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韓寒作品及相關評論選
字體    

【往期精選】微博自殺記
【往期精選】微博自殺記
ONE·文藝生活     阅读简体中文版

每個早上我都和自己打賭,男友會回復我的微博。我的眼睛還沒睜開,期待就開始蘇醒,越來越灼人,我渾身腫脹,再也躺不住,便一躍而起,撲到電腦邊。


但每次微博頁面就像一潭死水,紋絲不動。沒有黃色的標簽彈出來,告訴我,“您有x條未讀消息,請點擊此處查看。”


我去檢查網路,網線插頭拔掉,再插上,再刷新網頁,還是紋絲不動。我去刷牙洗臉,我去吃早餐,乘地鐵上班,擠在人群里搖搖晃晃地拿手機登微博,首頁還是紋絲不動,一天都過去了,沒有黃色的標簽彈出來,告訴我,“您有x條未讀消息,請點擊此處查看。”這是有問題的,不對的。


因為我知道我的男朋友,非常非常愛我。分手后我們互相取消關注對方的ID,但他會一次又一次地打開我的微博頁面,讀我當天發的內容。他不做聲,不過是礙于面子。他總會做聲的。就像去年冬天,我發燒吊水,把手上貼著的針頭拍下來,發到微博上,晚上陸陸續續收到一些回復,有同事的,有大學同學的,那倒數第二條,就是他的。他說,“好些了嗎?”那時我才知道,他是看我微博的,他露餡了。


我每天發一條到兩條微博,我發自拍,曬美食,贊嘆好天氣。有時候,和室友吃東西,我會突然定住不動:這盤菜真有賣相,我今天發型也很萌,給我拍張照片吧。室友就放下筷子勺子,掏出手機給我拍照。我又覺得我側臉比較好看,你到桌子左邊拍我吧,左邊斜上角,差不多45°。等會,我先吃東西,你在我不經意的時候拍,這樣比較自然。室友總是說,哦好的,這樣行嗎?


我覺得不好,就會讓室友重新幫我拍一張。室友頂多皺一下眉,但這一點點的不好意思和一張滿意的照片比起來,算什么呢,對吧。


我挑出最好的一張,在QQ上發給擅長PS的妹妹。妹,你表現的時候到了,幫我P一下。P得好看就行了,臉小一點,眼睛大一點,色調柔美一點,弄成lomo的風格。“哦,好的。”

幾個小時后,我的妹妹在QQ上,把照片發給我,附上大功告成后要死要活的呻吟。但我不滿意,就毫不客氣地繼續提出修改建議。“臉不夠小,眼珠子不夠自然,能再弄黑點嗎?這件衣服能不能變成我生日那天買的,最好看的那件?”


“神啊,我只會修圖,不會變魔術。”我的妹妹說完就下線了。


但有什么關系呢,有一點點麻煩別人,一點點不自在,和能夠在微博上發一張完美的照片比起來,算什么。這樣的照片我保存了幾十張,以備后用,我把它們放在一個專用的文件夾里,一天一兩張,慢慢地發。我通常是輕描淡寫地輸入“今天沒怎么化妝,昨晚也沒睡好,黑眼圈好重,真煩”,反正諸如此類的話,然后從文件夾里挑出一張無敵美照貼上去,剩下的時間坐收評論。我知道,我的男朋友會看到的,他會一次次驚訝地發現我比從前更加光彩照人。想必他會脫口而出,“嗲!”


但是他礙于面子,從不做聲。


我問我的室友,一個人怎么可以愛面子到這種程度。我的室友癟癟嘴,做了個很美劇的聳肩動作,大概是說,I don’t know。


我的妹妹,熟讀各路勵志心情雞湯讀物的姑娘,高聲朗誦道:“遇到你以前,我不知道我的懦弱。遇到你以前,我不知道我的畏縮。遇到你以前……一切都在遇到你的那一刻天翻地覆,從此,我是一個膽小鬼,不過因為,遇到了你,愛上了……啊啊!”不等她說完我的枕頭就砸了過去:“妹,雞皮疙瘩滿地!”


