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馬克思寫給燕妮的情書
馬克思寫給燕妮的情書
楚塵文化     阅读简体中文版

卡爾·海因里希·馬克思(Karl Heinrich Marx,1818年5月5日—1883年3月14日),早期在中國被譯為麥喀士,馬克思主義的創始人。非猶太裔德國人,近代政治經濟學家、哲學家、社會活動家、革命理論家、記者、歷史學者、革命社會主義者。他的觀點在社會科學和社會政治運動的發展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一生著述頗豐,主要著作有《共產黨宣言》(1848年)、《資本論·第一卷》(1867年)等;他的一些著作是與其摯友、同為德國革命社會主義者弗雷德里希·恩格斯共同完成。



我的親愛的:


我又給你寫信了,因為我孤獨,因為我感到難過,我經常在心里和你交談,但你根本不知道,既聽不到也不能回答我。我的照片縱然照得不高明,但對我卻極有用……你好像真的在我的面前,我衷心珍愛你,自頂至踵地吻你,跪倒在你的眼前,嘆息著說:“我愛你,夫人!”


暫時的別離是有益的,因為經常的接觸會顯得單調,從而使事物間的差別消失。甚至寶塔在近處也顯得不那么高,而日常生活瑣事若接觸密了就會過度地脹大。熱情也是如此。日常的習慣由于親近會完全吸引住一個人而表現為熱情。只要它的直接對象在視野中消失,它也就不再存在。深摯的熱情由于它的對象的親近會表現為日常的習慣,而在別離的魔術般的影響下會壯大起來并重新具有它固有的力量。我的愛情就是如此。只要我們一為空間所分隔,我就立即明白,時間之于我的愛情正如陽光雨露之于植物——使其滋長。我對你的愛情,只要你遠離我身邊,就會顯出它的本來面目,像巨人一樣的面目。在這愛情上集中了我的所有精力和全部感情。我又一次感到自己是一個真正的人,因為我感到了一種強烈的熱情。


你會微笑,我的親愛的,你會問:為什么我突然這樣滔滔不絕?不過,我如能把你那溫柔而純潔的心緊貼在自己的心上,我就會默默無言,不作一聲。我不能以唇吻你,只得求助于文字,以文字來傳達親吻……


誠然,世間有許多女人,而且有些非常美麗。但是哪里還能找到一副容顏,它的每一個線條,甚至每一處皺紋,能引起我的生命中的最強烈而美好的回憶?


再見,我的親愛的,千萬次地吻你和孩子們!


你的卡爾



燕妮·馬克思(燕妮·馮·威斯特華倫)給馬克思的一封信


我保持沉默為的是愛惜你,也為了不去觸動我的創傷,唉,卡爾,你是多么的不了解我啊!你為我設身處地地想的多么少啊!你對我的痛苦體會的多么不夠啊!我的心靈受到了多大創傷啊!……


你那美好、動人而熱烈的愛情,這種愛情的純真的流露,你幻想出來的令人歡欣鼓舞的形象——所有這些能使其他任何少女欣喜若狂的東西,卻只能使我感到恐懼,并且常常使我悲觀失望。我越是沉湎于這種幸福之中,就越是感到自己命運的可怕。當你那火熱的愛情一旦冷卻下來,你就會變的冷酷無情而難以接近。


你知道,卡爾,由于担心你的愛情能否長期保持下去,我的一切歡樂都蕩然無存,你的愛情還不能像理所應當的那樣使我歡天喜地……唉,卡爾,假如你的愛情能使我放心的話,那我就不會這樣頭昏腦脹,心似刀絞,隱隱作痛……只要你看我一眼,我就會害怕的張口結舌,說不出一句話。我的熱血快要凝結,我的心已開始顫抖……每當我想念你的時候,我就感到這樣不安……我的全部生命,我的整個身心就是思念你。



卡爾·馬克思寫給燕妮的詩



《致燕妮》(十四行詩)



燕妮啊,歡笑吧!

你也許要驚奇:為什么我的詩篇

都用同一標題《致燕妮》?

世界上惟有你呀,

是我的靈感的源泉,

快慰之神,希望之光,

照耀著我的心靈之窗,

從你的芳名我看見你杰出的形象。


燕妮——這是兩個多么奇異的字樣,

它的每個音節都美妙悅耳,

像是金弦琴的清音嘹亮,

宛如神話中善良的仙靈,

仿佛是浮動在春夜月影,

到處為我歌唱。



你的名字我要寫滿千萬冊書中,

而不是只寫幾頁幾行。

讓書中燃燒起智慧的火焰,

讓意志與事業之泉迸涌噴放,

讓現實的一切顯露出那不朽的容貌,

讓詩的圣壇、

宇宙的永恒之光、

天神的歡笑和塵世的悲哀,

全都展現在世界上。

燕妮這個名字,

我要在點點星光之下瑯瑯而讀,

因為它是神風帶給我的幸福。

我要永久一遍又一遍地把它歌唱,

直到人人皆知:

燕妮這個名字就是愛情的時候!



