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亞群:文明與不朽

歷史思潮  >>>  歷史的迷雾

文明是人類戰勝自然與改造自然的能力。如果說人的智慧決定了文明的層次,那么人類的品質決定了文明的水準。

在古代人們對自然充滿敬畏之情,因為不了解自然界而畏懼自然現象,但古人尚且知道“取之有制,取之以時”的道理。隨著人類社會歷史的前進,自然在人們眼里已不再有神秘的面紗,人們肆意地走進自然,充分地享受著自然所賦予地一切資源,并帶來技術革命,使得人類更加自由地支配著自然。人的意志強加于技術,由人法地,地法天轉向于地法人、天法人,人成了自然中無所不為的一個動物,使得自然界的生物鏈趨于斷裂,于是有人發出了“世上最后一個動物將是人”的吶喊。

據說在太平洋上,由人類傾倒的大量塑料垃圾已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漂浮著的大陸,環保人士稱它為地球第八大洲,謂之塑料洲。這些塑料在海水的沖刷下不停地分解著塑料顆粒,魚、鳥和海洋其它生物吃了這種稱之為“塑料沙”的顆粒,大量中毒死亡,就是僥幸活下來的也被人端上餐桌。海洋曾被譽之為人類生命的搖籃,如今這些從搖籃里出來的人向搖籃肆意傾倒垃圾,把污染企業建在海濱邊,在破壞良田耕田的同時又把手伸向海洋,向海洋要土地,在海涂上圍墾。海洋的自凈能力是有限的,當人只知掠奪,不知保護的時候,那么總有一天會應了那句“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

莊子曾在二千多年前講過這么一句話:“有機械者必有機事,有機事者必有機心”。此話的意思是莊子告誡人們不要依賴于技巧與技能,否則人的心智會變得迷亂起來。我想莊子在說這話的時候既不會在酒桌上,也不會在主席臺上,而是在自己家的書桌上,所以是經過深思熟慮后說出的一句富有哲理的話。因為有了火藥,于是戰場上的武器越來越先進,而人類陷入于一次又一次地戰爭。人類有文明痕跡也就幾千年而已,而歷史上有記載的戰爭有二萬多次。因為有了先進的交通工具,于是每天死于交通事故的人遠遠高于正常死亡率。現在因為有了塑料的發明,一次性塑料袋滲透到了我們的生活。原來每戶一周的垃圾量成為如今一天的垃圾量,花花綠綠的一次性塑料袋囊括了所有的垃圾。更為可悲的是一次性塑料制品的使用已影響到人們的思維方式,甚至不知不覺地左右著人們的情感與道德。一次性的交往,一次性的感情,一次性的學術論文……人們一邊痛斥人心的冷漠,一邊又成為另一個冷漠人。禽獸尚且有愛的本能,而作為主宰這個社會的高等動物卻慢慢在退卻愛的功能。

歷史告訴我們,我們曾經是世界上四大文明古國,那時的先人并沒有高超的科技,卻有精湛的手藝;沒有泛濫的化學制品,但有一流的工藝。每一次的考古總讓我們的精神興奮一陣子,里面出土的文物不僅僅是現代人眼里的價值,而是代表著先人的一種尊嚴。也許幾百年過后,我們的后人不小心挖掘出了現在的一性塑料制品時,不知他們會絕望的吶喊還是會痛恨的流淚。已過去那么多年了,那些一次性塑料制品在土層里依然不停地放射著毒氣,喝的早已不是江河水,而是經過幾次凈化的合成水,每人出行得戴著十層厚的口罩,人與人之間也沒有了溫暖的目光,這一切都是因為先人過度破壞自然,掠奪資源的結果。文明在后人眼里成了一個曾經有過的記憶。

曾看過一本《我愿生活在唐朝》的書,其實何止是唐朝,充滿詩意的朝代太多了。先人們用他們的智慧為我們創造了不朽的文明。我們吟誦著不朽的文章,瞻仰著不朽的藝術,傳承著不朽的思想,讓我們這些后人在文明的史跡里重復著不朽的情結,這些情結讓我們亢奮,也讓我們迷亂,一次又一次地想在自然中樹立起征服的文明。然而,我們不無遺憾地看到人在速成中走向速朽。忙碌的節奏里失去了沉思的美感,匆忙的步履中沒有了感悟的力量,本應天長地久的情感和倫理在欲望的追逐中打轉。崇高的信仰、柔軟的心靈、深邃的詩意,這些原本是人類的生命元素,卻在貪欲的驅使下日漸遠離。充斥人們生活的化學制品和塑料制品,麻木著人們的情感,生物的絕種,動物的瀕危,已經喚不起一些人的良知,在他們眼里只有當下物欲的滿足,于是一些人把人當成了手段,人也成了征服的對象。

人是多樣自然秩序的一個分子,所擁有的智慧是用來承担天地間的終極關懷。因為眼里有愛,所以讓你去守護世間的善與美;因為心里有情,所以讓你去呵護世上的弱與小。也因為我們有不朽的精神與永恒的價值,才能夠在歷史的長河里創造了不朽,為天地立心,實現天人合一的政治倫理和地人合一的生態倫理,而這一切需要的不是超越的智慧,而是超越的文明。

“人類終將在自己創造的文明里走向毀滅”并不是危言聳聽。所幸的是我們還有驚恐的感覺。 


干亞群 2011-10-11 02:59:18

[新一篇] 陶東風:槍桿子里面出什么政權?

[舊一篇] 我們文明的痼疾——讀趙園《明清之際士大夫研究》札記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