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創業先鋒 眾人拾柴火焰高
字體    

人生蠻荒記(2):捷徑
人生蠻荒記(2):捷徑
GameRes游資網     阅读简体中文版

《漢書 · 馮唐傳》有一記載,馮唐身歷“文帝、景帝、武帝”三朝,一直只做到郎官,至武帝時,終于有人舉薦了他,可是他己九十多歲,不能再做官了。后世就以「馮唐易老」來形容一個人生不逢時、懷才不遇的遺憾。“ 李廣難封 ” 的典故則說的是漢代名將李廣英勇善戰,才略過人,一生與匈奴打了大大小小 70 多仗,威名遠揚,。而當時李廣與弟李蔡一起事漢,李蔡的為人在中下,名聲比起李廣差甚遠,然李廣卻不得爵邑,官不過九品,而李蔡為列侯,位至三公。

于是“馮唐易老,李廣難封。”這個成語,用來寬慰失意之多數人,也許就包括你。也許你時運不齊,命途多舛,但人生的貧富得失本就是常態。

每個人都要有理想目標,也要體認剛開始一定有的孤寂與不順,不應該遇到挫折就氣餒,還遷怒別人害他或是怪罪環境不景氣,所有的一切“結果”還是自己的宿命所致,那是自己能耐的證明,不管是任何可令大家折服的理由,都是自我安慰而已,結果就是自己要面對的報應。這就是上一篇所提到的選擇。當然,TED有場廣為流傳的演講“選擇的藝術”,說的是讓自己選擇或是選擇太多都會導致不幸福的人生,有時候,聽天從命至少可以讓人心緒平和。

人浮躁,就容易走捷徑,比如說“裝”。

“我負責那個項目”——你我應該常聽到這種大話吧?有一次面試的時候,這個項目的真正負責人坐在我旁邊,這下真是糗大了。大多數情況下,人還是要老實、踏實、誠實,才不會發生始料未及的窘境。

有些人為了要提升自己的氣勢,所以講話常會夸大些,這是難免,平常人之正常心態,但差別在于“次數”,以及夸張“程度”,大家都會干這種事,主要在于,你動機上有沒有惡意的欺騙?

有個不太熟的同行,每次遇見他,未等我發問,他就迫不及待的吹噓說自己正在忙哪些案子。有次他主動提到一個很熱門的大案子,“不錯哦~這案子是你接的?很大哦。” 同時我心里想:“這案子這么大,你是怎么接的?”當然我沒問,因為我不相信,也跟我無關,反正他也是不來找我合作的,所以沒興趣知道。

第二天,碰到老朋友,我問他:“近來忙啥?”他的回答讓我真噴飯,“老板接了一個大案子……”

這不是昨天聽到的那個么?繼續追問細節,果然是同一個,我很自然的問:“你這個案子不是說××做的么?”對方笑了出來,說:“他說這案子是他接的?”我回“是呀!”

對方很有修養,他說的很含蓄,“這個案子很大,他那邊是小機構,不可能接的,他只是其中一部分項目的外包。”

不問也知道是這樣,但是也沒必要拆穿。一個人為何要過度吹捧自己,這是自卑感所致,如果對自己很有信心,通常是會低調的,越有實力的人更是不想太張揚,反而會客氣。這也是我的體驗。

老實說,寫別人的糗事,不是看戲的心態,反而是帶著贖罪的心情去寫下的。因為我不寫,很多人都不知道有這么恐怖,我也是自己體會出來的,在這之前,不知道已經鬧過多少被人家看笑話的糗事了,想起了就一股冷汗。

你要跟人家說“這件事是我干的”,你一定要確定這全部真是你干的,不要亂攀關系,別說假話。世界太小,隨時會遇到本尊。

如果讓你回憶起往事,剛剛說的故事一定感到涼風颼颼,好吧!冷靜,都過去了,以后,該怎么面對這種事? 誠實說,保守說,五分話只說三分就好,剩下兩分留在關鍵時刻,看狀況才說,這就是低調,這是很內斂的高人才作得到的一種修行。

不必想要偽裝,就算你偽裝的很好,也是一時的,撐不永久的;如果你有內涵,你會形之于外,言談舉止都會很自然的顯現,而且隨著年紀增長,這種氣質越陳越香,這就是所謂的真功夫。

裝資歷之外,還有一種裝,叫做裝熟人。

常常看到新聞上有人結婚后才說自己被騙了:“明明是高中畢業,騙我說是博士。”這實在太扯了,我不是說這個騙子說的謊很扯,是你會被人家這樣騙,你真的很扯;這不是少數,還真的常常見到。

有個也許聽起來是笑話的實在話,如果你要充分了解一個人,你一定要跟他睡上一晚,這樣子才能知道他是男的還是女的。

記得我以前也常常愛跟人家“裝熟”,尤其是那句“我跟他很熟”,后來聽到別人跟我說這句話時,才驚覺:“真的熟嗎?可不能隨便說!”

