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原創   是時候拋棄對曹禺的庸俗闡釋了——《苦悶的靈魂》致敬《雷雨》80年
原創 是時候拋棄對曹禺的庸俗闡釋了——《苦悶的靈魂》致敬《雷雨》80年
新京報書評周刊     阅读简体中文版


| 2010年恰逢曹禺先生誕辰100周年,新京報文娛組建專題組在文學顧問曹禺之女萬方、學者田本相指導下,廣查史料及采訪眾人,首次通過劇本的形式寫下戲劇大師曹禺的傳奇人生,名《苦悶的靈魂》,在此劇本中力圖還原人物真實面目,也向其致敬。時值今年《雷雨》劇本誕辰80周年之際,我們再次將此原創的四幕話劇翻出來,以饗諸位,并再次致敬這一經典劇目。|


劇本《苦悶的靈魂》讓我看到了一個有血有肉,有情感,可以觸摸有溫度的曹禺。寫出了曹禺的人性。 ——濮存昕(北京人藝副院長)


《新京報》曹禺專題很特別,角度和信息量都好;很多年以來,曹禺被以各高校現代文學專業為代表的人們長期庸俗解釋,是時候還曹禺劇作的本來面目了。  ——牟森(獨立戲劇制作人)

  

這是我看到的獻給曹禺大師最好的禮物,不僅僅是它有嶄新的文體和良苦的用心,關鍵是有后輩人的貼心交談,這是大禮物。  ——鄒靜之(編劇)


特刊封面:以過去話劇演出的海報為靈感設計


策劃:金秋 李蝴蝶
撰稿:李蝴蝶 天藍 阿順 潘采夫 甘丹
編輯:徐德芳 黃維嘉 甘丹 李世聰
設計:顧樂曉 林軍明
顧問:萬方 田本相
鳴謝:宋寶珍、蘇民、鄭榕、呂恩、萬昭、萬歡、北京人藝博物館
注:本劇根據《曹禺傳》、《北京人藝經典文庫·曹禺》、《雷雨》、《日出》、《原野》、《北京人》等書籍、劇本,以及對曹禺先生親朋好友的采訪內容整理編寫而成。


第一幕:《雷雨天津衛》



序幕

  ·人物·

  萬方——曹禺之女,與方瑞所生

  曹禺——全劇中均作為萬家寶百年之后的靈魂 

  2010年9月24日晚

  北京 國家大劇院 

  

國家大劇院戲劇場。這一天是曹禺誕辰100周年紀念日。紀念演出《原野》已經散場了,觀眾們陸續散去。猩紅色的幕布前面第一排,萬方坐在那里,接受女記者的采訪。幕布上依舊投放著曹禺的胸像。萬方多次摘下眼鏡,用紙巾輕輕擦拭著眼睛,看得出來她很激動。 

  

記者:萬方老師,這次北京人藝上演曹禺先生四部經典大戲作為對曹禺誕辰100周年的紀念,這四部戲你還滿意吧?

萬方:都挺滿意的,畢竟大多都演了幾十年,這幾部作品是我父親的心血。《原野》是我父親最難排的一部作品,今天的演出,讓我想起了自己的父親。人老了,有時候情緒控制不好,你別笑話。

  

記者:其實我一直想知道,在你的眼中曹禺先生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

萬方:我爸爸。

  

記者:很多人都有疑問,說為什么曹禺先生在年輕時就寫出足以傳世的不朽作品,其后半生反而業績平淡?

萬方:這是老生常談的話題,我想有歷史的原因,也有他性格的原因。如果讓我去評價他,我會說,他是一個極豐富極復雜的人,他不是一個斗士,也不是思想家,他是一個真正的藝術家。他的生命是一種半感官半理智的形態,始終被美好和自由的情感所吸引和鼓動。

  

記者:可是我看了很多資料,曹禺先生曾說,“寫我的傳,應該把我的心情苦悶寫出來”,這是為什么呢?

