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創業先鋒 眾人拾柴火焰高
字體    

人生蠻荒記(8):火坑
人生蠻荒記(8):火坑
GameRes游資網     阅读简体中文版

大公司里經常遇到一種現象:事情搞砸了,人也落跑了,留下一個爛攤子,要找誰去接?好事輪不到,壞事排第一,說好聽的叫能者多勞,說坦白的就是要你犧牲去跳火坑。老板金口一開,圣旨一下,能不跳嗎?這個火坑跳了會死,可是不跳也死,那該怎么辦?

若已知是火坑,又為何要跳?沒有誘因、沒有脅迫誰要跳火坑!就算有時你想跳,別人也未必敢讓你跳,總是機緣巧合,才會面臨跳火坑的抉擇。

既然是火坑,就代表這個位子難坐,事情不好搞。而能有機會跳火坑,要不是能力過人——公司派最強的將去打最難的仗,就是蜀中無大將,廖化當先鋒,因為找不到更適合的人選,只好二軍當一軍用,不期待轟轟烈烈,只希望不要壯烈成仁。

即使有能力也未必有把握,除非天時、地利又人和,否則單憑一己之力,要成功,機會不大!但老板都交代了,似乎不去也不行,否則如此公然抗命,以后老板還能信任你嗎?還敢再倚賴你嗎?老板沒臺階下,事情沒人處理,難道要老板自己解決嗎?但去了又沒啥好處,做成功是應該的,了不起老板口頭贊揚一番,但失敗了卻要承担后果,反倒給自己留下不好的紀錄,那么站在火山口,是該跳不該跳?



->->->->->->前方高能,本篇是小說形式,長度極長,請做好心理準備。



#不得不跳篇

小馬在國內某個企業集團中的一家公司担任部門的小主管,負責的是品控的工作。公司為了提升品質要求并符合國際標準,于是決定要引入品質認證系統。老板對此很是重視,于要交辦做事努力、認真的小馬來負責整個認證事務的執行。同時間,老板也交代在集團中的另一家公司一起推動品質認證,兩家公司同時進行,但各自有各自的負責人員。

這兩家公司的辦公室恰巧都位于同一棟大樓,分屬上下兩個樓層,小馬的公司在上層,另一家則在下層。大家平時業務有所往來,彼此也都熟識,既然兩家公司都同時要認證,為了節省時間與成本,兩家公司就都找同一家顧問公司來輔導認證,這樣彼此之間就能相互參考,也可有個照應,于是就這么展開了半年多的引入期。

半年的時光很快地過去,到了要驗收成果的時候。小馬的公司進度比較順利,于是先安排認證。大家戰戰兢兢的嚴陣以待,就在經過幾天認證公司的嚴格審核后,很順利的取得了認證,小馬這下才終于松了口氣,卸下了半年多來沉重的壓力。

壓力有這么大嗎?這個品質認證,若只是要取得一紙證書,其實并不困難。但小馬卻做得異常辛苦,主要是因為老板要求要真的落實整個制度,而不是只做做表面功夫而已。老板是想借此次機會,調整公司全體對品質的態度,希望徹底改頭換面,讓公司品質上軌道,確實來提升品質水準。

要確實落實品質制度,那可真不是開玩笑,而且公司原本的體質就不是很好,所以老板才想借由此手段來改善體質。這次能夠順利認證成功,同時讓整個制度上軌道,過去許多積存的問題,也同時在這次的認證過程中給解決了,小馬這下功勞可是不小。

小馬的公司認證過了,接下來就輪到另一家公司要開始安排認證。正常來說,小馬公司通過認證應該會給接下來要認證的公司帶來非過不可的壓力,但這家即將認證的公司為什么看起來卻是一副輕松模樣,絲毫沒有要打仗的感覺。

依照正常程序,在正式認證前約一個多月,認證公司會安排預審的程序。預審與正式認證過程幾乎差不了多少,主要是可以讓公司做好準備,預先發現問題,以便在正式認證前完成最后的改善,這樣在正式認證時才不會出什么意外。

小馬的公司當然也經過相同的程序,只是一切都很順利,沒發生什么大問題,但公司不同,預審的情況也跟著大不相同……

就在預審的結束會議中,認證公司的審查人員,洋洋灑灑的列出一長串缺陷要求改善,這份列表看起來還挺嚇人的,就從審查員報告時的態度跟語氣上來看,都有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味道,感覺上好像不常碰到這樣的情況似的。

在會議結束后,認證公司的審查人員并沒有馬上離去,反而找了項目負責人與老板等幾位高級主管到一旁,私下語重心長地說:“我審查過許多公司,你們這次預審的狀況,真的算是非常的不理想,許多缺失的情形都很嚴重,看起來不是短時間內就能有效改善的。而現在離正式認證也只剩下一個多月的時間,我担心以你們目前的情況,這些缺失恐怕無法在期限內改善完成,所以你們可以考慮看看,是否要取消這次的認證,等到準備好了,再重新申請。”

這個結果真的把老板給氣炸了,同樣的顧問公司來輔導,為什么小馬的公司做得到,而這家卻做不到。老板是個使命必達的人,于是大發雷霆并宣布:“我們不會延期也不會取消,這次認證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一切依照原進度進行。”老板交代完了,大家面面相覷,剩下的就是項目負責人與主管們想辦法該怎么去達成的問題了。

遇到這個狀況,你說該怎么辦?預審出大狀況的公司領導們,大家一個個抓耳撓腮,煩惱得不得了。大家都知道老板的個性,命令既然下了就一定要達成,而這個不可能的任務又該如何去達成呢?

大家的壓力都很大,這次認證的項目負責人成了眾矢之的,其壓力則更大,主管們各個逼著他要拿出個辦法來好解決問題。這也真是奇怪了,如果有辦法,不早就拿出來了,問題要是能解決,根本就不會走到今天的這步田地,難道就只有我有錯,你們其他人就都沒責任嗎?真是氣不過,于是就這么心一橫,紙筆拿出來,干脆辭呈一丟,項目負責人竟然就這么拍拍屁股走人了。而且說走就走,也不故作姿態,給人來個措手不及,就留下了這個爛攤子,看有誰敢接。

這個q情況傳到了老板耳中,看來要靠他們自己是沒辦法解決問題的,想想也不能讓他們就這樣繼續擺爛下去,于是就把小馬的主管找來,嘆了口氣說,“那就叫小馬來負責好了。”

“這是什么道理,別人的火坑為何要我跳啊!”小馬憤憤不平的說。

小馬才剛搞定自己那攤事,都還沒論功行賞呢,就要被逼著去跳火坑,心情直接從云端摔落到谷底。這個火坑跳下后,要是失敗,不但前面剛認證成功的功勞全部一筆勾銷,還會留下個失敗的紀錄,真是立即豬羊變色;而即使萬一成功,了不起就是錦上添個花,大家也會認為是理所當然的,沒什么太大感覺。這種有功無賞弄壞要賠的工作,小馬怎么想都覺得太不劃算,這怎么能接呢?

