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名家地理—探索傳統中國韻味
字體    

夜雨梅花     阅读简体中文版

佛 鼓


 文.林清玄


   住在佛寺里,為了看師父早課的儀禮,清晨四點就醒來了。


  走出屋外,月仍在中天,但在山邊極遠極遠的天空,有一些早起的晨曦正在云的背后,使灰云有了一種透明的趣味,灰色的內部也仿佛早就織好了金橙色的襯里,好像一翻身就要金光萬道了。

  鳥還沒有全醒,只偶爾傳來幾聲低啞的短啾,聽起來像是它們在春天的樹梢夜眠有夢,為夢所驚,短短地叫了一聲,翻身,又睡去了。


  最最鮮明的是醒在樹上一大簇一大簇的鳳凰花。這是南臺灣的五月,鳳凰花的美麗到了峰頂,似乎有人開了染坊,就那樣把整座山染紅了,即使在灰蒙的清晨的寂靜里,鳳凰花的色澤也是非常雄辯的。它不是純紅,但比純紅更明亮,也不是橙色,卻比橙色更艷麗。比起沉默站立的菩提樹,在寧靜中的鳳凰花是吵鬧的,好像在山上開了花市。

  說菩提樹沉默也不盡然。經過了寒冷的冬季,菩提樹的葉子已經落盡,僅剩下一株株枯枝守候春天,在暝暗中看那些枯枝,格外有一種堅強不屈的姿勢。有一些生發得早的,則從頭到腳怒放著嫩芽,翠綠、透明、光滑、純凈,桃形葉片上的脈絡在黑夜的凝視中,片片了了分明。我想到,這樣平凡單純的樹竟是佛陀當年成道的地方,自己就在沉默的樹與精進的芽中深深地感動著。

  這時,在寺廟的角落中響動了木板的啪啪聲,那是醒板,莊嚴、沉重地喚醒寺中的師父。醒板的聲音其實是極輕極輕的,一般凡夫在沉睡的時候不可能聽見,但出家人身心清凈,不要說是醒板,怕是一根樹枝落地也是歷歷可聞的吧!

  醒板拍過,天空逐漸有了清明的顏色,但仍是沒有聲息的,燕子的聲音開始多起來,像也是被醒板叫醒,準備著一起做早課了。

   然后鐘聲響了。

  佛寺里的鐘聲悠遠綿長,猶如可以穿山越嶺一般。它深深地滲入人心,帶來了一種警醒與沉靜的力量。鐘聲敲了幾下,我算到一半就糊涂了,只知道它先是沉重緩慢的咚嗡咚嗡咚嗡之聲,接著是一段較快的節奏,嗡聲滅去,僅剩咚咚的急響,最后又回到了明亮輕柔的鐘聲,在山中余韻裊裊。

  聽著這佛鐘,想起朋友送我們一卷見如法師唱念的《叩鐘偈》。那鐘的節奏是單純緩慢的,但我第一次在靜夜里聽《叩鐘偈》,險險落下淚來,人好像被甘露遍灑,初聞天籟,想到人間能有幾回聽這樣美的音聲,如何不為之動容呢?

  晨鐘自與《叩鐘偈》不同。后來有師父告訴我,晨昏的大鐘共敲一百零八下,因為一百零八下正是一歲的意思。一年有十二個月,有二十四個節氣,有七十二候,加起來正合一百零八,就是要人歲歲年年日日時時都要警醒如鐘。但是另一個法師說一百零八是在斷一百零八種煩惱,鐘聲有它不可思議的力量。到底何者為是,我也不能明白,只知道聽那鐘聲有一種感覺,像是一條飄滿了落葉塵埃的山徑,突然被鐘聲清掃,使人有勇氣有精神爬到更高的地方,去看更遠的風景。

  鐘聲還在空氣中震蕩的時候,鼓響起來了。這時我正好走到大悲殿的前面,看到逐漸光明的鼓樓里站著一位比丘尼,身材并不高大,與她面前的鼓幾乎不成比例,但她所擊的鼓竟完整地包圍了我的思維,甚至包圍了整個空間。她細致的手掌,緊握鼓槌,充滿了自信,鼓槌在鼓上飛舞游走,姿勢極為優美,或緩或急,或如迅雷,或如飚風……


  我站在通往大悲殿的臺階上看那小小的身影擊鼓,不禁癡了。那鼓,密時如雨,不能穿指;緩時如波濤,洶涌不絕;猛時若海嘯,標高數丈;輕時若微風,撫面輕柔;它急切的時候,好像聲聲喚著迷路者歸家的母親的喊聲;它優雅的時候,自在得一如天空飄過的澄明的云,可以飛到世界最遠的地方……那是人間的鼓聲,但好像不是來自人間,是來自天上或來自地心,或者來自更邈遠之處。

  鼓聲歇止有一會兒,我才從沉醉的地方被叫醒。這時《維摩經》的一段經文突然閃照著我,文殊師利菩薩問維摩詰居士:“何等是菩薩入不二法門?”當場的五千個菩薩都寂靜等待維摩詰的回答。維摩詰怎么回答呢?他默然不發一語。過了一會兒,文殊師利菩薩贊嘆地說:“善哉、善哉!乃至無有文字、語言,是真入不二法門。”


  后來有法師說起維摩詰的這一次沉默,忍不住贊嘆地說:“維摩詰的一默,有如響雷。”誠然,當我聽完佛鼓的那一段沉默里,幾乎體會到了維摩詰沉默一如響雷的境界了。

  往昔在臺北聽到日本“神鼓童”的表演時,我以為人間的鼓無有過于此者,真是神鼓!直到聽聞佛鼓,才知道有更高的世界。神鼓童是好,但氣喘吁吁,不比佛鼓的氣定神閑;神鼓童是苦練出來的,表達了人力的高峰,佛鼓則好像本來就在那里,打鼓的比丘尼不是明星,只是單純的行者;神鼓童是藝術,為表演而鼓,佛鼓是降伏魔邪,度人出生死海,減少一切惡道之苦,為悲智行愿而鼓,因此妙響云集,不可思議。


   最最重要的是,神鼓童講境界,既講境界就有個限度;佛是不講境界的,因而佛鼓無邊,不只醒人于迷,連鬼神也為之動容。

   佛鼓敲完,早課才正式開始,我坐下來在臺階上,聽著大悲殿里的經聲,靜靜地注視那面大鼓,靜靜地,只是靜靜地注視那面鼓,剛剛響過的鼓聲又如潮洶涌而來。


   殿里的燕子也如潮地在面前穿梭細語,配著那鼓聲。

文字主編:百合心雨 我在用世界上很輕、很輕的語言,與你傾心訴說。一份好的心情,不論你在那里看風景,你都會覺得美!

2015-08-23 08:3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舊一篇] 夏日的心情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