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金瓶梅》和情色小說
《金瓶梅》和情色小說
楚塵文化     阅读简体中文版

唐前已有專門寫性的作品,《飛燕外傳》、《南部煙花錄》、《迷樓記》、《天地陰陽交歡大樂賦》等。赤裸裸寫性交場面,大多關注宮廷,用文言。

  

寫趙飛燕姐妹淫亂活動的作品如《飛燕外傳》,最香艷的情節倒是寫飛燕之妹合德的:漢成帝如何偷窺合德洗浴、合德如何給漢成帝進春藥導致漢成帝脫陽而死。

  

20世紀30年代沈雁冰(茅盾)在《中國文學的性欲描寫》說,《飛燕外傳》可稱為后世性欲小說的泉源,《金瓶梅》寫西門慶飲藥過量、脫陽而死的情節,是《飛燕外傳》寫成帝暴崩的注腳。

  

寫隋煬帝的《南部煙花錄》、《迷樓記》,把隋煬帝玩女人“高招”記錄在案:其一,琢磨出玩女人的專用車“御女車”,最初叫“御童女車”,后來改進為“轉關車”,“可以升樓閣,如行平地,車中御女,則自搖動。”其二,像后世拍電影那樣自我觀賞性事活動,將一面一面烏銅鏡裝在寢殿四周,這種做法后來為武則天所模仿,搞“鏡殿”。其三,吃春藥,“大業八年,方士進大丹,帝服之,蕩思愈不可耐,日夕御女數十人。”

  

托名白行簡寫的《天地陰陽交歡大樂賦》,詳盡描寫性交的樂趣如:新婚之樂;夫婦四時之樂;偷情野合之樂;同性戀之樂。將各種性變態行為寫得淋漓盡致。白行簡是大詩人白居易的弟弟、唐傳奇名篇《李娃傳》的作者,托他的名當然是借他的名聲。

  

明代艷情小說大行其道,最有名的是:《如意君傳》、《素娥篇》、《癡婆子傳》、《弁而釵》、《春夢瑣言》等。這些較《金瓶梅》稍早或同時的艷情小說寫什么內容?

  

《如意君傳》在《金瓶梅詞話》出現前已流傳,全名《則天皇后如意君傳》,顧名思義,是寫武則天的小說,“如意君”指武則天的男寵薛敖曹。有人說中國古代第一淫婦是潘金蓮,其實潘金蓮遠遜于武則天。潘金蓮在《水滸傳》25歲就死了,進了《金瓶梅》多活7年。《如意君傳》的武則天,70老嫗仍“淫幟”高樹、“性趣”不減,豈不是該取潘金蓮而代之為“古代第一淫婦”?

  

《如意君傳》描寫女皇武則天在位日久,男寵甚多,卻始終得不到性滿足。宦官牛晉卿向她推薦雄健偉岸的薛敖曹。武則天享受到從來未有的快樂,對薛敖曹說:“卿甚如我意,當加卿號如意君也。”《如意君傳》詳盡描寫薛敖曹千方百計讓武則天享受性愛快樂,寫得香艷滿紙,淫欲四流。中國古代小說總是寫男人玩弄女人,女人再向男人吹枕頭風。薛敖曹卻像李唐王朝派到武則天身邊的特工,總勸武則天把江山交還兒子。最終薛敖曹逃出宮廷,皈依道家。既是從縱欲回歸禁欲,也暗寓“大周”回歸李唐,因為李唐王朝尊崇道教。

  

《如意君傳》是對武則天養男寵集納式演義。史書記載武則天男寵“文、武、醫三全”。武則天玩男寵的故事是文人喜歡寫的話題,《如意君傳》寫得最艷最露骨。

  

《如意君傳》為什么沒有《金瓶梅詞話》那樣的社會意義?可能因為小說描寫的是中國古代唯一的有政績的女皇。而小說作者連篇累牘只寫“性”。有學者認為,康熙年間白話小說《濃情快史》是《如意君傳》通俗化繁本,也沒有多大的社會影響和審美價值。

  

文言《素娥篇》寫武則天的侄兒武三思和侍女素娥的性愛經歷。武三思的姬妾都是美麗的才女,或善填詞,或善吹簫,或會下棋,或懂書法,或能歌善舞,姬妾輪班受武三思寵幸。素娥一直得不到武三思寵幸,心情郁悶,寫《春風蕩》自我推薦,得武三思青目,二人“遇景生情,遇情生勢”,創造,43種男女行房姿式。《素娥篇》有47幅圖,其中有43幅圖是行房藝術繪畫。每幅圖前有標題,有性愛行為環境描寫和對話,還有首詞。《素娥篇》試圖告訴讀者:性愛是美不是惡,性滿足和音樂、繪畫、詩詞給人的藝術感覺相輔相成。

  

“素娥”并非尋常女性名字,“素娥”或“素女”在中國古代有特殊含義。漢代學者將素女說成是擅長房中術的神女。古代上層男子認為可以用“采陰”法,將縱欲跟修仙結合起來,于是有了專門向統治者進房中術者。早在漢代就有圖文并茂的色情書,描述各種房中術,如《洞玄子》30種、《素女經》9法。現在存世的明代《花營錦陣》則是春宮圖。《素娥篇》比《花營錦陣》含蓄,不是性行為技巧的圖解,而是陰陽交合的藝術化圖解。

  