但老板已經欽點小馬去赴湯蹈火了,小馬能不去嗎?而且不要忘記老板是個令出必行的人,這要是不去,就等于公然抗命,老板面子必然掛不住,以后小馬在公司恐怕也不必混了,必定會被老板列入黑名單中,恐怕未來美好的前途在這里就要畫上休止符了。小馬反覆思量,還真不知該怎么辦才好。

小馬想來想去,在這種情況下,其實答案就只會有一個,也不必在那里浪費時間了,就是勇敢地跳下去。所以現在該花時間思考的,并不是該不該跳火坑,而是跳下去后要怎樣才能生還,最好不但要能生還,還能創造奇跡,能夠化危機為轉機,那就更好了。

事情理清楚了,精神跟著就來了,小馬趕緊去了解了一下實際狀況,推演著未來的一個月該如何進行,把事情大致上都了解一番,接下來竟然就直接去找老板密談了。

老板要小馬接手認證的事情,在兩家公司間很快地就傳了開來,小馬直接去找老板的事情,也瞬時傳遍了上上下下,我們永遠都不可小看辦公室八卦的傳播力量,對于這點可要好好的來補充一下。

有次老板找小馬來要交代事情,小馬進入老板辦公室后,秘書順手就把門給帶上,于是辦公室中就只剩下老板與小馬兩個人。這個集團老板的辦公室可不像一般小主管的辦公室,不但房間寬大、位置隱密外還隔音良好,一般人平時沒事是不會經過這里的。

結果老板在跟小馬談話時,因誤解小馬的意思而把小馬臭罵了一頓,這時受盡委屈的小馬,不知哪來的膽量,或許是仗著年少輕狂,竟敢跟老板據理力爭豪不畏懼。

大家都知道老板的暴躁脾氣,有誰敢頂撞老板或反駁老板的意見,而此次小馬的抗暴行動、這等的英雄事跡,瞬間早已傳遍全公司。小馬才剛走出老板辦公室,在回到自己座位的途中,一路上就有不少人跟他鼓掌叫好,直夸有勇氣更有骨氣,你說這個八卦的散播力量可是多么的驚人。但話雖如此,小馬這次跳火坑后到底跟老板談了些什么,卻沒有一個人知道。

小馬執掌兵符后,馬上就找這家公司老板之下地位最高的人物商談,“報告副總,您應該很清楚老板的個性與要求的,這次認證最后要是真的沒過,不只是我會走路,恐怕您也會下臺,我想這點大家應該都有共識。我這邊已經取得了老板的充分授權,不過還需要您這邊全力的配合,認證才有可能成功。”

副總聽完小馬的開場白后,邊點頭邊說,“只要你能搞定這件事,要我怎么配合都沒問題。”

“這樣事情就好辦了,麻煩副總立即通知公司所有同事召開緊急會議,今天下午立即召開。請您向大家宣示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決心,同時授權我全權處理,大家必須全力配合,其他的我自己會處理,這樣就可以了。”

因為是臨時召集大家回來開會,人人臉上都掛著疑惑與不安的表情,在副總依照小馬的劇本說明完后,小馬接手上場,開場先激勵大家一下,分享了之前通過認證的經驗,接著簡單說明了各單位接下來要執行的重點以及該如何進行,當鼓勵的話說完后,小馬大約停頓了幾秒鐘,讓大家沉淀一下,這時小馬的表情突然嚴肅了起來,并用充滿殺氣的眼神投向大家,接著以堅定的口吻說:“這次董事長是玩真的,若是認證失敗,我跟副總恐怕都得走人,所以以下公布這次的罚則……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中,若是無法配合或是無法達成要求的,就絕不寬待。”

雖然治亂世得用重典,但小馬其實并不是想以懲處來恫嚇大家,若是最后仍無法達成目標,那么再怎么處罚也是于事無補。小馬只是希望借此能讓大家把通過認證當成目前最首要也是最重要的任務,大家必須要破釜沉舟、下定決心,盡最大的力量去達成,并信任小馬能夠帶領大家達成任務。

經過這次會議,大家就像喝醉酒神智不清的人,突然受到重大驚嚇,瞬間驚醒過來一樣。小馬一次就掌握了指揮權,并得到大家的支持,還激發了大家的斗志,于是緊接著就馬上指派了幾位同事負責相關工作,立即展開為期一個月的絕地大反攻。

忙碌拼命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一個月的時間很快的就過去了,又到了結束會議,只是這次不是預審而是經過一個月后的正式認證。大家期待認證公司宣布是否通過的心情,不像是明星們在金馬獎頒獎典禮時等待頒獎人公布得獎名單時的心情,反倒比較像是犯人在聆聽法院宣判是否有罪時的感覺,而這個感覺讓等待宣布的時候還真是倍感煎熬。

認證公司主導審查員一項一項的說明缺失項目,大家聽得是心驚膽跳,深怕不小心聽到一條重大缺失,那一切就都完了。這次的缺失項目還真是不少,大家聽了老半天都還沒聽完,心跳就像打鼓一樣,是越打越重也越打越快,再不趕快宣布結果,恐怕一顆心都要給跳出來了。

“這次審查雖然缺失不少,但大多是些小缺失,并無重大缺失,我們在此恭喜大家通過這次的認證。”當主導審查員宣布最后結果時,大家欣喜若狂,如釋重負,心想,飯碗終于保住了,明天可以繼續來上班了。

至于小馬呢?不管是一家公司還是兩家公司通過認證,對小馬而言其實是沒多大差別的,差別的是,小馬從此得到大家的肯定與信任,也對自己的能力更有信心。

#前狼后虎篇

長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一個沒人能順利坐穩的主管職位,連續幾任都火速夭折,公司內夠資格的人都一一陣亡,外找的人也撐不過三天。這個位子總不能一直空著,只好讓資歷尚淺的新人上場。一個破格晉升的好機會,卻担心沒有經驗也毫無把握,萬一夭折則平白斷送前途,若是不接恐怕不識抬舉。這個火坑跳了會死,可是不跳也死,那該怎樣才好?

