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沈從文轉業之謎  汪曾祺
沈從文轉業之謎 汪曾祺
楚塵文化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中國古代服飾研究》出版 1981年


沈從文轉業之謎

——《花花朵朵 壇壇罐罐》代序


沈先生忽然改了行。他的一生分成了兩截。1949 年以前,他是作家,寫了四十幾本小說和散文;1949 年以后,他變成了一個文物研究專家,寫了一些關于文物的書,其中最重大(真是又重又大)的一本是《中國古代服飾研究》。近十年,沈先生的文學作品重新引起注意,尤其是青年當中,形成了“沈從文熱”。一些讀了他的小說的年輕讀者覺得非常奇怪:他為什么不再寫了呢?國外有些研究中國現代文學的學者也為之大惑不解。我是知道一點內情的,但也說不出個究竟。在他改業之初,我曾經担心他能不能在文物研究上搞出一個名堂,因為從我和他的接觸(比如講課)中,我覺得他缺乏“科學頭腦”。后來發現他“另有一功”,能把抒情氣質和科學條理完美地結合起來,搞出了成績,我松了一口氣,覺得“這樣也好”。我就不大去想他的轉業的事了。沈先生去世后,沈虎雛整理沈先生遺留下來的稿件、信件。我因為刊物約稿,想起沈先生改行的事,要找虎雛談談。我愛人打電話給三姐(師母張兆和),三姐說:“叫曾祺來一趟,我有話跟他說。”我去了,虎雛拿出幾封信。一封是給一個叫吉六的青年作家的退稿信(一封很重要的信),一封是沈先生在1961 年2 月2 日寫給我的很長的信(這封信真長,是在練習本撕下來的紙上寫的,鋼筆小字,兩面寫,共12 頁,估計不下6000 字,是在醫院里寫的;這封信,他從醫院回家后用毛筆在竹紙上重寫了一次寄給我,這是底稿;其時我正戴了右派分子帽子,下放張家口沙嶺子勞動;沈先生寄給我的原信我一直保存,“文化大革命”中遺失了),還有1947 年我由上海寄給沈先生的兩封信。看了這幾封信,我對沈先生轉業的前因后果,逐漸形成一個比較清晰的輪廓。


從一個方面說,沈先生的改行,是“逼上梁山”,是他多年挨罵的結果,“左”、“右”都罵他。沈先生在寫給我的信上說:


“我希望有些人不要罵我,不相信,還是要罵。根本連我寫什么也不看,只圖個痛快。于是罵倒了。真的倒了。但是究竟是誰的損失?”

大字報

檢討


沈先生的挨罵,以前的,我不知道。我知道的,對他的大罵,大概有三次。


一次是抗日戰爭時期,約在1942 年頃,從桂林發動,有幾篇很銳利的文章,我記得有一篇是聶紺弩寫的。聶紺弩我后來認識,是一個非常好的人。他后來也因黃永玉之介去看過沈先生,認為那全是一場誤會。聶和沈先生成了很好的朋友,彼此毫無芥蒂。


第二次是1947 年,沈先生寫了兩篇雜文,引來一場圍攻。那時我在上海,到巴金先生家,李健吾先生在座。李健吾先生說,勸從文不要寫這樣的雜論,還是寫他的小說。巴金先生很以為然。我給沈先生寫的兩封信,說的便是這樣的意思。


第三次是從香港發動的。1948 年3 月,香港出了一本《大眾文藝叢刊》,撰稿人為黨內外的理論家。其中有一篇郭沫若寫的《斥反動文藝》,文中說沈從文“一直是有意識地作為反動派而活動著”。這對沈先生是致命的一擊。可以說,是郭沫若的這篇文章,把沈從文從一個作家罵成了一個文物研究者。事隔三十年,沈先生的《中國古代服飾研究》卻由前科學院院長郭沫若寫了序。人事變幻,云水悠悠,逝者如斯,誰能逆料?這也是歷史。


已經有幾篇文章披露了沈先生在1949 年前后神經混亂的事(我本來是不愿意提及這件事的),但是在這以前,沈先生對形勢的估計和對自己前途的設想是非常清醒、非常理智的。他在1948 年12 月7 日寫給吉六君的信中說:


“大局玄黃未定……一切終得變。從大處看發展,中國行將進入一個嶄新時代,則無可懷疑。”

百廢待興

井岡山博物館題詩


基于這樣的信念,才使沈先生在北平解放前下決心留下來。留下來不走的,還有朱光潛先生、楊振聲先生。朱先生和沈先生同住在中老胡同,楊先生也常來串門。對于“玄黃未定”之際的行止,他們肯定是多次商量過的。他們決定不走,但是心境是惶然的。


一天,北京大學貼出了一期壁報,大字全文抄出了郭沫若的《斥反動文藝》。不知道這是地下黨的授意,還是進步學生社團自己干的。在那樣的時候,貼出這樣的大字報,是什么意思呢?這不是“為淵驅魚”,把本來應該爭取,可以爭取的高級知識分子一齊推出去么?這究竟是誰的主意,誰的決策?


