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楚塵文化     阅读简体中文版

林中湖泊

by 伊迪特·索德格朗

北島 譯


我獨自在林中淺藍的湖泊

那陽光充足的岸上,

空中漂浮唯一的云朵

水面漂浮唯一的小島。

夏日成熟的芳香

從每棵樹的水珠中滴落

進入我敞開的心里

淌下小小的一滴。



這地方

by R.S.托馬斯

程佳 譯


夏天來了。

屋里又有燕子

紛飛,如普魯斯特的

鳥泉,它們光亮的身影

在灑滿陽光的草坪上

閃爍,好似心中飛揚的

思緒。看它們飛翔

是我的樂事,不是作為

獻身科學的人,去計算它們

飛回屋椽的次數,或去細查

它們的糞便,記錄它們

聲音的波長;我只是:

讓它們伴我左右

一起度過這短暫的

季節,用它們的運動

充實自己。其實我才是

它們筑巢,哺育幼仔,

艱難遷徙之后

返回的家,知道這地方

歷盡滄桑也不會改變。



懷念克蘭索爾的夏天

by 赫爾曼·黑塞

林克 譯


十年過去了,打從克蘭索爾的夏天

熠熠放光,我和他在那些溫暖的夜里

在女人身邊失落地飲酒尋歡,

高唱克蘭索爾的迷醉的歌曲!


如今夜晚看起來多么清醒,

多么安靜地走來我的白天,

即或一個咒語讓醉鄉夢境

回到我眼前—我也不愿再這般。


不再把飛逝的輪子又轉回來,

默默肯定血肉中悄悄的死亡,

不再為不可見之物耿耿于懷,

是我現在的智慧,靈魂的屏障。


從此另一種幸福,全新的奇跡

偶爾攫住我:只充當一面明鏡,

鏡中有些時辰,如月亮在水里,

歇息著星星,諸神和天使的身影。

(1929.9.17)



柳樹下

by 克勞斯·里夫貝亞

北島 譯


我們重逢在柳樹下

一個莫名其妙的夏天的早晨

帶著烏鶇們的狂妄自大

來自每個屋頂。


我們手拉手站著

并且自信

這是不會遺忘的:

鳥和枝條

那懸空的搖蕩。


我們說到丹麥的光線

而你用指頭沿著屋脊比劃,

直到烏鶇那

輪廓模糊的終點。


我們用鳥來估量自己的生活。

于是我們停止談論,

我們進去時,我感到——

基于那種甜蜜的忌妒——

雖然我們離去

它們仍在歌唱。



青草的腳步沙沙響

by 英格爾·克里斯坦森

北島 譯


青草的腳步沙沙響

從我們中間溜過,

當我們的小路交叉

冷杉的手指互相觸摸,

猛烈燃燒的松脂

把我們黏在一起,

夏日干渴的啄木鳥

吃力地啄鑿

一顆顆果皮的心。



游泳之后(1921)

by 卡瓦菲斯

黃燦然 譯


赤裸裸,他們兩個,當他們從薩摩斯岸邊的海里

出來;從游泳的快樂

(一個炎熱的夏日)。

他們慢慢地穿衣服,他們遺憾要遮蔽

他們柔順的裸體之美,

這美與他們臉孔的清秀是如此的相襯。


啊,古希臘人都是有品味的人,

以絕對的一絲不掛

來表現青春的可愛。


他并不完全錯,可憐的老杰米斯圖斯

(讓安德羅尼柯斯大人和牧首隨他們喜歡懷疑他吧),

他希望我們,要求我們重新成為異教徒。


我的信仰,那神圣的信仰,永遠是堅定地虔誠的——

但你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到杰米斯圖斯在說什么。


那時,喬治· 杰米斯圖斯的教導

對青年人影響很大,

他是最有智慧和非常雄辯的,

并力倡古希臘文化教育。



判決

by 阿赫瑪托娃

晴朗李寒 譯


又是石頭般的話語 跌落于

我還沉痛的心胸。

沒關系,對此我早有準備,

無論如何都會把它戰勝。


今天我要做許多事情:

我應該把記憶徹底殺盡,

應該,讓靈魂變得石頭般堅硬,

我還必須重新學會生存。


不是嗎……聽夏天熱烈的沙沙聲,

好象節日就在我的窗畔。

我對這一天早有預感

明朗的日子和空空的房間。


1939年夏。



夏季的終結(1935)

by 戈特弗里德·貝恩

賀驥 譯


夏季末日來臨

征兆落入心房:

火焰已燃盡,

洪水消退,戲劇散場。


場景越來越模糊,

它們已脫離時代,

有條河還能映出畫圖,

但是它在遙遠的海外。


你經歷了一場戰役,

忍受著沖鋒和逃遁的壓力,

此時軍、師、旅

繼續行軍,向前遷移。


手持羅盤、張弓搭箭的戰士,

箭與火遙不可及—

消失的信號,降下的軍旗:

無法挽回的情事。



在夏天也像在冬天一樣

by 雅克·普雷韋爾

徐知免 譯


在夏天也像在冬天一樣

在污泥里在灰塵里

睡在一堆舊報紙里

他穿了雙濕漉漉的鞋子

遠遠地向著船只眺望


在他身旁有個呆子

一位先生像有什么心思

苦著臉釣魚一聲不響

他不大明白這為什么

他看到一條駁船駛過

這一下可就染上了懷鄉病

他心里也想動身離去

順著水流去到遠方

帶著個平坦的肚子

去過一種新的生活


在夏天也像在冬天一樣

在污泥里在灰塵里

睡在一堆舊報紙里

他穿了雙濕漉漉的鞋子

遠遠地向著船只眺望


善良的釣魚的朋友啊

沒釣上魚就回到了家

他打開一聽沙丁魚罐頭

一下子就哭乞嗚啦

他知道他快要死去

可從來還沒有愛過啥

他老婆朝著他訕笑

冷冰冰地盡打量他

她真是個無聊的潑婦

一只圣水缸里的青蛙


在夏天也像在冬天一樣

在污泥里在灰塵里

睡在一堆舊報紙里

他穿了雙濕漉漉的鞋子

遠遠地向著船只眺望


他很明白在這些大駁船上

盡是些又黑又臟的貨艙

就因為工錢又低又少

水手們的漂亮老婆

跟著她們可憐的丈夫

才整天在河岸上游蕩

還有那一群群孩子

都被貧窮折磨壞了


在夏天也跟在冬天一樣

管它什么天老地荒。



夏天的背叛

by 于堅


這個季節有事在瞞著我們發生

大地繼續逃亡 委員在開會 

水泥車把干透的小區一車車運到江南

鐵路當局在醞釀著再次提速

腐臭的幽靈在超級市場的冷凍柜里徘徊

偽裝成豬蹄的樣子 五樓缺水多日 

河流瘦得皮包骨頭

陽光的暴力持續不斷

沒有雨也沒有思想

懷念著扇子 預先安裝了空調

建筑物強迫我們

背叛夏天


2007 年8 月



夏天

by 于堅


夏天女王獨坐于故居之庭園

群芳伺候 森林如武士肅列

蜜蜂傳出她的幽思

高山積雪 下面是平原

湖泊在溪流的尾部出現 

豹子們目光深邃

狼群越過沼澤地的時候

鷹轉身遁入蒼茫 吾生也晚 

無法成為這王國的臣民

只是偶爾在某個黃昏 

當鷓鴣在林子深處練腿

鹿在風中搖頭 我會隱約感到

有一種生活 一種深刻的秩序

一種文明 隱藏在自然深處

我永遠無法書寫


2008年



夏天還很遠

by 柏樺


一日逝去又一日

某種東西暗中接近你

坐一坐,走一走

看樹葉落了

看小雨下了

看一個人沿街而過

夏天還很遠


真快呀,一出生就消失

所有的善在十月的夜晚進來

太美,全不察覺

巨大的寧靜如你干凈的布鞋

在床邊,往事依稀,溫婉

如一只舊盒子

一張褪色的書簽

夏天還很遠


偶然遇見,可能想不起

外面有一點冷

左手也疲倦

暗地里一直往左邊

偏僻又深入

那唯一癡癡的掛念

夏天還很遠


再不了,動輒發脾氣,動輒熱愛

拾起從前的壞習慣

灰心年復一年

小竹筷,白襯衫

你是不是正當年?

難得下一次決心

夏天還很遠



地里的打谷場

by 春樹


有時候我會想起農村的老家

夏天到來的時候

我們會幫著大人收麥子

和妹妹逮螞蚱

給它們穿上繩,烤著吃

這是我快樂的童年

我曾經想一輩子住在那里

只看落山的夕陽、野花和麥穗

爬山,早早結婚

了結一生


2001年11月7 日



我聽見一個女人說

by 楊黎


在一條很小的街上

密密麻麻的發廊里面

晃動著許多身體

夏天來了

她們都穿得非常少

一個女人對另一個女人說

看啊,整個世界就我們的乳房那么大



窗外的夏天

by 顧城


那個聲音在深夜里哭了好久

太陽升起來

所有雨滴都閃耀一下

變成了溫暖的水汽

我沒有去擦玻璃

我知道天很藍

每棵樹都齜著頭發 在那“嘎嘎”地銼著響板

都想成為一只巨大的捕食性昆蟲

一切多么遠了 我們曾像早晨的蟬一樣軟弱

翅膀是濕的 葉片是厚厚的

我們年輕 什么也不知道 不想知道

只知道 夢會飄 會把我們帶進白天

云會在風中走路

湖水會把光亮聚成閃爍的鏡子

我們看著青青的葉片

我還是不想知道

沒有去擦玻璃

墨綠色的夏天波浪起伏槳在敲擊

魚在分開光滑的水流

紅游泳衣的笑聲在不斷隱沒

一切多么遠了

那個夏天還在拖延

那個聲音已經停止



夏天的太陽

by 海子


夏天

如果這條街沒有鞋匠


我就打赤腳

站到太陽下看太陽


我想到在白天出生的孩子

一定是出于故意


你來人間一趟

你要看看太陽


和你的心上人

一起走在街上


了解她

也要了解太陽


(一組健康的工人

正午抽著紙煙)


夏天的太陽

太陽


當年基督入世

他也在這陽光下長大



2015-08-23 08:3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