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傳統人文山水書畫作品精選
字體    

楚塵文化     阅读简体中文版



秋日by 里爾克 馮至 譯


主啊!是時候了。夏日曾經很盛大。

把你的陰影落在日規上,

讓秋風刮過田野。


讓最后的果實長得豐滿,

再給它們兩天南方的氣候,

迫使它們成熟,

把最后的甘甜釀入濃酒。


誰這時沒有房屋,就不必建筑,

誰這時孤獨,就永遠孤獨,

就醒著,讀著,寫著長信,

在林蔭道上來回

不安地游蕩,當著落葉紛飛。



秋是第二個春by 阿爾貝•加繆


秋是第二個春,此時,每一片葉子都是一朵鮮花。
不要等待最后的判決,因為最后的判決每天都要做出。
不要走在我的前面,因為我可能不會跟隨,

不要走在我的后面,因為我可能不會引路;

請走在我的身邊,我的朋友。
所有偉大的行為和偉大的思想,都有一個荒謬的開始。
真正的哲學問題只有一個,那就是自殺。
我們聽說過的責任只有一個,那就是愛。



愛情by 王小妮


那個冷秋天啊


你的手

不能浸在冷水里

你的外衣

要夜夜由我來熨

我織也織不成的

白又厚的毛衣

奇跡般地趕出來

到了非它不穿的時刻


那個冷秋天啊

你要衣冠楚楚地做人

談笑

使好人和壞人

同時不知所措

談笑

我拖著你的手

插進每一個

有人的縫隙

我本是該生巨翅的鳥

此刻

卻必須收擾肩膀

變一只巢

讓那些不肯抬頭的人

都看見

天空的沉重

讓他們經歷

心靈的萎縮

那冷得動人的秋天啊

那堅毅又嚴酷的

我與你之愛情



在淡淡的秋季by 顧城


在淡淡的秋季

我多想穿過

枯死的籬墻,走向你

在那迷朦的湖邊

悄悄低語

唱起兒歌

小心地把雨絲躲避


——生活中只有感覺

生活中只有教義

當我們得到了生活

生命便悄悄飛離

像一群被打濕的小鴿子

在霧中

失去蹤跡


不,不是這支歌曲

在小時候沒有淚

只有露滴

每滴露水里

都有淺紅色的夢——

當我們把眼睛緊緊閉起


哦,在淡淡的秋季

我沒有走向你

沒有唱,沒有低語

我沿著籬墻

向失色的世界走去

為明天的歌

能飄在晴空里


1975年



歧視by 顧城


走累了

走進深秋

寺院間泛濫的落葉

把我覆蓋

多想跌倒

在喧嘩中

沒入永恒之海

多想,愛

等到骨頭變白

讓手和頭發

到白蒙蒙的雨中去旅行

讓手握著手

靜靜地變成骨骸

總會有客人到來

一只泥土的鳥

唱著歌

睜著空空洞洞的眼睛

唱過許多年代



by 海子


秋天深了 神的家中鷹在集合

神的故鄉鷹在言語

秋天深了 王在寫詩

在這個世界上秋天深了

該得到的尚未得到

該喪失的早已喪失



(一九二四年前后)深秋獨步by(德)赫爾曼·黑塞 竇維儀 譯


秋雨紛紛,襲打著葉已落盡的森林

晨風中,山谷在寒戰中蘇醒

栗子落地,響聲清脆

在地面上濡濕、破裂

并帶著棕色的微笑

秋天經常擾亂我的人生

秋風吹走破碎樹葉

搖晃枝椏

然而,果實何在?

我綻開愛的花,卻結出苦澀的果

我綻開信任的花,卻結出怨恨的果

風撕裂我的枯枝

我對它展開笑顏

因我尚可抵御風雨



by 波德萊爾 陳敬容 譯


你水晶似的明眸向我說:

“我對你有什么好處,奇怪的愛人?”

——乖些,別作聲;一切都使我的心

激怒,除了原始野獸的真誠;


它不愿向你袒示它陰暗的秘密,

一手招我沉睡的搖籃人;

也不愿給你看它的火焰寫成的經歷,

我恨熱情,智慧又令我疲病不振;


我們默默地相愛吧。暗淡的、潛伏的愛情,

在它的崗位上張著命運的弓,

我知道它古老的兵庫里那些武器:


罪惡、恐怖和瘋狂!——呵,蒼白的雛菊!

你不也如我是一輪秋陽,

呵,我如此純潔,如此無情的瑪格麗?



