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創業先鋒 眾人拾柴火焰高
字體    

揭蠱成都手游圈“空手道”亂象
揭蠱成都手游圈“空手道”亂象
游戲葡萄     阅读简体中文版


手游這鍋湯已沸——鍋里煮著金錢、欲望也還有青春和夢想。這是在一篇過去的文章中,我曾經寫下的一句話。現在,鍋里煮著的,已經遠不止這些了,我們還看見了欺騙、傾軋、謊言與背離。你也可以進入葡萄微社區,由你親手來揭蠱。


在兩周以前,一個名為“凈化行業環境”的微信群悄然成立。這個群里有15名成員,創建者為小君(化名)。在幾個月以前,小君和他的四人團隊剛剛結束了一段極不愉快的合作。


當然,對于小君來說,也許用極不愉快并不能顯示事件的分量和對自己造成的影響,他是這樣告訴記者的:“損失一年收入和時間,個人可以承受。但因此牽連創業團隊所造成的損失莫大,被人欺騙了熱情,時間,機遇,信任,善良。比錢更寶貴。”而在我們交流的字里行間,都能夠感受到他那種來自心底的憤怒。


有著同樣遭遇的,很顯然并不是小君一個人,在這個名為“凈化行業環境”的群里,人員分布在三家開發團隊、一家發行公司和一家外包公司之中。據小君介紹,在這個群里,所有人都有過不同情況不同程度的被“坑”際遇,而所有的指向,都是同一家公司:成都撒言科技。


“他們的模式,就是假稱自己有資源,騙那些小團隊免費為他們開發,然后再對外宣稱這些小團隊是自己公司下屬的子公司,進一步忽悠投資和代理。”小君說。


當然,若要仔細說起來,這無疑是一個復雜的故事。從小君聯系我們,到了解事件細節,到多方采訪求證,再到成稿,這個過程,我們斷斷續續花費了將近一周的時間。通過這篇文章,我們試圖向你展示這個故事的全景。(出于隱私保護,本文所有涉及人物、公司名稱均為化名)


我提供美術資源,你來開發


撒言科技成立于2010年7月8日,法人代表名叫王大虎。小君告訴記者,在王大虎成立撒言科技之前,他和王大虎曾是同事,在同一家外包公司工作。


在早期,撒言主要接手一些美術外包工作。小君告訴我們,王大虎還有一名關系緊密的“合伙人”張雨壁,自稱曾經在育碧工作,并任重要職位。


2012年底,在小君的牽線下,藍月科技的劉塔和撒言開始合作研發一個塔防項目,他們自己稱之為塔防2.0。


劉塔告訴記者,當時小君剛剛從前公司離職,而劉塔和小君很早就是同事,也曾經合作過一些項目,劉塔希望能夠和小君繼續進行合作,因此邀請小君加入公司創業。


在小君來到公司之后,因為美術團隊的組建尚需時間,所以當時公司自己策劃的游戲項目無法正常進行。在這個時間節點,號稱擁有50多人美術團隊的前育碧美術總監張雨壁非常巧合地出現了,小君將張雨壁引薦給了劉塔。


小君認識張雨壁是由于和王大虎曾經的同事關系。某次他向王大虎介紹了一個項目,那次會面王大虎叫上了他的合伙人張雨壁。小君回憶起他們當時的見面場景,是在成都一間茶樓,當時張雨壁“長頭發,扎個小辮子,很像總監的樣子”。王大虎介紹張雨壁是前育碧美術總監,是臺灣人,小君全沒起疑,相信了張雨壁。當時小君曾提出去對方公司參觀,但是張雨壁百般推辭,說自己的公司正在搬家裝修之中。小君雖然感到疑惑,但是并未因此產生懷疑。


當時張雨壁除了號稱自己是前育碧成都美術總監,還表示自己有一款曾在國外上市且每月流水超過100萬美金的頁游,需要開發手游版本。


這和缺少美術資源的劉塔一拍即合,同時因為和小君曾多次合作,彼此信任,所以劉塔在未經考查張雨壁公司的真實情況,經小君牽線,與撒言科技達成了合作協議,開發游戲《能賣一千萬的塔防2.0》。