在職場上,每個積極進取的人有誰不想要職位晉升。就連在皇帝的后宮之中,大家也莫不是都汲汲營營、用盡手段的來謀求晉升的機會。

盡管如此,即使能被晉升,這個位子能否坐得穩,仍是需要時機與能力相配合,兩者缺一不可,要是時機不好或是能力不足,那么這個晉升是福是禍可就難料了。就像在大環境極差、全球經濟不景氣的時候,每任的行政院長都做不了多久,各個都提前夭折,不是比政績好壞反而是在比下臺的快慢。試想當臺面上可選的人物都一一夭折后,接下來若自己成為下任被征詢的對象時,這個位子是要接不要接,或是該接不該接。

這個位子要不是時局不好,且臺面上的人又都陣亡了,否則哪有可能會輪得到自己,但也正因如此才會有此機會,否則自己何德何能,這個晉升的機會哪有可能會掉到自己頭上。這份工作若承接下來,會是水到渠成、順理成章,順利完成嗎?這個機率看來恐怕不大,論經歷、論學識都比不上前車之鑒,那么難道會是拔苗助長?這么難得的晉升機會,若接下此重担怕自己能力不足從此葬生火窟,但若拒絕,可就不識抬舉,對未來升遷之路恐會平添阻礙,那到底該接不該接呢?

“聽說前兩天才來報到的部門主管,今天又夭折了!”今天一早辦公室中,大家見面時幾乎都是拿這句話當作問候語。辦公室的空氣里充滿著新到任主管再度快速仆街的八卦傳聞。雖然這本是意料中的事,大家對此早就見怪不怪了,但是大家對于自己料事如神的本事,還是頗為沾沾自喜。

這已經是最近幾個月以來第三位夭折的新任主管,這其中有的雖然稍微撐得久一點,但了不起也就是一個多月,這個部門主管的位子就像是椅子上插個釘子,任誰也坐不住。一年多來這個職位大多時間里實質上幾乎都是空著的,就只是由別的單位主管象征性的掛個“暫代”的名義,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有個主管,但實質上卻是群龍無首。

說是群龍無首,倒也未必完全如此。下面的部屬沒有真正在管事的主管,卻也照樣運轉無誤。一般例行性作業倒都還是能夠維持正常運作,反正大家都是老員工了,不就是那么些事情嘛,也都知道該怎么做。只是老板若是想交辦一些特殊的任務,或是想要執行一些較有難度的工作時,這才麻煩了,沒有個像樣點的主管負責還是不行的,要不然就再這么繼續的混下去也未嘗不可,反正也沒差,又出不了什么大事情。

這個位子有那么難做嗎?老板心中納悶著,也不是什么技術性的單位,更不必去赴湯蹈火什么的,為什么公司內能派、能調、能用的人都一一試過了,或是說都征詢過了,自從每位調過去的人都像逃難似的快速地以離職收場,從此就再也找不到人愿意來接手了。公司內找不到合適的人,沒關系,改從外面找也是可以的,只是職缺也刊登了、人也找來了,但結果卻更糟。新到任的主管走的速度,就像是被人拿刀子在背后追殺似的,比逃難的速度還更快,大家都還記不得新主管的名字,而人就不見了。

小馬的學歷好、履歷佳,擁有碩士學位還是從大企業集團出來的人,平時做事積極認真,待人和善,又喜歡幫助他人,即使是其他部門的人來找小馬幫忙,只要能力所及以及時間許可,也都會盡力協助,因此人緣不錯,與各部門關系交好。小馬來公司的時間不算久,大約才一年左右,一進公司,就很受到老板的重視,屢屢交辦重要任務,是近期新人中最受矚目的一位明日之星。

“這次的新主管怎么又這么快就陣亡了,真是傷腦筋。這個主管的位子想要靠外找難度反而更高,看來想要解決這個問題,恐怕還是得要回過頭來尋求內調才行……”老板看了一下在場的人人與小馬的主管王經理,帶著期望又有點威嚴的眼神停留在王經理身上,“所以我想……如果找小馬來担任主管,你們覺得怎樣?”老板提出一個較為膽大的想法,想聽聽大家對此意見如何?

聽完老板的說法,王經理露出一臉錯愕的表情,因為小馬的專長與此部門是八竿子打不著,不知老板是說真的還只是隨口說說而已,一時間還真不知該如何回應,只好兩眼空泛的看著老板。老板看大家似乎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我知道,公司有相關經歷又夠資深的人要不是夭折就是極力婉拒,向外又找不到待得住的人,可是一直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我看小馬進公司后的表現很是不錯,人又很積極,雖然沒有相關工作經驗,經歷也不足……不過沒關系,只要資質好應該都是可以培養的。”

聽完老板的說明,人力皺著眉頭說:“老板您這樣說是沒錯,憑小馬的能力與態度,要培養一定是沒有問題的,怕只怕小馬沒有意愿來接這個主管。以過去慘烈的情形,小馬不可能不知道,雖然小馬的能力很受肯定,但之前條件符合的人都干不下去了,小馬要面對的狀況只會比前人更嚴峻,那你想他會這么笨,肯來跳這個火坑嗎。”

“雖然這個職位不好做,并且以小馬的資歷來說,這個部門主管的職位對他而言實在是有點越級晉升,但以小馬這么積極又勇于挑戰的個性來講,搞不好這反而會是一個誘因。只是相對的公司也必須承担一些風險,不過這風險相較起來也就算不了什么了,總比這個位子放著空著要好吧!”老板很認真地打著他的如意算盤。

王經理倒是沒什么太大意見,恐怕是也不敢有什么意見,一開始就已感受到老板的心意已決,也不好再說什么,只是這件事必須由他去跟小馬談,想要說服小馬恐怕不是件容易的差事,“那我先私底下試探看看小馬的意愿如何好了。”

雖然只是私底下的詢問,可是小馬要接主管的消息,仍是很快就傳遍了全公司。當然這個群龍無首的部門同事們也都聽到了風聲,而他們素來與小馬交好、彼此熟識,一聽到這個消息后,沒敢閑著,竟然一一跑來勸說,強烈地表達希望小馬能接下此職位。