但我心里喜滋滋的。


我的男朋友,只是比較含蓄。


他的最近的一條微博寫道:TNND梅雨,潮濕,心情煩躁。沒人比我更明白,他是在用比較含蓄的方式表達,他忍受冷戰和思念的折磨,忍得滿心疲憊。嘴上卻要說因為梅雨而煩躁。


他總會做聲的,不過我不知道什么時候罷了。


一天,下班后,我靠著門問我的室友:“我們認識很久了吧?”室友抬起糊著白花花面膜的臉:“又要幫你做啥,如果是拍照就等會。”我有些難為情,笑笑:“不是拍照了,我下個月拿獎金,請你吃大餐。”“哇哦!”室友很高興。


我伸出一截指頭幫她把面膜上的氣泡擠掉,“那么現在你幫我發個微薄是沒問題的咯?”“切~~”室友抽出一張紙巾揩揩手,“說吧,發什么?”


當天晚上,室友在微博上@我,“今天送你花的男人是誰啊?”下附一張我從文件夾中精挑細選過后傳給她的圖,圖中的我笑靨如花風情萬種。


這條微博不到十分鐘就被轉發了三十次,我的同事,我的大學同學,我的所有認識的不認識的博友,紛紛八卦起來,“什么情況?”“有人追了?”“查查她星座是不是最近有桃花運。”“出事啦!”


這些人當中,就有被我的男朋友關注的人。他們轉發過去,這條微博就會出現在他的主頁里,我數了一下,一共會出現三次。焦灼吧,小子,我是有很多人追的,滾燙的、新鮮出爐的焦灼!我幾乎要跳起來了。但第二天當我醒來,新的苦惱冒出來了。


微博評論里出現了N句“無圖無真相!”他們仿佛被設置好程序的“機械手”“時光機”自動復制黏貼,異口同聲,鋪天蓋地。我的同事和同學都瘋了,不止他們,更多不認識的ID也參與進來,那些形色各異的四方頭像,像一張張盲目大張的口,形狀一致地嚷著要看我收到花的照片,好像這跟他們有半毛錢關系。


沒辦法,下班后我去買花。


因為我知道,雖然我的男朋友沒有說話,但他一定在安慰著自己:無圖無真相,所以不用焦灼,嗯,不用焦灼。


買完花,我打電話給我的妹妹。親愛的妹,我們的感情一直那么好,那么好。你小學的時候暑假作業在開學前一天才開始寫,寫不完,我就不睡覺通宵幫你寫,寫得雙手都生了凍瘡。你初中的時候收到的情書被爸媽看到,你尷尬得想一頭撞死,我挺身而出,“這些都是我的!我的!”不顧在這個謊言中情書開頭稱呼等嚴重bug。你高中的時候……


半個小時后,我的妹妹瘦小的身軀扛著巨重的單反相機寒風中各種扭擺蹲跳,一個小時內給我拍了幾百張捧花照片,正面側面看鏡頭的不看鏡頭的走路的站立的靜的動的,應有盡有。翻著相機里的照片,我淚眼朦朧,妹,你對我真好,你放心,姐姐幸福了一定不會忘了你的功勞。我的妹妹嘆口氣:你開心就好。


本是個感人肺腑的一天,空氣中到處都是皆大歡喜的氣息,鳥獸奔走相告:他就要做聲啦,他就要做聲啦!


不料“我猜中開頭,猜不中這結局”。


在我花兩個半小時挑選好一張照片,傳給妹妹,等待妹妹PS的過程中,又手賤地去刷了幾次男朋友的微博。我想,小子,馬上就有好戲了,再等幾分鐘,你就哭吧!在我刷新的大概第十下,男友頁面陡然冒出一條新的內容。他說,“吃得好飽!嘻嘻~”附的圖是一大桌子菜。我的心沉下來,轟的一下開始耳鳴。


我有這個反應不是因為他發了個作死的娘炮的“嘻嘻”,而是他在這句話后面@了一個ID,叫什么果,反正一看就是女的。


我穩住呼吸,氣沉丹田,深呼吸三次,才去點那個什么果。這個過程簡直是電視里那種與民同樂節目智勇大沖關的最后一關,一路風刀雨箭,等我一一接受這個什么果真的是個女的、曬了大量和我男朋友的親密照,已經千瘡百孔奄奄一息。


我的妹妹在QQ上抖我一下,“P得差不多了,待會我要怎么發微博,就說偷拍你的好吧?”“不用了。”我出奇的冷靜,也沒有哭鬧。呆坐了一會,實在不知道該做些什么,就擠出了幾滴眼淚。又覺得冰涼涼的,擦掉了。


我一個星期沒有再發微博。


微博恢復平靜,重新變回一潭死水,成天紋絲不動。沒有黃色的標簽彈出來,告訴我,“您有x條未讀消息,請點擊此處查看。”