協議內容是由張雨壁負責運營,王大虎負責策劃,而藍月科技負責技術開發。其中張雨壁還將提供這個月流水超100萬美金頁游的美術資源。


劉塔告訴記者,在開發階段,種種和前期所承諾相悖的不靠譜現象開始逐步顯現。


“開發過程中,因為策劃案完全不適合手機操作,導致整個項目長時間延期;王大虎不停的修改策劃,就連我們的技術開發人員都說這樣的策劃不合理了,王大虎始終堅持自己的方案;直到最后,測評報告回來之后,王大虎終于知道自己的策劃不合理了,來來回回改了不下于3次策劃方案;直到最后我們決定終止合作的時候也是因為策劃的變更和運營的輕浮引起開發人員不滿。而且開發過程中,我們已經感覺這個項目不太靠譜,讓張雨壁提供之前頁游版本,以便我們參考,但是張雨壁始終以各種理由不提供;那個時候我們就開始知道這個頁游就是一個虛假的東西,這樣的策劃怎么可能每月流水超過100萬美元。”


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劉塔一直沒有選擇撕破臉說話,停止合作。好友小君當時給他的建議是,先做完版本吧,就算他們(張、謝等人)代理不出去,也可以自己想辦法。出于這樣的想法,劉塔選擇了硬著頭皮繼續項目。


塔防2.0和一千萬代理金


2013年底,塔防游戲項目已經到了中后期,劉塔雖然已經感到了不靠譜,并且不再信任張雨壁、王大虎等人,不過此時的他已經沒有太多退路。如果就此之間中斷合作,那么對于投入了心力的他和他的團隊來說,都將蒙受巨大損失,他們抱著一種近乎無奈的心情繼續開發。另一方面,他們心里也許還對張雨壁曾經承諾的由他來找代理抱有一絲期望。


作為劉塔的好朋友,小君告訴記者:“(他)想前面付出了,賺錢與否都其次了,想要一個完整的結果。處于對團隊和項目的考慮,沒有馬上終止。”過了一會兒小君又補充說:“像看笑話一樣,比較無奈。”


其時游戲的開發者自己都已經對這款游戲失去了任何興趣,“認為沒有任何的樂趣和賣點可言”。


游戲的開發接近尾聲,開始面臨尋找代理商的問題了。這個時候張雨壁將圖廣等人帶到他們公司,告知由圖廣來進行游戲的推廣,并向大家規劃了一個非常美好的未來,說自己要成立一個集團公司,在時機成熟之后將王大虎的公司撒言科技收購進去。這就是所謂的“大夢科技”。


劉塔告訴記者:“他們提出了塔防2.0的概念,配合我們的半成品游戲開始炒作,張雨壁則不停地告訴我們,目前大量代理商想和我們合作,完全不愁游戲代理不出去。 ”


炒作一個塔防2.0的概念,把這個概念賣給代理商,這是張雨壁當時的策略,由圖廣執行。小君告訴記者,“圖廣加入騙子團伙后,他們一唱一和,在2013年底對各路運營(代理商)宣稱代理費1000萬。企圖拿到錢后租場地招員工正式成立大夢科技。騙運營稱有后續開發計劃,且已經在進行了。”


不過代理商看起來并沒有認同這個概念,一家和張等人接觸過的代理商告訴記者,當時他和張等人有過接觸,也看過產品,但是回去后覺得不靠譜,所以沒有了下文。


實際的情況是,張雨壁和劉塔等人一起開會討論進度安排時,多次定下了要代理出去的時間點,張雨壁都沒有將游戲代理出去,王大虎反而提出大量策劃方案變更。


直到最后,劉塔團隊的開發人員忍無可忍,2014年3月,項目進行一年多以后,藍月科技選擇了和撒言科技終止合作。


一款捕魚游戲的生與死


在作為劉塔的塔防項目的牽線人與旁觀者的同時,小君在另一個捕魚游戲的項目中,則是作為親歷者的身份。


小君在2013年初,和前同事楊凌一起加入了龔彥宇和黨志華的創業團隊,團隊共有四人。在那個時候,劉塔塔防項目剛剛開始,小君仍然相信著張雨壁的育碧美術總監頭銜,和他背后的“眾多資源”。