這下小馬的主管王經理可是輕松了,不必自己大費唇舌去說服小馬,反倒是自有別人代勞了。而且這個出缺的主管職位正是由王經理暫代著,這對他而言本來都一直是一個頭痛的事情,若是小馬愿意接下這個爛攤子,雖然自己單位少了一名可用之才,但也算幫自己解決這個頭痛的代理之職,還不算虧,而該部門的同事又這么支持小馬,看來這件事應該是有譜了。

在部門同事全體同意以及老板與主管全力的支持與勸說下,小馬受到很大的鼓舞,原本担的心也放下了不少。小馬起初担心的是第一,自己沒有這個部門的經驗與專業;第二,自己出社會也沒幾年,資歷實在不足,更何況;第三,過去也沒做過主管,第一次担任主管就做自己不熟悉的領域,這個險冒得也實在是太大了。可是,對小馬而言,這么快就能晉升部門主管,實在是一個很大的誘因,而且還沒上任就已經得到部屬們的支持,即使沒有主管經驗,看來要帶領下屬應該不會是什么大問題。

除此以外,這件事還有一個隱憂,就是小馬自己一直搞不清楚這個部門的前幾任主管,為何都夭折得那么快,難道大家真的認為自己有那么優秀嗎?小馬即使對自己還滿有自信的,卻也還沒自大到這個地步,所以這應該是不太可能,那到底又是什么原因呢?又有誰知道呢?小馬把公司元老們給問了一圈,結果是大家都不知道。

沒關系,人在受到稱贊的時候,就很容易會做出不理智的決定。小馬抵擋不住未來的部屬們每天輪流派人來灌迷湯,最后終于點頭同意,接下了這個燙手山芋的職位,跳進了這個折人無數的大火坑。

接下了這個職位,不只小馬自己怕陣亡,就連老板也很怕小馬陣亡,還特別幫小馬鋪好了路,在公開場合或是私底下都明白表示支持小馬,盡量排除與其他部門可能發生的隔閡或阻礙。我們從老板這么幫小馬打點,就知道這個職位有多難做了。

只是,這些都不是重點,小馬……嗯!現在應該改稱馬經理了,原本就與各部門關系不錯,且這個部門即使沒有主管也都能順利運轉,所以一般事務性的事情是不會有什么問題的,那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之前各烈士的犧牲成仁呢?

這個答案在馬經理到任的兩個星期后就逐漸浮現出來了!

原來問題不在外面,而是在部門里面。不是在事情有多難做,而是在人有多難搞。可是,不是每個人都竭誠的歡迎小馬過來嗎?人又怎么會難搞呢?其實難搞的也就只有一個,不過只要有一個在關鍵位置的人難搞也就夠嗆的了,就像《甄嬛傳》里的華妃,有這么一個人領頭,整天用盡心思的在背后搞你,想不死也難。

新官上任三把火,馬經理不敢這樣做,也沒本錢這樣做。但有了新的舞臺后,總是想要有所表現的,況且這個單位過去還是問題叢生(不過大家只知道有很多問題,但就是沒人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問題就是了),那么新官上任還是得有點作為的。

認真的馬經理開始去了解部門內的相關業務,因為對每件事情都沒有經驗,所以每件事情都特別花了不少時間去了解,并詳細閱讀相關資料,每每遇到不了解或是不清楚的地方,就會請部屬來做說明,就這樣花了一兩個星期左右的時間,對部門整體業務也有了初步的了解。

前兩周進行得還算順利,但接下來可就不太一樣了,跟部屬要更進一步的資料時,經常就是推、拖、拉,速度變得是越來越慢,經常慢到似乎都忘了這件事情的存在。難道當一個主管就非得要親自去了解這么詳細的資料嗎?這些不應該都是部屬該去處理的事情?馬經理才剛上任沒多久,有必要去了解這么細節的東西嗎?其實,這也不是馬經理所愿意的。

有次開主管會議時,老板對馬經理報告的數據有疑問,就請馬經理說明,結果馬經理搞不清楚數字是怎么計算出來的,只好杵在那兒啞口無言,也只能說,“我回去弄清楚后再來報告。”但回去一問經手人員——就是這個部門年資最深的陳姐,得到的答案卻是,“我報表做好給你后,檔案就刪除了,所以資料就沒留下來。”

“哈!有人這么做事情的嗎!”馬經理強忍住怒氣,“那接下來該怎么辦呢?該怎么回覆老板呢?”我們新任的馬經理焦急的口中念念有詞。而不認為自己做錯事情的陳姐在一旁卻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冷冷地道:“我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辦。”看來馬經理只好自個兒瞎掰了。

就這么點小事情馬經理也處理不了,還真令人喪氣。但過了兩天我們這位資深的陳姐在公司走廊上很碰(ji)巧的遇到了老板,卻很積極的跟老板獻殷勤,主動說明這個數據的來龍去脈,而且老板一聽就懂,臨了前還補上一句,“其實這些細節我之前都有跟馬經理報告過,可能是馬經理沒注意到或是忘記了吧!不過,董事長您請放心,我會盡力協助馬經理的。”這是什么意思啊!這不是擺明了在暗示老板馬經理的能力不行、努力不夠、沒進入狀況、還沒辦法掌握部門嗎?

后來幾次主管會議,馬經理報告的數字經常會出狀況,陳姐偶爾會故意提供錯誤的數字給馬經理,然后再湮滅證據,事后并予以否認。雖然老板都很客氣也沒責怪馬經理,但一直出錯,又做不出個合理的說明,回去又問不出個答案來,還是很傷人志氣的。馬經理正在坐困愁城、無計可施的時候,心想總不成就這么繼續下去吧!干脆心一橫,一不作二不休,既然要不到原始檔案,也不必勞煩陳姐費心整理了,就自己取代陳姐的工作重頭做起,重新整理書面資料,雖然這樣很花功夫又浪費時間,但無論如何總是一個辦法。

“你把我今天報告的相關的書面資料,全部都拿過來給我。”馬經理用命令的口吻對陳姐直接下指令。

雖然陳姐滿臉的不高興,但經理已經下命令了,總不好當場拒絕,把大家給搞得難堪吧!陳姐于是消失了一陣子,也不知人跑到那里去了,還真不知這些資料到底是被陳姐給藏到什么地方。過沒多久,陳姐步履蹣跚的抱來一大疊資料,“資料實在是太多了,我先給你一部份,等你看完后我再拿其他的過來。”