這篇壁報對沈先生的壓力很大,沈先生由神經極度緊張,到患了類似迫害狂的病癥(老是懷疑有人監視他,制造一些尖銳聲音來刺激他),直接的原因,就是這張大字壁報。


沈先生在精神瀕臨崩潰的時候,腦子卻又異常清楚,所說的一些話常有很大的預見性。四十年前說的話,今天看起來還是很準確。

提綱


“一切終得變”,沈先生是竭力想適應這種“變”的。他在寫給吉六君的信上說:


“用筆者求其有意義,有作用,傳統寫作方式以及對社會態度,值得嚴肅認真加以檢討,有所抉擇。對于過去種種,得決心放棄,從新起始來學習。這個新的起始,并不一定即能配合當前需要,唯必能把握住一個進步原則來肯定,來完成,來促進。”


但是他又估計自己很難適應:


“人近中年,情緒凝固,又或因情緒內向,缺乏適應能力,用筆方式,二十年三十年統統由一個‘思’字出發,此時卻必須用‘信’字起步,或不容易扭轉。過不多久,即未被迫擱筆,亦終得把筆擱下。這是我們一代若干人必然結果。”


不幸而言中。沈先生對自己擱筆的原因分析得再清楚不過了。不斷挨罵,是客觀原因;不能適應,有主觀成分,也有客觀因素。1949年后擱筆的,在沈先生一代人中不止沈先生一個人,不過不像沈先生擱得那樣徹底、那樣明顯,其原因,也不外是“思”與“信”的矛盾。三十多年來,直到“文化大革命”結束,中國文藝的主要問題也是強調“信”,忽略“思”。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新時期十年文學的轉機,也正是由“信”回復到“思”,作家可以真正的獨立思考,可以用自己的眼睛觀察生活,用自己的腦和心思索生活,用自己的手表現生活了。


北京一解放,我們就覺得沈先生無法再寫作,也無法再在北京大學教書。教什么呢?在課堂上他能說些什么話呢?他的那一套肯定是不行的。


沈先生為自己找到一條出路,也可以說是一條退路,改行。

研究草稿


沈先生的改行并不是沒有準備、沒有條件的。據沈虎雛說,他對文物的興趣比對文學的興趣產生得更早一些。他18 歲時曾在一個統領官身邊做書記。這位統領官收藏了百來軸自宋至明清的舊畫,幾十件銅器及古瓷,還有十來箱書籍,一大批碑帖。這些東西都由沈先生登記管理。由于應用,沈先生學會了許多知識。無事可做時,就把那些古畫一軸一軸地取出,掛到壁間獨自欣賞,或翻開《西清古鑒》、《薛氏彝器鐘鼎款識》來看。“我從這方面對于這個民族在一段長長的年份中,用一片顏色,一把線,一塊青銅或一堆泥土,以及一組文字,加上自己生命做成的種種藝術,皆得了一個初步普遍的認識。由于這點初步知識,使一個以鑒賞人類生活與自然現象為生的鄉下人,進而對人類智慧光輝的領會,發生了極寬泛而深切的興味。”(見《從文自傳·學歷史的地方》)。沈先生對文物的興趣,自始至終,一直是從這一點出發的,是出于對于民族、對于民族的歷史和文化的深愛。他的文學創作、文物研究,都浸透了愛國主義的感情。從熱愛祖國這一點上看,也可以說沈先生并沒有改行。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愛國愛民,始終如一,只是改變了一下工作方式。

