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牛仔

時代作品  >>>  韓寒作品及相關評論選

北京剛剛入夏,郊區的晚上很涼爽,空氣也稍微好一些。傍晚刮了一陣大風,霧霾散盡,噼里啪啦下起了雨。王大夫懶得拿傘,鎖好庫房沖回值班室,阿良已經擺好了下酒菜,正往王大夫的茶杯里倒白酒。

王大夫說,行了行了,年紀大了喝不了那么多,你年輕你多來。

阿良說,白的我不行,喝多了耍酒瘋。

王大夫一邊拿毛巾擦頭上的雨水,一邊打趣道:怕什么!往死了造,喝多了使勁耍,方圓十里除了我倆全是牛,你看你能打過我們誰你隨便來。


阿良聽著話覺得有點道理,把剩余的酒全倒進自己的杯子里了,也不多,不到一包牛奶的量。王大夫說農場里的人基本都能喝酒,這是行業文化和職工的基本技能。因為早年定期檢疫,人和牛關在一起,一關就是三個月,外面的人進不來,里面的人和牛也都出不去,最怕牛生病,得了流行病,就全得殺了,所以管得特別嚴。天一黑,唯一的娛樂活動就是喝酒,條件好的時候有盤花生米,不像現在,還能吃上涼拌豬耳朵。


王大夫見外面雨小了,便招呼阿良把窗戶打開透會兒氣。他一邊喝著酒,一邊告訴阿良,農場里的母牛最常見的病就是乳腺炎,平均每天都會有將近一百多頭母牛因為體溫異常被飼養員送到農場醫院進行治療。這些打了抗生素的母牛,即便生命體征各項指標恢復正常,也要再留觀一個禮拜后才能再擠牛奶。一般情況下,這一頭母牛康復了,另一頭母牛又病了。


阿良問王大夫為什么還要再等一個禮拜,會不會管得太嚴。王大夫說,這不能開玩笑,得讓母牛把體內的抗生素完全代謝完,擠出來的牛奶才能給人喝,不能昧良心,把孩子們喝壞了。

他問阿良:好端端的醫學院的高材生,畢業了怎么不去醫院,要來農場這么苦的地方。

阿良放下杯子說:我怕死人……上了七年學,還是怕得狠……不知道為什么。


……


一個人活著的時候,會和很多人開玩笑,不討厭一些人,對少數人有好感,與極少數人發生故事,最后與一個人或獨自一人生活。


……


今日文章:吳惠子《北京牛仔》

今日問題:你有哪些無聊技能?

且看網友的神回復。


休息下~

偷會懶吧~


ONE·文藝生活 2015-08-23 08:38:12

[新一篇] 贗品

[舊一篇] 喝不醉的Clover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