不錯,事情總算是有點進展,從完全看不到細節檔案資料,到現在好歹部分書面資料總算是拿到手了,只待馬經理好好的逐一觀來。只是這一看,我們著急的馬經理可又傻眼了。連續翻了幾頁資料,在關鍵的欄位上竟然完全沒有數字,不但沒有數字,根本就是一片空白,馬經理急忙地又繼續翻了幾頁,結果情況都一樣,越是重要的資料,缺得就越嚴重,怎么會這樣。如果原始資料都長得是這樣,那么陳姐又是怎么作業的,難道她的記憶力超強,全部都記在腦子里,還是陳姐看得懂這些無字天書,這可真是怪了。

大失所望的馬經理無奈地只好再仔細的把資料重新看了一遍,這次可是有所收獲,看出了點端倪。馬經理發現在每張資料旁邊的空白處有人用鉛筆輕輕地注記了一些符號,而且只要是有空白欄位的資料,就會有這些符號,仔細比對一下這些符號,這下馬經理突然開竅了。

這些符號應該是代表著空白欄位中的數字,只是還弄不清楚規則是如何罷了。竟然會有人這么費盡心機的設計一套系統,特意的來隱瞞資料。這么樣的大費周章,那你想這里面沒有鬼才怪了。

本來馬經理已經撐得極其辛苦,事情幾乎是毫無進展,甚至對自己的能力都產生了懷疑。是不是自己不會當主管,才會無法有效領導部屬;還是專業能力不足,才無法讓部屬信服;或是誠意不夠,才無法與部屬溝通。就在即將撐不下去的當口,卻意外的發現了這個天大的秘密,這才突然豁然開朗,搞了半天原來是陳姐有問題,故意在整我啊!了解這點后倒是徹底激發了馬經理的斗志,才打消了放棄的念頭,再怎么樣都要跟陳姐周旋到底。

經過一段日子的明查暗訪,馬經理總算是有點眉目,還隱約查到了陳姐利用職權私相授受的情事,只可惜苦無證據。但在這段期間,馬經理的工作是越來越難做,下命令沒人理,要資源來個推拖拉,要資料大多是錯的,幸好這部門的工作也不是有多困難,馬經理花比別人多三倍的時間去了解每個細節,破解其中的機關,唯有如此才不會被陳姐糊弄,就這樣部門中的大小事情馬經理也慢慢的開始上手了。

陳姐發現馬經理不像前幾任那么好對付,沒那么容易趕走,手段只好越發狠毒。某日陳姐一早來公司就笑咪咪的跑去提醒馬經理,“報告經理,今天是老板的生日,依照往年的慣例,等下大家都會到老板的辦公室,然后各部門依序向老板祝壽,不過這點你不必担心,相關的作業我都會負責打點好。”

馬經理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顫,今天是愚人節嗎?還是吃錯藥了,看到陳姐反常的表現,馬經理心里難免升起一股小小的不安。但仔細想想,不過就是幫老板祝個壽,買個蛋糕,通知大家集合,各單位行禮如儀,唱個生日快樂歌就是了,也沒什么特別的,實在想不出陳姐還能搞出什么名堂來,所以今天就當作是老天特別眷顧,讓馬經理能夠輕松一天,這件事馬經理也就沒特別放在心上。

一會兒后,時間差不多快到了,大家陸續往老板辦公室移動。辦公室中一片亂哄哄的好不熱鬧,就看到陳姐在一旁交代了部門助理充當司儀,然后就忙里忙外的去催促大家趕緊集合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眼看大家到得差不多了,助理司儀來請示馬經理是否要開始了。馬經理掃視了一下全場,見人是來了不少,“咦!不是陳姐在催人過來嗎?怎么還不見她來回報呢。”

馬經理又等了幾分鐘,還是看不到陳姐的蹤跡,又巡視了一下現場,這才驚覺“哎呀!不好了”馬經理心中驚叫著,馬上轉頭跟助理司儀說:“怎么別的部門的人都來了,而我們自己部門的人卻一個都沒看到。”

助理司儀聽到后也是一驚,同時也立即對現場搜尋了一遍,“真的啊!我們部門除了我們兩個人以外,其他的人一個都找不到……那請問經理,接下來該怎么辦。”

時間已經延誤了十幾分鐘,若再這樣等下去也不是辦法,“那你就先開始吧!不過,等下進行到各部門向老板祝壽的時候,你把我們部門安排到最后一個,看能不能爭取一點時間,希望他們趕得及過來。”馬經理心里焦急得恨不得現在就沖出去把人全部都給找進來,只是在現在這個節骨眼上人也走不開!所以也就只能先這么安排了。

馬經理根本無心理會現場進行的狀況,眼巴巴地盼著能看到部門人員的及時出現,心里卻一直盤算著等下萬一真的開了天窗,那該如何是好,我這個主管該怎么才干得下去啊!又該如何才能化解呢?

各部門依次的向老板祝壽,終于輪到了馬經理的部門,這時馬經理焦急的再次望向辦公室門口,依舊是靜悄悄的沒有動靜,這時馬經理心中終于落了個底,他們應該是不會來的,看來這回又著了陳姐的道了。

“是故意要讓我在老板及全公司人的面前難堪,讓我做不下去嗎。”馬經理心里盤算著。這個情況可真是囧啊!主辦單位竟然沒人來,沒辦法,馬經理只好硬著頭皮,拉著司儀,就這么兩個人,“我們部門因為事務繁忙,大家都以公事為重,又剛好都有緊急且重要的事情趕著去處理,所以就我們兩個做代表,在此恭祝董事長福如東海、壽比南山、生意興隆、財源廣進、福納百川、萬福金安。”馬經理最后講得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既然要整我,又要趕我走,那當初為何這群部屬,尤其是陳姐,會那么積極的希望我來接主管呢?”這是馬經理就任主管以來心中最猜不透的一件事情。這個部門,陳姐根本就是地下主管,當初其他人應該都是受到陳姐的影響才來勸的,所以要解開這個謎題,關鍵還是在陳姐身上。

陳姐在這個單位工作了很久,是部門中最資深的人員,部門中的大小事情陳姐可說是一手包辦毫無問題。但每次主管職位不管怎么出缺,這個位子卻始終都落不到陳姐的頭上,這要是你,你會甘愿嗎?又會服氣嗎?這個不甘不愿的結果就是“我吃不到的,別人也別想吃得到,我坐不到的位子,別人也甭想坐。”于是就生出一系列的整人手段,由于兩面手法做得好,別人才都沒發覺出來。但新主管可就撐不住了,吃了悶虧又申訴無門,還是趕緊閃人為上,反正每個月也沒比別人多領多少薪水,還要這樣子來搞政治斗爭,這可真是太傷腦力、太不劃算了。