小君告訴記者,因為在一次與張雨壁的閑聊中,張說到“手上有若干魚的模型”,而他們團隊有過開發捕魚類游戲的項目經驗,于是再次非常巧合地“一拍即合”,促成了這個項目。在談判初期,張雨壁用他背后的“資源”與“核心贏利數值”作為籌碼進行打壓,獲取了較大的分成比例。


而作為其“資源”的例證,張雨壁和圖廣曾經對外宣稱,有一款來自成都CP的某休閑游戲沖到AppStore榜單前列,正是他們的手筆。小君一度相信了他們的說法。


為了驗證真實性,記者聯系了這家公司相關負責人,得知的真實情況是,游戲沖上AppStore榜單,實際上主要是因為在當時獲得了蘋果的推薦,和張雨壁以及圖廣的“推廣”并沒有太多關系。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當時張和龔等人還幫許多游戲和應用進行了推廣,但是效果很差。而且說實話,我們那款產品由于各方面的原因,表現其實并不是非常好,沒想到他會拿這個對外面去說。”


記者還獲知,張曾經以此為例,來說明自己手中“有量”,說服投資人投資。


小君告訴我們,張雨壁的公司確實拿到了一些投資,不過對此我們無法進行證實。“他以前一直用那種很老式的有繩子穿孔的手機,后來終于換上了iPhone。”小君說。


在此后一年的時間,小君的四人團隊一直在進行這款捕魚游戲的開發,其中楊凌在中途退出了團隊。小君對記者表示,在整個項目過程中,撒言科技除了提供一些現成的魚的模型,并未兌現此前承諾的“資源”與核心數值。


“他們就提供了一些謊稱是當年給索尼做的魚的模型,實際開發中他們沒做什么,只提供了一套可笑低幼的數值,做完也沒兌現他們所說的資源。”小君說。


做了一年左右,這款捕魚游戲出爐了。在產品提交上架AppStore之后,張雨壁等人以產品還有諸多不足為由,要求回爐修改。小君的團隊最后一次執行了他們的需求。小君說:“這是最后一絲信任。”


當產品再次修改提交之后,張雨壁等人依然咬定存在諸多問題,拒絕使用“資源”推廣和承担數千元的服務器費用。2014年初,小君的團隊終止了與撒言科技的合作,并且解散。


至于那個捕魚游戲,上架之后小君他們沒有再打理過。“也許還能下載到吧,但是肯定不能登錄了。”


小君說,“損失一年收入和時間,個人可以承受。但因此牽連創業團隊所造成的損失莫大,被人欺騙了熱情,時間,機遇,信任,善良。比錢更寶貴。”


“聽說他們開始騙到上海去了。”小君末了不忘向記者強調一句。


并未開始的塔防3.0


李銳決定做手游的時候,是今年過年前后。大約在2014年初,他和他的合伙人在成都成立了一家公司,叫做平行科技。


在年后尋找了不到一個月投資人的情況下感覺一切籌備都有了眉目的時候,李銳開始尋找辦公場地。他的合伙人在一天的下午偶然跟圖廣聊天說到尋找場地的問題,圖廣當時很意外熱情大方地提供了一個信息,說他們現在有一個場地空著沒用,可以暫時借給李銳等人過渡一下。出于初創團隊本著一切節約的出發點,李銳欣然接受。


李銳告訴記者。在后來他們才知道,其實圖廣口中所謂的場地實則是另外一個被他們忽悠的朋友王科申請到的成都創業場的110辦公室。王科剛剛經歷一次公司的失敗,身為程序只身一人,一直苦于沒有好美術。由于王科沒有立即開動的項目,就把空下來的公司場地讓給了張雨壁和圖廣。


接下來的事情,李銳向記者進行了較為完整地講述:


“當時我們非常感激的接受了這個幫助,也逐漸的慢慢落腳過渡,在最初這樣一個心存感激的半個月時間里跟圖廣交往的比較頻繁,也順道得知他馬上也從原單位離職創業,所做的事情也正好是手游,而且他所謂創業的項目Demo已經完成,正好就是劉塔所說的塔防2.0,我們陪他見了幾撥朋友,都看到他在推銷手中的2.0游戲,開口要價就是1000萬,并且如果對方沒有1000萬的準備連游戲Demo都不會給看,當時我看到游戲的畫質感覺還不錯,沒有仔細分析過內在,加上他謊稱制作這個游戲的團隊是他們自己很牛逼的隊伍由育碧前總監出來親自帶隊,包括月薪4.6萬的牛逼制作人和美術等成員。機遇巧合也正好在當天見到了這些牛逼的團隊成員,其中包括張雨壁,王大虎等人。”


