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設計一個阻止惡棍官僚上升到高層的官吏制度

歷史思潮  >>>  名人論史——近當代作家的史學觀點

    這是一篇2008年JEBO的論文,“政治科層與政治怠工”。從中譯標題幾乎看不出任何現實意義。這是因為“政治”在漢語被嚴重污染,而且“怠工”并未傳遞這篇論文的主題——如何設計一套制度來防止官員“尋租行為”。不論如何,這是一篇晚近發表的論文,是“新政治經濟學”研究班第二講的一個腳注。

那么,這套制度的特征是什么?大致而言,我們可以將一切官吏劃分為“天使”和“惡棍”兩類。在官僚科層的較低層次時,天使官吏遠比惡棍官吏廉潔。但若惡棍官吏預期可以通過保持廉潔而升至較高層次時,他們可以克制自己的尋租沖動直到升至較高層次。于是,制度設計的難題之一是怎樣在較低層次就分辨出天使與惡棍,提供相容的行為激勵,讓天使們更多地升至高級崗位而讓惡棍們停留在低級崗位。我未必同意這篇論文提出的建議,因為社會情形差異很大。在西方社會,公務員群體里,天使的主要動機是“政治抱負”(ambition),惡棍的主要動機是“私人利益”。

所以,制度設計的一個考慮是,讓惡棍在低級崗位就有更多的腐敗機會,也就是提高他們“隱瞞本性”的機會成本,同時,讓天使有更大的激勵努力升遷。在這一考慮下,一個良序的政治制度可能允許低級官吏有較大的腐敗空間,同時實施嚴厲的崗位任期淘汰制度(up-or-out),對高級崗位實施以“廉潔”為核心績效的考核體系,并且,考核的嚴厲程度正比于崗位的高級程度。但是,官吏制度的設計參量,不能僅僅是區分天使與惡棍。

不過,與中國對照著思考,很顯然,目前官吏的GDP考核,是一種逆淘汰機制。因為,低級官吏可以通過腐敗和尋租活動推動GDP業績。例如,地方政府可以大興土木,這些開支都進入GDP統計,同時,政府招標的項目通常是最腐敗的項目(這是我們的經驗)。所以,GDP業績越好的低級官吏,如果越有機會升至高級官吏,則整個官僚體制的品格,越久越差,也就是說,充斥著官吏的高層崗位的,長期而言,幾乎都是惡棍。這一因素,可能也是中國歷代王朝覆滅的主要因素。吏治,漢代以后,沒有很出色的。


汪丁丁 2011-09-29 09:11:08

[新一篇] 傅國涌:辛亥百年變局

[舊一篇] 曹聚仁:李敖,這小子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