在搞掉了多位主管后,公司仍是沒考慮把陳姐升為主管,既然正位不可期,那何不找個傀儡,自己在幕后操作,做個地下主管,反正名是拿不到了,就只好退而求其次,掌握實權好了。就像慈禧太后的垂簾聽政,要是出了問題,責任還可以推給魁儡,似乎也還不錯,而馬經理當初就是被陳姐認為是個適合當魁儡的人才,只是最后誤判,看走眼了罷了。

陳姐原本認為馬經理為人和氣,平時溝通也很尊重陳姐的意見,而且來公司的資歷也很淺又沒這個部門的經驗,上任后應該就只能倚重陳姐,只可惜這個如意算盤是完全的打錯了。沒想到馬經理上任后會如此的認真投入,學習速度快,又有自己的想法,事情更是講究細節,才會讓陳姐徹底改弦更張、調整策略趕緊來滅火了。

處處受到陳姐設計陷害的馬經理雖外表看來忠厚老實,但事實上卻也不是個省油的燈。一旦清楚了自己所面對的處境后,也就不再彷徨失措。幾經思量后,這個棘手問題既然是由“人”所造成的,所以還是得從“人”來下手才有辦法解決。

在任何公司,不管你能力有多強,戰功有多彪炳,或是掌握了多少資源,都比不上老板的認同來得有用(所以也難怪有那么多人喜歡拍老板的馬屁)。馬經理深知此理,所以,不管陳姐多會玩弄兩面手法,多會設計陷害,馬經理只要能取得老板的信任與支持就有機會破解。

自從馬經理走馬上任后,所做的任何決定,或是打算要執行的作法都會先向老板報告,說明細節與用意并請示老板意見。不但讓老板充分了解狀況,事情也能完全掌握,才能讓老板對其信任與放心。除此以外,老板交辦的任務馬經理也都盡全力的去如期達成,這點是特別讓老板滿意的。因為過去老板想做的許多事情都拖了很久,這下終于有人可以執行了。馬經理在報告進度的同時,也有意無意的讓老板知道這個部門問題之所在,這下老板可終于明白,為何過去這個部門的主管始終沒人能留得住的道理。

能做到這些,可不是平白無故就能達到的,若只用一般的做法,只靠一般的努力,馬經理恐怕早就跟隨先賢做烈士去了。這幾個月以來,馬經理整個人是瘦了一大圈,每天忙得焦頭爛額的,同時要做、要學、要管、還要搞斗爭,真是一個人當三個人用,超級的給他爆肝工作。不但白天要工作、晚上也不得閑,就連生病都沒有時間,若一直這樣超時工作下去,遲早是要撐不住的。

所以要盡快解決眼前陳姐的這個問題,否則早晚仍是會陣亡的。而問題要解決,看來方法無他,唯有換人一途。只是要換人并不是說換馬上就能換的,公司的重要資料全被陳姐一手把持住,要先能解決掉這個問題,才有機會把人換掉,否則草率換人的結果,整個部門恐怕會面臨重建的命運,而更大的問題是,可能會找不到有誰愿意來重建呢,這可又是一件嚇人的大工程。

人不能馬上換,那就慢慢的來換。先找個有經驗能力又強的人進來,名義上是減輕陳姐的工作負担,實質上則是準備接手。馬經理跟老板說明了作法后,得到了老板充分的支持,接下去就是如何來打這場仗了。

接班人都已經到位了,以陳姐心機這么重的人,怎么可能會不知道大家在打什么主意,只是彼此都心照不宣,表面上不拆穿就是了。新人直接要交接陳姐的工作,雖然名義上是協助陳姐處理事情,但要叫陳姐輕釋兵權也不是那么容易。幸運的是,因為新人屢屢被陳姐陷害,反倒是激起了莫名的斗志(這點馬經理倒是幸運地用對了人),反而越挫越勇,拼命的加速趕進度,并且不動聲色的將過去遺失的資料逐一補齊,這下就看陳姐還能怎么耍寶。

那新人到底是怎么被陳姐刺激的呢?某天老板從外面回來公司,才一進辦公室,就看到資料掉落一地,竟沒人來處理,“這是誰弄的,怎么東西掉得四處都是。”老板脾氣正要發作的時候,剛好陳姐一旁經過,見機不可失,就裝得一副好心的樣子,趕緊跑過去跟老板說:“老板您不要生氣,我馬上去叫人處理。”

老板還以為陳姐知道是誰做的好事,但事實上陳姐根本就不知道,不過這點可是一點兒都不重要。陳姐直接回到部門辦公室,一進門就大聲叫嚷著新人的名字,說“老板在辦公室要找你,你現在馬上過去。”

新人一聽老板急著找她,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馬上丟下手邊的工作,就趕緊往辦公室走去。到了,看到老板,“董事長您找我……”,新人還來不及問是什么事情,就被老板當場劈哩啪啦地給臭罵了一頓。老板罵完人后氣沖沖地離開了,新人這時都還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只莫名其妙的傻站在那兒。

類似的事件層出不窮,這些狗屁事情不但沒有擊垮新人的意志,反而更激發了她的斗志,新人就跟馬經理兩人并肩作戰,聯手非要把陳姐趕走不可。

一個人的能力畢竟是有限的,而時間則更是有限。小馬調過來成為馬經理后,原本的工作竟然一時半刻找不到人來交接,反正原來這兩個單位都隸屬小馬原來的主管王經理的管轄,所以找不到人交接,事情就還是要求馬經理繼續做下去,這個雖說不近人情,但也不是沒有好處。

馬經理愿意繼續接下原來的工作,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其實心里是打算著要是調到新單位后若是搞不定,萬一夭折了,也還能留著個理由,可以順理成章的調回原單位,給自己預先準備個臺階、留條后路,否則萬一死得不明不白,這虧可就大了。

多付出就會有多的回報。馬經理把這個部門的問題理清也找到解決之道后,就找個機會跟老板報告:“自從接下這個主管職位后,幾乎是沒日沒夜的在工作,遇到的許多狀況,也都一一跟您報告過。其實這個部門的問題并不復雜,過去找不到主管也不是因為工作太難,只是要把人的問題處理掉就可以了,而這點也已經在進行中,相信很快就會有效果。只是持續這樣的工作實在太勞累了,即使人的問題可以解決,后續重建仍需要很大的功夫,而目前體力已經透支過度,尤其是在調過來前的工作一直找不到人來交接,這樣蠟燭兩頭燒,實在不是我的能力所能承担的。”馬經理講到這里,老板面露難色,不是覺得馬經理在推諉責任,而是担心難道馬經理也撐不下去了,是打算要提辭呈嗎?那接下來該怎么辦呢?