“在此過程中他也慢慢了解到我們的項目,和我們對投資的渴望,基于各種原因圖廣開始利用他的所謂投資人大佬的關系來為我們牽線搭橋,其實前后他們做局欺騙的都是一個投資人而已,當把投資人介紹給我們的時候,我們也是出于最開始對人的基本信任和感激,沒有過多的懷疑成分和其他的想法,跟投資人在三月中旬見面了。見面后我們說了項目大致的玩法和經營公司的未來兩年規劃,得到了投資人的認可,但是投資人出于對團隊的整體評估和考察,建議我們多跟張雨壁溝通交流一下,因為張雨壁一直吹噓自己在游戲圈有11年的經驗,做過很多大的項目,而且至今保持著每周1-3出國看項目,周4-6在國內各個城市協調自己投資過的各種團隊的步調。”


“張雨壁一上來就指出我們團隊的不成熟問題,然后先鋪墊一下告訴我們做游戲碰到的各種難題,說我們暫時不具備拿投資的資質,沒有走過一圈完整的游戲流程。但是張雨壁又說感覺我跟我合伙人的人品他很欣賞,可以幫我們跟投資人舉薦,正好他現在在做大夢集團公司,最后大家可以成為一個系統,就是大夢系成員。而我們自己的問題是當時創業心切,過于急于求成,好不容易碰上這么一個牛逼的人,這么一群牛逼的團隊成員,覺得像是上帝之手突然垂青于我們,哪里會去懷疑什么。在接下來的半個月二十天時間里,他就開始給我們團隊灌輸各種他的優勢和背景,就是所謂的洗腦,所說的東西也正是現在大家都已經心知肚明的那些,什么自己的關系其他人有多遙不可及,不到萬不得已不會輕易去用,什么擁有兩千萬的別墅,客廳裝修就是200萬,什么自己的身份是臺灣戶籍等等等等,現在回想起這些玩意頓覺好笑。”


“不管以上這些籌備的過程如何具有戲劇性吧,至少在4.16號項目立項正式開工了,就是所謂的塔防3.0版本,在4月初到正式開工的這半個月時間里,張雨壁和王大虎跟我方團隊討論的就是我們的技術水平問題,選擇用什么技術開發的問題,總之全是提出來我們這邊尚不確定的問題,至于他們那邊所有的一切都是齊備的,完整的策劃,全套的美術,現在所要做的就是讓技術重新構建一遍,一個月最多兩個月時間就可以上線,順便讓我們初創的新團隊可以有個走完一整套流程的機會鍛煉,而且游戲上線贏利會給我們30%-50%的分成等等。”


“從游戲開工后的一個月總結下來,再回過頭看待之前他們胡吹海吹的這些問題,王大虎所謂4.6萬月薪的制作人明顯水平不足,別說沒有完整的策劃方案了,就連零星的一個半個都沒有。有的只有他一個美術出生的策劃人員在PS圖片上表達出來的沒法交給程序制作的個人想法而已。此外這個制作人還不能按創業者的作息時間和節奏工作,因為他聲稱只有在夜晚深更半夜的時間才有思路和靈感,因此他每天除了遲到早退嚴重外,白天所有在辦公室的時間里基本都是跟這個人吹吹牛和那個人賣賣嘴,每天加起來在電腦面前的時間都不會超過一個小時,從他暴露出來的能力和人品問題,我們開始漸漸的懷疑這整個事情的始末,逐漸被迫的去驗證所有張雨壁,王大虎,圖廣等人曾經和正在說的每一句話,可悲的是所有表達沒有一句是真實可信靠譜的。慢慢的我們的團隊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搭建齊備,自己的新項目方案也經過反復推敲論證開始著手轉移大家的精力,從他們的塔防3.0項目上分離出來,同時對他們所有的忽悠置之不理,對這幫人開始邊緣化了。”


