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傳統人文山水書畫作品精選
字體    

王爾德詩選
王爾德詩選
楚塵文化     阅读简体中文版

安魂曲


放輕腳步,她就在附近

在雪地下面,

輕點兒聲,她能聽見

雛菊的生長。


她一頭鮮亮的金發

灰暗如一片鐵銹,

她曾經那么年輕美麗,

卻歸于黃土。


她潔白如雪如百合,

卻渾然不知道

她已是一個女人,所以

她甜甜地成長。


棺木和沉重的墓石

壓著她的胸口,

我心洶涌著孤獨的煩惱,

而她已經安息。


安謐,安謐,她不再聆聽

豎琴與商籟①,

我的一生在此埋葬,

為它筑起一個土堆。


阿維尼翁

①即中文通常所稱的十四行詩。


愛的沉默


恰似常見的情景,燦爛的太陽

把蒼白而不情愿的月亮

趕回她幽暗的洞穴,她還不曾

從夜鶯那兒贏得一首歌謠,

美也同樣讓我的雙唇失效,

我所有甜美的歌唱盡數跑調。


恰似黎明有風疾馳,舉著翅膀,

魯莽地越過平坦的草地,

以它粗魯的親吻擊碎了蘆笛,

這歌唱時唯一的樂器,

我過于狂暴的激情令我反常,

愛的過多讓我的愛變成啞巴。


但我的眼睛必定已向你表明,

我為何沉默,琴弦為何松弛;

否則我們寧可就分手,作別,

你另找嘴唇吟唱甜美的旋律,

我就去照看荒蕪的記憶,

那未吻之吻、無歌之歌的記憶。


②標題原文為拉丁語。


濟慈墓


擺脫了塵世的不公和自身的痛苦,

他最終安息在上帝的藍色幃幕下:

在生命與愛初綻的時刻被奪走生命,

殉難的烈士中最年輕者被安放此地,

俊美如塞巴斯蒂安,也如他一般早夭。

沒有柏樹,也沒有紫杉蔭蔽墓塋,

卻有溫良的紫羅蘭噙著清露悲咽,

在他的遺骸上編織盛開不謝的花環。

哦,最高傲的心臟為苦難所擊碎!

哦,米蒂利尼之后最甜蜜的嘴唇!

哦,我們英語國家里的詩人—畫家!

你的名字寫在水上——將屹立不倒:

我輩的淚水將使你的遺芳長綠,

恰似伊莎貝拉澆灌心愛的羅勒樹。


羅馬


金銀柳之戀


親親,我不會因為我的過失而責備你,倘若我并非出自普通的泥土,

我曾經登上闃無人跡的高峰,見過更豐沛的空氣、更開闊的時光。


從我虛擲激情的野性里,我找到了一段更美妙、更清越的旋律,

點亮更光明的光明和更自由的自由,去戰勝某個九頭蛇的錯誤。


我的雙唇被親吻擊打成音樂,因此而殘留著一絲絲殷紅的血跡,

你曾經陪同貝雅特麗采和天使們漫步于琺瑯似蔥郁的草地。


我曾經走過但丁走過的道路,看見七個太陽置身于七重光環,

啊!或許我已目睹天庭豁然開啟,正如它曾經向佛羅倫薩人敞開。


而那些強大的國家將為我加冕,盡管我僅是寂寂無名的一介布衣,

而某一個東方的黎明將會發現我正跪拜在榮譽之宮殿的門檻前。


我坐在一圈大理石雕像中間,那里最年邁的游吟詩人跟年輕人一樣,

那一枝豎笛不斷流淌著蜂蜜,七弦琴彈奏出悠揚的樂聲直抵云霄。


濟慈抬起他那一頭贊美詩般美麗的卷發,放下罌粟粒浸泡的美酒,

以品嘗過仙品的嘴唇親吻我的額頭,用高貴之愛的手握緊我的手。


伴隨著春潮涌動,當蘋果花輕拂鴿子那白得耀眼的胸脯,

在果園里躺下的兩個年輕人將讀到關于我的愛情掌故。


他們將讀到我激情的傳奇,了解蘊藏在我內心苦澀的秘密,

像我們曾經親吻的那樣親吻,但絕不會像我們命定分離那樣分離。


因為我們生命的彤紅之花已被真理的蛆蟲所吞噬,

沒有一只手能夠撿拾起青春四下凋零的玫瑰花瓣。


但我不后悔曾經愛過你,——唉!除此,我一個少年還可做什么?——

因為時間饑餓的牙齒吞食著一切,躡足的歲月在后面窮追不舍。


失去了船舵,我們在風浪中顛簸,那時已不再有青春的風暴,

沒有豎琴,沒有笛管與合唱隊的歌聲,死亡這舵手最終來引導。


墳墓里沒有任何歡愉可言,盲目的蛆蟲噬咬著我的根部,

情欲戰戰兢兢地化為灰燼,激情之樹結不出任何水果。


啊!除了愛你,我還能做什么,你比上帝之母更令我感到親近。

哪怕像銀色的百合花緩緩升起在海面的阿佛洛狄忒也沒有如此親近。


我做出了自己的選擇,以詩為生,盡管青春已在虛擲的光陰里消逝,

我發現,情人的桃金娘花冠要比月桂樹編織的詩人桂冠更有魅力。


③標題原文為希臘文,既指一種植物之愛,也可理解為苦而甜的愛情。


林中


出自密林深處的曙光,

進入牧場的黎明,

象牙的身軀,棕色的眼睛,

閃出了我的牧神!


他歌唱著蹦過灌木叢,

影子也翩然起舞,

我不知該追隨哪一個,

影子還是歌聲!


哦,獵人,幫我套住影子,

哦,夜鶯,幫我攫住歌聲!

否則,被音樂和瘋狂糾纏的我

徒然在把他追蹤。



一只金戒和一只白鴿

是給你的重禮,

一根繩索縛住了你愛

高高掛在樹枝。


象牙之屋給了你,

(花亭里盛開著白玫花)!

狹窄小床留與我,

(白呀,呵,白如栂樹花)!


給你石榴和素馨,

(呵,紅玫瑰看去真艷麗)!

給你絲柏和蕓香,

(迷迭香可算最美麗)!


看你迷住那些個情種,

(那人長眠綠草茵)!

看沙灘我留下的行蹤,

(種棵百合在我心)!


金屋

(和聲)


象牙小手緊握象牙鑰匙

彷徨于時斷時續的幻想,

像銀光閃爍一般,白楊樹枝

懶懶地撥動殘葉沙沙作響,

像漂流的飛沫在不息的大海中,

在和風輕拂浪花時顯露玉齒。


金色發辮緊挨著金色墻,

像柔軟的金沙糾纏在

渾圓錚亮的金盞草上,

像向日葵移動與太陽相會在

深沉的夜已經消散,

百合花尖端有一圈光輪。


紅唇兒甜甜貼著我的唇,

燃燒如紅寶石發光灼灼

在深紅殿堂的吊燈下,

像紅石松的血液在流淌,

像濕淋淋忘憂樹的花苞,

泄露出來的玫瑰色酒漿。


選自《王爾德詩選》  汪劍釗 譯

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


晨的印象


泰晤士河的夜景啊,金而藍,

溶入了和諧的淺灰色調,

駁船裝滿黃褐的干草

離開了碼頭邊;帶著寒顫


黃霧悄悄地爬下橋梁,

使屋墻變得影影綽綽,

圣保羅教堂也隱隱約約,

像一個氣泡浮在城上。


接著,突然間生活的音響

開始覺醒,大車的喧囂

擾動了街心,一只小鳥

飛到閃光的屋頂上高唱。


還有個女子孑身一人,

晨光已吻著她暗淡的發卷,

她還在煤氣街燈下留連,——

火焰的嘴唇,石頭的心。


黃色交響曲


一輛公共馬車緩緩而移,

像只黃蝴蝶在橋上爬行,

這里那里,出現行人身影,

恰像是蠢蠢而動的螻蟻。


滿載黃色干草的大駁船

向影影綽綽的碼頭漂浮,

碼頭邊,低懸著一抹濃霧,

宛如一條絲織的黃披肩。


黃葉正開始呈現出秋意,

從教堂邊榆樹枝頭飄落,

我腳邊淡綠的泰晤士河

臥著,像一帶碧玉泛著漣漪。


濟慈情書被拍賣有感


這是恩底彌翁④懷著秘藏的情感

給他懷戀的人寫的書信。

拍賣場上擠滿吵吵嚷嚷的人,

正出價爭購每一張可憐的信箋,

真的!對詩人激情的每一次搏動,

都開了價錢。不愛藝術的商人

弄碎了詩人水晶般的心,

以便他們的小眼睛能貪婪地緊盯。


豈未聽說過?在古老的年代,

遙遠的東方市鎮黑夜籠罩,

一群兵丁高舉著火炬跑來,

為一套簡陋的衣衫爭吵,

拈鬮分一個不幸人的衣袍⑤,

懵然不知上帝的驚訝和悲哀!


④希臘神話中的美少年,為月亮女神所愛。

⑤據《新約》福音書,兵丁將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并拈鬮分他的衣服。


飛白 譯



2015-08-23 08:3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