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若犯奸情,必須說謊  彭妮·文森齊
若犯奸情,必須說謊 彭妮·文森齊
楚塵文化     阅读简体中文版

通奸本身當然跟說謊是一回事。它是一種背叛、一種否棄、一種虛偽和欺騙,唯一使它顯得還有點體面的辦法就是靠撒謊來掩蓋真相,這謊還得一撒到底,哪怕是慘遭舌頭上長毒瘤、五雷轟頂或其它任何廣為人知的懲罚也不要退縮。的確,就是你舌頭上長出毒瘤,就是你遭五雷轟頂之災,也總比你因奸情敗露而向一個怒氣沖天的配偶當面作解釋要強上不知多少倍,說個謊,可能會最成功地幫你避開要害問題,不過,我的老天,有時它也不管用,因為大多數關于謊話能息怒消災之類的民間說法純屬無稽之談。《牛津英語大詞典》里給“通奸”一詞下的定義是:“一個已婚者自愿地與另二個非為自己配偶的異性發生性關系”。假設兩人性交是自愿的,那就沒事,在其它所有謊話失靈之后,你至少可以試試另一種謊話:“我真沒注意到事情居然朝那方面發展了”,會因為有獨創性而帶點魅力,如果不是頗有道理的話。而在另一方面,“這沒什么意思”,你用這話來敷衍過關的企圖注定要失敗,另外,“那純粹是為了滿足肉欲?或是“我愛的只是你”之類的屁話肯定沒用。


我在此絕非試圖為通奸者辯護或找借口搪塞,我只是把通奸看作是一種生活中的現實。可以用一些屢試不爽的謊話來使奸情變得不那么令人痛苦,不那么令人撕心裂膽,不那么危及婚姻。我并不認為告訴自己的配偶說:“我告訴你,我跟某某男人/女人睡了覺,太過癮了”會占什么便宜,倒是什么也不說可以省去不少麻煩,如果非坦白不可,那也可以暗示一下:就算像別人捕風捉影、惡語中傷所傳的那樣,你已經跟誰睡過覺,那也沒什么值得感到愜意的。


我認識一個把謊說出水平來的女人,她給那些偷歡時被當場捉住曝光的不貞者提了條十分新奇、值得一試的建議,她建議道:“你應該說你冷得直打哆嗦,他只不過是想暖暖你的身子。”


現在已經很少有人那么天真(就是有的話,也很少是已婚者),稍微有點頭腦的人是不大可能相信那種鬼話的。但關鍵在于:它比“我們還沒斷呢”或者“約翰,這是奈杰爾”,甚至“滾開,別煩我”之類的話要來得動人、溫良。什么都值得一試,因為你應該牢記的是:不幸的配偶很愿意相信你的話是真的。這是在被迫解釋的情況下說謊時必須遵循的首要原則,第二條同樣重要的原則是:要是你本來能以一小半真話、一大半假話把事情胡弄過去,而你卻徹底坦白,那就稱得上是愚鑫透頂。當然到底選哪些實情說也很要緊。選擇時以小心為妙,有時無關緊要的事實不容易找。僅僅在銷售會議上結識而勾搭了一夜聽起來要比一年來兩人一直出去上館子幽會好接受一點,同樣,讓配偶看一張旅館的賬單沒有讀一堆情書那樣痛苦。傷人的并非是性行為本身,而是通奸的動機,如果動機是溫情浪漫、充滿詩意的而并非只是滿足淫欲,那最好還是掩蓋起來。


我再說說如何解釋奸情的起因,這時候你最容易告訴自己配偶說,你原以為婚外戀不會有什么影響,挺來勁、挺好玩的,但事實上很掃興、很可怕、很嚴重。通奸都是源于對配偶的膩煩,源于自欺欺人的心愿——你很想讓人知道你是被追求、討好的對象,你勾起別人的色欲。但是,正是在這時候你必須閉上嘴,你不能說,要說也絕不能說真話。這時你非得騙人不可,大騙特騙,不擇手段、聲情并茂地騙,一路騙下去,一直騙到底。先想好借口,不是一兩個借口而是七八個借口。先預演一下,準備并記住臺詞,找上幾個同伙,伺機烘托氣氛。