“其實出于最初起碼的一點感激圖廣給我們場地過渡的態度,我們沒有對外說這個事情,直到本月初圖廣盛氣凌人的主動跑來找我溝通塔防的項目進度,跟我提出三個相關問題,第一,大家還要不要繼續合作,請明確回答;第二,如果繼續合作請給出詳細的項目開發時間表,并保證產品順利上線;第三,要注意整個項目的保密工作,如果不合作之后發現使用了他們項目的思路或者代碼就會走法律程序。”


“當我聽完圖廣指揮下屬用背誦的方式講完這三點要求之后,我差點笑抽,強壓怒火的按倒序回答了他們,第一,項目的保密工作乃無稽之談,這個項目他們自己在外暴露的機會和次數可以說不計其數,加上整個代碼一句一個標點符號都是我們從零開始搭建的,你們有什么臉面跟我們談保密的問題,如果有知識產權證明文件請你們拿出來;第二,項目從4.16號立項的當天開始就已經有明確詳細的時間周期表和每個人的詳細分工,請問你們所謂牛逼的美術在哪里,你們牛逼的策劃都策劃的是什么玩意,就你們那樣的破爛策劃,我們這邊按策劃所能表達出來的東西已經完成80%的技術搭建了。第三,至于合作不合作的決定權不在我們,是你們需要想清楚如何做,怎么策劃,美術不能全部用替代圖來體現,然后配合我們一切的工作基礎,包括開發設備,這是關鍵。在反復糾纏無果之下,我最終明確的回復從今天開始大家終止一切合作。”


此外,李銳還告訴記者,在4月16正式開工后兩天時間里,王大虎這邊確實來了4個做3D的美術團隊,但是待了不到三天集體消失了。李銳之后聯系上了這4個人,得知了離職信息。


在之后的時間里直到6月初,李銳時常跟王大虎溝通項目問題的時候問起當初來的4個美術成員的情況,王大虎每次都在說他們幾個人在做硅谷的外包,忙的不亦樂乎,不太愿意到李銳這邊來。但其實李銳已經知道這4個人早已離職的實情。


和劉塔以及小君的際遇不同的是,李銳的團隊在合作開始之后,很快就發現了異常并終止了合作。


沒有工資的六個月


小文在2012年5月份入職成都撒言科技,那時他剛剛從美術培訓機構出來不久,離職是在2014年的4月份。當時撒言有四名員工,在4月份一同離職。這和李銳的描述也剛好相吻合。


為了從多個方面了解事件,記者對小文進行了采訪。我們首先詢問了張雨壁一直聲稱自己是前育碧美術總監的說法是否屬實,小文確認了這個說法:“這個他一直這么聲稱的。”


小文還告訴記者,自己在離職之前,已經有六個月沒有拿到工資了。他們在早期的一段時間,主要接一些美術外包的工作,那個時候還能發工資,不過后來就開始轉向自己的項目。


“因為當時我們做自己項目,勢必沒得接外包了。然后公司就基本沒有收入了。就跟我們說只要產品出去就可以回轉,說項目在外面多歡迎,什么中手游老總給他們許諾只要產品改好就給代理。”小文說,當時他們做的正是劉塔的塔防2.0項目,也包括小君的捕魚游戲。


“期間公司沒有給我們簽訂勞動合同。從13年的8月份到14年4月離職,公司只發放過1000塊所謂的生活補助。把自己開發的壓力全都加載到我們員工頭上,而且還沒保障。”小文向我們展示了撒言公司向他們開具的欠條,以及一段關于欠薪一事的電話錄音。


欠條中寫明,撒言科技有限公司承諾于2014年8月31日前,分期向小文付清7300元人民幣補助金。我們注意到,欠條中沒有使用工資,而是使用了“補助”一詞。


“圖廣的團隊,王大虎和張雨壁把他吹的是什么國內著名,成都NO.1。在今年撒言租金付不起的時候我們搬去和他們一起辦公,發現他們當時是居住在一個小區三室一廳里面,住和辦公都是一起的。而且所謂的辦公就是他們手上的手機和一個筆記本電腦。連一個像樣的桌子都沒有。”


小文告訴記者,在4月份的時候,他們原本打算通過勞動局來解決事情。但是收到情況是最快也要到7月中旬才能處理,當時他已經辭職,自己又不是本地人,肯定沒這么多時間一直耗在那里。“然后就讓王大虎寫了個欠條給我們。說好8月前結清欠款。現在只給過2000一個人,其他都還沒給。”


