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的一生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與此相反,魯迅一生都不得解脫。與許許多多深受專制傳統和專制道德壓抑的中國男人一樣,魯迅骨子里乃是一個問題男人。所謂問題男人,是意指無法以健康的心態、面對女性的男人。其特征在于,要么壓抑到變態,要么放縱到荒淫無度。就中國男人而言,魯迅和毛澤東,其陰柔不相上下,其怯懦、其心態也彼此伯仲。魯迅不敢成為徐錫麟,毛澤東的被捕表現,與張國燾相類。這是兩個全都不敢成為陳蕃、不敢做一下嵇康、沒有陳獨秀那么無畏的懦夫,而一旦權力在手,無論是政權的,還是話語的,都會一樣的兇狠。這也是兩個全都無法面對林黛玉那樣的高貴女子、也很難得到這類女子垂愛的問題男人,因此形成了他們的心理問題。

徐志摩和陸小曼的戀情,邵洵美和盛佩玉的婚姻,在魯迅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良辰美景。除了家世門弟上的差異,更有性情上的障礙。由此產生阿Q之于假洋鬼子式的嫉恨,也算順理成章。須知,毛澤東以九五之尊,在女人堆里尚且都得不到徐志摩的風流,邵洵美的倜儻。毛澤東通常只能在女服務員那里如魚得水。曾幾何時,延安發生過有才情有心氣的女子,遭到毛澤東的調戲、拂袖而去的故事。這可能是問題男人難以直面的最大尷尬。由此造成的自卑情結,反過來成為這類男人的革命動力。中國的問題男人,往往會成為造反有理的主力,叱咤江湖的梟雄。而且,這類人物的蠻橫和專制,是相當徹底的。相對于紳士風度十足的“費厄潑賴”,魯迅要“痛打落水狗”。古人有言,窮寇匆迫,毛澤東卻說,宜將剩勇追窮寇。

章太炎從革命的舞臺上回到安靜的書齋里,根本原因在于,支持聯省自治,不認同孫中山聯俄聯共以求十月革命那種一統天下的列寧主義革命,從而斷然與孫中山分道揚鑣。同樣的不認同,王國維的方式是自沉昆明湖,而章太炎的方式是蘇州講學。且不說章太炎的這種方式,有沒有隋末王通的河汾之志,至少表明了他不愿淌入國共兩黨的革命混水。

這根本不是魯迅理解的朝前拉車朝后拉車,而是一種人生的境界,生命的修為。倘若毛澤東具有章太炎這樣的革命品質,能夠在1949年以后退入書齋,那就成了中國的華盛頓。當然,不能指望一個想做秦始皇的山大王能夠具有如此修為。

如此的堂皇,真不知魯迅是在指斥他人,還是在自我反省。也許魯迅如此落筆時,忘記了自己在《答托洛斯基派的信》中說過什么。就像毛澤東說,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陰謀詭計。聽者仔細琢磨一下,也會發現,弄不清是在說別人還是在說自己。這可能是又一種魯迅文章與毛澤東話語的相通之處,指斥他人的文字往往成為自我寫照。魯迅諸如此類的文字有很多,姑嫂斗法,潑婦罵街,辱罵和恐嚇決不是戰斗,等等。諸多痛詆,皆可自照。至于一些不諳世事,不熟悉這一套的厚道之人,確實被魯迅嚇得不輕。


網載 2011-10-14 09:32:44

[新一篇] 引人深思的中國現狀

[舊一篇] “占領華爾街”的示威者給的啟示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