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韓寒作品及相關評論選
字體    

《素女經》書評
《素女經》書評
馮唐     阅读简体中文版

《素女經》讀后感

全書看了兩遍。第一遍急不可耐的,掠過一切前言后語及姿勢撩人的詩句,一口吞完一個故事,沐浴更衣睡覺。沒做春夢,腦子里也沒浮現任何關于男女之事的聯想,也沒有呼吸急促血脈噴張什么的,就睡著了,但是醒來的時候,田小明這個人的形象已經渾然而成了;盡管在細節上還有些模糊,我覺得我已經承認田小明存在的現實性了。我覺得我曾經認識一個人跟他很像,非常像,但是又差了一些什么。仔細想想,覺得差的是智商。再仔細想想,又覺得差了那么多智商,就不那么像了。

開始看第二遍時,日常時間變得非常碎片化,于是看得也斷斷續續,但是看仔細了。看得仔細些好像也沒多看到些什么,但是又好像多想了不少事情。

我心里知道,若把這書比作是一件藝術品,那么輪廓之外的描邊、雕花必然是更體現工匠技藝的;而我卻不是個合格的鑒賞者。在我看來,文法即質地,故事即形狀,結構仍是結構,這寶貝端在手心里,不由的喜歡,覺得它放出的光與我的注視交匯在一起,就是入心了,它是個整體,它與我心中所想產生了共鳴,那就是好的,就是我想要的。

比如田小明這個男一號,有什么呢?高智商,也就那么高;有情懷,會寫幾首詩,總想著論一切;還有些細節,比如某些器官的尺寸比較大,至少比日本人均大許多。性格也沒什么好,與大多數男人一樣,墨跡,不主動不拒絕,可能負責也可能不負責,負責不負責也不見得由著他。他活在這個世界上,面孔很容易隱去在蕓蕓眾生里,很難植根在有偶像劇情節又容易入戲的女性讀者心里。所以他有什么呢?我只覺得他有一個閃光點,他渴望真理,渴望真實的一切,包括他自己,至少他想看到真實的、本原的自己,再拿自己去伸展出關于人性種種的論述。田小明的這種渴望無時無刻不存在,非常迫切,與其生理需求什么的幾乎不相上下,這就是好的了,是特別的、有趣的、懵懂的、令人蠢蠢欲動的,像一個求知若渴的孩子,令人類的母性與獸欲勃然奔放。就算他不聰明,不成功,沒那么些附加硬件支持,他的基本內核也足夠可愛了——反正我是這么認為的。

人性與道德是兩條線,它們的位置關系具體是怎樣的,很難說,誰約束誰,誰又掙脫誰,誰令誰閃光,誰拉著誰一起跳火坑,很難說;但好在它們各自的存在都很獨立,誰也不是誰的起源。寫到這里,突然想到了《素女經》與《不二》的不同之處。前者在沒有道德約束的背景里討論人,后者在有道德約束的背景里討論人性;《不二》中的人為天然,可以像行云像流水,像散生的泥土,像傾瀉的月光,像一切無形又有形之物,《素女經》中的人性卻像從小生長在幽閉空間的生物,每個幽閉空間的造型不同,透氣孔不同,出口設定也不同,生物們也是形態各異的,經歷成長、膨脹、將身體從孔中穿過,擠出去,擠出去,擠得亂七八糟;擠破了容器,或者擠炸了自己。坦白說,這兩本書都把我讀哭了,但心中情緒收放卻有所不同;讀《不二》是“放”,是心中舒緩、感動,熱淚盈眶,讀《素女經》是“收”,是對人性最真實美好的本質無法在現實中實現的扼腕,是郁郁不得,但又覺得,還有希望。田小明還沒有想明白所有的事,他是做不成活佛的,他有喜怒哀樂,有執念。也許我們想明白了他不明白的事,就好了,就能成佛了,能自由自在了;又或者那些事根本就不用想明白,接受就行了。

還想說說書里提到的幾個問題,或者看完書之后我自己反復思考的幾個問題。

一是關于“每個活在世界上的人都是一個司機開著一輛車這樣的組成”的論述,乍一看等同于“自我”“本我”“超我”的關系理論,仔細推敲卻不是。非常有意思,其實這個理論與一些命理學說更加吻合:司機與車的關系,在周易學中,等同于每個人與自己的生辰八字的關系;在占星學中,等同于命盤主與其本命盤的關系。在無邊的宇宙中,你為什么是人、是什么人、為什么是這個人、以及如何去做好這個人、能不能不要做這個人、能不能在這個人的基礎上有所改進,和你目前所是的這個人,沒有絕對不可分的關系,一切都是被設定好的,你所能施展的主觀能動性、以及你施展主觀能動性以后對結果的推進(你可能以為是改變)也是設定好的。宇宙是永遠的幕后黑手。

二是關于田小明的老婆白白露。白白露好么?是個好姑娘么?是個好老婆么?田小明愛白白露么?白白露是不是886的意思?如果沒有萬美玉,田小明和白白露會886么?萬美玉會變成第二個白白露么?我的答案是:好。是。算是。愛過。我覺得是。我覺得會。田小明覺得會。可我還想聽聽作者的答案。作者有沒有答案?我其實還記得白白露剛到美國時的樣子,和田小明在一起時的樣子;白白露和萬美玉不一樣,萬美玉和白白露也不一樣,她們都好,特別好。不好的是她們站在對立的立場上,要的又是同一樣東西,還要從同一個男人身上拿,于是她們都不好了,男人也不好了,誰都不可能好了。這是件非常麻煩的事,為什么呢?人們總喜歡將不成功不解放的責任推給道德約束,可眼下這三個人都不好了,干道德什么事呢?就算沒有道德,這三個人的立場還是不可能擁有共同的成功的,還是不會好的。所以,除了所謂的道德等等約束力之外,讓人們不自由的到底是什么呢?

三是關于“情為何物”。馮唐在后記里提到,《素女經》作為“人性三部曲”第一彈,主要是想討論情為何物,為什么我看到的更多是“縱欲為何物”“自由為何物”呢?這么一說,又回到第二個問題上去了。好吧,我問完了。可我覺得,其實田小明不用選擇最后那條路的,一定還有其他的路,還有其他的人。不過也沒辦法,這就是他的那輛車,他沒的選的。

提筆寫這篇書評之前,也把已有的能尋到的那些書評全都過了一遍。想過,是不是也應該那樣那樣寫,比如:深刻體會作者的寫作意圖,結合古今中外的大家之作來談談區別、談談共通之處、談談馮唐所表達的人性是否從未有人拎出來表達過。或者,追究一下那些隱喻之處,比如男人、比如女人,比如他們在神化的世界中如何各司其職,等等。總之就是怎么有文化怎么寫,高端大氣上檔次,沒什么不好,從一本書的高度上升到一種文化現象、一個歷史學派、一些哲學思想,沒什么不好,作者也好,你好我好大家好,為什么不呢?

因為我不是一個合格的鑒賞者啊。能在書中尋到自己所求,解除當下的困惑,已是不虛此行了。


2015-08-23 08:3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新一篇] 忽然之間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