我上班下班,鮮少說話,表面風平浪靜,內心其實也風平浪靜。我的室友担憂地看著我說,你要盡早走出來。我說,我以前很傻逼吧?室友說,也還好。


我的妹妹給我拎來水果,酸奶,各種堅果,還有幾瓶屈臣氏打折出售的維生素片。她把它們丟到床上,然后去隔壁和我的室友竊竊私語。


我真的挺好的。我對她們說。


后來,為了證明我挺好的,我又開始發微博,照樣曬自拍,曬美食,贊嘆好天氣。不過不再期盼我的前男友做聲而已。


事情轉變,是在一個百無聊賴的傍晚。那天下了點小雨,空氣涼颼颼的,我下班后晃進附近的全家便利店,挑了幾串關東煮,歪在柜臺邊排隊結賬,這時一對男女中學生打鬧著走過,女生碰到了我的手肘,關東煮紙杯里的湯華麗麗灑了出來,濕了我的袖口。


不是很燙,濕的范圍也不大,我不好生氣,何況人家一再道歉,我便甩甩手說,啊沒事沒事,哈。但我走出全家,走進涼浸浸的小雨中,我覺得很冷,我把衣領往上拽拽,把袖子往前拉拉,這時才發覺我的左手腕,非常的不舒服。冷卻的咖喱湯汁又黏又膩,印透衣服,濕答答地貼在皮膚上,皮膚表面結上一層薄薄的蠟燭油一樣的淡黃色凝固體。我從包里摸紙巾,摸到“心心相印”袋子,一捏已是空的了,我開始不爽,掏出手機,發了條微博,“真想死!”


回家的路上,我吃掉了關東煮,買了份《上海壹周》,在地鐵里搖搖晃晃地看,也許人不多,位子多,也許看到了個把帥哥,總之我哼起了歌,心情不壞。


到家時,我脫掉鞋子,揉著腳,順手打開電腦,登微博,然后,出事情了。我的前男友,評論了我的微博。他說:“怎么了?”


我使勁揉眼睛,又一次次地點擊這個ID,進去看他以往的微博,一直翻到五頁以后,才敢確定是他。


該怎么回復,要不要回復并轉發?我想,想得抓頭,想得跺腳。冷靜,我告訴自己,我等這個時刻等了那么久,一定要冷靜,以靜制動。要想個最周全、最不留遺憾的回復。我泡澡,揉出巨多的泡沫,慢慢消磨。我泡得十指指肚發白發脹,又爬起來看電視,吃我妹給我買的水果和核桃,我動來動去,就是忍住不去碰電腦,手機也關著。我的男朋友評論了我的微博,而我沒有理他。我享受這個狀態,延長多久是多久。


深夜,當我打開電腦,你知道發生了什么嗎,我那條微博被轉發瘋了。


黃色標簽彈出來,“您有155條未讀消息,請點擊此處查看。”點開了,又有新的彈出來,而標簽中的數字也在不斷地增加,一次次刷新著歷史。我又開始耳鳴,等搞清楚狀況,已經有三百多條評論了。


原來是我的親朋好友,因為上次的事被我妹廣而告之,紛紛以為我處于失戀的痛苦之中,今日想不開,尋死來著。


前來相勸的人越來越多。


“親愛的,別想不開啊!”


“心情郁悶是正常的,別鉆牛角尖。”


“大好年華,別因為一個男人毀了自己啊。”也有知情的人揪住我男友的ID,“就是這個男的,把這么好的姑娘搞得神神叨叨這么久!”


“你還不去安慰人家姑娘!”


“劈腿帝。”


而我的妹妹,竟然連續給我發了二十條私信,急躁地責問。“你一天到晚想些什么啊?”她說。


幾個女同事也很焦急的樣子,她們@我的室友,“你去看下她啊,拜托。手機也關機。”但我的室友和她男朋友在賓館里。“我想辦法聯系吧。”我的室友說,“先別急。”


原來我是個自殺的人啊。我去看了看我下午發的微博,確實很像一個失戀自殺的人呢。我想,感覺還不錯啊,這么多人關注我了,你看好多加V的人,那個那個,是我妹偶像呢,還有這個,演過那啥《青春無敵》,他們都轉發了我的微博,成為了我的粉絲。


我哼起了歌。


但過了一會,我開始坐不住,因為不斷地有人在問,“現在如何了?”“有誰知道她現在在哪啊?”“人肉一下她地址!”