“育碧美術總監”張雨壁


在對多位受訪者的采訪中,我們頻繁聽到一個名號,那就是“育碧美術總監”張雨壁。而事實上,大多數時候,也正是這個名號讓那些剛剛創立的缺少美術資源配置的小團隊產生信任。根據一些受訪者的描述,在合作過程中,這個名號也是張雨壁等人在姿態上用來打壓合作方的重要倚靠。


在采訪過程中,關于張雨壁,我們搜集到的一些相關信息大致有:


1.成都育碧前總監,成都育碧創立之初就在,創立者之一。從蒙特利爾育碧調過來,每個月工資5萬美元;


2.高新區政府為盡快落實成都育碧落戶,為核心層辦理編制待遇,他是其中之一;


3.在成都育碧有股份,雖然離職,但是經常參與育碧事務,經常協助育碧立項;


比較重要的是第4點:離職時有禁言協議,拿到80萬封口費,常告知合作伙伴不要對外宣稱。還有一些更加離奇的信息則不加以贅述。


對此,記者聯系張雨壁本人進行了求證。


對于是否曾在育碧任職的問題,張雨壁的回復是:“我個人情況本不應該扯出來說事。”隨后又回答自己2010前都在育碧,此后離職。對于是否曾經向他人聲稱自己是前育碧美術總監的問題,張沒有進行回復。


此后記者向育碧成都官方進行了咨詢。育碧HR總監否認了張是育碧美術總監的說法,并告訴記者:“張雨壁是我們2008年招的3D美術實習生,2008年7月轉正,2010年5月離職。”自此我們確認,張雨壁確實曾在育碧任職,但并沒有所謂總監及創始人頭銜。


在聯系張雨壁本人進行求證的過程,還有一件有趣的事情,在記者詢問撒言公司的情況的時候,張的回復是:


“撒言是一家外包公司,有固定的客戶業務,負責人不希望被別扯進來影響現有業務,所以不予任何回應。負責人也認為這種惡意中傷的人,惹不起躲得起。”


當記者向張雨壁就欠薪一事進行求證時,張雨壁回應:“撒言業務一直都還比較穩定,我做為投資人每月所看到的財表都很健康,我相信這事不應該是撒言員工傳出來的。”


張雨壁表示自己作為撒言的投資人,并不參與撒言公司具體事務。作為前撒言員工的小文卻告訴記者,作為公司實際負責人的王大虎,此前對員工的說法卻是在他和張雨壁之上,還存在一個投資人,這和張雨壁所說自己是作為撒言科技投資人的說法互相矛盾。至于那個神秘的投資人,在兩年內從來沒有在小文眼前出現過。而關于“不參與公司具體事務”,小文表示,確實很少能夠見到張雨壁本人在公司出現。


當我們準備詢問相關細節的時候,張雨壁以需要開會為由,回避了采訪。張表示將會給記者他的律師的聯系方式,進行相關溝通,不過在兩天時間里,盡管記者對此進行了追問,但是張并未給出律師的聯系方式,也沒有就后續的問題進行任何回應。


在他人的眼中,張雨壁是一個非常能侃的人。小君對張的描述是:“你不攔住能說到天亮。”而在初期令小君對張雨壁好感大增信任有加的另外一個細節是,張雨壁“信佛”。


這似乎能在一些細節里找到蛛絲馬跡,例如張雨壁的QQ簽名是《心經》的最后幾句: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小君自己也是信佛的,他在上大學之前,在成都文殊院皈依。而張雨壁稱自己也是佛教信徒,這讓他產生了一些親近感。小君說:“信佛之人比一般人更值得信任吧,不說假話是基本的吧。”


最后的最后


現在小君正在另一家游戲公司工作,“相當長一段時間,我都不準備再創業了。時間已經錯過,中小團隊活下去的空間越來越小。靠做一兩款游戲就創業自立的機會基本沒有了。”


劉塔的團隊打包去深圳掙錢了。之前兩個合伙人散伙離開,各自上班打工。


李銳的平行科技,正在進行著他們的新項目。


小文回了浙江舟山,那里是他的家鄉。他沒有再從事游戲方面的工作,轉而從事美術相關的行業。


而那個名為“凈化行業環境”的微信群,也開始慢慢安靜起來。


2015-08-23 08:3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