1982年 在江陵

研究手稿


沈先生的轉業并不是十分突然的,是逐漸完成的。北京解放前一年,北大成立了博物館系,并設立了一個小小的博物館。這個博物館是在楊振聲、沈從文等幾位熱心的教授的贊助下搞起來的,館中的陳列品很多是沈先生從家里搬去的。歷史博物館成立以后,因與館長很熟,時常跑去幫忙。后來就離開北大,干脆調過去了。沈先生改行,心情是很矛盾的,他有時很痛苦,有時又覺得很輕松。他名心很淡,不大計較得失。沈先生到了歷史博物館,除了鑒定文物,還當講解員。常書鴻先生帶了很多敦煌壁畫的摹本在午門樓上展覽,他自告奮勇,每天都去,我就親眼看見他非常熱情興奮地向觀眾講解。一個青年問我:“這人是誰,他怎么懂得那么多?”從一個大學教授到當講解員,沈先生不覺有什么“丟份”。他那樣子不但是自得其樂,簡直是得其所哉。只是熟人看見他在講解,心里總不免有些凄然。

在歷史博物館午門


沈先生對于寫作也不是一下就死了心。“跛者不忌履”,一個人寫了三十年小說,總不會徹底忘情,有時是會感到手癢的。他對自己寫作是很有信心的,在寫給我的信上說:“拿破侖是偉人,可是我們羨慕也學不來。至于雨果、莫里哀、托爾斯泰、契訶夫等等的工作,想效法卻不太難(我初來北京還不懂標點時,就想到這并不太難)。”直到1961 年寫給我的長信上還說,因為高血壓,館(歷史博物館)中已決定“全休”,他想用一年時間“寫本故事”(一個長篇),寫三姐家堂兄三代鬧革命。他為此兩次到宣化去,“已得到十萬字材料,估計寫出來必不會太壞……”想重新提筆,反反復復,經過多次,終于沒有實現。一是客觀環境不允許,他自己心理障礙很大。他在寫給我的信上說:“幻想……照我的老辦法,呆頭呆腦用契訶夫作個假對象,競賽下去,也許還會寫個十來個本本的……可是萬一有個什么人在刊物上尋章摘句,以為這是什么‘修正主義’,如此或如彼的一說,我還是招架不住,也可說不費吹灰之力,一切努力,即等于白費。想到這一點,重新動筆的勇氣,不免就消失一半。”二是,他后來一頭扎進了文物,“越陷越深”,提筆之念,就淡忘了。他手里有幾十個研究選題待完成,他有很大的責任感和緊迫感,時間精力全為文物占去,實在顧不上再想寫作了。

和兩個孫女

在金鞭溪

十歲半小紅紅畫爺爺睡相


從寫小說到改治文物,而且搞出豐碩的成果,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就沈先生個人說,無所謂得失。就國家來說,失去一個作家,得到一個杰出的文物研究專家,也許是劃得來的。但是從一個長遠的文化史角度來看,這算不算損失?如果是損失,那么,是誰的損失?誰為為之,孰令致之?這問題還是很值得我們深思的。我們應該從沈從文的轉業得出應有的歷史教訓。


1988 年8 月24 日


沈從文(1902—1988),著名作家、歷史文物研究學者。湖南鳳凰人,苗族。早年投身行伍,1924年開始文學創作,嘗試用各種體式和結構進行創作,為中國文學史上不可多得的"文體作家"。1949年以后,改行文物考古,在文物研究上,他堅持以實物為依據,綜合材料、形制、紋樣的發展與聯系,走自己獨特的研究道路,成為新中國文物鑒賞與文物研究的先驅者,取得了堪與自身文學成就比肩的卓越成果。


內容簡介


1949年以前,沈從文是作家,寫了四十幾本小說和散文;1949年后他轉行做了文物研究專家,和壇子、罐子、綢子、緞子打交道近四十年,期間的專注和投入并不比早年從事文學創作時少,對文物的鑒賞和積淀的藝術觀同樣是大師級的。


本書即收錄了作者"另一半"創作:鑒賞文物的心得和對藝術的感悟。包括四十幾篇筆記、隨筆、講稿和學術文章,涉及器皿、織錦、服飾、書畫等類,還談了個別地方的民俗文化。從中不僅可以飽覽豐富多彩的文物考古藝術,也可尋覓沈從文離開文學圈后的生命軌跡。


名家評論


從寫小說到改治文物,而且搞出豐碩的成果,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就沈先生個人說,無所謂得失。就國家來說,失去一個作家,得到一個杰出的文物研究專家,也許是劃得來的。但是從一個長遠的文化史角度來看,這是不是損失?如果是損失,那么,是誰的損失?誰為為之,孰令致之?這問題還是值得我們深思的……

