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 史鐵生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他們一直在街上走著,誰也不說話汽車的噪音很大。


到了吃午飯的時候。


“我不想吃,我不餓。”姑娘說。


他們走進一家飯館,坐在一個角落里,看得見街上白花花的太陽和一些紅得刺眼的陽傘。


姑娘把桌上的一攤水畫開,畫成很古怪的形狀。她不斷地長出氣。


小伙子看著杯子里啤酒的氣泡。


“不管我怎么跟他們說,他們還是那么說。”姑娘很快地看了小伙子一眼,又垂下頭。


小伙子不停地喝著啤酒,又去買了兩個菜。


“我一點兒都不餓。”姑娘說。


“他們怎么說?”


“還是那么說……還是說……”


玻璃上有一只小蟲,“嗡嗡”地叫著。街上到處是賣雪糕和賣茶水的疲倦的吆喝聲。


“你呢?你自己呢?”小伙子問。


“我也不知道。也許我不應該總耽誤著你。”


“也許他們應該總耽誤著我們吧?”


“可是我爸爸血壓高,媽媽又有心臟病。”


小伙子又去買汽水。他們今天已經喝了好幾瓶了。桌上的菜誰也沒動。


“好吧,我等。”小伙子把一瓶汽水“嗵”地放在姑娘面前:“等你有了血壓高,我也有了心臟病。”


她笑不出來,要是往常她又笑個不停了。


“你應該跟那個人好,其實……”


“你說了一百回了!”


“其實她比我好,真的比我好。”


“我只說一百零一回:比你好的人多了,可愛不愛是另一回事!”


他們又默默地坐著,不再說話,誰也不看誰。蜻蜓飛得低了。遠處有一片發亮的云彩。


“會下雨嗎?”姑娘先說。


“帶著傘呢。”小伙子回答。他正看著汽水瓶上的北冰洋。也許那兒不錯,有一間房子的話。


“你少喝點兒吧。”


“沒關系,啤酒,加了汽水的。”


姑娘想,等將來自己當了母親的時候,成了老太太,一定要理解自己的女兒,或者兒子。


“假如是你自己不愿意,那……那就算了。”小伙子說,晃晃手里的杯子,“咕咚咚”喝光。


發黑的云彩上來了。應該下一點雨了。


“否則,我跟你說了,法律是保護我們的。”


“沒用,他們才不管那一套。”


“問題是你不敢。”


“可爸爸血壓高,媽媽又有心臟病。”


他們又沉默著坐了很久,然后離開了那兒。


灰黑的云層下面飛著一群鴿子。鴿子顯得格外潔白,象一群閃電,象一群精靈。


“你真的能等嗎?”姑娘眼里有淚光。


“當然。我們的日子比他們長。”小伙子支開了雨傘。下雨了。




楚塵文化 2015-08-23 08:38:45

[新一篇] 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的顏色 聶魯達

[舊一篇] 夏日里的最后一天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