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上樓下 韓東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小時候聽人說起共產主義社會,有“樓上樓下,電燈電話”的描繪。如今,這已不是什么稀罕的事。電燈電話的確方便,樓上樓下卻不那么美妙。我住了二十幾年的樓房,既有樓上也有樓下,和上下樓的鄰居只有一層薄薄的樓板相隔,可以說是吃盡了苦頭,當然也給鄰居們的生活帶來了不便,甚至災禍。


以前我住藍旗街,那房子當時是新的,卻很簡陋,地面只抹了一層水泥,收縮以后順著樓板開裂。我在樓上灌熱水瓶,溢出的水就會滴在樓下人家的菜碗里,鄰居常在吃飯的時候上樓來提意見。后來我灌熱水瓶就只好把它放在桌子上了。下水道系統也很原始,我的馬桶常堵,那時候疏通管道行業也不發達。一天深夜我發現馬桶里的水漸漸上漲,自個兒疏通了半天仍無濟于事,只好拿來一只空罐頭瓶子,一瓶一瓶地把水舀出去。先盛入臉盆,再傾倒在水池子里。舀空的馬桶還是往上漲水。我就這么在馬桶邊守了一夜,不斷地舀水。如果稍一疏忽,水漫過馬桶流到地上,后果不堪設想。那個難熬怪異驚恐且虛無的夜晚呵,至今我仍然記憶猶新。


后來搬家了,地面不止抹了一層水泥,甚至還打了膩子刷了漆,一般而言無滲漏的可能。但你也不能給予過多的信任。一天開動洗衣機洗衣服,水管接好了卻停了水(那年頭停水是常事)。我出門轉了一圈,恰在此時來水了。水注滿了洗衣缸,又從那里溢出來,滾滾而下,不僅淹沒了我的房間,樓下也下起了小雨。我的門是被樓下的鄰居踢開的,據說把這些水弄出去足足運了有二十臉盆。第二天樓下的鄰居在陽臺上晾沙發。對給他們造成的損失以及引起的不快我感到無比內疚,耿耿于懷至今。


再后來生活好了,家家開始搞裝修、裝空調。我的房子因為一直沒有裝修,因此我害不到別人,只能為人所害。那砸墻聲、電鉆聲不舍晝夜,并且此起彼伏,這家剛完那家又來。空調我也是最后裝的,的確涼爽怡人,可排水卻成了問題。樓下經常上來提意見,一會兒是排出的水弄濕了他家的外墻,一會兒是水滴在他家窗戶上的遮雨棚上,弄得患心臟病的老人夜不能寐。排水管于是被我移過多次,空調外機下面又花錢裝上了接水盤,總算勉強解決問題,只是落下了心理創傷。一開空調我就怕有人敲門,或者懷疑有人在樓下叫罵,最好的辦法還是盡量不開吧。


我的樓上住著一對老人,他們不上班,整天待在家里,由于樓板很薄,樓上不免時常響起腳步聲,搬動家具的聲音更是刺耳。房間的門大概因為年久失修,每次開關總擦著地面。天晴的時候老人還喜歡在陽臺上曬被子,并且用力撲打。總之那樓上聲音不斷,從早到晚,我寫作的思路經常受到干擾,晚上睡覺也不安穩(老人起得特早,而我又起得很晚)。上樓提過一次意見,情況仍得不到改善。大概老人的習慣難以改變,并且也不覺得有改變的必要。那畢竟是他們生活的地方,他們的家呵,在自己的家里還不是愛干什么就干什么?記得有一次他們家疏通下水道,殃及樓下,從我的水池里噴出一股黑水,猶如石油一般,那墻壁上的痕跡如今尤在。當時老人覺得內疚,我答:“沒有關系。”我很想對老人提及樓上聲音的事,意思是鄰居們應該互相諒解、照應。然而生活并不是損失的交換,況且老人恐怕早就忘記這件事了。


選自《幸福之道》




楚塵文化 2015-08-23 08:38:28

[新一篇] 我的愿望 林語堂

[舊一篇]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海子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