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創業先鋒 眾人拾柴火焰高
字體    

你不愛聽,我偏要講——創業融資的14個教訓
你不愛聽,我偏要講——創業融資的14個教訓
游戲葡萄     阅读简体中文版


總是有些人要自己跌一次跤才知道痛,跌了很多次才知道夢會醒。雖然講的很殘酷,但真相總是那么讓人難以接受。希望我的建言,能夠讓一些人的僥幸心態早點清醒,也希望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心想要幫助創業者的人,能夠再多一些。本文為創新工場投資人孫志超的投稿。


最近跟朋友一起用餐,他突然跟我說:“你知道嗎,我們認識的那個XXX,他拿了一個投資合同,那個合同之不合理,就好像他完全沒有看內容就簽了。”然后他大概花了五分鐘跟我講了一部分不平等條款,還好他只講了五分鐘,不然我的心情應該會更沉重。


我想每個創業者融資的目的應該都是事業成功、夢想實現,最重要的就是可以掌握自己更多的時間去完成自己夢想與人生目標。但問題就在于,多數人根本就不懂投資,這還不打緊,最慘的是就算不了解不詢問也不會去判斷信息的對錯及真實性,所以投資人跟你講什么,你就聽什么;或者操之過急,大牌機構不投,你就找野路子。


以拿到錢為終極目標,是創業者可能犯的錯誤中最難以糾正的。“先拿到錢開工,就走上了正路,其他問題將來再說”,每個人都這么想。同樣,不時也有人來咨詢“公司快要被投資人搞死了,怎么辦”這樣的問題。


以金融投資來比喻的話,對于99%的散戶來說,一輩子最佳的投資策略就是:不碰任何價格會波動的金融商品,努力的工作、儲蓄,然后帶家人去戶外走走,才是投資報酬率和收益期望值都最高的策略,但多數人就是講不聽、教不會、賠不怕、死不完,所以一般人一輩子最關鍵的轉折點就是:什么時候認清自己就是個散戶?這段話聽起來令人難過,但這又是這么的真實。


創業者通常從事多年專業性工作,怎么能期待自己只花工作之余的些許時間接觸了幾個投資機構,就能夠保證跳開將來必然后悔的坑?所以,我們應該做的是,試著去換位思考,自己也需要做一定程度的功課,不隨便選擇投資,不輕易期待奇跡。


下面這些錯誤大部分是觀察所得,少部分是親身經歷,血的教訓:


1、高估幫忙的價值


大家都知道好的投資人應該是幫忙不添亂。有些投資者尤其是戰略投資者,最喜歡羅列他們擁有的資源和幫助。但往往到最后發現,資源是共用的,派過來幫忙的人是外行,其他訴求石沉大海,最好還得靠自己。


2、低估添亂的影響


業內有一些老資歷公司,是公認的害蟲,盡管在被投資公司中占小股,但發號施令,天天騷擾,董事會上從不配合,讓你日日胸悶。就因為他最早找到你,就因為他不斷引誘你,就因為不拿白不拿,就因為錢快燒完,總之你拿了缺乏共識的投資人的錢。最終,聽他的可能把公司搞成四不像,不聽他的他又去外面放話,讓你陷入人間煉獄。


3、把投資人等同于身后的機構


不靠譜的機構,人多半不靠譜;但靠譜的機構,不一定各個都靠譜。有的人雖然在產生過很多明星公司的機構,但完全水貨一個,好的案子跟他無關,坑爹的案子干過不少。擦亮眼睛,去評判投資人的專業程度,而不要被所謂品牌蠱惑。


4、寧做鳳尾,不做雞頭


這指的是孵化器的情形。很多團隊一窩蜂往明星孵化器鉆,也不肯加入一個新開設的孵化器。然而,孵化器的好壞區別在于它資源的大小,好的孵化器,能支持數十個團隊都得到支援,單薄的孵化器則只能支援數個,甚至一個。即便你假如一個不知名的孵化器,但如果你表現得最好,起碼你可以得到再次融資的機會。至于只提供辦公場地的孵化器,我只想說:我很幸福。


5、過早稀釋股權


因為不熟悉融資的游戲規則,因為你聽信了“重要的是賺錢了以后分錢” ,你在第一輪或者第二輪融資中就稀釋了40%、60%甚至80%的股權。被別人控制公司導致失敗、分裂或難以發展倒不算痛心,萬一發展得很好,結果前面稀釋的越多,后面融資的選擇就越少,當你被稀釋到只剩10%、5%,這還算是你的公司嗎?


