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民初精神傳統文化歷史遊戲
字體    

宅男腐女改變世界:橙光游戲的大冒險
宅男腐女改變世界:橙光游戲的大冒險
游戲葡萄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不同的人生,旁人不便去做對錯評判——無論游戲最后結果如何,無論是全職還是業余做,只要游戲能做完,就都會成為制作者一段難忘的經歷。

沒有登上排行,也沒有平臺推廣,若不是朋友推薦,杜晴陽根本不會迷上《潛伏之赤途》這款文字冒險游戲。在游戲中,杜晴陽化身為一名潛伏在日軍內部的記者,周旋于各方勢力之間,見證日本軍部的內斗、國共的分裂、戰友的背叛和曖昧的情感。


凌晨三點,杜晴陽在朋友圈發出“最意外的結局,竟是最好的結局”。


隨后的一周里,杜晴陽發布的朋友圈涉及各種各樣的主題:諜戰、穿越、宮斗、科幻、愛情……


讓玩家成為游戲制作者


“我希望能夠讓喜歡游戲的一幫人通過游戲來記錄他們生活的那個時代,那一代人在關注什么,在喜歡什么。”柳曉宇說。


10年前,還在讀大三的柳曉宇建立了一個以游戲制作工具RPG Maker為主題的原創游戲社區66RPG.COM,也就是橙光游戲的前身。那年頭還沒有“獨立游戲”的說法,實際上網站聚集的就是一幫制作RPG游戲的愛好者。在眾多的游戲制作者中,柳曉宇結識了當時同樣在清華就讀,后來去往耶魯的梁其偉(Soulframe),后者在66RPG上發布了自己的游戲《雨血:死鎮》。


獨立制作、個人色彩、文化圈子,第一代《雨血》代表了那個時代的66RPG的風格。據柳曉宇回憶,網站的 RPG 游戲制作者曾一度高達十萬左右,小到小學 4 、5 年級的孩子、大到孩子已經上 4 、5 年級的大叔,總共發布過上萬個 RPG Maker 制作的游戲。


然而,柳曉宇卻發現,RPG Maker較高的門檻不利于更多的人去制作游戲。“RPG游戲的制作非常的復雜,能制作這么復雜的游戲的作者,即使不通過我們,也能做出來”,柳曉宇說。


10年后,66RPG轉型成為橙光游戲中心,落戶于中關村軟件園孵化器。曾經門檻很高的RPG Maker被簡便易學的橙光文字游戲制作工具所替代,網站用戶也由10萬增長到200萬。


盡管游戲類型發生了改變,但“玩家自己制作游戲”的風格卻一脈相承。每一個橙光游戲的開始畫面,都有66RPG的LOGO出現以象征傳承。



轉型為文字游戲制作社區橙光游戲,以二次元、三次元的小眾文化文化為特色,匯聚了數百萬 95后、00 后的游戲愛好者和制作者,其中 85%以上,是像晴陽這樣的小女生。橙光與其中優秀的游戲制作者簽約、分成,形成了自己獨具特色的游戲制作模式,成為游戲界的一朵“奇葩”。


好奇滿滿的葡萄君,對這朵“奇葩”的CEO柳曉宇進行了采訪,以下為經過采訪整理的內容:


讀著文字的勇者


葡萄君:從66RPG到橙光,這10年中你有什么樣的感受?


柳曉宇:在做社區的過程中,我發現有很多人都是通過游戲來表達自己的。不一定要通過很復雜的戰斗系統或是RPG解謎,哪怕是一個影片、一段劇情都是好的。


從我建站到現在這10年,我親眼看到有些人運氣好,莫名其妙玩家人數就能到百萬甚至千萬;有些人辛苦拉了一伙人,努力一兩年才讓游戲百度指數到幾百,投入勉強回本;有人白天正常上班晚上堅持做游戲,做好刻成光盤在動漫展會全國跑展,錢沒賺到但在全國每個省都有了做Coser的炮……朋友;當然更多的人還是在制作中途就放棄,或者發了個DEMO就再也不見下文。不同的人生,旁人不便去做對錯評判——反正我發現,無論游戲最后結果如何,無論是全職還是業余做,只要游戲能做完,就都會成為制作者一段難忘的經歷。



葡萄君:怎么敢放手讓玩家去做游戲?


