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傳統人文山水書畫作品精選
字體    

夜鶯與玫瑰  王爾德
夜鶯與玫瑰 王爾德
楚塵文化     阅读简体中文版

“她說過只要我送給她一些紅玫瑰,她就愿意與我跳舞,”一位年輕的學生大聲說道,“可是在我的花園里,連一朵紅玫瑰也沒有。”


這番話給在圣櫟樹上自己巢中的夜鶯聽見了,她從綠葉叢中探出頭來,四處張望著。


“我的花園里哪兒都找不到紅玫瑰,”他哭著說,一雙美麗的眼睛充滿了淚水。“唉,難道幸福竟依賴于這么細小的東西!我讀過智者們寫的所有文章,知識的一切奧秘也都裝在我的頭腦中,然而就因缺少一朵紅玫瑰我卻要過痛苦的生活。”


“這兒總算有一位真正的戀人了,”夜鶯對自己說,“雖然我不認識他,但我會每夜每夜地為他歌唱,我還會每夜每夜地把他的故事講給星星聽。現在我總算看見他了,他的頭發黑得像風信子花,他的嘴唇就像他想要的玫瑰那樣紅;但是感情的折磨使他臉色蒼白如象牙,憂傷的印跡也爬上了他的眉梢。”


“王子明天晚上要開舞會,”年輕學生喃喃自語地說,“我所愛的人將要前往。假如我送她一朵紅玫瑰,她就會同我跳舞到天明;假如我送她一朵紅玫瑰,我就能摟著她的腰,她也會把頭靠在我的肩上,她的手將捏在我的手心里。可是我的花園里卻沒有紅玫瑰,我只能孤零零地坐在那邊,看著她從身旁經過。她不會注意到我,我的心會碎的。”


“這的確是位真正的戀人,”夜鶯說,“我所為之歌唱的正是他遭受的痛苦,我所為之快樂的東西,對他卻是痛苦。愛情真是一件奇妙無比的事情,它比綠寶石更珍貴,比貓眼石更稀奇。用珍珠和石榴都換不來,是市場上買不到的,是從商人那兒購不來的,更無法用黃金來稱出它的重量。”


“樂師們會坐在他們的廊廳中,”年輕的學生說,“彈奏起他們的弦樂器。我心愛的人將在豎琴和小提琴的音樂聲中翩翩起舞。她跳得那么輕松歡快,連腳跟都不蹭地板似的。那些身著華麗服裝的臣仆們將她圍在中間。然而她就是不會同我跳舞,因為我沒有紅色的玫瑰獻給她。”于是他撲倒在草地上,雙手捂著臉放聲痛哭起來。


“他為什么哭呢?”一條綠色的小蜥蜴高高地翹起尾巴從他身旁跑過時,這樣問道。


“是啊,倒底為什么?”一只蝴蝶說,她正追著一縷陽光在跳舞。


“是啊,倒底為什么?”一朵雛菊用低緩的聲音對自已的鄰居輕聲說道。


“他為一朵紅玫瑰而哭泣。”夜鶯告訴大家。


“為了一朵紅玫瑰?”他們叫了起來。“真是好笑!”小蜥蜴說,他是個愛嘲諷別人的人,忍不住笑了起來。


可只有夜鶯了解學生憂傷的原因,她默默無聲地坐在橡樹上,想象著愛情的神秘莫測。


突然她伸開自己棕色的翅膀,朝空中飛去。她像個影子似的飛過了小樹林,又像個影子似的飛越了花園。


在一塊草地的中央長著一棵美麗的玫瑰樹,她看見那棵樹后就朝它飛過去,落在一根小枝上。


“給我一朵紅玫瑰,”她高聲喊道,“我會為你唱我最甜美的歌。”


可是樹兒搖了搖頭。


“我的玫瑰是白色的,”它回答說,“白得就像大海的浪花沫,白得超過山頂上的積雪。但你可以去找我那長在古日晷器旁的兄弟,或許他能滿足你的需要。”


于是夜鶯就朝那棵生長在古日晷器旁的玫瑰樹飛去了。


“我的玫瑰是黃色的,”它回答說,“黃得就像坐在琥珀寶座上的美人魚的頭發,黃得超過拿著鐮刀的割草人來之前在草地上盛開的水仙花。但你可以去找我那長在學生窗下的兄弟,或許他能滿足你的需要。”


