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大象詩志•不亦
大象詩志•不亦
楚塵文化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不亦,本名黃剛,70后湖南人,現任《大象詩志》主編。



試管


鐵銹里流出水聲

以向日葵或海螺的數列

進入三分鐘的體溫,測試

懷孕的可能性

這是一個精確的機遇

試管,被反復清洗。

夜晚不屬于任何人,每個星座

被無數人幻想而不雷同

真是奇跡;有人說

愛情是一種迷信,是吧

也許--但迷,我仍相信你--

確信無疑!現在

瞳孔釘入天花板

身體里注射鹽水與葡萄糖

它們改造經脈。而魚塘和城鎮

在藥物的作用下

變得擁擠而彎曲。


在樹枝上搖晃的萬有引力

被風聲轉換成學舌鳥,

我放棄進一步幻想的決心

將渴望升起重量

注入新形式的焦慮

我已經忘記我自己,只等待

那意料之外的

真正的生活。來料

加工的季節,編制螺旋的游戲

它們需要更耐久的坩堝

來確保火焰的硬度,殘缺即完美。

我決定什么也不想

什么也不做,什么無論是什么

都視作命運的疑慮

從試管里冒出鬼煙。

如果你抽出我的靈魂

定能找到你自己。



少女畫像


躺入沙發里,微側轉頭

聽著外面的世界--

她無動于衷的目光讓我顫栗。

如果我跨進去

我能待在哪兒?此刻

我覺得我就是整個人類

用所有的文明來思索她的沉默

她植物的存在方式。

墻上的釘子發出一聲嘆息

有人在隔壁釘釘子。

我想我找到了一種距離--

鳥是會飛的罌粟;

開花的鳴叫

伸出色彩的觸須

在窒息中翻卷期待的漩渦。

"需要光嗎?"有人問,

天色卻借他的口暗了下去。

我離開的時候

我已經不是原來的我

她還是原來的她嗎?



一個寓言


這事兒奇怪又奇妙

一直將我困擾,那天

我走過一條平凡的街道

在街頭遇見一群老鼠

在街尾碰上一頭貓


我學會了老鼠的語言和勤勞

到頭來卻幾乎死于貓爪--

也許幸運,當時正是傍晚

人流涌動,我一眨眼跑進黑夜--

你知道的--時間走得很快

歷史有個未編好的縫。


現在我坐在房間

寫一首詩--假如時光

倒轉,我不小心先走另一頭

那么我就成為一頭理論上的貓

走向祖國大地上的任何街道

這只自我虛擬的假老虎

也將成為劊子手?



在魯院


窗外的園林里,大師們

或站或坐或隱身一面墻都是

沉思的模樣這讓我厭煩,

為何不,而我知道

手舞足蹈張牙舞爪甚至赤身裸體

更接近于靈魂的本真

像頑童躺倒地上準備哭鬧一生似的

為了已經或正在溶化的糖,

思想的報償和錯失足以讓人瘋狂

我從504室跳下去

你們會緊張嗎?我心懷的鬼胎

被池塘里的錦鯉們窺破

它們圍著陽光的幻影緩慢地游動

在冰封的棺材里呼吸死亡的氧氣

這讓我感動而失足于內心的寂寥。

因此我進入你們的時間

閱讀我寄存的前世,我看見

白玉蘭的樹枝上仍掛著我的冰霜

喜鵲不肯靠近,天空是一個騙子

將吹散的北風凝結成顆粒的寒

落在我僵硬的目光上。

我抹去你們額頭上的鳥屎

卻抹不掉被夸張的皺紋,沿著

網狀的小徑行走如一條冬眠的蛇,

我與草地一起滲入你們的墓地

而欣欣向榮地枯黃。



新年快樂


今天我走得很慢。我發現

一只螞蟻在我的身上爬行

他很著急,看得出來

他幾次想從我的手臂上跳下去


我進入地鐵,他爬到我的肩上

我抓緊吊環,不讓別人碰撞我的身體

我感覺到他在我背上加快了腳步

我真的有點担心了


好心人會不會將他一巴掌拍落

然后一腳踩死?列車加速

他能忍受抖動和噪音的慣性嗎

我彎腰蹲下,讓我的背與地板平行


他繞到我的胸前,這樣很好

我可以用掌心護在下面

這最后的一段路,我走得更慢

而且昂首挺胸讓別人看著奇怪


我摘下他時他掙扎了好幾次

但我還是把他放到我的電腦屏上

我的想法很簡單:他停在誰的名字前

我就給誰發信息祝福新年快樂




我說謊,或者沉默

為了不讓別人感到不愉快,

從平常日子里分離出來

節日,升起興奮的煙霧

以狂熱的方式裝飾心滿意足的團聚

酒肉、牌局和紅包,手機上的臉

擰上發條然后松開

彈出一串鞭炮的問候--

謝謝,我很好,我仍在原地徘徊!

暖冬挽留下來的樹葉

會不會傷害一棵樹的呼吸,抽不出

新的希望和年輪?人們跟在

狗的后面散步,找昨天或前天

遺留的尿液確定自己的存在

當我走過他們的疑問和低吠,將目光

投向海灣對岸的山戀

星光支撐夜幕

不是完全的孤獨,

一個可以信任的去處

在海水里搖動著路徑。我走入

那幻影呈現的失去重心的時光

像我在西藏旅游時那樣

心跳掛在睫毛上--

我可以變得年輕,也可以

瞬間衰老,這仿佛是命運的安排

而命運是一個個驛站。


夜布置了迷陣

防御盜墓的燈火,背光的霧

在海面上流響然后沉入夜的瞭望。

將歲月打開

每一眼都是一扇窗--

拉近一些,再拉近,你會看見

它們沿著山體攀援,在每棵樹上

跳出風,而你

也在風中。我坐在海底

看世界從外面經過,

我保存我內心的煙花

等待下一個季節--

你忽然打來電話,告訴我

北方正在下雪,而我聽見

你點燃了一支煙

并不遙遠,就在山那邊的海邊。

在這里,南方的隆冬

雪落到半空就融化了

因此我們總以為時間還很漫長--

現在,你是否已準備好

進入那被你反復隱藏的火焰?

火苗濺在你臉上,像它歡喜的那樣

那雀躍的音符啟動了渴望的程序

不要阻攔,讓它自由地燃燒吧。

它真的開始了嗎

開始振動你眼睛里的閃電

你頭腦中的雷聲,向天空釋放

你內心深處的風景?

宇宙是一只船,上帝揚帆

而我們并不知道明天會在哪里

除了愛,我們一無所知

但已足夠!

我感到你沉默的力量

敲出不安卻堅定的鐘聲

夜晚被擰緊,星光和水

在我眼前旋轉如風暴中心的寧靜。

我繼續潛行,那魚群的漩渦

發出鷸鳥的鳴叫

飛上懸崖的邊緣,我驚醒于

曙光驟然打開的巨大缺口

以不容置疑的暴力

掃除陰霾和混亂,這是

你遞給我的微笑。



2015-08-23 08:3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