠能;2、減少碳能;3、在確保能源供應安全無虞的前提下,再減核能。


很多有志之士看到臺灣社會許多脫序的亂象都引以為憂,更看到政黨與政治中媚俗與民粹的情形,經常造成是非不分、價值混亂。這是我若當選“總統”必須積極改善的地方,絕不讓社會道德淪喪、民粹亡臺。


我想告訴臺灣人民,我比史上所有的“總統候選人”都窮,我知道什么叫三餐不繼,我了解當一個國家經濟衰退時,它不只是冰冷數字的GDP滑落,而是很多窮人的家庭沒有去處,很多窮孩子籌不出學費。因此,如果我能當選,我會把照顧弱勢當成必然堅持的原則。如果政府必須增加財源,我只會從道德的勸說與稅務的政策上,讓產業與富人共同承担社會進步的責任。


總體而言,我會以4G,也就是四個“給”(give),做為我未來治國的目標。我不忍心看到人民憂愁、痛苦、無助與無望,我會要求各級政府應做到給人民信心、給人民歡喜、給人民希望、并給人民方便。


各位先進同志,人民不是從政者攀往權力的鷹架,人民是承載整個屋子重量的地基;覆舟之水,亦可載舟,接納新的思維,接受人民的鞭策,開放黨的決策和資源,我們永遠不會輸!2016大選我們一定要贏回來!


不必諱言,在初選的過程,我嘗盡冷暖、歷盡甘苦,我一直在逆境中奮戰不懈,但我一直微笑視之、樂觀以對,因為我要為自己的黨爭一口氣、我要讓大家看到洪秀柱的論述與爆發能力!因為每一個聯署的名字,都是對我深切的期許,要我扛起勝選的責任;每一雙凝視的雙眼,都是對我殷殷的告誡,要我莫忘參選的初衷。


我要強調的是,洪秀柱的參選是一種承担,一股勇氣,更是責任的肩負!我要勇敢無懼且大聲的告訴民眾,不要被顛倒的是非帶著走,不要被虛假的口號所迷惑!


我的父親因為白色恐怖坐牢三年多,母親為支撐家計當女工,她是一個因超時工作而數度昏厥的女工。當時一家四散,孩子紛紛送養。父親出獄后,四十年沒有正式工作,晚年在立法院替老委員代筆質詢稿,換取微薄津貼以謀求溫飽,終生郁郁不得志,至其臨終,冤獄都未及平反。


老天爺把我生在這個家庭,逼我努力,更逼我不可以放棄自己。我始終相信,只有更多的努力,站得挺挺地,人生才能走下去。所以我個子雖小,但是各位從來沒有看過駝背的我。挺直腰桿,不只是我的身軀,還包括我從小養成的心志。


這幾天有人問我,洪秀柱,什么對你最重要?我的答案和天上父親相去不遠。1、人格;2、找回臺灣理性的力量;3、只有國家,沒有個人;4、我不接受外界對國民黨的抹黑。我始終相信,中國國民黨是一個愿意給窮人機會的政黨,只要她夠努力,夠有使命感。國民黨會給她機會,我始終相信。


我必須說我沒有別的,只有滿腔熱血、鋼鐵般的意志以及一身的膽識勇氣,奉獻給大家、奉獻給人民!


如果你們問:我們的目標是什么?我會斬釘截鐵回答你們,就是——“勝利”!


只要我們團結、奮斗、永不放棄!相信我們一定會勝利!謝謝大家!


(觀察者網白玉綜合報道)

 

2015-06-11 15:2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