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夫卡詩選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今天這日子……


今天這日子陰冷難過

云朵凝結著。

風兒是曳著的繩索

人群凝結著。

腳步踏出金屬聲響,

石頭一路振蕩,

目光停留的地方

是遼闊的湖水白茫茫。


在這古老的小城里立著些

小小的淺色的圣誕小屋,

它們的五彩玻璃窗俯瞰著

積雪覆蓋的小廣場。

在這月光蒙蒙的場地上

有一個人靜靜地踏雪前行。

他那碩大的身影被風揚起

高出四周的小屋之上。


在昏暗的橋上走過去的人們

經過圣人身邊

和他們微弱的小燈。

在灰暗的空中飄過去的云層

經過教堂旁邊

和它們那朦朧的塔影。

在方形的攔桿旁依立著的那人

望著黃昏的水流

雙手憑著古老的石頭。


1903年11月9日

▲(致奧斯卡·波拉克的信中)



在黃昏的夕陽下


在黃昏的夕陽下

我們曲著背坐在

長凳上,四周綠草如茵。

我們的胳膊無力地下垂著,

我們的眼睛憂傷地眨動著


行人穿著各色衣服,

在石子路上搖晃著散步,

頭頂上是廣大的天空,

它從遠山伸向更遠的山巔;

更遠更遠的山,更遠更遠的天。


▲(1907年8月29日致海德維希·W的信中,詩寫于幾年前)



你絕望了?


你絕望了?

是嗎?你是絕望了?

你跑開?你想躲起來?


作家在談論臭味。

穿白衣的縫衣女工在大雨中被淋濕。


▲(選自1910年日記)



由于虛弱……


由于虛弱的

緣故

我們用新的力量

攀登,

神秘的主

在等待,

直到孩子們

精疲力盡。


▲1912年9月15日,卡夫卡的妹妹瓦莉的訂婚日(選自1912年日記)



他們聽見了……


他們聽見了我主上帝的聲音,

他在花園中走動,

因為白天已經變得清涼。


安息吧亞當和夏娃。


我主上帝創造亞當,

并給他的女人用皮子做衣讓她穿上。


上帝對人的家庭的憤怒。

兩棵樹,

沒有道理的禁令,

懲罚所有的(蛇、女人和男人),

優待該隱,上帝用說話仍然激怒該隱。

人想通過我的精神不再使自己受到懲罚。


在同一時刻人們開始用上帝的名義布道。


而在這時候他過著神的生活,

上帝將他驅逐,再也沒看到他。


▲(選自1916年日記)



以撒的死命


在模糊的感覺里一只鐘敲響。

傾聽這聲音,如果你進入這房間。


▲1916年7月14日(選自1916年日記)



做夢和哭泣吧……


做夢和哭泣吧,可憐的家族,

找不到路徑,失去了路徑。

痛苦啊!是你晚上的致意,痛苦啊!早晨。


我不想要什么東西,只是想

從深淵伸出的雙手里救出自己,

它將我這個無能力的人向下拖曳。

我重重地倒在了這雙攤開了的手里


在群山的遠處響著滔滔不絕的

慢條斯理講話的聲音。我們傾聽著。


啊,地獄的鬼怪戴上

遮掩住的怪臉,緊緊壓住自己的身軀。


長長的隊列,長長的隊列沒有結束。


▲1916年7月19日(選自1916年日記)



我不識……


我不識內涵,

我沒有鑰匙,

我不信謠傳,

一切均可理解,

因為一切就是我自己。


▲1917年11月24日(選自第三本八開本筆記)



狂野地滾動著的車


啊,什么在此迎候我們!

樹林下的床鋪和營地,

綠色的蔭,干燥的葉,

太陽微弱,香氣潮濕,

啊,什么在此迎候我們!


欲望將我們推向何處?

成功何如?失敗何如?

我們無謂地吸飲著塵灰,

把我們的父親們窒息,

欲望將我們推向何處?


欲望將我們推向何處?