《素娥篇》刊行在萬歷初年。《素娥篇》會不會影響《金瓶梅》的寫作?《素娥篇》的陰陽交合,會不會被蘭陵笑笑生像借用《水滸傳》那樣拿來,通俗化、變相寫到《金瓶梅》里?西門慶在潘金蓮房里跟潘金蓮、春梅玩“雙飛”,就很像參考《素女篇》的“日月合壁”。以蘭陵笑笑生酷愛“借用”和擅長“鑲嵌”的寫作習慣,他對《素女篇》如此現成的材料肯定會“充分使用”。不過因為研究者對《金瓶梅》性描寫避之如瘟疫,還沒見到有人做具體對比研究。《素娥篇》唯一幸存本保存在美國印第安那大學金賽性與生育研究所。

  

《癡婆子傳》跟《金瓶梅詞話》同時或稍晚。小說寫名叫上官阿娜的70老嫗,白發蒼蒼卻風韻猶存。這位老太太并非娼妓,卻有豐富的性愛經歷,她講述一生中跟12個男人上床的經過,或美妙,或痛苦,或主動,或脅從。所謂“癡婆子”指此女不信奉封建禮教要求女性的三從四德,癡信男女性愛是人生最值得追求的幸福。阿娜做少女時,父母不讓她讀《詩經》,怕里邊的“淫詩”教壞了她,她越發偷著讀,因為不理解“男女相悅”的詩句,向鄰居少婦請教,意外地明白了男女交接的神秘之事,好奇心萌生,跟表弟偷嘗禁果,跟仆人私通。阿娜出嫁后,丈夫傻乎乎地認為她很純潔,其實她跟大伯、小叔私通,為公爹爬灰,而其公爹跟兩個兒媳亂倫。阿娜在家中跟奴仆通奸,到寺院燒香被和尚奸污,她一再受到各種男人的污辱和損害,也產生了用淫亂報復社會的心理,跟數人偷情密約。她39歲時跟塾師熱戀,塾師受到鞭打,阿娜被逐出家門。《癡婆子傳》受到小說史家注意的,主要不是其內容而是敘述方式。它用第一人稱敘述方式寫女性的性渴求、性苦悶、性放縱,作者是不是女性?是沒有解開的懸案。而《金瓶梅》潘金蓮的心理描繪跟《癡婆子傳》頗多相通之處。

  

男同性戀在中國已存在2000年,還有專用名詞“分桃”、“龍陽”、“斷袖”,來自幾個同性戀史實:戰國時男寵彌子瑕把吃了一半的桃塞給衛靈公,是謂“分桃”;魏王愛龍陽愛到下令不許任何人在他跟前提其他男人的美貌,是謂“龍陽”;漢哀帝午睡要起床,衣袖被男寵董賢壓著,漢哀帝用劍將衣袖斬斷,是謂“斷袖”。《金瓶梅》也寫到西門慶跟小廝琴童、王經的同性戀活動。但總的來說,《金瓶梅》寫同性戀并不細致。這倒應該看成是蘭陵笑笑生的聰明之處。因為描寫同性戀的小說從沒在中國小說史上引起過重視。

  

20世紀30年代就有人指出:除《水滸傳》外,對《金瓶梅》有重要影響的是宋代平話《金虜海陵王荒淫》。《金瓶梅》一些性行為描寫模仿《海陵王荒淫》。《金瓶梅》還鑲嵌了前人戲曲、小說文字,有的直接抄錄,有的變相更改,哈佛大學韓南教授曾考察出,對《金瓶梅》起到參考作用的白話短篇小說有《五戒禪師私紅蓮記》、《刎頸鴛鴦會》、《志誠張主管》、《戒指兒記》、《西山一窟鬼》、《楊溫攔路虎傳》,多半是帶情色因素的段落。

  

20世紀30年代沈雁冰在《中國文學的性欲描寫》提出:中國文學性描寫傳統特點是色情狂、采補術、果報主義。

  

《金瓶梅》雖然受到若干艷情小說如《海陵王荒淫》、《如意君傳》,甚至《癡婆子傳》影響,這類專事描寫色情的艷情小說,跟有相當社會意義和認識價值的《金瓶梅》卻不可同日而語。《金瓶梅》問世不久,就被說成是“壞人心術”、“古今第一淫書”,但為什么還能得到幾百年來優秀知識分子,從袁宏道,到魯迅,到毛澤東等很多人理解甚至賞識?那就因為《金瓶梅》跟這類艷情小說有本質不同。《金瓶梅》是明代社會的風俗畫,它深刻關注社會矛盾、關注人的心靈特別是女性的心靈。而那些艷情小說卻遠離社會矛盾,漠視人性,專注色情。還有學者認為《金瓶梅》跟艷情小說本質不同,就在于它的性描寫對于深化主題、塑造人物、推進情節有作用,寫性是為了批奸,寫性是為了示丑,寫性是為了教化,《金瓶梅》寫性是突破性的劃時代貢獻。

  

明代文學家袁宏道說《金瓶梅》一書“云霞滿紙”,《金瓶梅》“瑣碎中有無限煙波”。當代作家孫犁說過:滄桑閱盡、紅塵日遠,平心靜氣閱讀《金瓶梅》多有會意。而在紅塵滾滾的當下,寫盡人世悲歡、紅塵兒女的《金瓶梅》更是本常讀常新的書。


來源:《金瓶梅風情譚》 作者:馬瑞芳


2015-08-23 08:3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