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證】銘記歷史:日本侵華日軍實錄

時代作品  >>>  講座與培訓 學習生活經驗

編者按

2014年7月3日,中央檔案館宣布將陸續公布經最高人民法院審判的45名日本戰犯的親筆供詞,以此紀念七七事變和全民族抗戰的勝利,并提醒后人銘記歷史、以史為鑒。從公布的日本戰犯自述中,可以窺見日軍暴行一斑:屠殺、強奸婦女、活體實驗。


日本戰犯自供殺人:拿俘虜給士兵試膽


日本戰犯侵華期間,隨意殺人,公然違背國際準則的現象隨處可見。如日本陸軍中將,第117師團長鈴木啟久自供:1941年11月,在河北棗強攻擊八路軍,“殺害了10人,并燒毀約有600戶兩個村莊,同時屠殺了100名中國農民”。


鈴木啟久最后自陳說,“在侵略中國期間”,“只我個人的記憶即殺害了5470名中國人民”。


又如日本陸軍中將,第43軍第59師團長藤田茂自供:1939年1月中旬,在山西安邑縣張良村,“對軍官全體教育說‘為使兵習慣于戰場,殺人是快的方法,為了試膽。對此使用俘虜比較好’。‘刺殺比槍殺有效果’”。4月,在夏縣,“我命令第1中隊長……讓部下的9名兵刺殺俘虜”9名。


日本戰犯自述:一個人便強奸39名婦女


日本戰犯侵華期間,強奸婦女的行為司空見慣,在這些戰犯的自供中,多數人都犯有強奸罪行。


如戰犯菊地修一自供說:1941年9月上旬,“在偏關城內憲兵隊,由特務工作隊領來婦女3名,叫她們在筵席上斟酒后,23時我在憲兵隊把22歲左右的婦女強奸了,并縱容部下軍官2名強奸其它婦女2名”。


菊地修一不但隨意強奸婦女,還反復強奸同一婦女,據他自供說:(1942年)5月上旬,“叫翻譯把從大同市來神池城1名19歲中國女性帶到神池城內翻譯家里強奸了,以后又強奸該女性3次”。侵華期間,僅菊地修一一人便“個人強奸39名”。


除了單個強奸案例外,日本戰犯還供述常常進行輪奸。戰犯住岡義一自述說:


1942年3月下旬,“把拘留著的八路軍女工作員(25歲左右)強奸后又由縣警備隊的士兵輪奸”。


強奸婦女,日本戰犯通常部分場合,不分年齡,如戰犯神野久吉自供說:


1942年9月13日,“在平魯縣二墩南方2公里半的某村,對一位35歲左右的農民婦女”,“在她的家屋內將她強奸了”。


不忍猝讀的活體實驗:割咽喉防止出聲


日本戰犯侵華期間,除了肆意殺人和強奸婦女外,最違背國際準則和人道主義原則的罪行是施放毒氣和進行活體實驗,這類罪行在日本戰犯的自供中十分常見。


如戰犯鈴木啟久(日本陸軍中將,第117師團長)自供:1944年11月,“我命令步兵部隊侵略林縣南部地區后,在撤出該地區之同時,由防疫給水班在三、四個村莊散布霍亂菌”。


又如戰犯住岡義一自供:1942年2月下旬,“掩護大隊本部醫務室曾根軍醫大尉以下約10名,撒布傷寒菌和霍亂菌。”“此間我的小隊與中隊一齊,在和順縣龍門村、官池堂、陽樂莊其他二、三個村莊(村名不詳)占領要點,對醫務室的人員在民房中,向碗、筷、菜刀、面杖、面板、桌子等食器類上涂抹細菌,又向盛飲水用的水缸中投細菌,或向村中的井中、及附近的河中投入細菌的行動進行掩護”。


注:本文材料摘自國家檔案館專題《日本戰犯的侵華罪行自供》。



騰訊思享會 2015-08-23 08:39:32

[新一篇] 【禁區年譜】日本人在影視中是怎樣變好的?

[舊一篇] 【思享】高全喜:中華文明需要上帝信仰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