它從屋子里卷了出去。


▲1918年春(選自第四本八開本筆記)



笛聲誘惑著,奔跳的小溪誘惑著


你覺得有耐心的現象,

沙沙地在樹梢上掠過

還有花園的主人在談說。


我在他的字符中尋找

探索更迭之劇的隱秘,

字句和潰瘍……


▲1918年春(選自第四本八開本筆記)



小小的靈魂


小小的靈魂,

你在舞步中跳躍,

把腦袋放入溫暖的空氣中,

把腳從閃光的草叢中拔出,

草在風中有棱角地運動。


▲1918年春(選自第四本八開本筆記)



我觸及什么,什么就破碎


我觸及什么,什么就破碎。


服喪之年已經過去,

鳥兒翅膀耷拉下垂。

月亮裸露在清冷的夜里,

杏和橄欖樹早已透熟。


歲月的善舉。


▲(選自第五本八開本筆記)



奔馳吧,小馬


奔馳吧,小馬

馱我進入沙漠,

所有城市、村莊和可愛的河流在沉沒。

可敬的學校,放蕩的酒家,

姑娘的臉龐在沉沒,

由東邊的暴風卷著。


▲(選自第五本八開本筆記)



這是第一鏟……


這是第一鏟,這是第一鏟,

松散的泥土在我的腳前粉碎,

一個鈴響了,一扇門在顫抖,

……


▲(選自筆記本和散頁中的斷簡殘篇)



兀現的一些殘余


兀現的一些殘余。

在月光中的陽臺下

幸福地分解了的四肢。

背景中有一些樹葉,

黑黝黝好似發絲。


▲1920年9月21日(選自筆記本和散頁中的斷簡殘篇)



你從來不從……


“你從來不從這口井的深處提水。”

“什么水?什么井?”

“是誰在問?”

靜默。

“是什么靜默。”


▲(選自筆記本和散頁中的斷簡殘篇)



我的渴望


我的渴望是遠古的時代,

我的渴望是當前,

我的渴望是未來,

我帶著這一切在路邊警亭中死去,

一口直立的棺材,從來是

國家的一塊財物。

克制自己,切勿將它打碎,

這是我此生的天職。


▲注:此詩見于《散頁筆記》



奔馳吧,小馬駒


奔馳吧,小馬駒,

馱著我跑進不毛之地,

所有的城鎮、鄉村和可愛的溪流在沉淪,

尊嚴的是學校,輕狂的是酒肆,

顧念的臉蛋在沉淪,被東方的風暴席卷而去。


▲注:這首詩見于《第五本八開本筆記》。



服喪年已經過去


服喪年已經過去,

飛鳥的翅膀正耷拉下垂,

月亮在清冷的夜間裸露,

杏樹和橄欖樹早已成熟。



轆轆疾馳的車


啊,這里為我們預備了什么!

樹林下的床鋪和營地,

綠的濃蔭,干的樹葉,

陽光淡淡,香氣潮濕,

啊,這里為我們預備了什么!


欲望將我們驅向何處?

成功也夫,失敗也夫?

我們荒唐地把灰吮吸,

將我們的父輩窒息,

欲望將我們驅向何處?


欲望將我們驅向何處?

她從屋子卷了出去。


笛聲在誘惑,清溪在誘惑。


你覺得想挽留的現象,

從樹梢沙沙掠過,

還有花園主人在談說。


在他的古老字符中我在尋找,

探究著那變化不定的劇蘊,

字句和疥癥……


▲注:這首詩見于《第四本八開本筆記》,大約寫于1918年



今天這日子寒冷而難受


今天這日子寒冷而難受,

云團僵滯著,

風是拉緊的繩索。

人群僵滯著,

腳步把天空響徹,

路不為之震顫,

目光停留之處,

無垠的湖光,一片白色。在這古老的小城里

有幾座淺色的圣誕小屋,

它們的五彩玻璃窗看著

一小空地被積雪披覆。

在這月光照耀的廣場上

有個人在雪中踽踽獨步,

他的巨大的身影被風

揚起高出四周的小屋。

在昏暗的大橋上人們一一走過,

經過圣人們的跟前

和那些微弱的燈火。

在灰暗的空中團團云層飄過

挨過一座教堂的旁邊

和它們幽幽的塔樓。

倚著方形欄桿的某君

望著黃昏的水流,

雙手枕著古老的石頭。



注:這首詩見于卡夫卡1903年11曰日寫給他的中學好友波拉克的信,詩前有這么幾句話:“附上幾行詩,請在心緒良好時閱讀。”沒有標題。


烏鴉們宣稱

僅僅一只烏鴉

就足以摧毀天空

但對天空來說

它什么也無法證明

因為天空意味著

烏鴉的無能為力。


我有一把強有力的

錘子

但我沒法

使用它

因為它的柄

燒得通紅。


譯者佚名




楚塵文化 2015-08-23 08:38:37

[新一篇] 若犯奸情,必須說謊 彭妮·文森齊

[舊一篇] “奸近殺” 王小波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