秋日將至及對父母的思念by 葉胡達·阿米亥 劉國鵬 譯


不久秋天就要來臨。最后的果實業已成熟

人們走在往日不曾走過的路上。

老房子開始寬恕那些住在里面的人。

樹木隨年齡而變得黯淡,人卻日漸白了頭

不久雨水就要降臨。鐵銹的氣息會煥發出新意

使內心變得愉悅

像春天花朵綻然的香味。


在北國他們提到,大部分葉子

仍在樹上。但這里我們卻說

大部分的話還窩在心里。

我們季節的衰落使別的事物也凋零了。


不久秋天就要來臨。時間到了

思念父母的時間。

我思念他們就像思念那些兒時的簡單玩具,

原地兜著小圈子,

輕聲嗡嚶,舉腿

揮臂,晃動腦袋

慢慢地從一邊到另一邊,以持續不變的旋律,

發條在它們的肚子里而機關卻在背上

而后陡然一個停頓并

在最后的位置上保持永恒。


這就是我思念父母的方式

也是我思念

他們話語的方式。



頓悟的一日by 厄斯頓·綏斯特蘭德 北島 譯  摘自《北歐現代詩選》


漫長的岸,石頭閃光,

在秋天。清澈的海水

在峽灣里以寬闊而炫耀,在秋天。


某日那平坦荒地的山妖

被趕走。而某日來自深淵的不安分的家伙

不否認眼睛所凝視的一切。


某日眼睛也看到石頭

和水面那邊。——我忽然不再懼怕的風

把公園的落葉吹散。



秋天by 伊迪特·索德格朗 北島 譯 摘自《北歐現代詩選》


赤裸的樹立在我的房子周圍

讓無邊的天空和大氣進來,

赤裸的樹齊步走向岸邊

在水中映照它們自己。

一個孩子仍在秋天灰色的煙霧里玩耍

一個小姑娘手中拿著鮮花散步

在天邊

銀白的鳥兒起飛。



秋天by 紀堯姆· 阿波利奈爾 徐知免 譯 摘自《法國現代詩抄》


在霧中走過一個羅圈腿的農夫

緩緩地在霧中牽著牛

濃霧遮沒了多少貧窮而羞怯的村莊


農夫走過去嘴里哼唱著

一首愛情和負心的歌

唱的是一個指環和一顆破碎的心


啊秋天秋天送走了夏天

兩個影子在霧中緩緩走過



by R.S.托馬斯 程佳 譯  摘自《R.S.托馬斯詩選》


角鯊,如滿臉斑點的上帝,

望著他;海豹的眼

球冰冷。秋天來了,

鳥兒喳喳叫著,寥廓的天宇

飄落棕色的陣雨。他伸出

因長期祈禱失敗麻木的

雙手:把我的生命,他說,

帶到陰冷的海去吧。但海拒絕他

如殘骸。他與兒孫為大地

施肥,大地卻以石頭

回報。一切努力、一切

祈禱都被拒絕。病態的

陽光下,纖細的詩流

在荒蕪的巖地干枯。



秋天 by 拉斯克-許勒 謝芳 譯  摘自《拉斯克-許勒詩選》


我在路邊給自己摘下最后一朵雛菊……

天使已來為我縫制我的壽衣——

因為我必須繼續背負別的星球。


深深懂得愛的人將獲得永生。

一個充滿愛的人才能夠復活!

請隔絕恨!無論火把在多么高的地方晃動。


我想告訴你許許多多愛——

即使冰冷的風已經在吹,

已經圍繞著一些樹木旋轉,

圍繞著一些曾躺在自己搖籃里的心。


我在塵世經歷了痛苦……

月亮在回答你的提問。

它在被遮掩時也在一些日子看見我,

我曾踮起腳尖在這些日子上膽怯地行走。



在敞開的窗邊(1896)by 卡瓦菲斯 黃燦然 譯  摘自《卡瓦菲斯詩集》


在秋夜的平靜中

我坐在敞開的窗邊

整整一個小時都處于

完美的愉快的寧謐。

子的輕雨飄落。

易腐敗的世界的嘆息

在我易腐敗的本性中回蕩。

但它是甜蜜的嘆息,它升起如祈禱。

我的窗向一個未知的世界

敞開。一個說不出的、芬芳的

回憶的源頭展現在我面前;

