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傳統人文山水書畫作品精選
字體    

談寫字  沈從文說文物
談寫字 沈從文說文物
楚塵文化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一、宋四家


書畫到宋代后,有了極大變化,說壞處是去傳統標準日遠,說特色是敢自我作古。“經生體”的穩重熟練把握不住,虞歐褚顏的創造天賦也都缺乏。試用代表這個時代的蘇黃米蔡作例,就可知道這幾個人的成就,若律以晉唐法度規模,便見得結體用筆無不帶點權譎霸氣,少端麗莊雅,能奔放而不能蘊藉。就中蔡襄楷書雖努力學古,也并不成功。米書稱從蘭亭出,去蘭亭從容和婉可多遠!若遇游山玩水,探勝訪奇,興會來時,攘袖揮毫,摩崖題壁,草草數行,尚有些動人處。函簡往還,敘述家常瑣事,跋贊法書名畫,間或記點小小掌故,也留下些妙墨佳書。至若一本正經的碑志文字,四家實少佳作。蘇書《羅池廟碑》,蔡書《荔枝譜》、《萬安橋記》,都筆不稱名。黃書做作,力求奔放瀟灑,不脫新安茶客情調。恰如副官與人對杯,終不能令人想象曲水流觴情景也。米書可大可小,最不宜中。一到正正經經來點什么時,即大有不知如何做手腳的急窘。此外,理學大儒,館閣詞臣,元勛武將,詞人騷客,也留下許多作品,如王安石、司馬光、文彥博、韓絳、朱熹、吳琚、范成大、陸游,大多數可說字以人傳,無多特別精彩處。其中倒還是范成大和陸游、朱熹較好。即以四大家而論,米稱俊爽豪放,蘇稱嫵媚溫潤,黃號秀挺老成,蔡號獨得大王草法,其實則多以巧取勢,實學不足,去本日遠。即以對于藝術興趣特別濃厚賞鑒力又極高之徽宗皇帝而言,題跋前人名跡時,來三兩行瘦金體書,筆墨秀挺自成一格,還可給人一種灑落印象。寫字一到二十行,就不免因結體少變化而見出俗氣,難稱佳制。《墨莊漫錄》稱:

海岳以書學博士召對。上問本朝以書名數人。海岳各以其人對,曰:“蔡京不得筆,蔡卞得筆而少逸韻。蔡襄勒字,沈遼排字,黃庭堅描字,蘇軾畫字。”上復問:“卿書如何?”對曰:“臣書刷字。”


倪思評及宋賢書時,也有相似意見。大米雖有癡名,人實不癡,對于自己一筆字,平時倒看得極重。其實論到宋代幾個有名書家筆墨長短時,這種應對可謂相當準確,并非完全戲謔。說宋人已不能如虞歐褚顏認真寫字,并不為過。

宋 蘇軾 新歲展慶帖

紙本 120.2cm×48.8cm

故宮博物院藏


宋人雖不長于認真寫字,可是后世人作園林別墅匾對,用宋人字體寫來,卻還不俗氣,照例可保留一種瀟灑散逸情趣,容易與自然景物相襯。比之傻仿顏柳字體少市儈氣,呆仿六朝碑少做作氣。就中米蘇字體,在卷軸上作一寸以內題識時,如吳琚與吳寬,筆墨盡管極力求脫俗,結果或者反而難免八分俗氣。成行成篇還看得去,一個一個裁下看,簡直不成東西!可是若把字體放大到一尺以后,不多不少來個三五字,卻雅韻欲流,面目一新。然放大米書容易,放大蘇書似不容易。因此能作大字米黃體的有人,作蘇書的世多不見。

宋 黃庭堅 諸上座帖(局部)