“我知道你接這個部門非常的辛苦,也做了不少的事情,沒關系,你不要担心,若需要什么協助,你盡管說。”老板拍拍馬經理的肩膀,“有什么困難,我都支持你。”

“我原來在前單位負責的那個大案子,恐怕公司要找到適合的人來接手一時之間并不是那么容易,而這邊的問題應該很快就能解決,只要人的問題能解決,找人接手就不是問題。所以我想來個接力賽跑,我跑第一棒,幫公司把問題解決了,再幫忙找人接手跑第二棒,重新把部門給建立起來,否則若要我一個人從頭一路沖刺到底,恐怕沒那么大的能耐,也沒那么多的體力。”馬經理很誠懇地跟老板分析狀況,也一并把未來的規劃都跟老板詳細說明。

老板聽了馬經理的說明后,大大的松了口氣,微笑地說:“沒問題,你能處理到這樣已經幫公司很大的忙了,況且原單位也非常需要你。”其實老板最怕的就是馬經理撐不下去,那就證明了當初老板的如意算盤是打錯的,還連帶地損兵折將。

經過一段時間的爭戰,陳姐的伎倆逐漸失效,馬經理與新人能掌握的事情越來越多,陳姐終至不敵,最后馬經理找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將陳姐調了個部門。陳姐的地位一落千丈,到了新部門后一切都要重頭開始,失去了舞臺也失去老板信任的陳姐,沒多久就自請離職了。

公司重新為這個部門找了位新主管,沒有了人為的惡意阻饒,雖然仍有許多事情隨著陳姐的離開而須重頭開始,但只要多花點時間,多費點心力,還是能一點一滴地重建回來。

而馬經理則是順利的調回了原單位,不但薪水、職級繼續維持著主管的水準不變,當手上的重要案子結束后,更是得到公司的重用,轉調到另一部門担任主管,薪水則是更上一層樓。馬經理所做的努力公司看得到,所做的付出老板體會得到,雖說當初跳進這個火坑時力有未逮,未能克竟全功,但卻意外地成為快速晉升的跳板,只要掌握住關鍵,展現出誠意,危機就能變轉機。

馬經理事后想想,當初決定跳這個火坑的決定實在也下得太匆促了,要不是自己命大,還真說不定會葬身火窟。其實當初自己也沒充分的實力來担此重任,或許也可以考慮用“代理”主管的方式來進行,或許壓力就不會那么大。只是這也同時表示自己沒把握,下屬也不容易信服,事情也可能更不好做,但卻是個比較保險的方式。事情再想回來,直接上任這樣的結局也不差,只是也難保上任后是否有能力能解決問題,那這個風險不是也太大了。總之,高風險、高報酬也同樣可能高損失,在接受高風險時若也能加買個保險,那就更妥當了。

#死里逃生篇

怎樣的火坑是有跳必死的?如果這個火坑造成的原因不在環境、不在制度、不在主管、不在部屬、更不在過去曾跳過這個火坑的人身上,而在你無法改變的事情上,那么這個火坑幾乎是有跳必死。遇到這種情形,該怎樣才能逢兇化吉、化險為夷,而最重要的是,要如何才能讓自己免除面對如此險境。

一個位子如果大家都做不下去,不用說,其中必定大有問題。若問題出在部屬身上,沒關系,大不了換掉就好;若問題出在環境上,那么想個突破逆境的辦法,就能化險為夷,再不然拚一下,只要撐過不景氣,一切也能回復正常;若問題出在曾在這個位子上的先賢先烈們,那么只要秤一下自己的斤兩,或是多找些協助,提升自己的能力,也有機會解決;但若問題是發生在老板的身上,那可就麻煩了!這種情況就算找來大羅神仙恐怕也沒解,遇到這種火坑,跳了必死,因為你很難說服老板、很難改變老板,更難讓老板放手讓你去做,最重要的是你沒辦法換掉老板,一旦跳入這種火坑,無異當炮灰,只會是老板的代罪羔羊,終究成為犧牲品而已。

這種老板就是幕后那只黑手的火坑,就像宮廷一般,若皇上施政無能,即使拼命走馬換將,也只會創造出一堆短命的大臣,對于政績則是毫無幫助,因為問題是出在背后的聽政人,所以不管找誰當大臣,其下場都一樣。

公司業績一直沒起色,業務人員來來去去就像來流水似的,能待得住的沒業績,有業績的待不住,找不到幾個能待得稍微久點的。而且不只業務人員流動率高,就連業務主管也都撐不了多久就陣亡。公司想找人,看得上的不愿來,愿意來的做不久,這個業務部門主管的位子經常就是空在那兒。而業務部門本來就是老板介入最深的單位,那么這個主管的空缺,當然就是由老板自己來代理了。

堂堂一個老板,怎可整日做的都是部門經理在做的事。老板代理久了,覺得一直這樣下去總不是辦法,于是某日就請客服部門的馬經理到自己的辦公室中,客氣地請馬經理坐下,然后拿起水杯慢慢地喝了口水,煞有介事的跟馬經理說:“我們這個業務部門主管的職位一直懸缺著,而我最近事情既多又忙,有許多小事都要到我這邊處理,這樣下去實在不是辦法。”

“是啊!”馬經理表面上沒意識地附和著,但心里面卻在納悶,老板說這話是打算要做什么?

“我在想,你們客服部門經常跟客戶接觸,對客戶也頗為熟悉……”馬經理聽到這里,心里直覺不對,一股不祥的預兆涌上心頭,好像有一只手正在自己的背后,慢慢的施力,要將自己往火坑里推。“……我覺得你在客服上表現得很不錯,若是來接業務部門應該也能勝任沒有問題。”

這樣哪行啊!馬經理心里念叨著,這跟直接去送死有什么差別。我們這個業務單位有個最大的特色,就是沒人拿過獎金,這并不是因為獎金的門檻太高,而是業務人員的工作態度太差,簡直比公務人員還公務人員。由于業務人員本身的素質不行,再加上業務的底薪并不算低,獎金也沒多誘人,造成沖刺業績沒動力,反正也沒多大能力,倒不如乖乖地安分守己,領個死薪水。

業務人員的流動率這么高,公司缺業務就缺得要死,所以碩果僅存的業務們也不太担心會因為業績太差而被迫卷鋪蓋,因為對公司而言,即使是爛業務總還是聊勝于無,就算是雞肋也總比餓死要好,所以在這種環境下,你說有誰會努力。

那怎么會造成這種情況呢?是這些業務自甘墮落的嗎?

