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講座與培訓 學習生活經驗
字體    

【思享】蔣介石日記靠譜 體現其內心靈魂掙扎
【思享】蔣介石日記靠譜 體現其內心靈魂掙扎
騰訊思享會     阅读简体中文版


編者按

“大部分看過蔣介石日記的人,都會承認它是比較靠譜的。起碼迄今為止,沒有人指出蔣在哪一件事上刻意在日記里造假。從學術上講,蔣介石日記的可靠性、真實性很高。”近日,中國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黃道炫、華東師大歷史系教授韓鋼等出席了楊天石教授新書《找尋真實的蔣介石:還原13個歷史真相》出版座談會。他們在發言中圍繞該書,對蔣介石日記的可靠性和蔣介石研究的意義等問題作了探討,黃道炫提出史料的可靠性如何關鍵在于使用者的水準;韓鋼作為黨史研究專家,也認為蔣介石研究對于黨史研究有重大的參考作用。以下為部分發言實錄:


研究者的水準決定史料使用的可靠性


黃道炫(中國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今天是第二次參加楊天石新書座談會。首先我想講兩句關于日記的問題。不光是有人在政治上用“歷史虛無主義”批評楊天石對蔣介石日記的使用,學術界本身也有很多人懷疑蔣氏日記的可靠性、真實性。我認為有這種懷疑很正常。但我覺得任何一種資料都有可被懷疑的地方。檔案、文獻就一定可靠?不一定。當然日記比檔案的可靠性差一點,但關鍵在于誰在用。具有很高研究水準的人用什么資料都會用好。高水準的研究者用什么資料,我都會對他抱有相信的態度,因為他對史料一定會有鑒別。如果不具有這種信用,即便用檔案我也會懷疑。所以研究者的水準會決定使用的材料的可靠性。這是我看這個問題的一個視角、一個標準。


蔣介石的日記靠譜,有內心靈魂掙扎


這些年我讀了一些日記,印象最深的是蔣介石日記和蕭軍日記,里面有人的內心活動,可以看到靈魂的掙扎。蔣介石在日記里批評別人,罵身邊的人。我們想想自己的工作環境、生活環境,我們的想法也許跟蔣介石很相像,只不過我們不寫而已。蕭軍日記也是這樣,讀起來如讀小說一樣。蕭軍本人很聰明,做事很厲害。他看到很多事,總會覺得周邊人跟不上,會產生這人怎么這么笨、這么愚蠢等這樣那樣的想法。這種想法在我看來很正常,當然我們很多人不會把這種東西寫下來。即使沒有人看,也會想萬一被別人看見怎么辦?而蔣在20年代成為中國的領袖后,一定會想到這個日記會被后來人看到。所以我很佩服蔣日記里的對個人的坦誠態度。但能不能說蔣介石一定會把自己所想的都寫進去?也許蔣會故意記一些不應該記的事,但最起碼,他比一般人好得多。這也就使他的日記在有更多的史料價值。現在大部分看過蔣日記的人,都會承認它是比較靠譜的。起碼迄今為止,沒有人指出蔣在哪一件事上刻意在日記里造假。我個人從學術上給蔣介石日記的可靠性、真實性以比較高的評價。


既然我們給它比較高的可靠性的評價,作為民國時的第一政治人物,其日記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蔣介石日記》出版之前,歷史研究界尤其是以楊天石為代表的民國研究學者,在沒有日記的情況下,用檔案、文獻已經給出了比較可信的關于蔣介石、關于民國時期的描述,我們把日記拿出來時更多是印證而不是推翻了他們的研究。兩者之間(楊天石的研究和蔣介石日記)可以說相得益彰,相映成趣。


蔣介石研究對于黨史研究有借鑒作用


韓鋼(華東師范大學歷史系教授):我是研究黨史的,研究民國史和蔣介石不是我的專長。當然,蔣介石的研究和中共黨史的研究分不開,所以我是抱著請教的態度來的。


楊天石在80年代所寫的關于“中山艦事件之謎”的文章非常轟動。我知道這篇文章倒不是因為胡喬木對它的欣賞,而是他的研究顛覆了中共黨史對這個事件的敘述。這事也說明在在很長時間里,人們以為弄清楚了的事,其實根本沒有弄清楚,或者完全誤解了。蔣介石研究和黨史研究分屬于民國史和中共黨史兩個領域,但兩者密不可分。在近現代歷史甚至包括當代歷史上,國共之間是一個剪不斷理還亂的復雜關系,還有大量的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的研究,都對中共歷史研究有一個極大的參考、借鑒和推進作用。


赫爾利在國共談判中并未偏袒國民黨


楊天石這本書第一是為人們提供了新的歷史知識。比如關于釣魚島的問題,不是讀了楊先生的文章,我不會了解蔣介石同它的關系;再如中蘇關系破裂后,蘇聯曾經跟臺灣方面合謀反攻大陸,之前我也不知道;又如抗戰勝利前后國共談判的很多細節,我也是從書里了解到的。


第二是澄清了對很多對歷史的誤解。比如關于赫爾利在國共之間居中調停,在過去中共黨史著作里赫氏是一個很負面的人物,毛澤東在七大的閉幕詞《愚公移山》里就把赫爾利說得很不堪。人們一般也認為赫爾利有明顯的傾向于國民黨方面的政治立場。透過這本書可以看出事情不是過去描述的那么簡單。赫爾利在延安跟中共領導人談判,盡管經過了很多討價還價的博弈,最后還是同中共達成了共識,提出了一個方案。結果赫爾利以這個方案跟蔣談,卻被蔣拒絕了。這個細節表明赫氏并非一味偏袒蔣介石。


研究蔣介石不是“重寫近代史”


蔣介石研究,在大陸過去一直是禁區。1980年代開始突破,1990年代進展更大。但讓人匪夷所思的是,到今天蔣介石研究似乎仍是一個敏感話題,好像總有一種或顯或隱的禁忌。依據新發掘的史料,對歷史誤解做澄清,總會引起一些人的警覺,這種警覺很像過去那種“階級斗爭”的警覺。楊先天石蔣介石的研究不斷受到有這種“階級警覺”的人的非議。在他們看來,這就是“為蔣介石翻案”,甚至是要把蔣介石樹為“民族英雄”,因此大逆不道。直到21世紀,這類非議仍不絕于耳。今年有人批判“歷史虛無主義”,矛頭直指楊天石的蔣介石研究,將其樹為“歷史虛無主義”的典型。其實,只要有一點基本常識,稍微認真讀讀楊天石的著述,就得不出那些批判者的結論,看不到批判者所扣的那些帽子。楊天石的著述當然不是不能批評,但是批評要有根據,要講道理。


比如指責楊天石最流行的一種說法稱楊認為只要看了蔣介石日記,就可以改寫歷史。這個話不是完全沒有道理,蔣介石日記的披露,肯定會提供一些以往未知的史實,澄清一些混沌的細節,甚至修正以往失實的認知,從這個意義上說,改寫歷史何錯之有?問題還不在這里,而在于楊天石關于蔣介石研究的著述非但從來沒有僅憑蔣氏日記寫蔣介石,而且多處強調蔣氏日記也有局限,同時透過其他史料對蔣氏日記作了考證和糾謬,絕不是什么“重寫近代史”。



2015-08-23 08:3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