萬方:這個問題我也琢磨過很久。我只能說苦悶大約像是一把鑰匙,唯有這把鑰匙能打開他的心靈之門。這種苦悶是與生俱來的吧,這要從他小時候的家庭環境說起,一句話真的很難概括。

  

記者:那讓你回憶過去和曹禺先生在一起的日子,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萬方:太多了。書房?對,爸爸的書房。那是他最愛去的地方,他書房里的書非常多,你們可以去人藝博物館看看,那里有書房的面貌。我還記得小時候看著他在書房里創作時,想不出來總是用手摸著耳朵的樣子……


【此時,曹禺出現在劇場里面,他戴著一副眼鏡,斯斯文文,略顯蒼老。他站在臺上,靜靜地看著離場的觀眾和自己的女兒,若有所思。】 

  

曹禺:我的女兒。我在劇場里再次看到你,也看到你媽媽的樣子。歲月真是不饒人,你的白發在我眼里像你媽媽的一樣讓我揪心。你在這里看《原野》,你落淚的時候就這么看著你,卻不知如何安慰你。你知道的,除了書房,我最愛的地方就是劇場。劇場是我的故鄉。每次演出完畢,我都會在舞臺上呆一會,靜靜地回味每一個人物。今天的這場演出是為我而做的,他們都說我已經出生了一百年。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戲還在上演,還能感動人,這讓我欣慰。不過我有時候在想,觀眾們真能理解我嗎?我的女兒她真的能夠懂得他的父親嗎?站在這里,我的腦海中仿佛已經拉開了幕布,在這個劇場里,我的一生正一幕一幕地上演……


如今位于天津民主道23號的曹禺故居還原了當年的“萬家公館”


  第一場

  童年陰影

  ·人物·

  萬家寶——少年曹禺

  萬德尊——萬家寶的父親,黎元洪秘書

  黎元洪——北洋軍閥,曾任大總統

  家修——萬家寶同父異母的兄長 

  1917年6月

  北平 黎元洪大總統府

  天津 意租界萬家公館 

  

曹禺:我1910年出生在中秋節過后的第六天,小名添甲,因為那時候我父親的原配已經在湖北老家生了一個姐姐珍珠和一個哥哥家修,我算是父親期盼已久的一個生命。可是就在我出生后的第三天,母親就死了。所以從我出生的那一天起,憂傷就已經隨我而至。那時候我的父親,一個從日本軍國學校學習回國的留學生在黎元洪總統府里做秘書。我還記得1917年,大總統黎元洪與總理段祺瑞爭斗得水火不容。黎元洪本盼張勛援助,沒承想張勛要取而代之。黎元洪氣急,準備“圓光”卜測政局前途。在總統府,我上演了自己人生的第一幕戲。 

  

【大總統府里的客廳里,一群幕僚在大廳竊竊私語。房間里閃著幾根蠟燭,過了一會兒,陸續又被吹滅了幾根。愈發顯得鬼魅陰森。家寶是黎元洪欽點的童男,他被帶進了屋子。周圍安靜了下來。所有的人都靜靜地看著他。圓光占卜開始了,奇形怪狀的影子在墻上忽閃忽閃。】 

  

軍官:(指著墻上的影子,問童女)你看到什么了?

童女:什么也沒看到,就是幾個影子。

軍官:(瞅了眼黎元洪,面對家寶,忐忑地問)看到了什么?

萬家寶:(繪聲繪色地)墻上好像有千軍萬馬打勝仗回來,領頭的似乎是大總統伯伯。

軍官:(急切地問家寶)你怎知道是黎大總統?

萬家寶:你沒看到那領頭的軍帽嘛,軍帽就能看出來,他打勝仗回北京來了。 

  

【眾人面面相覷,突然黎元洪帶頭鼓掌,隨即雷鳴的掌聲起來。】   

曹禺:“圓光”當然沒有應驗。一個多月后,黎元洪下臺,我的父親也不得不回到天津暫避一時。沒想到他竟然從此一蹶不振。偌大一個萬家公館,每日里都沒有個人聲,能夠聽到的只有父親和繼母吱吱的煙袋聲和沒完沒了的唉聲嘆氣。直到我讀中學,都沒變過。除了,那一次,家修抽起了鴉片…… 

  

【天津雷雨交加的夜里。萬家公館內燈光微弱,死一般沉寂。“咣當”一下巨響,瓷器打碎的聲音格外刺耳。】 

  

萬德尊:(嚴苛地吼叫)我打斷你的腿!打斷你的腿!你給我滾!我老了!你就不向你弟弟學學?你不學也就罷了,你抽大煙還改不了!你這個不爭氣的還有沒有長進了?你偷著抽大煙,(隨手掄起手邊的一件雜物,砸向家寶的哥哥萬家修)我打死你!