我想起來,我沒有想要自殺。我想回答他們,你們想多了,我從沒想過要自殺,我一點事也沒有。但我打完就刪掉了。沒事你干嘛發那樣的微博,沒事你怎么“真想死”,還加個感嘆號?你坑爹呢!


我想,其實是有事的,我下午是心情不好的,是不高興的。可是,為什么不高興,我只記得咖喱油粘在手上不舒服,非常非常不舒服。但我不能這么回復別人,不能告訴他們,下午那時候,我只是左手腕不舒服。


如果我那樣告訴他們,人群就會一哄而散,我會被罵騙子。更重要的是,我將有可能這輩子也享受不到這狂歡式的熱鬧,幾百幾千條的評論和轉發。


過了這村就沒這店。


手一抖,新的一條微博就發出去了。“這個世界,再見。”


剩下的一切都如預料的一樣,卻又是驚喜連連。能知道的大多數名人都參與進來了,男友給我發了兩條私信,問我人在哪里,“立刻告訴我!”他在第二條私信里說。我想,你小子以前去哪了?你那什么果呢,惡心不惡心,還嘻嘻,娘不娘。我蹺起了二郎腿,喝醉酒般暈暈乎乎,就像做夢,眨眼的工夫粉絲就多了上千個,包括微博女王姚成,微博王子蔡抗永,還有些什么蝦兵蟹將作業簿不加微。為了效果逼真,我翻箱倒柜找出了以前學美術用的顏料,把紅色的涂在左手腕上,拍下來發到微博里,可不就像割過的腕!這是屬于你的盛世狂歡吶,我對自己說,爽吧你。


接下來評論欄里就像在舉行一個追悼會,所有人都在拼命從我以前的微博中挖掘真善美。“一個美若天仙的姑娘怎么可以就這么沒了!”“善良的孩子,希望你沒事。”甚至我某年某月發的一個85°的小面包照片,也被用來歌頌我的樸素單純美德。而我的老板,一個注冊了微博從來都不會用的菜鳥,也笨拙地連發好幾條來追憶我的好,“做事非常認真嚴謹,為人樂觀可愛,我們所有的同事都愛她。”


正當我感動得淚眼婆娑時,門被“啪啪啪”地敲打。


我無暇他顧,新的消息浮上來,我的大學室友在回憶我在校期間多么關愛姐妹,大冬天的挨個為大家打開水(雖然我記得的是大家輪流為所有人打開水啊)。一條微博140個字不夠用,她還開了個博客日志,專門細數這些往事,然后再把鏈接發到微博里來。我的高中同學,初中同學,也都紛紛相仿。


門外有人在說,“錯沒錯,是這家?”“就是這家。”“不開啊,她那個室友啥時候到?”后面就只聽到叫我的名字。我知道了,是前來營救的人。


真感人,看來也不是只有看熱鬧的人,是有真正關心我生命健康的人啊。我眼眶發紅,真想和他們一一擁抱。我再也坐不住,幾乎是連滾帶爬地撲向門把手,但當我伸手的剎那,我看清楚我手腕上的“血痕”,已經脫落了一部分,假得刺眼。


我開始想起,我根本沒有自殺。我只是手上淋了咖喱湯,非常非常的不舒服。


微博評論里鋪天蓋地的“救到沒啊??”“現場的人給個消息吧。”“急死個人了~~”


門外出現大力撞擊的聲音,接著是一伙人“一二三嘿嚯”的叫喊,我已經聽到我妹的哭聲了。


門鎖在晃動,也許下一秒就被撞開了。他們會看到安然無恙的我,站在這里,桌子上放著畫圖畫的紅色顏料。


我覺得非常的恐怖。


微博繼續熱鬧著,所有人都瘋了,全世界都像認識了我很久很久,清楚我一發一毫,給我列優點清單。我成為一個宇宙無敵好人,而且有著只應天上有的絕世美貌。


可是門下一秒就會被撞開,他們會看到我,看到我站在這里,可恥地安然無恙著。宇宙無敵好人碎了一地,絕世美貌是個笑話。一個騙子站在這里。


冷靜,我告訴自己,這種時候一定要冷靜。


我抱著頭靠到墻邊,然后我看到了水果刀。



方慧,90后作者、「一個」常駐作者。微博ID:@方慧


From「一個」 2014/03/09


2015-08-23 08:3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新一篇] 別怕有我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