紙本 33cm×729.5cm

故宮博物院藏


二、近代筆墨


康南海先生喜談書法,談及近百年筆墨優劣時,有所抑揚,常舉例不示例,不足以證是非。至于南海先生個人用筆結體,雖努力在點畫間求蒼莽雄奇效果,無如筆不從心,手不逮意,終不免給人一蕪雜印象。一生到處題名,寫字無數,且最歡喜寫“開張天岸馬,奇逸人中龍”一聯,卻始終不及在云南昆明黑龍潭相傳為陳摶那十個字來得秀雅奇逸!昔人說,鮮于伯機、康里子山筆下有河朔氣。南海先生實代表“廣東作風”,啟近代“偉人派”一格。反不如梁任公、胡展堂同樣是廣東人,卻能謹守一家法度,不失古人步驟,轉而耐看。


其實,欲明白清代書法優劣,為南海先生議論取證,不如向故都琉璃廠走走,即可從南紙店和古董鋪匾額得到滿意答復。因為照習慣,這百十家商店的市招,多近兩百年國內名流達宦手筆。雖匾額字數不多,難盡各人所長,然在同一限度中卻多少可見出一點各自不同的風格或性格。北平商店最有名市招,自然應數宣武門外騾馬市大街“西鶴年堂”一面金字招牌,傳為嚴分宜手書,字體從小歐《道因碑》出,加峻緊險迫,筋骨開張,二百年來還仿佛可從筆畫轉折間見出執筆者性情。至于琉璃廠匾額,實美不勝收。二十六年最摩登的應數梅蘭芳為“倫池齋”寫的三個字。乾嘉時代多宰臣執政名公巨卿手筆,劉墉、翁方綱可作代表。咸同之季多儒將手筆,曾、左可作代表。晚清多詩人名士手筆,法式善、寶竹坡可作代表。入民國以后,情形又隨政體而變,總統如黎元洪、袁世凱,軍閥如吳佩孚、段祺瑞,此外,如水竹村人(徐世昌)的大草書,遜清太傅陳寶琛的歐體書,內閣總理熊希齡的山谷體行書,詩人詞客議員記者學者名伶如樊增祥、姚茫父、羅癭公、羅振玉、林長民、邵飄萍等各有千秋的筆墨,都各據一家屋檐下,俯視過路人,也盡過路人瞻仰。到1919年以后,則新社會露頭角的名流,與舊社會身份日高的戲劇演員,及在新舊社會之間兩不可少的印人畫家,如蔡元培、胡適之、梅蘭芳、程硯秋、齊白石、壽石工諸人寫的大小招牌,又各自填補了若干屋檐下空缺。所以從這個地方,我們不僅可以見出近二百年來有象征性的大人物名姓墨跡,還可從執筆的身份地位見出時代風氣的變遷。先是名公宰臣的題署,與弘獎風雅大有關系,極為商人所尊重。其次是官爵與藝術分道揚鑣,名士未必即是名臣,商人倒樂意用名士作號召。再其次是遺老與軍閥,藝員與畫家,在商人心中眼中已給予平等重視,這些人本身也必然承認了這個平等觀。“民主”二字倒真像快要來到了。再其次是玩古董字畫賣文房四寶,已得用新的一群作象征,也可知事實上這個新的一群,在時代新陳代謝中,已成為風雅的支持者了。

宋 米芾 苕溪詩帖(局部)