家修:我讀書你說我笨,我做生意你又說我不務正業,你到底讓我干什么?是,我是抽大煙,可是你呢?不也是天天躺那里抽?別說我沒出息,除了每天唉聲嘆氣的,你都做什么了?

萬德尊:(忽然愣住,撲通跪在兒子面前,痛哭)我老了我不中用了。難道你們想跟我一樣嗎?我給你跪下,你是父親,我是兒子。我請你不要抽,我給你磕響頭,求你……

曹禺:我當時怔怔地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處理眼前的這一切。父親那時候才40多歲,根本算不上老人,可是黎元洪下臺對他打擊很大,以至于對從政已經喪失了信心,除了消耗自己的生命,他已經無法面對失意之后的空虛。這一幕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個家庭,這樣的沉悶的生活,在我胸中一直積郁著,無法排遣。我想如果人生還有哪一幕戲可以如此沉痛,恐怕就是那一天了。后來我把這一切都寫進了《北京人》,希望這樣的時代早點結束,早點讓我們看到希望。

  

  第二場

  “曹禺”登場

  ·人物·

  張彭春——戲劇教育家,萬家寶戲劇啟蒙老師,人稱九先生 

  1927年初

  天津 南開中學 

  

【萬家寶12歲那年被南開中學錄取,開始了美好的中學生活。此時,南開中學的教室里,萬家寶和同學們在興高采烈地說著收到的郁達夫的回信。黑板上貼著南開中學的校訓“允公允能,日新月異”。室外,陽光明媚,不時傳來喜鵲的叫聲。張彭春上。】 

  

張彭春:喲,都在呢。正找你們。手里拿的什么?

萬家寶:(遞上信)郁達夫給我們回信了。讓張伯苓校長繼續搞他的日美教育吧,我們新青年要搞我們自己的教育。

張彭春:(讀)曹禺你好……哎這是咱家的家寶吧?

同學張平群:沒錯。萬(萬)字拆出“曹”“禺”。

張彭春:(繼續往下看)很好呀你們。(對家寶)看來你對張伯苓校長有意見呀。

萬家寶:何止我,他們對校長也有意見,起碼按照咱們國情來嘛。

眾同學:我們沒意見。 

  

【張彭春笑而不語,同學表情怪異,家寶有些疑惑。】 


張彭春:同學們,你們相信文學能改造社會?

萬家寶:社會漏洞多,平庸者眾,但文學能讓我們與眾不同,能變成向一切因襲固守的心攻擊的武器。

同學張平群:就像學校禁止唱京劇,被齋務科查到,還要罚款五角,歸根結底還是文化層次不夠,單單一唱京劇,就造了亂了?

萬家寶:罚款確是錯的。誠懇的教育家應以憐憫的態度諒解這種學生。

張彭春:這不學校已經開禁讓唱京劇了嘛。好了同學們,我這次是來看一下大家排練《國家公敵》的情況。

萬家寶:張老師,是校方又準許我們演了?

張彭春:還沒有。不過咱們還是繼續排練,明年(1928年)易卜生誕辰一百周年,如果還是禁演,咱就換個劇名。其實學校,迫于當局壓力,也不容易。唉,怎么樣,來演兩段?

眾同學:好! 

  

【同學們開始搬桌椅,拉架勢,吊嗓子……】 

  ——一幕急落


第二幕:《日出清華園》、第三幕:《原野流亡中》、第四幕:《北京人之惑》及尾聲部分請點擊“

2015-08-23 08:3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