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傳奇人物 >>>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字體    

薛適:八十歲的回憶(六)
薛適:八十歲的回憶(六)

   

瘋狂的年代,更狂的人,留下顛狂的一頁。(網絡截圖)

一九六九年十二月,浩浩蕩蕩一大批人被趕下鄉了,以文一化大一革一命站錯立場的人為主體,有領導干部、有一般干部;有工人,也有街道居民。說是下鄉去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叫做“走五七道路”。只講了去,沒講去多久,也沒講回來。大家議論說:“這是被共一產一黨當垃圾拋棄了”,“去了就不能回來了”。心里都像灌了鉛似的,我當然被列在名單上,而且還要帶走丈夫和孩子們。

孩子們覺得去新的地方新鮮好玩,還挺開心呢,問爸爸:“什么時候走呀?”,卻被爸爸狠狠地打了一巴掌。他們的爸爸不聲不響,只是悶悶不樂。為了我帶全家下鄉的事,軍一管組的老政一委曾找我丈夫談過一次話,告訴他說:我沒有問題,要善待我,不要鬧家庭矛盾。是因為這個緣故吧,我丈夫只是悶悶不樂,沒有埋怨我。

我們去到了邊遠的山區,去到了一個最最貧困的小山村。村里只有三十幾戶人家,是公社的一個生產隊,上面接受大隊和公社的領導,公社是基層政府,大隊協助公社管理幾個生產隊。當時,生產隊是集體生產,種的糧食主要是高產量的玉米、馬鈴薯,馬鈴薯也算糧食,這些高產量的作物收獲后也只夠吃半年。

為了堅持到下一個收獲季節,農民們做飯只能加很多的水喝很稀的粥,夏天菜多的時候光吃菜不吃糧食。各戶有自留地,主要種菜。他們吃的用的都靠自己,買燈油和鹽要靠自家養雞下的蛋換回,買布穿衣靠的是養豬。他們最肯下功夫的是自留菜地和養雞、養豬,生產隊的勞動他們也每天都參加,但是他們說:“給隊里干和給自家干就是不一樣,以前自家單干那時候,都是起五更爬半夜的,現在半天晌午才能開工”。還有大隊組織的聯合工程比如在山坡上開梯田攔水防淹,我們這個隊派工就費勁了。他們說:“原有的田都沒利用好,還開山上的田?”“我們村地勢高,怕旱不怕澇,不需要修梯田攔水。”后來,大步跨入社會主義、割資本主義尾巴的時候,大家最肯下功夫的自留雞、自留豬被取締,不讓養雞養豬了,農民們叫苦不迭,可是沒有人提意見,因為上面說了:“不服從就按反革命辦。”
         
山區的農民對我們這些被從城市扔出來的垃圾也是熱情的。我們的工資照發,買糧吃飯沒有問題,我們不會担水、種菜、養雞、養豬、拾柴,他們都熱情的教給我們、幫助我們。我為自己的孩子曾學了注射和推拿,也很受農民歡迎。在那兒,看病、打針、吃藥需要跑到十五里地之外呢。
       
我對于自己是來 “接受貧下中一農再教育”牢牢記著不敢疏忽,我知道“憶苦思甜”是必修課。我請他們憶苦讓我受教育,他們都坦誠而且激動地講給我們聽,徐連昌家的說:“二兩糧那年真懸,差點餓死,全家躺在炕上靠喝水熬日子,我們命大活過來了,誰誰誰就死了嘛,那一年死玄了人了。”。欒永久說:“二兩糧那年什么吃的都沒有,我們餓的沒法,把玉米窩子(玉米棒外面的包皮)給吃了,沒想到玉米窩子救了我們全家的命,我們活過來了”。我問:“二兩糧是哪一年,是二十多年以前吧,是不是共一產一黨來后就好了”,我想引導他們思甜呢,意外地,他們說不是呀,就是一九六零年的事啊。我嚇了一跳,我只知道“沒有一共一產一黨就沒有新一中一國--------他改善了人民生活。”在共一產一黨領導下,怎么會有挨餓和餓死人的事兒呢?