把謊說得巧妙些,說得不露馬腳。“我們一起去開了個會,然后在鬧市區那個你也認識的酒吧間喝了點飲料,本想再到我倆也去過一次的那個價錢貴得嚇死人的法國餐館攝頓晚飯——天哪,那餐館已經關門打焊。后來,比爾堅持要去夜總會之類的地方玩,我就跟著去了,和我們坐一桌的是一個推銷員和他那可怕的女朋友,她已經喝得醉醺醺的,他倆知道艦隊街上有一家通宵營業的小酒館,我們最后就在那兒玩到現在,”這個慌比“我必須晚上加班”要強得多。


同樣的借口——“珍妮明天幫我看孩子,因為我想上趟‘哈羅德’商店,那兒大概有削價貨賣,要是沒有,我可能得想辦法到其它店里買件上衣,然后我希望能找到瑪戈,跟她一起吃中飯,雖然她不敢保證有空出來吃飯,假如她沒時間,我就給媽媽掛個電話,或者甚至還可以做個頭發,天哪,我的頭發太亂了。不管怎么說,我還想給你買份生日禮物呢。”這套話勝過“明天我要進趟城。”大多數丈夫和許多妻子聽你嘮叨了一半就煩了,就準備相信你講的是真話,這就有戲,你要贏了。


配偶若是懷疑,你就否認,連說三聲“不”,再故作義憤狀,加強效果。“你大概是瘋了”是句很管用的話,“我真弄不懂你居然想到那方面去了”也不錯。“好吧,我有朝一日會另找一個,但不是他/她”是打擦邊球,但很聰明,“你竟敢這樣來看我!”也挺棒,因為你可以將整個對話變成一場給你時間考慮措詞的大吵大鬧。放聲大笑是最迷人的反應,而“你傷透了我的心”和“我原以為你信任我”將會使中燒的怒火平息下去。如果周圍的男人因奸情而失去了妻子,你卻能留住你的老婆,那可能是因為你的騙功比別人高超。


另外,最好準備點假話來應付緊急情況,一時語塞,愈發暴露出你心里有鬼。但是除非你和拼頭在床上被人當場按住,否則很少有什么證據確鑿的場合容不得你巧作辯解的。即便有事實根據,謊也照說不誤。汽車里的那位可以是鄰居、廠里的同事、或者是你貼心好友的二表弟(妹);飯館里的那位可以是老板,也可以是手下人,或者是你表弟(妹)的貼心好友。打來的奇怪電話可能是串線,說話的人可能有氣喘病,也可以是羽毛球俱樂部里的秘書等等。情書給人捏住了就比較麻煩,但你還是可以解釋說:“我上大學的時候就認識他了,這封信我就一直留著”或者“打字室的某位姑娘迷戀上我了,寫了這封信,出足我洋相,”再添一句“如果這封信會害我,那我現在還會一直把它帶在身上嗎?”


在其它所有的謊言都不管用的時候,奸夫可以動用一句“殺手銅”一般的話。除了處于高潮之中的性行為以外,它能對付所有的事實證據,雖然它“鰲”傷你的自尊心,但“鰲針”并不致命。、這句話就是:“對不起,親愛的,我當時喝醉了”,你不妨試一下,看看效果如何,包你靈驗,但是只能用一次。


哪怕是自己配偶逼你甚急,并與你正面交鋒,把你數落得暈頭轉向,你依舊不能把真相抖落出來。你欠你相好的還不止這點。你說,這是第一次,說因為他(她)答應提拔你,給你優惠的抵押貸款或者讓你免費上駕駛課,所以才有了那種事。你說他(她)是個性咨詢專家,你是為了想提高房事技巧(也是為了想提高婚姻的質量)才找上門去的。說你本來不想跟他(她)好,說你身不由己,或者說你也記不起來怎么會發展到如此地步。只辜是假話,想到就說。真相有可能敗露,但紙也可能包得住火,你若讓真相大白于天下,什么光都沾不到。奸情理應掩蓋,那些受傷害的配偶還是叫他(她)們不明真相為好。


譯者佚名



2015-08-23 08:3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