翅膀擊拍我的窗沿—

爽朗的秋天的精靈

降臨我和環繞我,

用他們純真的語言跟我說話。

我感到微弱的、深遠的希望,

而在我可敬的

創造的沉默中,我的耳朵聽見旋律,

它們聽見晶瑩的、神秘的音樂,

那來自群星的合唱。



秋天時我在北大by 春樹 摘自《春樹的詩》


我記得北大是我最喜歡的大學

眼前很模糊

沒人拉住我的手

我們在學校外面分別

我轉眼又看了一眼北大

它多出一塊景物

多出一個人


2001 年10 月28 日



訪北島于美國伊利諾伊州伯洛伊特小鎮。

2 0 0 2 年9 月by 西川 摘自《夠一夢》


一百噸烏云
像大草原上散開的蒙古騎兵呼啦移過伯洛伊特上空


一百噸烏云分出一噸烏云
砸向伯洛伊特像蒙古騎兵摟草打兔子絕不放過哪怕衰敗不堪的小鎮


翻開落葉,是溺死的昆蟲
走進空屋,會撞見濕漉漉的鬼魂顫抖個不停


小汽車抵達小旅館
小旅館的吸煙房間里煙味淤積不散即使打開屋門


這吸煙的過客一天要吸三包煙嗎?其憂郁和破罐子破摔的程度可以想見
而本地人憂郁更甚


眼見得鎮子上的一半櫥窗空空如也
卻絕不動起吸煙的念頭,這真對得起停車場上寂寞飄揚的美國國旗


這是三岔路口上的伯洛伊特
只有兩三個人在銀行的臺階上低聲交談


只有一個人在借來的白房子里
用菜刀剖開紫茄子,相信燒一手好菜就能交到朋友


黃昏過后是夜晚
夜晚過后是只能如此、只好如此的流亡者的秋天


秋天將樹葉一把揪走
只有一個人為此而心寒,瑟縮為一個原子


并且伸手捂住他桌上的紙頁
仿佛天際一陣大風越過了地平線來到面前


2002 年9 月, 2009 年8 月



寬窄韻 by 翟永明 摘自《行間距》


鷓鴣天,凄涼犯

用姜白石韻,寫寬窄巷子

群樓之間找不到

菊花梅花的高矮視線

高 又或是矮

都未曾隨秋風改變


坐在白夜庭院 深深,

有幾只鷺鷥 飛不太高

想 當年的翩翩年少

已蜷縮如老蓮

現在沒齒難忘


“她愛我因為我歷經風險

我愛她因為她為我悲傷”

半窗白日

半戶竹影稀

聽隔座怨聲 也是蟬鳴的一種


算起來 也有五年光景

“他愛我 因為我經不起現實的戲弄

我愛他 因為他天性異于旁人”

落座聽自己的心聲 回音變成

沒心沒肺的一種口語

值此愛情僵硬之年代

愛情詩 如老樹遍體之鱗


鷓鴣天,凄涼犯

用姜白石韻,不惜點染

連翼起飛的舊詞

可串不成新起的寬窄詩行

想遠人,他在嗎?

罷了 這一地太無聊的時間 碎

碎 碎 時間、愛情、

也像公共汽車開來開去

一次不開門

這輩子 就此過去

善惡兩清


2009 年7 月2 日



也為中秋一歌 by 楊黎 摘自《一起吃飯的人》


我們家的月亮

比你們家的

月亮亮

因為它是

我們家的月亮

而你們家的月亮

僅僅是

你們家的

月亮



by 韓東 摘自《重新做人》


下雨了,但這不是下雨的心情

秋天了,這也不是秋天的涼意

一支樂曲在它不被演奏的時候

一種思想在軀體已死的頭顱中

生活的言外之意,真理乃密中之密

我的雙眼被白楊樹上的傷疤重復


(《秋冬獻詞》)



蕩婦秋思賦 by 蕭繹(梁元帝)


蕩子之別十年,倡婦之居自憐。登樓一望,惟見遠樹含煙;平原如此,不知道路幾千?天與水兮相逼,山與云兮共色。山則蒼蒼入漢,水則涓涓不測。誰復堪見鳥飛,悲鳴只翼?秋何月而不清,月何秋而不明。況乃倡樓蕩婦,對此傷情。于時露萎庭蕙,霜封階砌;坐視帶長,轉看腰細。重以秋水文波,秋云似羅。日黯黯而將暮,風騷騷而渡河。妾怨回文之錦,君悲出塞之歌。相思相望,路遠如何?鬢飄蓬而漸亂,心懷愁而轉嘆。愁索翠眉斂,啼多紅粉漫。已矣哉!秋風起兮秋葉飛,春花落兮春日暉。春日遲遲猶可至,客子行行終不歸。


 

2015-08-23 08:3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