我想起來了,一九六零年,我們在北京,住在部隊大院的時候,食物很緊張,肉、菜都買不到。我為了生孩子時候能有肉吃,買了兩只小兔,每天出去拔草喂它們,夢想幾個月后,能有一大堆兔子,能有肉吃。有人抱怨的時候,領導回應說過:我們在北京有飯吃已經是偏得了,是借了毛一主席的光,農民把糧食都送到北京來了,自己在挨餓哪!沒想到這都是真的,而且實際情況這么嚴重。
         
其實這也是大一躍一進、人一民一公一社和過渡時期總一路線帶來的必然結果。人民一公社生產集一體化已經使生產遭到破壞,“人有多大膽,地有多高產”口號指導下的反科學密植,又使產量進一步下降。總路線講“鼓足干勁、力爭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而“力爭上游”卻變成了
“力爭吹牛”。

集體化后,當官的能代表農民吹牛這一優越性是千真萬確的,大隊與大隊間、公社與公社間,比起了放衛星,說自己的田畝產千斤,幾千斤糧還不夠,都成了畝產萬斤、幾萬斤甚至還有說是畝產十萬斤糧的。國家按照虛假的衛星產量向農民征收,征收的數額農民根本無法承担,農民每人只給留下二兩糧外,全部收走,藏起來的也全被搶走了。二兩糧維持到下一個收獲季節,農民怎能不挨餓?又怎么能不餓死人?后來知道,那次在全國餓一死的農民,竟有三、四千萬之多!

我們在村里的時候, 共一產一黨又在推行“科一學種田”,要求深耕密植,由省一革委會制定了詳細的計劃:要種什么作物,□寬多少,株距多少,嚴厲地要求農民必須照辦。要求我們這些從城市來的“五七戰士”和隊長一同到公社開會聽取部署接受任務。回村后老隊長很發愁,說:“哪一塊地種什么莊稼,全都得上面說了算,也不管茬口了?”他還說:“我們老農民世世代代都種田,現在倒成了不會種田的?”他想不通也得執行,共一產一黨的專一制統一治是全方位的。

老隊長和我丈夫商量了一下,決定進城買化肥,密植弄不好收不到糧食,可不是鬧著玩兒的。買化肥沒有錢,五七戰士們用自己的工資湊了些錢,最后隊長派我進城去找關系買化肥,在國家統一計劃經濟體制下,一切物質都是國家掌控,沒有市場上的買與賣,我找了關系也沒買到。路過廢品收購站我買下來了一堆骨頭代替化肥運了回去,多少能解決點問題。
       
在我們快要離開的時候,農業生產恢復了“包產到戶”制度,原來被批臭了的“包產到戶”又回來了,農民非常高興。共一產一黨的政策放松一些,他們的日子就會好過一些。
           
我也進駐青年點。我們村青年點是更為弱勢的群體,他們一共有十個人,三個男孩七個女孩,他們只讀了小學。因為在毛一時代初中不是普及教育。他們在這個生產隊,干一天只能掙一毛九分錢,掙不出吃糧的錢,形成在隊里干活越多欠債也越多,回城住的時間長欠債就少。生產隊還給他們吃過發霉的糧食。他們心里的委屈比天大,在田里干活的時候,干著干著,幾個人就會抱在一起放聲大哭起來。我進駐青年點后,和我丈夫一起幫他們爭取應有的權利:保證吃正常的糧食,爭取菜地,爭取住房維修。我自己每天也多準備一些干糧,讓他們餓了的時候能在我這兒找到東西吃,也給他們準備些常用藥品。有一個下大雪的晚上,我去看他們,和他們一起聊天,他們說本來要哭的,現在和我在一起就不哭了。

生產隊年輕的干部們喜歡這個青年點,但是他們只喜歡女青年,他們做過計劃,想把七個女孩分別娶到各自的家里,給他們吃發霉的糧食,是希望她們熬不住了就賣身投靠。我們來這里的時候已經嫁了兩個女孩。
       
我們這個青年點的男青年不受歡迎,有一次大隊主任說要到我們青年點拔高草——抓走一個男青年,我表態不同意,沒讓他們抓。這些青年在農村真苦,我不明白他們在農村接受到了什么再教育?

未完待續


                                                                             

2015-08-23 08:3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