6、用錯誤的結構融資


為了趕快把錢拿進來,跟投資人簽夸張的分成方式、管理機制、對賭條款、完全不平等的清算條款等非常另類的合同,或是用非國際慣例的結構設計特別股。這里面的道理很簡單,沒想過共贏做大的投資人也沒能力讓公司發展壯大。亂七八糟的資本結構和合同,只會嚇跑后面想投資的機構。


7、早期融資輕視投資人


很多人融了天使資金以后,悶頭封閉,再也不和投資機構接觸。如果你選擇了一家優秀的投資機構,這是大大的浪費。投資機構積累了大量成敗案例和商業判斷以及其他企業的友好關系,如果不去交流和利用,和拿土壕的錢有何區別?


8、后期融資高估投資人


公司發展起來之后,很多人在選擇下輪投資的時候,總傾向于大牌、知名的機構,但越大牌的機構,手中積累的優秀公司越多,他絕不會為你的生死去賭上身家。發展方向是否一致,反而是唯一的判斷標準。


9、選擇不靠譜的戰略投資


但凡投資部門沒有獨立于業務部門的戰略投資方,都是耍流氓。有一些大公司(不點名)投資了一堆團隊,不要說成功,連產品影子都沒看到。為何?因為負責投資部門的高管是無實權的存在,或者兼任著其他業務部門。投資的成敗要么無足輕重要么只是他匯報業績時候的錦上添花。你們的死活,與他們無干。


10、選擇關注自己多于創業者的投資人


總在說自己多牛逼、公司多牛逼,卻不細細詢問創業者情況的投資人,是典型的投機者,一旦談成投資,他多半人間蒸發,忙著另外一些讓他“更牛逼”的事情。于是,你不過是他投機過程中的問路石或者墊腳石。


11、選擇一頭熱的投資人


當然投資人必須對你的團隊、產品,或商業模式有一定的熱情,但投資畢竟是很理性的工作,如果他過分熱情,卻沒有想清楚自己為什么要投資你的公司,那也是非常危險的結合。 新創公司往往必須醞釀多年才能到達被收購或上市的彼岸,在這漫漫長路上,創業團隊的財務狀況常常是忽高忽低。 現在一頭熱的投資人,未來隨時可能會受不了這云霄飛車,轉而成為難搞的恐怖股東。


12、選擇內部權力結構不穩定的投資人


有一種投資人,投資的時候都很好,剛開始成為股東時也合作非常愉快。但突然間股東的公司內部出現斗爭、權力大幅轉移,導致股東代表換成了當初反對這樣投資的一方,接著便開始處處找團隊麻煩。碰到這樣情況新創公司當然是啞巴吃黃蓮,不過如果一開始對方的權力結構就不太穩定,那么拿他的錢之前恐怕還是要三思。如何評價一個公司亂不亂,看高管是不是走馬燈就知道了,我也不多說了!


13、選擇沒有投資過同樣業務的投資人


這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但當小白鼠的人總是風險比較大。我的經驗是,第一次投資某業務的股東,投資后在董事會上大概要12-18個月才能真的上軌道,到了第二次投資以后,情況就會好很多。所以有選擇的話,還是盡量傾向于已經投過相關業務公司的人。


14、選擇基金將要到期的投資人


最后,這指的是中后期融資所發生的情況。基金通常有7-10年的壽命,因此到了后期,負責管理基金的投資人(所謂GP)會受到他們的股東(所謂LP)越來越大的壓力,要趕快出脫持股、獲利了結。所以假設他投資你時基金還有4、5年壽命,那你可以想像2、3年后,他會開始感受到壓力,因此推動你往退出方向走的力度會不斷的增加,這時可能會讓公司陷入困難的抉擇。


結語:


因為很多轉載不署名的關系,先署名于此:我是創新工場的孫志超,主要投資游戲方向,微信siskosun,欲咨詢請注明來意。


選擇投資方并不是賭博,它是需要認真決策的事情。創業者總是需要從錯誤中學習,但有些錯誤會造成長期、不可逆的苦果,仍須提前注意、警惕。說了這么多,我相信還是會有源源不絕的受害者。即便沒有看到本文也沒有關系,因為總是有些人要自己跌一次才知道痛,跌了很多次才知道夢會醒。雖然講的很殘酷,但真相總是那么讓人難以接受。希望我的建言,能夠讓一些人的僥幸心態早點清醒,也希望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心想要幫助創業者的人,能夠再多一些。




2015-08-23 08:3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