于是夜寓就朝那棵生長在學生窗下的玫瑰樹飛去了。


“給我一朵紅玫瑰,”她大聲說,“我會為你唱我最甜美的歌。”


可是樹兒搖了搖頭。


“我的玫瑰是紅色的,”它回答說,“紅得就像鴿子的腳,紅得超過在海洋洞穴中飄動的珊瑚大扇。但是冬天已經凍僵了我的血管,霜雪已經摧殘了我的花蕾,風暴已經吹折了我的枝葉,今年我不會再有玫瑰花了。”


“我只要一朵玫瑰花,”夜鶯大聲叫道,“只要一朵紅玫瑰!難道就沒有辦法讓我得到它嗎?”


“有一個辦法,”樹回答說,“但就是太可怕了,我都不敢對你說。”


“告訴我,”夜鶯說,“我不怕。”


“如果你想要一朵紅玫瑰,”樹兒說,“你就必須借助月光用音樂來造出它,并且要用你胸中的鮮血來染紅它。你一定要用你的胸膛頂住我的一根刺來唱歌。你要為我唱上整整一夜,那根刺一定要穿透你的胸膛,你的鮮血一定要流進我的血管,并變成我的血。”


“拿死亡來換一朵玫瑰,這代價實在很高,”夜鶯大聲叫道,“生命對每一個人都是非常寶貴的。坐在綠樹上看太陽駕駛著她的金馬車,看月亮開著她的珍珠馬車,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山楂散發出香味,躲藏在山谷中的風鈴草以及盛開在山頭的石南花也是香的。然而愛情勝過生命,再說鳥的心怎么比得過人的心呢?”


于是她便張開自己棕色的翅膀朝天空中飛去了。她像影子似的飛過花園,又像影子似的穿越了小樹林。


年輕的學生仍躺在草地上,跟她離開時的情景一樣,他那雙美麗的眼睛還掛著淚水。


“快樂起來吧,”夜鶯大聲說,“快樂起來吧,你就要得到你的紅玫瑰了。我要在月光下把它用音樂造成,獻出我胸膛中的鮮血把它染紅。我要求你報答我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你要做一個真正的戀人,因為盡管哲學很聰明,然而愛情比她更聰明,盡管權力很偉大,可是愛情比他更偉大。火焰映紅了愛情的翅膀,使他的身軀像火焰一樣火紅。他的嘴唇像蜜一樣甜;他的氣息跟乳香一樣芬芳。”


學生從草地上抬頭仰望著,并側耳傾聽,但是他不懂夜鶯在對他講什么,因為他只知道那些寫在書本上的東西。


可是橡樹心里是明白的,他感到很難受,因為他十分喜愛這只在自己樹枝上做巢的小夜鶯。


“給我唱最后一支歌吧,”他輕聲說,“你這一走我會覺得很孤獨的。”


于是夜鶯給橡樹唱起了歌,她的聲音就像是銀罐子里沸騰的水聲。


等她的歌聲一停,學生便從草地上站起來,從他的口袋中拿出一個筆記本和一支鉛筆。


“她的樣子真好看,”他對自己說,說著就穿過小樹林走開了一一“這是不能否認的;但是她有情感嗎?我想她恐怕沒有。事實上,她像大多數藝術家-樣,只講究形式,沒有任何誠意。她不會為別人做出犧牲的。她只想著音樂,人人都知道藝術是自私的。不過我不得不承認她的歌聲申也有些美麗的調子。只可惜它們沒有一點意義,也沒有任何實際的好處。”他走進屋子,躺在自己那張簡陋的小床上,想起他那心愛的人兒,不一會兒就進入了夢鄉。


等到月亮掛上了天際的時候,夜鶯就朝玫瑰樹飛去,用自己的胸膛頂住花刺。她用胸膛頂著刺整整唱了一夜,就連冰涼如水晶的明月也俯下身來傾聽。整整一夜她唱個不停,刺在她的胸口上越刺越深,她身上的鮮血也快要流光了。


