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朝鮮脫北詩人張進成的詩
朝鮮脫北詩人張進成的詩
楚塵文化     阅读简体中文版


張進成(化名,真名不詳),原為朝鮮勞動黨宣傳戰線的著名作家,曾被國防委員長金正日贊為“我的作家”。1971年出生,畢業于平壤音樂大學和金日成綜合大學,因為寫于平壤音樂大學期間的詩歌被領袖發現,1994年被錄用為朝鮮中央廣播的記者,1996年成為朝鮮統戰部的記者,負責對韓心理戰,這期間接觸到韓國的廣播和報紙,思想發生轉變,開始秘密創作反抗體制的詩歌,并向周圍朋友介紹韓國的現狀。2004年1月被揭發,懷揣兩本筆記逃出朝鮮,定居韓國,成為“脫北詩人”。詩歌《我的女兒100元》描寫了1999年詩人在平壤東大園區站市場親眼目睹的場景。至今,詩人的母親和部分家人仍然留在朝鮮。著有詩集《我的女兒100元》、《抱詩渡江》。2012年,《我的女兒100元》入選倫敦奧運會“詩雨”活動,同年獲得“牛津文學獎”。


薛舟 譯


我的女兒100元


她很憔悴

——我的女兒100元

脖子上掛著紙牌

年幼的女兒守在身邊

那個女人站在市場


她是啞巴

展示著待售的女兒

和正在出賣的母愛

面對人們的詛咒

她也只是低頭看地


她沒有眼淚

我的媽媽得了絕癥

女兒呼喊,哀號

她用裙角裹緊女兒

只有嘴唇在瑟瑟發抖


她不知道感激

我買的不是你女兒

而是母愛

有位軍人塞過100元

女人接過錢,不知跑去了哪兒


她是母親

拿著賣女兒的100元

買了面包,慌忙跑回來

塞進即將離別的女兒嘴里

——原諒我吧!女人痛哭



世界上最好吃的


三個月前我弟弟說

世界上最好吃的

是熱乎乎的玉米


兩個月前我弟弟說

世界上最好吃的

是用火烤熟的蝗蟲


一個月前我弟弟說

世界上最好吃的

是昨天夜里吃的夢


如果弟弟活到現在

活到這個月,他會說

世界上最好吃的是什么……



宮殿


那宮殿

并非為活人而建

也不是為了賺幾兆而投入億萬


為了埋葬一個死人

生生餓死了三百萬

華麗的宮殿

高高地聳立


無論是誰

都會沉痛地仰望

這座三百萬人的墳墓


(作家的話:即使在300萬人大餓死事件當中,金正日政權仍然耗盡國庫,修建了保存金日成尸體的錦繡山紀念宮殿。如果用這些錢買米,也許能挽救數十萬人的生命。)



死囚


人群聚集之處

必然有槍聲


今天又有誰

被公開槍斃


絕對不能同情,死了

也要用義憤再殺一次


砰,槍聲說出了

布告沒有說完的話


面對他,為什么今天

看客的沉默格外沉重


因為偷竊一袋大米

挨了九十發子彈


這個人的職業

是農民



我是殺人犯


我是殺人犯

自己審判

已經判了死刑


上班的時候

我像惡棍似的默默走過

那個除了眼淚別無所有

甚至放棄伸手乞討的人

等到下班的時候

那個人已經死了


從清晨到夜晚

不知道一天會死多少人

每天每夜,每條街道

數不清是幾百還是幾千


哦,飯

在這片吃人的土地上

哪里還有良心

清晨啊,請判我死刑

夜晚啊,將我埋葬吧



孝女


擠奶水的女人

半是嗚咽

半是嚎啕


她焦急地抱著

空蕩蕩的乳房

撕破了皮膚

擠出了鮮血

擠出了膿水


旁邊不是嗷嗷待哺的孩子

她想救活剛剛斷氣的媽媽

她邊擠邊哭。

這個長著乳房的女兒

除了乳房一無所有的女兒



乞丐的心愿


我想有一碗熱飯

吃飽肚子

我想用開水泡飯

蘸著大醬慢慢吃


哪怕只有一穗玉米

我想每天咬一粒

吃著玉米找媽媽


哪怕只有兩穗玉米

也許就能見到媽媽


如果白皚皚的雪

都是大米


或者是源源不斷

的零花錢


如果今夜的夢里

能夠吃上青蛙

如果吃夢就能活著

如果活著時我是別人……


我們的愿望

沒有盡頭


然而乞丐真正的心愿

還是給別人點兒什么


哪怕只有一次


(作家的話:在朝鮮,極度貧窮導致家庭解體的現象逐年增多,不僅是孤兒,很多父母健在的孩子也浪跡街頭。根據朝鮮黨中央內部演講會正式發表的統計結果,這樣的孩子超過25萬人。)



剩飯


來歷不明的

一團冷飯

遞到妻子面前

丈夫輕松地說

——我吃過了


整天在田里勞作的

公婆從后山回來

兒媳好像吃飽似的

遞上飯團

——只剩這些了


仿佛餓著孕育中的孫兒

便是不可饒恕的罪孽

內心糾結的老夫婦

珍藏起寶貝,說

——這就夠當早飯了


那天,吃不上飯的人家

剩飯了




看著吃奶的孩子

有一天,兒子問我

眨著山葡萄似的黑眼睛

他三歲,只會說幾句話


——爸爸,我也吃過奶嗎?


剎那間,我無言以對

只是點了點頭

緊握著兒子的手

心里涌起顫抖的話語


——你,吃過媽媽的眼淚。



點名冊


奔跑的火車停下了

工廠的煙囪咽氣了

就連學校和醫院

也紛紛關門了


白發的教授

每天站在講臺上

翻開點名冊

張開起泡的嘴唇

呼喚學生們的名字


如果沒有回答

他會感到鉆心的痛

教授焦急地呼吁

再餓也應該學習啊


今天,白發的教授

缺席了

曾以人格

和至誠

和師道

贏得學生仰望的講桌上

只有故人的肖像


點名冊依然翻開

名字們還在等待

唯獨聽不見呼喚聲

每個地方都響起

激動的嗚咽

那是急切的思念


他以生命殉職

呼喚祖國的未來

面對老師的點名冊

誰都沒有權利

讓良心缺席


學生們紛紛起立

哭泣著舉手高喊

——老師,我來了

——老師,我來了


 

2015-08-23 08:3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