認真區分,“很”熟是有多熟? 說看看,見過幾次?如果你說“我跟他吃過飯”,那是單獨跟他吃飯?還是一堆人、十幾桌的交際飯?這真的差很多,代表的也是你們熟不熟的親密度。

對于“熟”的問題,有一種清晰的分類標準來回答,這樣的回答也才不至于被誤導,造成之后的不必要困擾。

最高S級的交情是認識超過十年,或有實際共事過至少一個項目或公司,或者是曾經單獨(或少數幾人)相處過好幾次,這樣才真的算很熟很熟。

可以算很熟的A級交情則是對方可以叫得出你名字,還能說“這個人我認識”,這樣你才有資格跟別人說“我跟他認識,有一點點熟”,但是,仍然應該補充一句“但沒多深的交情”。

嚴格說,B級的交情已經不能說“熟”這個字眼了,你若是夠成熟,要小心謹慎用詞,明確的回答:“認識,但是不熟,沒交情。”否則人家請你介紹一下,不就成了狐假虎威?

很多人尋求捷徑,往往是成功欲望太強,或者看到有些人投機取勝,心里憤懣,遂順應其道。這其實是心態的問題。心態不好,說穿了,什么都是不好的,而且會口出惡言,你生氣,是因為自己不夠大度;你郁悶,是因為自己不夠豁達;你焦慮,是因為自己不夠從容;你悲傷,是因為自己不夠堅強;你惆悵,是因為自己不夠陽光;你嫉妒,是因為自己不夠優秀……“有求皆苦,無求乃樂”。

不如意的人總會以為,是國家政策不好,是大環境不好,是老板不好,朋友都不幫我,所以使得我過的不好。其實一切向內求,把你自己變好,你的世界就跟著變了,這樣的心境,就是“你若盛開,蝴蝶自來”。

有位上市公司的副總在出事后被迫離職,自己創業開起公司,想要借著過去的人脈關系,發展自己的事業;他沒想到走到哪里都不太順利,對方潛臺詞都是:“你現在又沒有平臺,跟你合作也沒有作用。”碰了好幾次釘子后,他才領悟自己過去的風光全是因為他那個位子,不是他這個人。

且不說別人,我自己在大公司的時候和自己創業的時候,也同樣天壤之別。因為沒有大公司背景的資源替我罩著,人家跟我合作必然盤算“有何好處?”在商言商,不能怪人家。

如果你有權力,別人崇拜的只是你的權力,不是你,你誤會了別人崇拜你。當失去了權力,你就會被拋棄,別人崇拜的只是他們的需求,不是你。

真正的情義在于對方能看得懂你。有人問畢卡索:“你的畫怎么看不懂啊?”畢卡索說:“聽過鳥叫嗎?”“聽過”。畢卡索問“好聽嗎?”“好聽”;然后畢卡索說“你聽得懂嗎?”

其實,“好不好”往往就是人自己在解讀的,所以我很不喜歡跟人家吵架,爭論什么好不好、對不對。你是老大,你錢多,你拳頭大,你講話大聲,你的人多,你說的就是對的。現在的社會不就是這樣?