她開始唱起少男少女的心中萌發的愛情。在玫瑰樹最高的枝頭上開放出一朵異常的玫瑰,歌兒唱了一首又一首,花瓣也一片片地開放了。起初,花兒是乳白色的,就像懸在河上的霧霾--白得就如同早晨的足履,白得就像黎明的翅膀。在最高枝頭上盛開的那朵玫瑰花,如同一朵在銀鏡中,在水池里照出的玫瑰花影。


然而這時樹大聲叫夜鶯把刺頂得更緊一些。“頂緊些,小夜鶯,”樹大叫著,“不然玫瑰還沒有完成天就要亮了。”


于是夜鶯把刺頂得更緊了,她的歌聲也越來越響亮了,因為她歌唱著一對成年男女心中誕生的激情。


一層淡淡的紅暈爬上了玫瑰花瓣,就跟新郎親吻新娘時臉上泛起的紅暈一樣。但是花刺還沒有達到夜鶯的心臟,所以玫瑰的心還是白色的,因為只有夜鶯心里的血才能染紅玫瑰的花心。


這時樹又大聲叫夜鶯頂得更緊些,“再緊些,小夜鶯,”樹兒高聲喊著,“不然,玫瑰還沒完成天就要亮了。”


于是夜鶯就把玫瑰刺頂得更緊了,刺著了自己的心臟,一陣劇烈的痛楚襲遍了她的全身。痛得越來越厲害,歌聲也越來越激烈,因為她歌唱著由死亡完成的愛情,歌唱著在墳墓中也不朽的愛情。


最后這朵非凡的玫瑰變成了深紅色,就像東方天際的紅霞,花瓣的外環是深紅色的,花心更紅得好似一塊紅寶石。


不過夜鶯的歌聲卻越來越弱了,她的一雙小翅膀開始撲打起來,一層霧膜爬上了她的雙目。她的歌聲變得更弱了,她覺得喉嚨給什么東西堵住了。


這時她唱出了最后一曲。明月聽著歌聲,竟然忘記了黎明,只顧在天空中徘徊。紅玫瑰聽到歌聲,更是欣喜若狂,張開了所有的花瓣去迎接涼涼的晨風。回聲把歌聲帶回自己山中的紫色洞穴中,把酣睡的牧童從夢鄉中喚醒。歌聲飄越過河中的蘆葦,蘆葦又把聲音傳給了大海。


“快看,快看!”樹叫了起來,“玫瑰已長好了。”可是夜鶯沒有回答,因為她已經躺在長長的草叢中死去了,心口上還扎著那根刺。


中午時分,學生打開窗戶朝外看去。


“啊,多好的運氣呀!”他大聲嚷道,“這兒竟有一朵紅玫瑰!這樣的玫瑰我一生也不曾見過。它太美了,我敢說它有一個好長的拉丁名字。”他俯下身去把它摘了下來。


隨即他戴上帽子,拿起玫瑰,朝教授的家跑去。


教授的女兒正坐在門口,在紡車上紡著藍色的絲線,她的小狗躺在她的腳旁。


“你說過只要我送你一朵紅玫遺,你就會同我跳舞,”學生高聲說道,“這是全世界最紅的一朵玫瑰。你今晚就把它戴在你的胸口上,我們一起跳舞的時候,它會告訴你我是多么的愛你。”


然而少女卻皺起眉頭。


“我担心它與我的衣服不相配,”她回答說,“再說,宮廷大臣的侄兒已經送給我一些珍貴的珠寶,人人都知道珠寶比花更加值錢。”


“噢,我要說,你是個忘恩負義的人,”學生憤怒地說。一下把玫瑰扔到了大街上,玫瑰落入陰溝里,一輛馬車從它身上碾了過去。


“忘恩負義!”少女說,“我告訴你吧,你太無禮;再說,你是什么?只是個學生。啊,我敢說你不會像宮廷大臣侄兒那樣,鞋上釘有銀扣子。”說完她就從椅子上站起來朝屋里走去。


“愛情是多么愚昧啊!”學生一邊走一邊說,“它不及邏輯一半管用,因為它什么都證明不了,而它總是告訴人們一些不會發生的事,并且還讓人相信一些不真實的事。說實話,它一點也不實用,在那個年代,一切都要講實際。我要回到哲學中去,去學形而上學的東西。”


于是他便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拿出滿是塵土的大書,讀了起來。


蘇福忠 譯



2015-08-23 08:3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新一篇] 王爾德詩選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