這就要從老板的背景說起了,老板本身并不是業務出身的,但為了公司的生存,業務是至關重要的一環,沒有業績就沒有收入,公司就無法生存,于是老板幾乎是將心力全都投入在業績上,所以業務部門事實上一直也都是老板直接在掌控的。

老板不是業務出身,代表的意思其實就是老板過去根本就沒做過業務,也沒受過業務的訓練,因此也不具備業務應有的觀念,這造成的結果,就是拿對一般工程師或內勤人員的標準來找業務人員,用管理一般人員的方式來管理業務人員,那你想,這還能不出亂子嗎。

首先就是會賣的不會來,會來的不會賣。如果你要找的業務人員的個性是奉公守法、嚴守本分、唯唯諾諾、事事報告,只要會解說產品,而無須了解客戶需求,只注重是否努力,不看重業績表現,這簡直就是在找產品解說員,而不是在找業務人員。所以真正厲害的業務才不會選擇這種環境,而不會賣的人,只要能熟悉產品,就能符合老板期待,當然就變成這樣的結果。

那你說老板為何要這樣做呢?答案其實很簡單,就是物以類聚。

會努力的想走,不努力的會留。有些菜鳥業務歷練了一段時間后,逐漸的成長起來,慢慢地就會發現,在這種底薪不算太高,獎金卻不高的制度下,努力與否其差異不大,能力好壞得到的回饋也差不了太多,即使自己程度已明顯提升,但待遇始終跟不上,那又何必太努力呢?于是想努力的人最后就會選擇離開,而不想努力的才會留下來。

有表現的受壓抑,沒表現的受稱贊。業務人員有業績表現不是應該受到老板大力稱贊的嗎?怎么會有人賞惡乏善的呢?其原因還是那句老話,就是“功高震主”。表現太突出的業務,老板會覺得威脅太大,嚴重影響自己的地位,也會認為這種太厲害的業務自己會掌控不住,所以業務若要接個大單,老板反倒處處刁難予以壓抑,而表現平平的業務,卻是大受老板贊揚,這樣業績怎可能會好。

俗話說:“龍生龍、鳳生鳳。”有怎樣的老板就會有怎樣的員工。老板沒有業務技巧,所以不會找業務技巧熟練的業務;老板沒能力接大單,所以不鼓勵業務接大單;老板穩健保守,所以業務各個安步當車、不求表現;老板不懂客戶,所以業務只要會演戲給老板看,一切都能搞定。

而老板渾然不知其中的問題,業績不好只會一昧的怪罪業務,要不就是責怪人資不會找人,而老板越用力的結果,就是業績越差,從來不知道問題其實就出在自己身上。

遇到這樣子的火坑,馬經理怎么跳得下去。能力再強,也扭轉不了乾坤,馬經理有再多的作法,到了老板那邊也沒一樣能執行,但老板已經開口了,若是當面回絕也太不給老板面子,但總不能因此而犧牲自己的未來吧!

馬經理聽完了老板的要求,思考了一下,很小心謹慎地說:“實在很感謝老板的厚愛,對我這么地有信心,我其實也很愿意幫老板的忙扛下這個担子,只是……”頓了一下,抬頭看了看老板的表情,接著說:“只是我如果調過來,那我現在這個部門該怎么辦?”

老板連想都沒想就說:“沒關系,你直接兼任兩個部門的主管就好。”老板本來就打算讓馬經理兼任業務主管,聽到馬經理的疑惑,還以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沒想到早在自己的意料中。

“哇!要兼管兩個部門,我担心能力不足啊。”馬經理本想借此推拖的,沒想到老板反倒更進一步,這下可更麻煩了,“而且我的部門其實現在正逢多事之秋,前陣子才走了幾位,這陣子又有資深的客服打算要離職,我正傷透腦筋,怕一時青黃不接,只怕客服會垮掉。”

馬經理看老板面有難色,接著說明:“我這個單位人本來就不多,現在走了幾位資深的,要補人很不容易,即使補得到人,新人要能順利上線也不是三兩個月就能做到的,更何況公司產品最近的狀況不太好,客訴事件頻傳,很多事情都是我親自在處理,已經自顧不暇,要是再多管一個部門,只怕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老板聽了馬經理的說明,也覺得好像頗有道理,“那這些人能留得住嗎?你想想辦法,看能不能留住他們。”老板這下急了,雖然前方的戰事緊張,但后方卻起了火,還是得先滅火要緊。

馬經理為難的說:“要留人恐怕不容易,但我會盡力去挽留,也同時會盡速找到遞補的新人,這樣才能做好交接,免得開天窗,那么客戶那邊可是沒辦法交代的。”

老板聽了嘆了口氣,也是無可奈何,相較自己業務部門的情況,客服部門恐怕要嚴重得多,這時如果調動馬經理,不但于事無補,恐怕還會雪上加霜,于是這件事情就只好暫時擱置,馬經理很僥幸地逃過一劫。

危機雖然暫時解除了,但馬經理心里還是余悸猶存,誰曉得下次是否還能這么幸運可以有躲過的借口,要是過陣子老板又想起這件事,又再找馬經理來接業務主管,要想再次逃脫,可就沒那么容易了。

那該怎么辦呢?馬經理想了想,要拒絕的困難度太高,唯一的辦法就是不要讓老板想到要找自己,一旦老板開口,一切就都太晚了。所以在客服狀況未完全改善前,平時就該常找機會下功夫,讓老板了解客服與業務不同,而且自己對業務沒興趣也不具業務能力;還要低調行事,與老板保持適當距離;最重要的還是要找到替死鬼,幫老板找到更適合的人,這樣才能一勞永逸。

經過這次事件,馬經理得到一個教訓,就是自己平時的警覺性應該要再提高些,當發現有跳了必死的火坑時,千萬不要讓自己成為候選人,所謂預防勝于治療,唯有讓自己不用面對險境才是上策。
保住條小命,可真難啊!


(待續)


關于作者:

  孫志超,創新工場主要投資游戲方向,微信siskosun,欲咨詢請注明來意和GameRes字樣。


2015-08-23 08:3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