語言是什么呢?是為了荒誕和虛榮?!

它能否表達崇高的感情?

而我的愛情——萬能的巨人

能把撐天的高山削平!

語言,這精神寶庫的盜竊者啊!

它能把萬物化為渺小和微薄:

因為它懼怕別人的輕視目光,

而喜歡炫耀自己的裝潢。


燕妮喲,

如果我有雷鳴般的嗓音,

如果我有說仙語的神通,

那么,我就要用明如閃電的文字,

在全宇宙對你宣布愛情,

讓全世界把你永志不忘。




毒藥——致燕妮


珍重握別,輕輕一吻

捧起你手,觸我雙唇

此刻,無數惡魔成群

鉆進心,折磨我靈魂


毒藥來自甜蜜蜜的手

霎時間將我胸膛浸透

剛才飽含幸福的雙眸

卻已充滿痛苦和哀愁


我不需要往日的生活

可愛的仙女,你聽著

假如你真心毒害我

干脆追魂索命倒利落


甜蜜的毒出自你手上

要治好只有你到場

你害的我病入膏罔

快來吧,親愛的姑娘



歌手的愛情——致燕妮


只要歌唱,尚在生存,

心潮還在不定的思緒中浮動,

他的命中已注定,

將永遠熾烈地溫柔地傾吐衷情。


一旦愛戀的情火,

在青春的心中燃起,

那么,永恒的激情,狂暴的力量,

將使這火在心中日夜旺燒不熄。


他在各處尋覓這火熱之情,

而它已布滿草地和林間,

它已進入詩人的奇異夢境,

它又占滿浩渺無垠的碧空。


只有他善于保護,

心靈中的純潔之美,

只有他能夠堅守

對待詩情和理想的忠誠。


不是他想要嘗到快樂,

不是他希望得到安定,

而是受命運的守保神驅使,

愛的激情正在心中無休止地沸騰。


上天讓他永葆美好的青春年華,

給了他永恒的愛情之花,

愛情的火花永不熄滅,

正把塵世間的黑暗描畫。


他順從了上天的意愿,

鄙薄人世的浮華空幻,

因為想望美人的憐愛,

才甘愿倍嘗痛苦辛艱。


他滿懷激情,

對美人抱著冀求與向往,

他在純凈的大氣之中,

看見一道閃爍的柔情之光。


這閃爍的光亮,

剛巧落在深摯熱戀者的身上,

他正在彷徨中度著時光,

他的心靈深處只有愛情和上蒼。


倘若受到異樣力量的影響,

愛情慢慢地中止,

美麗的人兒將淡漠地

從塵世社會悄悄離去。


永世的苦痛,無盡的憂郁,

到那時候將鋪天蓋地,

唯有不懈地斗爭,

才能盛開吟詩者的天地。


他為斗爭的熱情心潮激蕩,

為看破塵俗而歌唱,

而他的心血和靈魂,

漸漸地蔚為藝術形象。


倘若柔情的仙女,

忽然自天宮下凡,

湛藍的天空頓時昏暗,

宇宙上也會失去光線,


和諧而安樂的宇宙,

變得昏暗不明,

各樣美的完好形體,

也要支離破碎難復原形。


世間一片混沌,

我正百感交加心急如焚,

燕妮啊,你主宰著太空,

想必不做我的愛人。


我愁緒綿綿,

苦海無邊,

燕妮啊,你若有愛憐之情,

要記住,那個歌手正凄苦孤零。


他不敢抱有希望和僥幸,

唯有聽天由命,

他只能對你鐘情,

只能為你而歌唱。


這多么令人陶醉!

然而,奮斗使他疲憊。

他越是感到快樂,

也就越是痛苦難耐。


如果燕妮手挽著別人,

突然出現在我面前,

七弦琴會激昂彈動,

奏出對你最后的贊頌。


在別人的豪華豐盛的喜筵上,

慶賀婚禮的燈火燦爛,

七弦琴被摔成碎片,

歌手伴著它魂銷腸斷。



思念——致燕妮


燕妮,即使大地盤旋回翔,

你比太陽和天空更光亮。

任憑世人把我無限責難,

只要你對我愛,我一切甘當。


思念比永恒的宇宙要久常,

比太空的殿宇還高昂,

比幻想之國還更美麗,

焦急的心靈——深過海洋。


思念無邊,無窮無盡,

你給我留下來的形象——

象是神靈塑造的一樣,

使我永遠把你記在心上。


你值得思念,但思念一詞,

無力表達我熱烈的心腸;

可以說,思念似火在燃燒,

在我的心中永遠激蕩。



2015-08-23 08:3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