紙本 30.3cm×189.5cm

故宮博物院藏


三、市招與社會


若說從故都一個小街上的市招字體,可看出中國近百年書法的變和中國歷史文化的新陳代謝及社會風氣的轉移,那從各地都會市招上,也一定可以明白一點東西。凡較熱鬧的省會,我們一定會感覺到一件事,即新的馬路和新的店鋪,多用新的市招。雖間或可從藥店和糕餅店、南紙店,發現一二舊式匾額,比較上已不多。可知這三種舊社會的商業,或因牌號舊,或因社會需要,在新的都會中尚勉強能存在。但試想想,舊藥店已不能不賣阿司匹靈,糕餅店也安上玻璃柜兼售牛奶面包,南紙店更照例得準備洋墨水和練習簿,就可知大都會這些舊牌號,雖存在實勉強維持,過不久恐都得取消了(最后剩下的將是中醫與財神廟的匾額,這是中國人五十年內少不了的)。雖然新式理發館或大銀行門面,依然常常有個偉人題字點綴,一看也就知道所需要的正如辦喪事人家題銘旌,只是題字人的功名,字體好壞實已不再為任何方面注意。不過從執筆方面也可以看出一點代表地方的象征。譬如說,南京多革命要人,市招上題名也大多數是這種要人。1929年以后,南京的旅館、飯館以及公司,都可發現譚、于諸老的墨跡,多少也可象征一點民國權要的氣度。山東究竟是文化禮義之地,濟南市面雖日益變新,舊招牌尚多好好保存。較新的牌號,大多數還是一個膠東狀元王垿所包辦,《醴泉銘》作底子的館閣體歐書,雖平板些尚不失典型。長沙是個也愛名人也重偉人的地方(未焚燒前),各業匾額便多譚延闿先生爭座位顏體大字,和書家楊仲子六朝體榜書,兩人秋色平分。杭州是個也有名流也要書家的地方,所以商店中到處可見周承德先生寬博大方的鄭文公碑體寫在朱紅漆金字大匾上。至若西湖沿湖私人別墅園亭,卻多國內近三十年名流達官的題署。上海是個商業都會,并且是個五方雜處英雄豪杰活動地方,所以凡用得著署名市招的,就常有上海聞人虞洽卿、王一亭、杜月笙的題字。近代社會要人與聞人關系既相當密切,因之凡聞人的大小企業,卻又多要人題字。


大凡歡喜寫寫字,且樂意到一個新地方從當地招牌上認識那地方文化程度或象征人物的,都可能有個相差不多的印象或感想,即招牌字體有越來越不高明趨勢。或者因為新式商店門面寬窄無定,或者因為油漆匠技術與所用材料惡劣,居多招牌字體比例就不大與匾額相稱,匾額又照例難與門面裝飾相協調合。至于請求名人動筆的商人呢,似乎已到不明好壞不問好壞情形,只是執筆的官位越大或為人越富于商標性就越好。至于寫字的名人偉人呢,若還想把它當成一件事做,好壞之間還有點榮辱感,肯老老實實找個代筆,還不失為得計。不幸常常是來者不拒,有求必應。有些人或者還特別歡喜當眾揮毫,表示灑脫。不是用寫徑寸字體的結構方法放大成對徑二尺三尺的大字,就是用不知什么東西做成的筆,三涂五抹而成。真應了千年前火正后人米顛說的,不是“勒”字就是“排”字,不是“描”字就是“刷”字。可是論成就,卻與古人成就相去多遠!雖說這種連掃帶刷的字體,有時倒也和照相館、西藥房這些商號本身性質相稱,可是這一來,在街上散步時,我們從市招上得到的視覺享受,可完全被剝奪了。

宋 蔡襄 自書詩帖(局部)

紙本 28.2cm×221.2cm

故宮博物院藏


權利去掉后自然多了一種義務,那就是在任何地方都可碰頭的偉人字和美術字。這兩者合流,正象征一種新的形成,原來是奠基于“莫名其妙”和“七拼八湊”。從寫字看文化,使我們感覺到像上月朱自清先生對于政府十年前迫學生用毛筆的復古担憂為不必要,也為梁思成先生主持北平文整會的修理工作的意見,同意以外覺得茫然。因為黨國要人中雖還有個吳稚老,歡喜寫寫篆字,至于另外一位富有民主風度的于胡子,本精六朝書,老年手不得用,寫的字就已經像是用大型特制原子筆畫成的莼菜條筆鋒了。


從寫字也可讓我們明白,社會在變,字體在變,可是字的存在為人民繼續當做一種傳達意見情感的工具來運用,至少在中國,總還有個百十年壽命。字本來是讓人認識的,如像北伐以后,近二十年來政工人員寫的美術字標語,使我覺得即此一事,提出“向傳統學習”的口號,也就還有其必要!但是向一個現代從事政工人員說“標語明白簡單醒目而有效果,宜于從傳統學習”,當然像是完全胡說!因為他正在打倒“傳統”,而學的卻是有現代性的美術字,辯論結果,只會大家頭痛。


1948年7月寫

選自《沈從文談文物·書畫篇》



2015-08-23 08:3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舊一篇] 飲酒記 北島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