這些年遇到不少認可、鼓勵我的朋友,他們認為我值得交往,或許他們沒有在我身上撈到有形的好處。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向你們致敬,發表感謝的話,更希望我可以回報你們一票,表示我對你們的感恩。你們是智者,也是仁者。至于沒有看好我的……我就不說了。

有一個搞了兩年的老板,有點心灰意冷,我跟他說了幾句話,他說:“奇怪了?為何你幾句話就讓我不那么低沉了。”后來他又說:“其實你說的已經有人說過了,可是我都沒有感覺,你說的卻讓我很觸動。”是啊!同一句話要看誰來說,有的事情經歷過,就是不一樣。我始終覺得,要學理論不需要找老師,應該是要去找課本,既然要找老師,就是要聽老師的經驗談,尤其是當面聽老師本尊現身說法,那種吸收是很刻骨銘深的。

雖然我沒走過什么捷徑,或者走過“偽捷徑”掉到了坑里,但我不希望后人跟我一樣花大力氣,走冤枉路;所以我提供一些真正的捷徑給大家:

第一個捷徑是“找對平臺”。

無論你是才華橫溢,還是滿懷理想,你只有把自己放對了地方,你才會是對的人,否則你就如龍困淺灘,縱然有壯志也難伸。因為,人是環境的產物。 沒有好環境、適合你體質的環境,你也會虎落平陽被犬欺,呼天不應,呼人也沒人理你。

有的成功人士,任職過若干優秀企業,每一家企業都帶來很豐富的體驗,這也是他們能夠步步高升的好基礎;至于我,沒有成為白癡,也依賴于呆過一些不同背景的公司,盡管并非都是好地方。所以真的建議大家一定要找對平臺。

何謂“好平臺”? 就是氣場很旺的公司,或者是迎合潮流的通路,亦或是人氣超強的老板,這些是你要攀住的肩膀。

第二個捷徑是“交對朋友”。

即便是非常天才的人才,若是沒有好搭檔,也是只有一顆腦袋、一雙手腳而已,這是很難成大器的。

但是龍交龍、鳳交鳳,物以類聚。跟誰交朋友,找到誰來合作,將決定自己是否能如虎添翼。

第三個捷徑是“跟對貴人”。

我常常發現很多人不了解自己的潛能,因為是看不見,又是當局者迷,所以當然不了解。但是人的潛能是可以被激發出來的,前提是要靠你的伯樂。這位伯樂在哪里?他是誰?你有在找嗎?

伯樂也就是貴人,可以教育你建立正確思維、正確價值觀、正確人生理念,可以幫你理順思路,建議你明確努力方向,更可以修正你的行為。

攻擊你的敵人也可以當成是貴人,因為他的那一拳,你才知道自己的弱點,你才會思過,你才會更謹慎,所以你要正面看待所有對你的指導,尤其是批判。

最后一個捷徑是“選對路徑”

太多人都是很努力、很努力地花心思在“錯的事情”或“錯的方式”上,每天很忙,但原地踏步。

有位金融業的老板和我分享他第一份工作的經驗:

“我剛進去公司時,每個人都很努力的瘋狂打電話找客戶,他們可以瘋狂到不把電話筒放下。但這些時候我都在閑晃。”

我揚起眉毛說:哈?

他很得意的笑著說:我雖然一開始進公司的時候啥都不懂,但常識就是一個銀行家要賺大錢只能靠大人物,所以我從一開始目標就鎖定他們,我也不怕我沒資歷,因為他們夠聰明,我講到一兩個重點,他們就會懂。那些老板都很早起,且早上的時候才是他們最放輕松不會拒絕他人的時刻。所以我都早上5、6點起床,開始打到10、11點,因為那時后開始他們通常會開會,那就是我開始放松的時間了。

這樣的方式讓我輕松就拿到幾個很大的客戶。

重點是他們這些大人物,會很欣賞我們這些小嘍啰跟他一樣有很早起的精神(殊不知他是昨天晚上去夜店到早上都還沒睡……),很多人還要約我一起去晨跑,跑一跑我又成交了一大筆。然后,我也會在周日辦公室沒人的時候,進去瘋狂打一整天,因為那些大老板們都在等太太做頭發,做指甲,有時候聽到我的聲音還覺得我是救星哇!

除了用這些聰明的方式以外,他還有“冒險但卻謹慎評估過”的策略 ,例如那時候每一個業務背后都有很多產品可以賣,有基金、期貨、股票等,但他從業績掛零一個月后的第二天,決定只賣股票,不賣其他產品。所有人覺得他瘋了,因為一個業務,當然擁有越多產品越好銷售。但他以這個方試了半年,成為公司業績成長幅度最快的業務。

他說:“每個人都需要一個標簽,我選了股票專家作為我的個人品牌標簽,不需要產品混淆我的定位,而且畢竟股票承載大多數人想要快速致富的期待,最容易有賣點。”

大家體會體會。

好了,我該吃飯了。


2015-08-23 08:3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