柳曉宇:曾經在游戲公司做游戲的經歷告訴我,大部分游戲的初級策劃,玩家自己完全做得到。


不用編碼就能做游戲,并不是很大個事,騰訊之前曾發布的Gamesalad,就是一個不需編碼就能做游戲的工具。我們的橙光文字游戲工具,降低了玩家做游戲的門檻和成本,讓更多的人能參與進來。


最開始做這個只是希望游戲能作為一種藝術形式,劇情能成為游戲的主要內容而不是附屬品。能夠讓喜歡游戲的一幫人通過游戲來記錄他們生活的那個時代,那一代人在關注什么,在喜歡什么。我選擇文字游戲也是基于此,重度游戲則無法承載這樣的理念。


讓玩家做游戲,也是關懷玩家的一種方式。橙光現在有200萬的注冊玩家,而且這些注冊玩家轉為作者的比例非常高, 5個玩家就有1個會轉為作者。目前橙光簽約的作者有 80多個人,我們會根據他們游戲所帶來的收入進行分成。上個季度的作者分成有 15萬,這樣游戲作者就能過得更好一點。


與玩家進行分成


葡萄君:玩家做的游戲品質怎么樣?能盈利嗎?你們的盈利途徑是什么?


柳曉宇:我們的收入來源有三個來源,一個來源是用戶的社區行為,比如會員等級、送花等等;另一個是我們在手機端的游戲盒子,下載橙光的游戲要消耗積分,而積分則需要充值。當然,游戲內部也有一些付費項目,比如章節解鎖付費,也有人是賣數值的。


其實我們的游戲大部分是屬于純免費的,付費游戲大概只占 5%。


游戲品質方面,我們那幾個可憐的編輯,每天要審核好幾百款新作游戲,從中挑出他們認為當日最優秀的10來款游戲展現給玩家;每周我們會從當周過審的游戲中選擇4款作為編輯推薦游戲。此外我們會與優秀作者簽約,并為他們配備責任編輯,以引導作者們不斷改善游戲質量。


此外,我們也是用一些UGC的方式來讓用戶幫我們篩選游戲。用戶可以給他喜歡的未過審游戲投積分票,讓更多的人看到游戲(一旦過審,積分會雙倍返還給用戶);已經過審的游戲,用戶可以通過投送有愛的鮮花(1RMB 1朵)來提升作品在所有游戲列表中的排名。所以近期熱門游戲和精品游戲,會在游戲生命周期內很長時間在列表的前幾頁。


我們也會舉辦一些活動,來鼓勵作者提高游戲品質。66RPG主要在運營過去的長期項目,比如每月主題活動、短篇游戲制作大賽,新開發了月刊、作者合作平臺,并且不斷在完善橙光工具。橙光游戲一直在努力擴大人群和作品的影響力。


宅男腐女拯救世界


葡萄君:橙光游戲的作者們在制作游戲的過程中有些什么樣的經歷和體會?令你印象深刻的作者有哪些?


柳曉宇:現在的橙光游戲作者大部分都是先看到我們的游戲,然后產生“這樣的游戲我也能制作”的想法后轉化為我們的作者。嚴格來說,很多作者對“游戲制作”這種事并沒有什么成型的概念,他們的制作初心只是想把自己YY的小說或故事以這種游戲形式將它表現出來。他們不會被我們傳統所說的“文字冒險游戲”所束縛,我們所有的規則在她們看來可能都只是一幫老學究的碎碎念而已。


說道印象深刻的作者第一個應該就是《清宮計》的作者小樓,因為她是第一個在論壇用自己照片做頭像的美女作者……啊不,是因為她在我們還在將橙光目標人群定位在男性身上的時候,用她的《清宮計》讓我們明白其實女性更容易接受橙光的表現形式。當時一條微博轉發幾萬,讓我們著實大吃一驚。


接下來是《瓊宮》的作者風袖低昂,《瓊宮》可能是橙光上第一個廣為流傳的連載型游戲,在當時橙光的體系其實還不支持連載,每次更新游戲都會清理掉用戶的所有存檔,但她發明了在游戲開篇設置傳送門的方式堅持游戲連載,使得讓原創游戲用網絡小說的形式連載成為了現在橙光游戲的主流,也使得超長篇游戲的出現成為了可能。在以前同人游戲時代,想要做一款幾十萬字的游戲,需要忍受常人難以忍耐的孤獨,但現在能夠連載了,玩家的催更和討論會帶給作者很多動力。


再接下來應該就是《遇見EXO》游戲的作者shwkey和《EXO助理》游戲的作者西瓜書,他們兩個都是橙光早期的人氣EXO游戲作者,也是他們幫我們將最初構想的真人明星類文字游戲帶入了新的高度。說到那時候的明星游戲吧,怎么說呢,為什么對他們印象深……當一個多年玩傳統RPG出身的玩家,在“游戲”中看到那么多韓國明星的全屏大臉時候,這種沖擊讓咱的小心肝真是受不了……


從奶茶妹妹前男友的視角出發制作的游戲


葡萄君:在游戲制作方面,橙光如何與這些95后、00后的作者進行溝通引導?這方面有什么樣的經驗?