——汪曾祺


從文暫不寫小說而專心文物考古,是迫于分工的需要,絕不是改行……(從文)在歷史文物考古方面的卓越成就,也只會提高而不會淹沒或降低他的文學成就。

——朱光潛


沈老在考古學方面的成就并不低于他在寫作上的成功。

——金介甫(《沈從文論》)


沈先生的學術性論文,多半以文物圖像為主,并選文獻材料加以論證,判斷是非,因博聞約取,筆下多有出人意料之創見,為專家和一般讀者所共賞……以大量的出土文物和傳世文物,如繪畫、陶俑、雕塑、石刻、磚刻等藝術品和史志記載為依據,詳細論述了各個朝代的各階級、各民族的服飾式樣和特點,及其在民族文化交流中的狀況和作用;并且解析了各階級、各民族在不同時期對服飾審美的不同觀點和演變。對于服飾文化同其他方面的相關問題,也作了較廣泛深入的探索,提出了許多新問題和新見解,其成就是多方面的。它可以供研究、教學之用。對工藝美術設計,對于古代文學藝術的注釋和研究都有重要參考價值。這本書的出版,在物質文化史的研究與古代社會生活的探討上,無疑是個新貢獻,在實事求是的研究方法上也做出了可資借鑒的榜樣。

——王亞蓉、王序(《沈從文和他的服裝研究》)

我從這方面對于這個民族在一段長長的年份中,用一片顏色,一把線,一塊青銅或一堆泥土,以及一組文字,加上自己生命作成的種種藝術,皆得了一個初步普遍的認識。由于這點初步知識,使一個以鑒賞人類生活與自然現象為生的鄉下人,進而對于人類智慧光輝的領會,發生了極寬泛而深切的興味。——沈從文

從文物研究來說,我所研究的問題多半是比較新的問題,是一般治歷史、藝術史、作考古的,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機會接觸過的問題。我個人覺得:這個工作若做得基礎好一點,會使中國文化研究有一個嶄新的開端、對世界文化的研究也會有一定的貢獻。——摘自沈從文在美國圣若望大學發表的講演

大家的文筆,專業的視角。對于文物研究者和鑒賞愛好者,這是文物鑒定和鑒賞的重要參考,以文獻與文物互證的方法研究文物,尋繹源流,行文活潑,目光獨到,還從古為今用的角度提出很多日常工藝發展的設想,處處可以感受到沈從文對生活中美好事物的熱愛。


《花花朵朵 壇壇罐罐》目錄

代序 沈從文轉業之謎/汪曾祺...... i
學歷史的地方...... 001
一個長會的發言稿...... 005
文史研究必須結合文物...... 009
抽象的抒情...... 023
我為什么始終不離開歷史博物館...... 031
從新文學轉到歷史文物...... 047
無從馴服的斑馬...... 055
古代鏡子的藝術...... 059
談瓷器藝術...... 073
中國古代陶瓷... 085
玻璃工藝的歷史探討...... 097
" 瓟斝"和"點犀 "...... 111
"杏犀 "質疑...... 125
試釋"長檐車、高齒屐、斑絲隱囊、棋子方褥"...... 127
說"熊經"...... 137
"商山四皓"和"悠然見南山"...... 141
談樗蒲...... 143
從《不怕鬼的故事》注談到文獻與文物相結合問題...... 147
花邊...... 157
談金花箋...... 163
談廣繡...... 177
談染纈...... 187
江陵楚墓出土的絲織品...... 201
蜀中錦...... 209
織金錦...... 219
明織金錦問題...... 245
《明錦》題記...... 265
清代花錦...... 273
從文物來談談古人的胡子問題...... 281
關于天王府繡花帳子的時代及其產生原因的一點意見...... 293
關于賴文光馬褂問題的一點意見...... 301
古代人的穿衣打扮...... 305
宋元時裝...... 319
《中國古代服飾研究》引言...... 331
過節和觀燈...... 347
湘西苗族的藝術...... 359
塔戶剪紙花樣...... 367
談皮球花...... 375
龍鳳藝術...... 383
魚的藝術...... 399
談寫字(一)...... 411
談寫字(二)...... 423
讀展子虔《游春圖》...... 437
談談《文姬歸漢圖》...... 461
春游頤和園...... 469
北京是個大型建筑博物館...... 477


本書在搜集圖片的過程中,得到故宮博物院故宮出版社的大力支持,特此致謝!感謝藝術家徐累先生的幫助、感謝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岳洪彬博士熱忱答疑解惑。



2015-08-23 08:3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