柳曉宇:文化傳承中遇到的困境一直也在困擾著我們,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安排每周編輯們要開一個頭腦風暴會議,通過這個會議讓編輯們分享自己對作者的溝通經驗以及溝通方式,因為作者年齡問題,有些作者是用平常的方式就可以溝通,有一些玻璃心就需要不停的安撫、鼓勵、奉承才能讓他們做出好的作品。


除了通過編輯與作者直接溝通,我們也非常鼓勵作者在制作者論壇與同為游戲制作者的同好們交流。看看其他制作者寫的經驗和分享的資源,很多姑娘都會學到所需的知識、找到新的精神動力甚至勾搭到合作伙伴。可能相比我們的引導,來自論壇同齡人的引導對她們更為重要,我們只要把我大的討論氛圍、設定獎懲規則、組織一些活動來引導話題就可以了。


葡萄君:橙光的玩家們對游戲的偏好和需求是怎樣的?如何了解玩家需求,以及怎樣看待這種需求?


柳曉宇:我對她們最深刻的感覺就是:姑娘們需要男神、需要精神寄托……哈,開玩笑。其實這方面,我們都是用數據說話的,根據玩家的行為來判斷她們的需求并作引導,但總的來說我們是屬于后知后覺的。當她們有各種奇怪需求時,她們會自己動手來滿足自己,然后用作品找到有同樣需求的其他玩家——比如我們就是通過她們做TFBOYS的游戲才知道這個組合,而TFBOYS游戲越來越多越來越多時候我們才知道怪阿姨有奇怪的……需求。


我總覺得我們這一代人對于后面這一代人會喜歡什么游戲已經是完全失控了。之前,我們是按自己的喜好去選擇游戲,后來才發現,我們喜歡的和小孩喜歡的不是同一個東西,是兩個世界的東西。我們的作者不會覺得一個二次元的人物和三次元的人物談戀愛有什么不合適的,也不會覺得女主角每次出場都換一個頭像有什么不正常,他們并不太在乎這個事情。我們過去看來似乎是對的事情,在年輕的玩家看來是無所謂的。


用UGC模式做游戲


葡萄君:怎樣看待這種游戲制作的UGC的模式?它的發展前景如何?國內有無復制的可能?運作這種模式有什么樣的經驗可以分享給大家?


柳曉宇:66RPG.COM成立至今已經9年了,在這9年里,游戲的UGC幾乎是完全停步不前的,一直屬于非常小眾的領域。橙光能在過去一定時間里有所成長,其實偶然的因素很多,即使讓我自己現在重新做個別的工具來復制我都不知該如何去做。


在數年前,盛大投巨資做了《零世界》,“用戶創造世界的網絡游戲平臺”。可能現在都沒有太多人記得這個產品,這就是因為做成游戲UGC需要太多從產品細節到不可控偶然的天時地利人和,這種度非常難以把捏:制作工具NB了新人反感,制作工具SB了作者沒有成長空間,工具做得能NB能SB,還會在文化圈內部形成鄙視鏈壓制新人、排擠特立獨行的派別;即使全做成了,到底哪款游戲會意外懷孕成為爆款還完全不可預知……


UGC是一個不穩定的模式,很多做UGC站的同仁在做了一陣子之后會發現,用戶創造的內容價值實在是低,想變現來回饋創作者是一個很不容易的事情。我們選擇的游戲類已經是所有品類中天然變現能力最好的一種,但依然是各種難上加難——因為以愛為根基的創作體系,并不是以作品的坑錢能力為質量衡量標準的。我認為即使在未來,經過長期發展,游戲UGC會能有合理的收入,讓全職制作的作者過得還算滋潤,但總的來說游戲UGC只會是比網絡小說要小眾得多的品類,就像國外的獨立游戲圈子一樣。


說起來有什么經驗可以分享……可能和大部分UGC站都差不多吧:找準自己用戶的調性,和他們一起懷著夢想有愛地開心玩耍,就可以了。


葡萄君:橙光在玩家群體中有著非常好的口碑,這方面是如何做營銷推廣的?


柳曉宇:橙光目前的主要推廣渠道是來自于小游戲網站,因為當我們認清自己后發現,我們的目標人群和小游戲網站十分接近,所以我們首選了一些知名的小游戲網站進行合作。當玩橙光游戲的人越來越多的時候,橙光的作者也就會越來越多,我們就這樣慢慢的積累了一年的經驗,也就有了現在的橙光游戲。


口碑方面我們并沒有做很特別的工作,我覺得吧,可能玩家知道也是別的用戶創作的內容,就算人家做得不好你也沒有什么噴的必要。一般人會去噴別人微博寫得水平不好嗎?我估計很少,不喜歡默默走掉就行了,而大部分留下并能持續活躍的都是真愛粉。


未來的路,也是由玩家決定


葡萄君:橙光目前仍以論壇為主要發布平臺,但現在使用PC玩游戲的玩家越來越少了,很多時候是利用碎片時間在移動端玩游戲。文字冒險游戲非常符合當下玩家們的休閑需求,橙光對此有沒有自己的移動端戰略?


柳曉宇:橙光品牌體系在PC和移動端的定位有一些不同,這中間涉及到我們一些長期的歷史傳承問題。游戲的制作畢竟是個復雜的事情,“制作”是一定要在PC端進行的。由于我們的制作者大多是業余作者,他們制作的目的是希望很快見到自己制作的東西能在網上玩到、能盡快把做的東西分享給朋友——這種業余的制作心態使得我們難以要求制作者更專業化地面向手機端做枯燥的調試。


我們對移動端的橙光品牌定位會比PC上更加精品化,我們發布在移動端的作品或多或少會有責編參與,幫助作者進行改進,以追求比PC上更好的用戶體驗以及更高的用戶價值。我們會在手機端發布橙光平臺中高人氣的作品、以及一些適合手機碎片時間、或更具有手游特色的作品。


葡萄君:在移動端部分,橙光有無與渠道和發行合作的經歷?橙光在這兩方面的戰略又是什么?


柳曉宇:我們接觸過一些手機端的渠道以及發行。盡管橙光一些由于本身特色鮮明能吸引眼球帶一些量,但由于目前橙光游戲的平均ARPU還不足以與傳統手游競爭,所以渠道和發行商對我們的看法以及評價也都是不一樣的。


在這兩方面,我們會單獨針對一些優秀作品,做出與傳統手游類似的運營模式,為我們的作者和渠道合作商帶來更高的回報。對我們而言,當一種運營模式成功后,可以復制到其他更多的產品上,比如一款《清宮計》的運營模式在某些渠道被證明是成功的,則我們會將她的運營模式復制到其他多款類似的古風真人快節奏多攻略對象的女性向宮斗游戲上。


葡萄君:最后一個問題,現在的橙光,和你當初成立時的初衷的一樣嗎?


柳曉宇:最初我們做游戲只是想為宅男們做一點GALGAME的游戲,但后來發現,男孩們游戲的選擇面是很廣的,平時不是很玩游戲的女孩反而對 GALGAME很有愛,導致現在85%的用戶是女性,連賣化妝品的都沒我們高。


現在已經完全不是最初的設想了,嗯,一丁點都不是。我們是被玩家推著走的。


就像最初看到《清宮計》的成功,我們也自己嘗試過復制,但是失敗了,并且再也沒有和它一樣的的作品可以被大家認可,現在娛樂圈炙手可熱的明星偶像 EXO改編的游戲《EXO助理》受到了大量粉絲的追捧,但現在這個類型的游戲也在走下坡路。


每個題材,每個游戲類型都只屬于那個時間,那個現狀,我們只能做好充足的準備,去迎接橙光的改變。


葡萄君:非常感謝曉宇接受我們的專訪!


投資人說


作為對“橙光模式”的肯定,創新工廠給予了橙光數百萬的 A輪投資。


對創新工場的投資人孫志超而言,橙光游戲代表了一種隨著主流文化而衍生的新興文化。


孫志超認為,雖然橙光游戲工具是一種簡單的游戲制作工具,但它目標并非做出質量非常高的商業游戲,它更多是為了滿足大家根據同人文化、流行文化創作自己的劇本并將這種表達的樂趣與其他人分享。這種形式從最早的游戲MOD到RPG Maker ,已經延續了很多年。與同人文化一樣,創作者與使用者因為共享同一個喜愛的主題,除了有共鳴外,還可以在社區中進行交流。


橙光工具更主要滿足的是易用性,所以只能實現有限的游戲機制(通常是需要較多內容但操作較少的類型),能吸引的純游戲用戶不多,但吸引到了很多這類有特定特點的文化產品喜好者,也算是亞文化的一種。


“文化是由人創造出來的,盡管亞文化只是被少數人認同,但不能小看這些里面隱藏的力量,甚至有可能改變時代主流文化。”孫志超說。

2015-08-23 08:3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